• 第八十八章:雪貂小妖

    更新时间:2015-09-12 21:00:00本章字数:3133字

    “啊……”

    银光一现,又一士兵被袁大少爷狙杀成功,毫无疑问的一刀割喉。

    那扼住士兵脖子掉了下去,就在旁边那三两个士兵没反应过来的瞬间。某大少手中的匕首再次舞出几道绚丽的银花。

    “呲呲呲。”

    又是三刀封喉,血花四溅,三名士兵的同样扼住脖子,掉了下去,甚至连惨叫声都尚未发出。

    速度虽然没有之前那般逆天,但对付这些士兵还是绰绰有余的。袁大少爷的身形穿梭在树海中,所到之处一旦有士兵阻挡,必定一刀割喉。转眼,丧生在其匕首下的士兵二十有余。

    党项国的士兵常年在林中生存,多数练就了夜视的本领。但,也有不能夜视的,刚才某大少爷所狙杀之人都是扬着火把的那些。

    “别分散,围一堆堵了他,熄灭火把。”

    头领愤怒了,他在树下一直追踪着袁大少爷的身影,弓箭早已就绪,只要锁定目标,便一箭击中目标。

    本身他也是地阶初期的外修武者,实力与某大少爷旗鼓相当。

    若是袁大少爷一旦被射中,多半会受伤,因为这头领的力度能破他的防御。

    “当。”

    头领的一箭,穿透树干,把某大少爷的头盔给射了下来。幸亏不是直接命中头盔,要不然袁大少爷不被穿脑也重伤。

    “靠哦,去死吧你们!”袁大少爷顺手抢过一把弯刀,杀伤里更强大了,不再需要封喉这招了。刷刷刷几刀过去,缺胳膊断腿的皆是。

    这一下,士兵们开始乱了,站在前面的那几个看的最真切,那可是手起刀落,刀过要么腿断,要么胳膊断,这哪像是杀人,而是在折磨人。受伤之后一不小心就掉下树,死状比一刀毙命还惨。一刀毙命,起码不用经历掉下去时那瞬间恐惧之感。

    士兵开始后退了,袁大少爷再砍几人的大腿胳膊后,他们吓的慌乱后退。后面的士兵有些还被前面的撞了下去,不多时,树上的士兵有些开始往下爬了。

    袁天罡趁乱杀出一条血路,没入树海中藏了起来。

    没有人留意到,其实他在逃走的时候是提着一尸体逃的。

    “头儿,那小子在上面。”换上党项国服装的袁大少爷,指着上面一穿盔甲的死人说着。

    “噗噗……”

    几十支快箭射向那死尸,这时候的某人已经一点一点的往后退,然后藏匿在队伍里头。

    “杀。”

    一士兵见眼前这人虽然身穿本土服装,但居然是穿着战靴的。别的人不知道,他们本土人可清楚的很,党项国士兵是不穿战靴的。

    “靠啊,这都能认出。”手起刀落,袁大少爷秒杀了眼前这士兵,也因此暴露了他的行踪。

    很快他就被包围了起来,被包围了几圈又几圈。

    傻子才会跟你们死磕,他果断进炉,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众士兵暗道:难道这厮是妖怪不成?要不然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

    “头儿,这小子不见了,会不会咱们遇上妖怪了?”一士兵胆颤的说着。

    “妖尼玛的怪,这货一定是用了什么符咒类的匿身符,咱们分散找,留意脚下的草木。不弄死这鳖孙玩意,谁也别离开。麻蛋的,杀了咱们几十个弟兄,这仇一定要报。都听好了,就算掘地三尺也要翻出这鳖孙来,散开。”头领背靠在树上,双眸犹如黑夜中的狼眼,碧绿碧绿的。

    “这里是哪里?”小道士见某大少爷进来后赶紧出言相问。

    袁大少爷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处深山洞里头,现在外面还有上千的党项国士兵在找我们的下落。你个挨千刀的小厮,你说你干什么不好,非得干这出卖人的勾当。本少爷若不是因为你,至于这么惨吗?要是我的功法还在,杀这些人就跟踩死一窝蚂蚁那般简单。现在想来,真有点后悔救你了,早知道就让你毒发身亡得了。”

    “事先说好,出了这山洞,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这大路朝天,你我各走一边,别再跟着我了。”

    随即又道:“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不但救你,还给你吃灵药,那刻是几十万上下的灵丹。这灵丹跟了我十几年了,哪怕有几次我差点重伤不治也舍不得吃。真是便宜了你这白眼狼。哼……”

    小道士委屈的说:“本来这战场上就不可以出现内修武者的,这是封神之战后定的。一旦发现,可以焚符通报仙剑门,焚符者是有功德奖励的。一百功德可以换一颗天劫丹,天劫丹可以助你避过一次雷劫。”

    “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修为没多少,估计到你孙子的孙子那代也用不上。为了自己逃过雷劫,竟然干起了这营生,你不会是想得到天劫丹后卖给别人吧?”袁大少爷发现银票的高度有些不对劲,道:“赶紧把不该拿的东西放回去,这里一切的东西都是我的,你敢碰,那就这辈子别出去了。”

    “你不是说这里是山洞么?还有,那上面怎么进不去伐。感觉那里头有很好玩的样子,哥,你进去过不?”小道士弄这弄那的说着,“这炉子是丹炉吗?哥,你会炼丹是不?炼丹好不好玩伐?”

    伐你妹的伐,唧唧哇哇的问个不停,怎么想摸我底啊你?

    袁大少爷面如重枣,一脑门子黑线。道:“滚蛋,一边呆着去,赶紧把东西放回原地,不然本少爷扒了你的衣服再把你扔出去。”

    “别骗我了,这里是某种空间,就好像异界的乾坤袋啊空间戒指什么之类的。哥,你是异界下来的人吗?还有,这乾坤袋了好多药材,都是异界才有的。嘻嘻…刚才我肚子饿,吃了几条人参,现在全身胀胀的感觉,不知道会不会被灵气撑爆身体。”小道士呃了一声,然后退到边上坐下。

    他这奇怪的举动很快就引起了某大少爷的注意。

    “靠啊,你尾巴都露出来了,好白的尾巴。”随后袁大少爷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哦,原来你是妖精,怪不得你说要换天劫丹,原来如此。该死的妖精玩意,你竟然偷吃我的人参,你个贼妖拿命来……”

    “别打我,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小道士嗖的一下幻成一只雪貂,“不行了不行了,我要突破了,人家还没吃天劫丹啦!呜呜……这回肯定要让天雷给劈死的,呜呜……我不要死,人家不要死,我爷爷就是为了替我挡天雷被劈死的。呜呜……人家好怕伐。”

    又是伐,伐你大爷的伐。袁大少爷没好气的看着这可爱的雪貂,叹了口气。“放心,在这里天雷劈不到你的,天雷不是天罚,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安心突破吧,突破之后滚蛋。”

    “人家不敢,我感应到天雷的声音了。呜呜……”雪貂蹦蹦跳跳的到处乱窜,到处找地方躲。

    “都说没事了,你要是不相信,劳资现在就把你扔出去。”袁大少爷受不了这雪貂喋喋不休、晃来晃去的影子,白影飞来飞去,看的他眼睛都花了。

    雪貂被吼过之后,果然安实了,卷缩在角落抽抽的哭着,样子煞是令人心疼。

    “得得得,本少爷怕你了,我就站在你前面,天雷下来的时候,我替你挡。”说罢袁大少爷嘴皮子一阵抽搐,走到雪貂前面。“快点突破吧,别一会儿爆体嘣这里一地血沫。”

    “嘻嘻……谢谢公子。”雪貂盘坐了起来,对,就是盘坐起来,跟人盘坐的姿势一样,不一样的是它是雪貂,而不是人。

    “砰!”

    一个时辰后,身后传来一声闷响,袁大少爷头一看,此时雪貂已经幻回了人形。艾玛,咋这娘炮皮肤老白了,水嫩白的那种,比大多数妹子还光滑。

    啧啧……这胸肌也太了伐。

    额?不对吧?这好像是乳子吧?

    这厮为了实践出真理,于是,伸手去托了几下。结果头头是道的点着头,果然是胸器,原来是只妖妹子。

    嗯,要不要帮她遮住呢?对,应该双手一块上帮她遮住,别被人看光了。

    敲定注意的某人,自己也佩服自己这个注意太合理。

    “你想干什么?”雪貂妹子一睁眼见某人两手颤抖的过来,吓的赶紧抱住了胸。“你是坏银,走开啦!”

    袁大少爷:……

    “我咋就成了坏人呢?本少爷是怕你身子被别人看光了,所以……所以出手帮你遮挡遮挡,对,就是这个意思,其实我是好银,你是知道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救你是不?咳咳……那个,我真是好银。”

    某大少爷猥琐不成功,被抓了个正形,这不,舌头都打结了。

    “你就素坏银,大坏蛋,你快走开。呜呜……你这坏银欺负我。”

    雪貂妹子撒起娇来拍打着地,而且还在瞪脚。结果中门大开了,袁大少爷看得热血沸腾,鼻血直飙。

    额?这坏蛋肿么流鼻血了,难道是生病了?看起来好严重的样子,额?他裤子怎么顶起来了,难道是那里受伤了?嗯,一定是刚才被那些士兵用刀子捅了,这都吐血了,估计伤的不轻。

    虽然他是坏银,但怎么也救了我两回。嗯,我这就去把他把刀子拔出来。

    仰着头不让血液流的快的某大少爷,突然丁丁一紧,然后就大吼大叫了。“撒手,丫的要死了,快撒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