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异国郡主

    更新时间:2015-09-14 21:15:59本章字数:3240字

    银环魔蛇那边传来怪叫声,金环停止的兜圈子,迅猛的赶往过去。

    袁大坑尾随过去,见那条银环已经被虐的体无完肤了,连扭动身躯也懒得动了,目测已经挂了。

    很快那些果子狸又围上了金环,从群体中走出一头浑身白毛的果子狸,金环一见此狸调头就逃,那速度简直是瞬移。

    “咳咳……那个……”刘冲被围了,他全身颤抖的朝袁大少爷发出求救的眼神。

    “吼……”

    白毛果子狸吼了一声后便没了下文,它与刘冲对视着,虽然没怎么吼叫,但从刘冲的面部表情推测,这两货好像在交流着。

    这点袁大少爷可有亲身经历的,他之前与刘一酒也是这种表情。

    等等,刘冲姓刘,刘一酒也姓刘,这两者不会有关系吧?

    随即,袁大坑否定了这想法,天底下姓刘的海了去,难道姓刘的就是亲戚么?

    “吼吼。”

    白毛果子狸吼了两声,狸群中走出两头看起来就精壮凶猛的果子狸。

    然后……

    然后刘冲就跨上了狸背,道:“大哥,快过来,咱们有坐骑了。狸王让这两头狸兽送我们到关隘口,哈哈……”

    说罢,刘冲驱使两头果子狸到袁大坑身边。“嘿嘿……这玩意肯定比马跑的快。大哥,快上来感受感受。”

    “老刘,你可认识一个叫刘一酒的人?”袁大少爷脑洞大开,不得不把这两人扯到一块去。按照老刘的年龄,可能是刘一酒的儿子也不一定。虽然刘一酒说一家子给灭门了,但出现忠兽护主的事情也不一定。要不然怎么解释这货能跟野兽神识交流是不,本少爷念了口诀都没用。因为什么?因为根苗不正,没有传承血统,所以哪怕是小老鼠都交流不了。

    刘冲嘴角抽了抽,“什么酒?”

    “酒你妹,是人名不能是酒。简单点,你是御兽山庄的人?”袁大少爷是个急性子,话说第二遍就要发飙了。

    “御兽山庄?没听过,我是个孤儿,我都不知道自己小时候是怎么长大的。打我懂事开始,身边就有只狸猫陪伴着。那时候,村里的人一见我就撵,说我是妖孩。后来那只狸猫突然有一天就不见了,我等了还几天也没见它回来,猜测是被村民打死了,从此便四处流浪。几年的流浪,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这当州,被一老汉收养。”刘冲掏出脖子上的玉佩,“我的名字就是来自这块玉佩。大哥,你刚才说的御兽山庄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果然是这样,袁大少爷摇了摇头。“本少爷也不知道这御兽山庄是什么样的地方,不过那都成为了过去。三十多年前,御兽山庄惨遭灭门,全族二百多条性命只剩其一,这个人就是我刚才说的刘一酒。前段日子他送给了我御兽决,我死死的记熟了那些口诀,但连跟老鼠都不能交流。而你刚才竟然能跟这魔兽神识交流,而且还能驱使它们。所以,我觉得你跟御兽山庄有莫大的关联。等这战事结束后,我带你去见见刘一酒,说不定你们是父子或者叔侄。”

    刘冲一听这消息,有种要哭的感觉。

    他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今儿居然听到了有关自己身世的消息。虽然不能确定是否真实,但起码有了线索。

    如果真是如大哥所说,那么,背负了三十多年的身世枷锁终于可以卸下了。我刘冲不是妖孩子,我刘冲也是有爹有娘的,只是……

    当他想到灭门这两字时,心头又是一阵莫名的悲伤。

    两百多条性命啊……如果那些真是自己的亲人,简直是噩耗。好不容易知道自己的身世,却会是这样的消息。

    “大哥,我想现在就去见见那刘……”

    “不急。老刘,我知道你此时心急如焚,咱们还是先到当州吧!一来我露露面,二来嘛!你也露露面,不然别人会把你当逃兵的。反正都那么多年了,也不在乎这一两天是不。”袁大少爷拍了拍刘冲的肩膀,“你也别抱太多的希望,这刘一酒的尿性我了解,就算你是他亲人,他也未必肯承认。”

    刘冲脱口道:“为何?”

    “我咋知道?我也是猜的。”袁大少爷蹦出句刘冲想掐死他的话。

    刘冲幽怨的望着袁大坑,什么叫你猜的?既然是你猜的,你说出来干吗?你这不成心虐人么?

    “老刘啊,我知道你现在心里的滋味。这人生嘛!就是如此反复无常,给你希望,也给你失望。嗯,安慰的话本少爷不会说,生老病死这是避无可避的板钉事实。孤独的人生也有孤独的快乐,我看你也挺享受孤独的嘛!”

    刘冲一听这话要炸毛了,王八蛋才会享受孤独,你丫的会不会安慰人的?你这不是安慰,是伤口上撒盐,雪中送屎。踏马的,不会聊天就别出声,没看到老子还在忧伤中么?

    ……

    连续骑狸快奔两个时辰后,眼看关隘口就在近十里地,但周围却聚集了数万党项兵。

    “狸子,别停,给我冲过去撞死他们。”袁大少爷威武霸气的挥刀策狸奔腾,这货一脸的二五八万样。

    大哥,咋不这么丢人好么?刘冲实在看不下去,单手扶额无颜相视。貌似这位大哥好像体力用不完似的,这一路过来,就没见其消停过。

    “什么人?”

    就在这时,山道两边冲出两一股骑兵堵住了袁大炮的去路。

    “在下天狼部落石长老的下属,叫石密达。”

    这货当真头脑好使,见这骑兵不像隋兵,也不是附国和党项国的。因此他觉得冒充天狼部落的最好不过,反正那石长老被他干翻了,不是本部落的人难于辨真假。

    “石密达?”骑兵为首的罩脸女子冷冷的问,“你说你说天狼部落的,可有凭证?本郡主怎么看你也不想党项国人。”

    “姐,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从小就被安置在大隋,因为这样才能更好的隐藏身份。正所谓一方水样百样人,这句话的意思是,不管这一百个人来自哪里,只要长期喝了这方的水,就会慢慢变成本水土的样貌。”

    这厮逆天了,一方水养百样人在他口中竟然可以扭曲成这样,当真是死的都能被他说活。

    袁大炮接着道:“郡主是哪个部落的?别不是特么的装扮成这样来套取我们的情报吧?我石密达告诉你,别痴心妄想,不见到我们大王,我是不会跟你透露半点口风的。”

    额?他有情报?会是什么情报?难道他找到了元锦的下落?

    不行,千万不能让他把这么重要的情报传达给党项这些蛮子们。得想办法从他口中撬出元锦的下落,只要逮住元锦这世袭将军,就能想隋国索要大量的物资和钱财。

    该怎么撬开这蛮子的嘴呢?动武肯定是不行的。这里离关隘口那么近,蛮子的耳朵又贼灵,一旦有动刀剑声,他们就会发现这里。

    如果表明自己是西突厥伊吾诸种部落的郡主,这更不妥。

    嗯,不如来个以假乱真,假装自己是隋国某藩王的女儿。这样一来,就算他日东窗事发,也可以掩盖过去,反正这蛮子也没机会第二次见到自己的样貌。嗯嗯,就这样,本郡主真是太聪明了。

    这蒙着脸不敢见人的妹子到底啥意思啊?盯着本少爷看个不停,一会眯眼,一会瞪眼的,她不会识穿我的身份吧?

    就本少爷这打扮,除了脸谱跟那些蛮子不一样,连肤色都抹了炭黑的。

    袁大炮单眯着眼在思量对策,一旦对方出手,立马调头就逃,反正这狸子速度快,绕上几圈折回来也没事。

    阿史那伊姬揭开面纱,道:“把这蛮子给我拿下。哼,今儿你落在本郡主手里,注定你们党项国的阴谋不能得逞。想我泱泱大隋,岂是你们这些蛮子能侵犯的。逮了,把头挂在城墙上,以示效尤。”

    额?等等,这妹子刚才说啥来着?她是大隋的郡主?哈哈……原来这妹子也是假扮想蒙混过关回当州的。

    袁大少爷掏出军牌,“郡主妹子,本将军乃是天宝大将军宇文成都所赐封的车骑将军。而且,本少爷还是天宝大将军的师叔。嗯,那个……怎么说呢?当下之急是赶回当州,有重要军情上报。郡主你人多,帮我们去引开那些蛮子,不然延误了军情,那可是掉脑袋的事儿。”

    “你要我们去引开那些蛮子?”阿史那伊姬冷哼道:“真是笑话,大战未停就想回城,你难道不知逃兵罪当问斩吗?”

    虾米?本少爷咋就成逃兵了?妹子,咱不带这么泼脏水的好么?丫的,别以为自己是个郡主就很了不起的样子,有本事你去上场跟他们厮杀啊?躲这里干毛?还不是想趁机溜进城,说的很严肃的样子。再敢往本少爷身上泼脏水,信不信揍你揍到跪地,大喊不要不要的求饶?

    “那郡主妹子的意思是想我怎么着?”袁大炮朝后沟着手指,示意刘冲快点冲过去。

    阿史那伊姬说:“把重要的军情汇报给我,然后你们两去跟那些蛮子厮杀,就算战死,也是为国捐躯。”

    “你傻比,你怎么不去?再胡搅蛮缠信不信本将军就地办了你?”袁大少爷指着自己的坐骑,“看到没有,本少爷的坐骑都是三阶魔兽,而且还是公的。你说如果我给这坐骑喂点那个药,它一旦发起情来,你说你要有命么?肯定会被骑的大喊不要不要的,想不想试试?”

    “下流。”阿史那伊姬啐了一口,“没见过你这种那么下流的东西,去死吧……”

    t西突厥十部落的姓氏都是阿史那,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