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令人抓狂的奢望

    更新时间:2015-09-14 23:47:59本章字数:3135字

    “狸子去咬翻他们,那个女的留着。”袁大少爷拍拍狸屁股,然后跃了下来往后撤。

    这冲锋陷阵挨刀子的事他才不干,再说了,有这魔兽在,不用白不用。

    刘冲跟他座下的那头果子狸神识交流了一下,果子狸大吼一声,冲向人群。两头魔兽出战,顿时把那些马匹吓的屁滚尿流,长嘶几声,乱冲乱撞的不要命跑了。

    “老刘,知道什么叫人仰马翻,这就叫人仰马翻。嗯,咱还有点酒,咱哥俩喝喝酒,看看戏。待那妹子受了伤,你就去把她擒过来,咱们把她绑个四肢仰天。额,再把她身上的衣服扒了,我这做哥哥的当然先上,然后到你,再然后给那两头狸兄也过把瘾。这一路狂奔不停的,咱可不能怠慢它们是不。”

    这厮故意把声音说的很大,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刘冲默默的不吱声,索性把脸转到一边。意思是,你们别看我,我跟这货不熟。

    “无耻下流的东西,看本郡主不撕了你的嘴。”阿史那伊姬是地阶中期的武者,但她终究是女流之辈,力量上还是不敌果子狸的。几剑砍在果子狸的背上,硬是让那反震力给震的差点剑都握不稳。虎口火辣辣的生疼,而且还渗出血来。

    “呦呦呦,不知道谁说要来撕我嘴的,来啊,本少爷站着让你撕。”袁大少爷嚣张的捏着两腮,“嗯,这肉有点多,来,往这里撕。”

    刘冲道:“大哥,都是自家人,咱不能说的太过分,毕竟人家是个女孩子。”

    “谁跟她是自家人了?你个犊子货,你到底你站哪边的?难道刚才你没听到他要我们去为国捐躯么?还女孩子呢!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帮她好么?说,你是不是想献殷勤然后自己独享?好你的刘冲,怪不得你没什么朋友,敢情你就是这么自私的人,没听过那么一句话吗?好兄弟有三铁,一是一起玩到大,二是一起出生入死,三是有好东西一起分享。你看看你大哥我,救过你一命是吧?有好东西第一时间想到你是吧?除了不是跟你一块玩到大,后两铁都占据了。而你呢?为了这素未谋面,而且还是蛇蝎心肠一肚子坏水的女人,竟然公然的顶撞我,指责我,大伤我心了你。”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哼哼……早该想到你就是个狼子野心的家伙。没准你小时候就是喝狼奶长大的,这么一会儿工夫就要跟我翻脸了。你真是对得住我啊你!还什么歃血起誓呢!我呸。”

    袁大少爷表情、肢体动作非常浮夸的跳骂着,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厮在借机撒泼下套。也只有刘冲这老实头会中计,他道:“大哥,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想……”

    “哦,想就可以了啊?有这个想法就会萌生动机,可见你此刻已经原形毕露了。本少爷那番话过分了吗?告诉你,本少爷被誉为蜀州第一才子,清城第一纨绔。”袁大炮指着刘冲的额头骂:“这纨绔的定义知道是什么吗?那就是看谁家闺女长得水灵标志,就抢过来骑一骑,看街上哪个龟孙子敢比我拽,就揍他,揍他个连踏马都认不出他。归纳起来就是欺男霸女,为祸一方。懂吗?”

    “好吧!我错啦大哥。”

    刘冲头皮都快炸了,这颠三倒四的胡说八道一通,他真心大脑不够用。

    “什么叫好吧?听你的语气好像很不服的样子。”袁大少爷继续黑着,老实人不欺负,欺负谁啊是不。

    “我真没不服,我这就去把那婆娘擒过来。”刘冲大吼一声过后,紧握双拳冲了过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结果,一回合不到就让人给踹回来,而且肋骨还断了几根。“大哥,那郡主太猛了,我打不过她。”

    “你个傻叉,你不是能和那果子狸交流么?你让它们专撵着她打不就成了,别打死,随便咬断四肢什么的。这样最好,整她的时候她想反抗都反抗不了。一用力就飙血,弄起来仿佛很有处子的感觉是不。”

    刘冲一口血没憋住,喷了出来,咳了几道血。“大哥,我都这样了,你这别愚弄我了。”

    一炷香工夫后,阿史那伊姬那一方数十人全部被果子狸撞伤,有几个力量比较大砍伤果子狸的,被一口咬碎了脑袋,吓的没人敢反抗了。

    袁大坑大摇大摆的迈着王八步过去,用脚撩了撩阿史那伊姬。“郡主妹子,你不是要撕我的嘴么?怎么不撕了?”

    这货一脸的中山狼样,“不撕是吧?那我可要撕你的衣服咯。本少爷保留体力知道干啥用吗?你懂得。”

    阿史那伊姬眼睛都要冒火了,偏偏身受重伤动弹不得。暗道,苍天无眼,竟然碰上了这么个杂碎。

    然后,她想咬断舌头自尽保全清白。袁大少爷哪会让她得逞,粗暴的捏着她的小嘴。“啧啧啧……这小嘴还有魅力的说,就这么让你死了,那岂不是暴殄天物是不?既然你想死,怎么也得让本少爷乐呵乐呵是吧!”

    “畜生,你放开我家郡主。告诉你,我家郡主是伊吾诸种部落首领的唯一女儿,你敢碰她那就是跟整个伊吾诸种部落,整个西突厥为敌。”一护卫忍痛吐血叫嚣着。

    “西突厥,伊吾诸种部落?哦,闹了半天,原来你们是假冒我大隋子民。哼哼……西突厥,本少爷还没放在眼里了。再说了,你们攻打我们大隋,难道就不是与我们为敌了?真是好可笑,敢情你们攻打我们是理所当然的是吧?记住,本少爷从不接受威胁,本少爷不单要凌辱你们的郡主,还把她带回去给我们的士兵轮,让你们的郡主尝尝万人轮的滋味。啊哈哈……”

    “噗……”

    阿史那伊姬愣是给某人吓的吐血,本来她们本土的女子向来不以面容示人的,今儿为了逼取情报,把面罩给摘了。这要是在本土,那可是对心仪的人才会这么做的。

    ……

    “大王大王,小的抓住了个隋国的郡主。”

    袁大坑挟持着阿史那伊姬来到党项大军中,这时的阿史那伊姬想说话也不能够,因为袁大少爷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把她的嘴给堵上了。

    刘冲换上了西突厥的衣服,不死不活的杵着木棒艰难的走路。没办法,这敌军大多,难保里头没几个好手,若是出几个玄阶武者,那两头果子狸就不够看了。

    “嗯,好,赏。额?这郡主好像很面熟的样子。”突然,这位党项国往利氏,野牛部落首领猛一拍脑袋。道:“这不是阿史那伊芶的闺女吗?什么时候成了隋国郡主的?”

    阿史那伊姬拼命的朝着首领挤眼,意思是在说,对对对,我阿爹就是阿史那伊芶。千万别相信这恶贼的话,我被他挟持了,他要把我抓回去邀功。他……他还羞辱我是贫乳,我……我……

    阿史那伊姬从小到大也没有被人这么羞辱过,你说哪怕被你侮辱了也没那么打击人。竟然一句这娘们没治了,是个贫乳,随便扔男人澡堂里都认不出来。一想到这话,她眼泪就在眼角打转。

    袁大坑也就这性子,踩人的那些话他数大隋第一,只要被他逮到小辫子,那可是有多难听他就说多难听。这点,清城的那几位大佬们深有体会。

    特别是蓝尚阳,都不敢见他了,老远听到他声音就躲起来。被诬陷鸡儿玩意不行还不算,还要找他买药,最离谱的是买了药还想杀人灭口。这屎盆子扣的,真真没治了,谁让他把袁大坑打伤是不。

    “好你个小子,竟敢冒充我们们党项人,本首领命令你马上放开这丫头,不然乱刀剁了你。”往利氏。野牛部落首领利可达发狠的说着。

    “二大王,小的是天狼部落石护法座下弟子石密达。我也不知道这郡主是西突厥的,她跟我说她是杨丞相的女儿,然后我就把她逮了。王八大王,小的这回可立大功了,有奖赏不?小的也不奢望太多东西,随便来个百来万两银子得了。我这人很是知足,太多的银两也不懂怎么花。这一百万两银子我已经规划好了,十万打造个府邸,十万买些牛羊,十万买些家丁,十万买小妾。嗯,剩下的银两置地,然后出租,安安实实的当个地主。”

    这货一脸的饱经沧桑样,“唉……这人嘛,就该我这样。对,知足常乐才能长命百岁。回想,这十几二十年来,我浑浑噩噩的算白瞎了。当过官,下过海,投过机,倒过把,睁过钱,亏过本,骗过人,也上过当。可以说什么风浪刀尖过经历过,你说活到这地步了不图安乐,我还图什么啊是不。”

    “咳咳……”刘冲又是咳了几口血,他发觉这位大哥又再次刷新了他的世界观。什么叫不要脸,什么叫不知廉耻,什么叫人心不足蛇吞象。

    握草哦,张嘴就要人家一百万银子,而且还有脸说不多。这又是买地建宅的,而且还要买小妾,这还叫不奢望太多东西吗?你丫的让我们这些小兵小将怎么想?

    还有,你丫的作死就自己作死,别拖我下水好么?这一口大王叫着,一会又是二大王,再后来就直接敢叫王八大王了。我的亲大哥啊……咱不带这么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