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无巧不成书

    更新时间:2015-09-16 20:30:56本章字数:3062字

    元锦一副君临天下、潇洒自如的神情,轻轻的手一挥。“关闭城门。”

    “老……老大,我还没进去呢!别……别把城门关了啊……”头目何扬颤抖的说着。

    “看,这就是你们的主子,你们这些人真是可怜,以为在他面前马前仰后他就会正视你们吗?难道你们没看出他那对冷漠无情的双眸吗?这样的人,通常都是以我为中心,天底下,他除了相信自己,爱自己。其他人在他眼中,估计就跟狗一样。”袁大少爷放开了何扬,“我不想你们因为我而死,虽然我极度的想千刀万剐你们。把我绑上,好好安葬这些枉死的士兵,希望你们还有点良心。”

    “老大,我们把他给绑了,快开城门。”何扬绑了某人后,第一时间就是给了某人几个耳光。“呸。什么玩意东西,敢挟持劳资,真你狗胆包天了你。”说罢,他又掌了几巴给某人。“带走,带回去慢慢修理他,敢惹我何扬的人,注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后死无全尸。”

    这些就是帝国的将领啊?大敌当前,不去御敌,在这里折磨本土的将领,而且还觉得很威风的样子。呵呵……大隋有这样放将领,焉能不改朝换代。

    虽然知道大隋的气数不长,此刻是大业十一年,再过三年大隋就亡了。但袁大少爷还是觉得杨广挺可悲的,他不是无能,也不是昏庸,而是太过于急功近利去开疆扩土,完全忽视了内在隐患。就拿这城守尉来说,二话不问就放箭射杀本土的士兵,而且明知道错了还要杀人灭口。这样的人,在帝国不知道还有多少。

    罢了,天命不可违。注定的结果改变不了,也不能去改变,那就改变过程吧!

    袁大少爷怔了怔,恢复了纨绔的嘴脸。叫嚣道:“上面的孙子听着,你爷爷我乃蜀州车骑将军,我爹是清城县令袁玑,我二叔是清城城主段豪,我外公是西域不夜城城主血手阎罗。你别以为你是个城守尉就很牛叉的样子。告诉你,哪怕是当今君上也不敢绑我,既然你绑了我,还想灭口我。哼哼……咱们走着瞧。”

    元锦听到这话时,内心闪过一丝震惊,也就是仅仅一丝而已。他笑了笑,从容道:“本将军放箭之时已经警告过你们不得越池半步的,可是你们有听吗?还有,貌似车骑将军你没有穿本国将服吧?现在是两军对垒之际,稍有不慎,必会给当州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所以,本将不得不谨慎。”

    靠啊,这货头脑不傻缺勒。袁大少爷不得不吃下这个瘪,没办法,人家说的有理。一句两军对垒,一句你没穿本国将服,这两句话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

    你说你是本国将军就是啊?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假冒的,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杀错了,也是你们咎由自取的,谁让你们不好好说话,谁让你丫的敢跟本将军叫嚣。呐,这就是叫嚣的下场。

    某人换了个角度去想这事,发觉还真没有反驳的理由。换成他自己,他也会这样处理,看来他遇上新对手了。

    这时,尘烟滚滚,马蹄声震天而来。

    “车骑将军,你是进城呢还是留在城门外御敌?”元锦嘴角轻扬的说着。

    得,让你嘚瑟,等本少爷进去后,看不把你整的跪下唱征服,然后……嘿嘿。

    某人发过誓要灭掉今天放箭的所有士兵,他就一定会做到,只是时间的问题。被狗咬了,不一定要马上咬回它,而是养肥了它再慢慢抽,天天抽,一见面就抽,抽到它再恐惧中自取灭亡。

    袁大少爷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根本不会讲什么规矩,只要有机会,他就会下手。

    进城后,袁大少爷找了条马鞭,风风火火的就上城墙,照着元锦的面门就是一鞭过去。

    “啪!”

    元锦用一根手指挡下了马鞭,“车骑将军,发那么大火干吗?刚才本将不是说了吗,这事不能怪我,在这样的条件下,换作有点头脑的将军都会这么干。所以,请自重。”

    额?这犊子货竟然那么厉害,真是看不出啊!连本少爷五成力度都能轻而易举的挡下,而且还是一根手指头。这货的修为不会是到了玄阶吧?

    某人一个赔笑,然后转身准备走人,突然,特么的回头,用足了九成的力量。

    结果,元锦同样用一根手指挡下。不过这回,没有上回那么从容,起码手指退了几寸。他悠悠道:“车骑将军,请不要挑战我的底限好么?”

    “没事,跟你开玩笑的。”

    某人彻底蔫了,九成的力量那就是一千多斤的力量,这么强悍的力度扫在人家手指上。马鞭没断就算了,还被稍微用力接了下来。由此可说明,元锦同样也是内外兼修的武者。他用以柔克刚的绵力,截住袁大少爷的所击出的霸道千斤之力。

    只是不知道这元锦的内修,已经到达了哪种境界,外修可以肯定绝对在玄阶之上。三十多岁的他,拥有这种修为境界,甚是难得。看来他这位世袭将军也不是软柿子,而是货真价实的三品武将。

    也许是他刻意的隐藏了实力,若不然,怎么可能才是正三品,起码也得一品大将军。

    汹涌而来的西突厥骑兵很快就兵临城下了,足足有五万之众。看远处还有一群黑压压的步兵,估计也有五万之多。

    目前当州城防所有的士兵军官加起来,也只不过是三万多一点。虽然这关隘易守难攻,但是,如果西突厥用五万步兵强行攻城,只要城门一破,那五万骑兵定势如破竹、毫无阻碍、轻而易举的屠城。

    一头戴金冠的独眼汉子,大声吼道:“你们当中哪个王八蛋叫石密达?无耻小儿快快下来受死。”

    由于阿史那伊姬不知道某大炮的真名,以为某大炮真的叫石密达。所以,她告知了这位突骑施部落首领的长子阿史那突格,欺负、打伤、语言侮辱她的人叫石密达,是大隋的将军。

    “你们,谁叫石密达?快下去揍他,为我们大隋官兵长长脸。”这货甩着马鞭问众人,明明自己就叫石密达,还能找出谁来啊是不。

    “禀将军,末将就是。”

    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位史米大躺枪了。小时候他爹给他起名叫史大米,希望今后顿顿都能吃上大米。后来他从军后,把名字改成了史米大,这样觉得没那么俗气。结果,现在就躺枪了。

    “我擦,还真有这个名啊?”袁大少爷下巴快掉地了,暗道这哥们运气也太背了。

    “单眼蛮子,你史爷爷在此,有本事你上来。”史米大舞着大刀喝道。

    阿史那突格指着元锦道:“这里你最大是吧?本都统只有一个要求,如果你答应,本都统暂且不攻城,若是你不答应,本都统马上下令攻城。”

    “什么要求,你说说看。”其实元锦哪会不知道对方即将要说的要求,无非就是交出史米大。但是他却在装不知情,这种话他不会自己说,说了会影响自己在军队中威望。

    “要求很简单,那就是把史米大那卑鄙无耻的龟孙玩意给交给我们,本都统答应,立即退兵。若不然,本都统攻破城门后,定屠光全城,连鸡狗都不放过。哈哈……”阿史那突格原本就长的不咋滴,而且还独眼,他这么一笑,估计可以把他的样貌用来镇宅,保证可以吓鬼。

    元锦冷冷道:“那你就攻城吧!我城防兵十三万众就等着你攻城,别废话,本将等你来攻。”

    “哈哈……十三万?真是笑掉大牙,十三万是战初吧?现在你们出来对垒的十万大军活着回来的又多少?一个都没有吧?”阿史那突格大手一挥,后面拉了十几辆囚车过来。道:“别等了,你们十万大军就剩下这百来人了,可能还有些游兵散勇,不过多不了哪里去。”

    接着,他作了个砍头的姿势,最前面那辆囚车的十来个俘虏被乱刀捅死。

    “哈哈……本都统只要一个人,但你却为了一人而放弃城内数万士兵的性命,放弃这百来名战俘的性命。最后问你一句,交还是不交?”阿史那突格扬手准备下令再杀俘虏了。

    “等等,我就是石密达。”袁大少爷看不下去,他欲从这十丈高的城墙上跳下去。

    “我才是。”史米大拉住了某人,“将军,请放心,末将这就去取那蛮子的狗头。”

    袁大少爷按住了他的肩膀,道:“你不是他的对手,去了也是送死。我去。”

    “将军,末将知道你是为我好,但这事还是由末将来解决。纵然是死,也要死的光明磊落,我史米大绝不当缩头乌龟。”史米大掰开某人的手,“将军且看好,末将这就取那厮狗头。”

    “都说你不是,我才是,你这人怎么这般倔呢?”袁大少爷又压住史米大,不让他下城墙绳梯。

    “姥姥的,你们俩到底谁是?那个谁,你官职最大,你说他俩谁是?”阿史那突格看不下去了,暴躁的准备又要下令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