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一章:祸水东引

    更新时间:2015-09-18 23:30:00本章字数:3087字

    “嗯,不错。记账的那个,好好干,本将军不会亏待你的。那些没有白纸写欠条的,可以撕衣服,快点。你看,城里都开始出人了,再慢我可帮不了你。”某人抬头挺胸的扛着长枪进城了,他朝城墙上的元锦传递了个眼神:小子,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看我不把你赶出当州,再慢慢折磨死你,替那几十名无辜枉死的士兵们报仇。

    ……

    接连的两三天,袁大少爷都是在官府大门口翘着二郎腿等银子进账,看的元锦有气没地方撒。

    他虽然武职比某人高,但某人就一副我外公老牛比了,你敢碰我试试的神情。

    直到第三天,来了一个背负长剑、长发飘逸,面如重枣的白衣人。当然,这人不是真的脸黑,而是看到某人才黑阴起脸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清城比武招亲时,差点被吸掉火灵力挂掉的天山神丹门弟子马炎。

    “狂妄小子,你可真让我好找,来吃你马爷爷一剑。”马炎拔出宝剑,叫嚣着正在哼小曲的某人。

    袁大少爷连眼皮也懒得打开,“不吃,本将军牙口不好,咬不动这玩意。再者,本少爷重伤未愈,不适合跟你打。如果你执意要战,好吧,你赢了,我认输。”

    “混账话。不行,你一定要跟我战,你马爷爷我已经恢复了功力,你死定了我告诉你今天。”马炎刷刷的舞着剑,剑花四射煞是很厉害的样子。

    某人抓起几锭银子抛了过去,“可以了,你这几招耍的麻溜,赏你的。”

    “锵锵锵。”马炎轻描淡写的劈开银锭,“你马爷爷我是来挑战你的,不是街头卖艺的。”

    等等,这厮赏我钱,什么意思?靠啊,原来是在骂我的招儿是江湖卖艺的把式,真是岂有此理。反应过来的他,暴跳如雷骂道:“好你的王八羔子,竟敢暗里骂你马爷爷我,看剑。”

    “不看。这剑又不是美女,有什么好看的。我说,哥们,你是不是一定要战胜我?”袁大坑挑眼说着。

    “当然,要不然我千里迢迢找到这里来干吗?你不但毁了我的终身大事,你还令我在门派里名誉扫地。吃仇不报,我马炎誓不为人。”说罢,马炎几个后滚翻,然后刷刷的比划着剑花。“来吧!”

    “不来,都说了本将军身体抱恙。昨天跟这城守尉比武,结果被他打吐血了,现在胸口老痛着。这不,被贬了职,成守大门的了。你若是想战胜我其实很简单,只要你能干翻这城守尉,那么,便证明你比我厉害,连本少爷都打不过的人却被你打败了。只是,我想你没那本事,你的实力也就是跟我不分上下,还是别去了,不然被打吐血了又说是我在坑你。”某大坑揉着胸口作出一副很痛苦的表情,“马兄,回去吧!练上几年再回来,你真心过不了他十招,别丢人了,这一丢丢的不单是你的脸,最重要的是你们门派的颜面是不。听兄弟的话,趁那城守尉没发现你,快走。他这人比较霸道,绝不允许外来武者在这城中逗留。唉,就一地地道道的恶霸。”

    “你放屁,你马爷爷我这次是有备而来的,就那什么垃圾废物的城守尉,老子三招两腿就能弄残他,你信不信?”马炎有点怒火攻心的说着。

    袁大少爷没有出言回应,只给了个嘴角上扬的表情过去。

    “草,你这混蛋竟然不信,你且看好,我这就去弄残那玩意鳖货给你看看,到时你放亮你的狗眼看看。”马炎瞪着大眼到处扫视,没见到城守尉是哪个。吼道:“城守尉那个王八鳖货给我滚出来,你马爷爷我要挑战你。”

    “在里头,那个长的最嚣张的就是他了。”某人伸手指着官府内说着。

    马炎二话不说,风风火火、雷霆万钧的冲进了官邸里头。

    然后里头传来兵器相拼的交戈声,再然后,何扬像炮弹一样飞了出来,倒地吐血数两。

    令某人没想到的是,元锦居然被逼出了官邸,没有武器的他,连连败退,而且身上还添了几处剑伤。

    “姓袁的,看到没有?这就是你口中的高手吗?怎么老子觉得他就一脓包怂蛋?”马炎略占上风,神态甚是猖狂,简直跟某人得势时的嘴脸一样。

    剑气凌然,马炎剑风所过之处,无不激起尘土飞扬。

    “这……这怎么可能?不科学啊这。”某人一脸的难于置信,暗道这傻缺怎么有如此的修为。本少爷已经够快提升境界的,这厮目前的境界妥妥的不下玄阶。难道这厮开挂了不成?

    某人拼命的扯着头发,就是想不明白这马炎是怎么提升修为的。只是,他忽略了天山神丹门的厉害,都说神丹门了,炼丹的能耐肯定不差。

    自从上次马炎被吸干灵力带回去后,神丹门的大长老也就是他二大爷,见其虽然灵气皆失,但却意外的成为了先天无灵体。从那以后,他二大爷天天锤炼他,天天喂他吃各种提升修为的丹药。然而,就在前段日子,他的修为境界达到玄阶巅峰期之后就不得上升了,得出的原因是心里有萌生了心魔,这心魔便是败于某人的那次比武。处于修为瓶颈的他,战胜心魔的唯一办法就是亲手打败某人。

    某人的二叔是有话说话的人,得知原因后,马上告诉马炎某人的去处, 这不,马大愣从清城一路追到这里来了。

    “马大侠,你胜之不武啊……人家手里没有兵器,而你却有,打赢了他也会耍赖的。你还是弃剑吧,要么让他拿上武器,然后去擂台那里正儿八经的切磋一番,那样才不会落人口实。”袁大坑弹了几个响指,示意刘冲过来。“老刘啊,你去张罗张罗,叫上弟兄们去练兵场看比武。嗯,还有,可以下注,最低不得低于五两。额,还是老样子,本将军坐庄。买城守尉赢的一赔一,买马大侠赢的一赔十。”

    停下来的马炎一听到自己的赔率是一赔十,感觉老有面子了。

    半死不活的何扬吐了口血沫,“瞧你嘚瑟的,一赔十那是因为你输定了。按照袁天罡那王八蛋的尿性,他不把你的赔率提高,谁买你赢?不知道规矩还乐的跟老山猪一样,真是马不知脸长。”

    马炎一听这话还得了,他本身脸就略比常人的长了那么一点,再者,他本姓马,所以他最忌人家提到不知马脸长这话。

    果断一脚过去,咔擦几声,何扬肋骨断了数根,连哼都没哼就晕死过去了。

    “姓袁的王八羔子,凭什么我的赔率那么高?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能赢?”马炎像个怒目夜叉似的走到某人身旁,就要动手了。

    “马大侠,稍安勿躁,听小弟慢慢道来。”某大坑快速的组织语言,道:“其实是这样的,首先我是个将军,但是呢,城守尉官职比我大,如果我买他输,那等于是动摇军心。这可是要不得的,你想想,如果连我都不相信朝廷命官,那些手下还会相信吗?所以,你想证明本将军的选择是错误的,那么你就给自己争口气,给你门派争口气。你可要谨慎了,你现在是代表贵派,万一你输了,那么……呵呵,后果你自己想。”

    元锦面露疑惑,暗道这无利不贪的贼子今儿怎么转性了,按照他近几日的作风,是个绝对不能吃亏的无赖之徒。

    元锦猜的不错,某大贪就是那种人。他这是在造势,把问题说严重了,那些士兵就不会买马炎赢了,那样一来,他就可以小赚一笔。有钱不赔钱,没钱的就受他摆布。这厮果然无耻至极,本来是找他算账的,愣是被他祸水东引给卸到元锦身上去了,这还不算,还要押注买输赢。无论是做人还是做官,做到他这份上,妥妥的跪求超越了。

    半柱香过后,练兵场站满了人。某人很是烧包整了个太师椅放在最高处,旁边坐着刘冲,刘冲椅子上挂了个小铜锣。

    这铜锣是准备回合制用的,正确来说是防止马炎输时敲锣喊停的。总之,这厮做事的作风就是把最好的结果,和最坏的结果都算上。赢了敲锣庆祝,苗头不对敲锣喊中场休息。

    “哐……”

    一声锣响后,元锦、马炎两人双双进入擂台。

    “嘿嘿……王八鳖货,别以为扛把长枪就很威风的样子,跟你马爷爷我斗起来,你肯定会后悔用这长枪。别说你马爷爷我欺负你,回去换把武器吧!”马炎褪下上衣,露出精壮有致的肌肉。“先给你透个底,你马爷爷我玄阶巅峰期武者,另外还是火属性武者。我看出来了,你是木属性的武者,也是内外兼修的武者。只是,甭管你是什么修的武者,注定你会被我撵着打。哈哈……”

    元锦双目睁得老大,他发现自己低估了这愣货。随后一想,自己中了那无耻之徒的奸计,这厮故意用押自己赢的噱头来迷惑自己。现在回想,当时自己咋就脑子一热,答应了跟这愣货比武呢?这愣货明明不是找自己茬的,该死的袁天罡,上了你的鬼子当,本将军跟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