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月牙胎记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5-09-19 23:52:50本章字数:3175字

    “嘿嘿……一物降一物,妹子,知道本少爷的厉害了吧?你发誓本少爷放开你后,你不得报复。”袁大少爷死死的钳住就是不肯撒手,“这是你逼本少爷的,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们神丹门早已经看破红尘,不会被这些男女之事所干扰。既然是这样,你干吗想杀我?我看你们就是光会磨磨嘴皮子,说话不算数的门派。”

    “你无欲无求,那是因为你少在红尘走动,不知红尘间的七情六欲。而我不同,我就一正常的男人,血气方刚的男人,如果我这么抱在你身后而没有反应的话。那你应该要觉得你很悲哀了,因为你没有吸引力。额,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咱们是不是……”

    “靠,大家快看,天上有两人在干上了。”

    “我次奥了,这百年难遇的奇等大事,真是长见识了。”

    “哇哦,这对夫妻太浪漫了,居然在空中干那事。嗯嗯,回去我也让我老公玩这招式。”

    下面的人群中传来各色各样的评价,白衣女子脸上刷的一下红到耳根。“你快放开本尊,本尊答应你便是了。”

    “真的假的?本少爷不信,女人都是一个样的,说翻脸就翻脸,我要是相信你的话,那我就成天下第一傻瓜了。”

    然后,两人在天上扭来磨去的飞出人们的视野。

    “等等,别动了。”袁大少爷憋着红脸,然后……

    “好你个无耻之徒,竟敢撒尿在我背上,你死定了。”

    妹子,这不是在撒尿好么?某人一脸的郁闷,这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砰。”

    理智过来的白衣女子用玄气把某人震开,然后手一招,飞剑直奔下坠的某人而去。

    “噗。”

    飞剑没有穿透某人,刺进灌木从中。袁大少爷见苗头不对,早就进百宝炉里头了。

    “公子公子,你来啦!什么时候放人家出去伐。”雪貂妹子卖萌的说着。

    “放个屁,你丫的都快把本少爷的灵药吃光了,你得赔,不赔别指望出去。日了狗了,若不是你丫的整什么幺蛾子,劳资会沦落到此时此刻的惨状吗?”某人骂咧咧的乱指一通,“麻蛋的,都快窝囊死了我,还得等上几天才能解除限制。早晚有一天,本少爷定要打破这规矩,把那什么劳什子的仙剑门给撸了。”

    “公子,你裤子湿了,是不是尿裤子了?”雪貂小萝莉不明真相,以为某人尿裤子了。

    “咳咳……那个……哎呀跟你说不明白。”无从解释的某人,索性不解释,被误会就被误会。

    雪貂妹子蹭了过去,“公子你别生人家气嘛!人家当初也不想的,如果我不这么做,我就熬不过天劫。不过现在不用怕了,以后我还突破的时候就躲进你这里来,嘻嘻……”

    “滚蛋,我不跟妖做朋友,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袁大少爷没好气的是说着。

    “公子你太会开玩笑了,别以为当人当久了就以为自己真的是人类了。我能嗅出你有妖族的气息,不过你很特别,又是人又是妖的,真是奇怪。”

    某人一个白眼过去,“你才是人妖呢!本少爷是如假包换的铁铮铮人类,别胡说八道没事找事,再骂我,抽你信不。”

    “本来就是,别以为炼化了就不承认自己是没有妖的气息。额?可以炼化掉妖气息?”雪貂妹子想到这点后,死活缠着要某少爷叫她炼化妖气息的法子。

    袁大少爷被雪貂叽叽喳喳吵的脑袋都要爆炸了,“滚蛋,你丫的再烦我试试?老子立即丢你出去。”

    “嘻嘻,公子,你以为不承认我就没法子了吗?”雪貂妹子祭出法宝,“这是我从我师父那里偷来玩的镜子,好像叫显妖境。你说你不是妖族的,你可敢照上一照?”

    “得得得,我怕你了,赶紧的。”袁大少爷夺过显妖镜,在镜中挤眼弄眼的。道:“没想到,本少爷越来越俊俏了,真是个祸害的节奏啊……”

    雪貂妹子挤头过去一看,镜中出现了一个雪貂的头,袁大少爷差点把镜子丢了。拍着胸脯道:“吓死爹了,你丫的别有事没事吓人。”

    “肿么会酱紫,明明你就有妖气息,我不信,这显妖镜坏了。”雪貂妹子把显妖镜收回某处,“公子你是不是服用过妖兽的内丹?”

    “关你什么事,你丫的就一话唠,比本少爷还墨迹不停。别打扰我,我要睡觉去了。”说罢某人进入了二层,再上到三层。

    雪貂妹子有样学样,朝着二层的那道闪光的门撞了过去,然后被震飞,差点翔都震出来了。

    她真把这道门当事摆设了,普天之下,只有袁大少爷本人能自由出入,别人想进去,哪怕在他脖子上架把刀逼他带进都不能够,除非他的意识里同意带进去才行。

    ……

    玄指门某阵法之下,一紫衣女子睁开眼皮子望着四周。那八条发出金光交织在一起的索妖链,法力依然没有减弱,她苍白的脸,微微一变,喃喃自道:“这么多年了,这玄指门还不肯放过我。唉……”

    “早知当日未必当初,你若不盗取我本门的天灵丹,我等怎会无故关押你。呵呵……说到底还是为了个情字,为了情,你失去了地位,失去了至高无上的地位。现在你回想,你可曾有后悔过?”一老道古井不波的说着。

    “你是谁?之前从未见过你。”紫衣女子轻轻的摇了几下头,苦笑道:“你们又怎会懂这个情字呢?”

    老道不在出言,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中。

    紫衣女子每每想到和某人的点点滴滴便幸福的露出笑意,每每想到自己服下两颗天灵丹后,跟某人生下了两个爱情的结晶,便露出母爱的笑容。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千百年的那种枯燥修炼她早就受够了。

    二十多年前,她只身来到了中原,然后听说了玄指门有天灵丹,便上门来盗取。原本玄指门可以阻止她的,但他们没有这么做。因为祖师爷留下的祖训里有所透露,今后将会有只妖狐前来盗取天灵丹,后人不得阻拦,待妖狐所产两婴后才可抓回关押八门金锁阵下。

    而这天灵丹也是世上仅此的两颗,好像那丹青山是特么的为这妖狐所炼制的一样。如果明事情来龙去脉整的人,不难可以想到,丹青山的师父是李八百,而当下这位冒牌袁天罡的启蒙师父同样是李八百。

    两者看似相隔远了去,但好像又把这层关系拉到了一起。

    或许,这谜题要等着某人去解开。

    最令人不解的是,真正的袁天罡按理已经传承了他娘的一般血性,也就是说。如果,他在当年被人杀害后,应该不是化为一具人尸,而是狐尸。

    恐怕这点,只有当初送月牙玉佩的血手阎罗才知道真相,亦或者,已经成为冥界一方将领的袁天罡本尊也知道真相。它在袁大少爷右臂上看到的月牙胎记时,表情明显震惊了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孽缘啊孽缘。”老道突然道:“你儿已死,不过将来的劫数如何,现在未知。”

    “什么?”紫衣女子双目露出青光,“不可能的,有我爹爹在,谁敢动我儿。这也是当初说好的,你们不讲信用。我跟你拼了。”

    紫衣女子不停的想冲破阵法,却一次次的被阵法击回。

    “你还我儿命来,你们这些出尔反尔的骗子。”紫衣女子已被阵法的法力,击打到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

    老道睁开那古井不波的眼睛,“你儿并非我玄指门所杀,你仔细回想,你是狐妖,作为你的后代,纵然在天灵丹的洗髓下,理应体内还流淌着你们狐族的一半血脉。如有这半血脉,除非是被天雷亦或者是法力所伤,要不然岂能那么容易死?你女前不久也身遭不测,但她只身变回了原形,并没有死去。待贫道再帮你回忆一下,当年你儿出生后不久,你在躲避仙剑门追杀的时候。你可还记得发生当时发生了什么异象?”

    紫衣女子晃着头,然后道:“当时我儿被抢走,眼看那贼子就要远去,突然一道雷劈在那贼子身上,我儿在空中消失了一小会儿,然后有出现了。”

    “真是如此。”老道的人影渐渐模糊,“我的使命已经完成,要化羽了。最后让你看看另一处的东西。”

    老道消失后,他身后的那块墙壁上出现了一幕。一幕身穿怪异服装的人,然后再一棵大龙眼树上为一位孕妇接生,龙眼树上挂着几盏透明琉璃盏做的油灯。

    然后婴儿诞生了,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雷在空中划过。吓的接生婆一跳,手一滑,婴儿从树上掉了下去,然后同样也消失一眨眼的工夫,最后掉地后摔的哇哇大叫。可能没有注意到,但紫衣女子却注意到那婴儿,下坠时和下坠后不是同一个婴儿,因为她看到了那小胳膊上的月牙胎记。

    紫衣女子看到这幕,仿佛明白了什么又没明白什么。但她敢肯定,那个手臂上有月牙胎记的才是自己的儿子,这也解释了为何罡儿出生后胎记消失,身体里的妖族气息也随之消失的原因。此时,她很想把这消息告诉她的夫君,让他去寻找真正罡儿的下落。只是她不能,被困住了,可能今生来世或者百年千年都出不去了。

    t这章本来设定在卷二的,但觉得事先透露透露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