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四章:结界中的天山

    更新时间:2015-09-20 20:28:40本章字数:3147字

    一觉醒来的袁大少爷,掐指一算估计那白衣女子应该走了。这货哪懂得掐算的本事,就一装叉货,一会儿不装叉的话,他浑身就会难受。

    出了百宝炉的他正想来首骑马舞热身热身,结果,愕了一下,发觉身体动不鸟了。

    又是玄气锁定,这种只有天道级别的尊者才能施展的功法。

    “无耻贼子,怎么不躲了?”白衣女子真是好耐性,某人在百宝炉内睡了十来个时辰,她便在原地等了十几个时辰。“哼哼……别以为本尊不知道你藏匿起来,受死吧!”

    “等等,我有话要说。”袁大少爷哭丧着脸,“妹子,你可以杀我,但却杀不死我的心。在很多年前,那时,我有个师姐。她跟你长得很像很像,无论是身材、样貌、气质、谈吐、背影,都如同一辙,唉……”

    白女女子见某大坑神情黯然,不像是在说谎,加上又把自己夸的那么好,天底下有谁不爱听赞美的话是不,纵然是天仙般的级别,也亦如此。于是,她放下了手掌。“然后呢?”

    “然后……”袁大炮这装叉犯愣是挤出了几滴眼泪,“放开我,让我找个角落大哭一番。”

    白衣女子没有撤走玄气阵,“你说完本尊就放开你。”

    “额哼额哼……”袁天罡这厮还真哭了,听起来好伤心好揪心的感觉,不过愣是没挤出眼泪,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气氛。用他尿性的话来说,表情肢体动作以及声音,可以掩盖细节。

    “当年,我乃是青城派派甚至整个蜀州公认的天才少年。我三岁聚气,五岁便成为了三流武者,九岁修为已经是是黄阶初期了,十五岁是玄阶中期。试问妹子你,你可有见过这样的修炼天才?”

    随即道:“可惜天嫉英才,我的修为速度严重的威胁到派中的某人。其实,门派能出我这么一位天才,这本来是门派的荣幸是不。谁知有个高层,他怕他的儿子将来不能得到掌门之位,于是勾结外派陷害以我,这是多么可耻的行为啊是不?那个某人便是掌门的小妾,唉……千不该万不该,我不应该撞破她和她弟弟的那点龌蹉苟且之事。算了,不提了,说多了都是泪,只是我那师姐死的元呐……”

    “想不到青城派的掌门竟然会如此糊涂,真是岂有此理。后来呢?”白衣女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已经陷入袁大炮精心胡扯的故事情节中,欲摆不能。从她的语言、动作、面部表情,哪像什么早已不涉尘世的人。到了这时,她已经松开了玄气阵,任由某人自由走动。

    “师姐,我想你啊我。”袁大炮抱住了一棵树,“师姐,你死的好惨呐……你不该为我挡下那一剑,你怎么忍心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苟残以世?我好后悔,不该喜欢你,若是我不喜欢你,你就不会替我挡下那致命的一剑,你本可以好好的活着的,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啊……”

    某人说着说着,情绪十分不稳定,又是捣心锤肺又是用头磕树的。就这影帝级的演技,把白衣女子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半点怀疑之心都没有。

    靠啊,过来劝本少爷啊?你不过来相劝我咋趁机占你便宜,难道要哭晕过去才成?

    白衣女子活了百来年,从未见过如此用情之深的男子,别说是她了,估计整个帝国的妹子听到或看到此言此语,都会心起恻隐之心。没办法,她们怎能知道千年后的现代,其实有一个职业叫演员是不。

    而我们这位袁大少爷来自后世,所见所闻以及脸皮那种厚度,这个朝代当真找不出第二个与其堪比的。

    假哭差不多的袁天罡,背靠在树干上坐了下去。拉耸着头在膝盖上,这样做的目的是避免被看到面部表情。“妹子,也许你会以为我这人很下作没底线。其实我何尝不想轰轰烈烈的活着,但是以我现在的修为,我能够吗?我不能,所以我要想尽一切办法活着,我若是不活着,我师姐就白死了,她的血海深仇我就报不了了。你可能不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我白天在工地搬砖,晚上在城里挨家挨户挑大粪。为的是什么?为的是不让那些仇家认出我来。现在好了,我把我的身体锻炼成更精铁一般坚硬,再过几年应该可以上青城派报仇去了。”

    “唉……你走吧!”白衣女子轻叹了声,拂手说着。

    “我又能去哪里呢?天大地大,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栖了。”袁大少爷脑袋可贼灵着,他没有立即离开,因为他不想被着妹子看出,自己想逃的心迫切,要是穿帮了,那小命可悬了呢!

    白衣女子又是一轻叹,她伸手搭住袁天罡的手腕,突然诧异的道:“你竟然是天雷焰火灵力的武者,虽然本尊不知道你为何修为被封印,但是能感应出,你的经脉如此的通畅。天呐,你的经脉居然是金脉了,这可是千年甚至万年也难得一现的奇才。跟我回去,我神丹门定会把你培养成绝世炼丹师,你的仇,我派会帮你报。”

    靠啊,这嘴贱的,好端端的说怎么天下已无栖身之地。现在好了,让你装叉,跑不了了。

    恨不得赏自己几耳刮的袁大少爷,五官扭曲的道:“妹子,您的好意我袁某心领了。这此不能假手于人,不能亲手手刃仇人,我的心,这辈子也得到安宁。我那从小就相依为命、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师姐,她的在天之灵也不会得到安息的。所以,袁某不想别人替我报仇,我要自己报。嗯,等我亲手报了仇就去天山找您,嗯,拜拜了。”

    这回,某大炮不敢矫情了,想甩开白衣女子的手赶紧逃离此地。可惜,人家就是不撒手。

    “公子莫急,本尊想到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先拜入我门,我会亲自恳求大长老传你本事,等你有能力手刃仇家的时候,你大可下山前去报仇。”说完,白衣女子御剑拉起某人就飞。

    我去,完了完了,一进门派深似海,被打上了门派的烙印,以后想溜都溜不成了。肿么办才好呢?

    某人那个后悔的,夜路走多了,终于遇上那啥了。

    “妹子,我内急,我肚子饿。”袁大少爷想出了个最为下策的法子,“如果不把这内急解决了,待会儿不小心又尿在你背上了。”

    此时的白衣女子才不会搭理某人,像这种千年难见的金脉武者,只要被各门派的人得知,肯定会想尽办法争取过来。本来能把火灵力提升到天雷焰的武者已经难找了,再加上死金脉武者,哪个门派得到这样的武者,那就意味着这个门派能培养出一个绝世炼丹师和绝世武者。

    这样的天大馅饼,她怎会轻易放过是不。尿就尿吧,反正之前又不是没尿过,大不小回去换洗一下就成了。若是让他去小解,碰巧被其它门派的人发现到,当然不是怕打不过他们,而是怕走漏风声。哪个门派也不会允许别门派有这样的奇才出现,一旦他们得知,肯定会群而攻之的。

    “姐,我真的憋不住了,再不让我去解决,我可真尿你身上了。”某人心急那个如焚,突然心生一计,看你丫的放不放我下去。

    某人那地方雄起了,然后在白衣女子翘臀上摩擦。“姐,快放我下去,我真的憋不住了。一会儿尿在你身上,可别怨我哈。”

    “随便你。”白衣女子虽然活了上百岁了,但从未对男女之事有所了解。甚至连股沟上那磨来蹭去的东西也以为是某人的兵器,所以没去在意。

    靠啊,这样也不为所动,敢情这妹子真的是看破风尘啊……某人见此计不成,郁闷加纳闷了。这样磨蹭,迟早走火。额?咋很有电车男的调调,有木有?

    颓废无比的袁大少爷暂时妥协了,他想再落地后的第一时间躲进百宝炉里面,反正里头还有不少灵药,随便耗个十天半月不是问题。嗯,对,就这样。

    打定主意的某人,放弃了龌蹉的行为,待机而动。

    一个时辰后,远处出现了白雪茫茫的、一望无际的高山。

    白衣女子在一处山坳御剑着地,“快去解决吧,待会要进结界了。”

    啥米?结界?这里还有结界?我靠了,一听这结界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进了想出肯定比登天还难,果然是一进门派深似海呐……

    “还愣着干吗?快去,这附近经常有别的门派出没,被他们发现你就不好了。算了,还是先进结界吧!”没得某人反应过来,他已经被白衣女子带进了结界。

    进了结界,外头和里头简直天然之别。在外面一眼望过去什么都没有,而进入了结界,却能看见,这山道两旁各有一排民房。街道上摆卖着各种日用需品,什么水果蔬菜、五粮杂谷的一一应全。

    袁大少爷原本以为这神丹门会是很大气磅礴的门派,结果却是个买卖的地方。

    额?小说里不是说天山出产雪莲么?难道这些卖的都是雪莲?袁大少爷在身上摸索一通,掏出几张银票准备去买些雪莲炼丹药。

    “你干什么?”白衣女子喝住了某人。

    袁大少爷拍这银票,“买雪莲啊,好不容易来这里一回,不买点回去,这不白来了吗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