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发挥不好

    更新时间:2015-07-26 09:50:50本章字数:3415字

    清城街道上一群大婶们交头接耳,评论着一位头发蓬乱,满嘴胡茬的壮士。

    “哇……这壮士好身材啊!”

    “嗯,力气看起来也大。”

    “可不是,看他肩上的那头黑猪恐怕有几百斤,就是衣服土鳖了点。”

    “咯咯,你们快看牛皮褂子,估计是用半张牛皮两边穿个洞就完事。”

    “嗯嗯,是有点土鳖,但不可否认他的身材确实很好。你们瞧他那两扇胸肌,和那八块绷的跟铁锭似的腹肌,好又男子气概耶!要是我家男人有他这身板,我肯定会幸福到死。”

    “也是,就你家男人那风吹倒的排骨身板,耕你那块地估计没半柱香工夫就得卸犁了。”

    “呸,就我家那位瘦的跟猴子似的身子骨,状态好三弹指就完事了,状态不好我还没热身他就蹬腿哆嗦了。”

    此话一出,引来众人轰然大笑。

    这位壮士叫袁天罡,他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未知的国度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这个名字是来到这里后,一个怪老头帮他改的。他原名叫袁添刚,是位资深老书虫,高中毕业后为了方便看书,便在一间图书馆里当管理员。五年如一日,当真是个意志力坚强的好孩子。三个月前的某夜,一道旱雷把他村子中央的那棵几人抱千年龙眼树,给劈开个洞。

    那晚他在图书馆里呆到深夜,回家的时候正好遇上此事。于是上前瞅个究竟,结果那个树洞突然出现一股强大的拉力,生生的把他拉进了树洞里。

    不知过了多久,周身出现芍热感把他热醒,起初他以为还在树洞中。忍痛勘察一番后,发现原来是被关在大炉子里煮,还是带草药、毒虫那些一块煮的那种,很有食人部落煮人时放佐料的调调。

    三个月的火炉煮体,让他身体异常的结实强壮。

    今天他见那个天天煮他的怪老头,有大半天没见人影了,于是偷偷的把老头养的那头大号野猪给绑下来山来卖。一来是为了报复解恨,二来是想换些银两挥霍挥霍。

    他肩上扛着的那头野猪怕是不下五百斤,双目赤红、毛发如钢针,嘴角两边还在渗血水,估计是獠牙刚砸断不久的缘故。

    袁天罡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对自己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他可不想放过任何可以展现自己身材的机会。果断放下野猪,摆了几个秀肌肉的姿势,引得那些大婶们尖叫连连。

    “吱吱……”

    袁天罡脚边的那只小白猴,见到那么多人很是胆怯,赶紧抱住他的小腿。

    “小白莫怕,待会你老大我卖了这头猪,就给你买冰糖葫芦吃,你一串我两串。嗯,怪老头也给他来一串吧!把他坐骑卖了不给点好处他,恐怕他会加倍抓些毒虫那些恶心玩意跟我一块煮。小白你是知道的,每次他逮我进那大炉子里煮时,别提我有多想揍他。要不是看他一把年纪都踏进黄土半截的人了,我肯定揍他个天昏地暗、体无完肤。”

    小白回应:“嘎吱吱嘎吱嘎嘎。”你就吹吧你,你除了嘴皮子骂的厉害点,你有哪次还过手的?

    袁天罡朝着一位看起来三十出头,长得跟如花相差无多的彪悍妇女,礼貌的问:“美女,请问这里哪个位置有卖猪肉的?”

    “市集左拐一直往前走两百步就是张屠夫的猪肉店,不过那张屠夫脾气可不好。而且心也黑得很,买他的猪肉经常是缺斤少两的,少侠可要当心哦!嘻嘻…”

    彪悍妇女回答完,咧嘴扭腰一笑,那水桶般的腰膘肉顿时震了一震,更离谱的是嘴巴都快咧到耳根边了。

    袁天罡差点被吓的白天发噩梦,赶紧抱拳谢过彪悍妇女,蹲地一个抱扛把大野猪放着肩上。小声嘀咕道:“这么的一头大野猪能卖多少两银子呢?嗯,起码也得值上几十两银子。对,没有五十两绝不出手,要是那杀猪的敢坑我,我就拆了他的店。”

    也真亏他敢说,要知道这年头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钱,一石上等的白米也才是九钱五分。一斤猪肉顶多也就是几文左右,他一口气想要五十两银子,让那些九品官员情以何堪?人家一个九品官员,一个月的俸禄也就是五石大米,他可真当古代的银子不是银子。

    不久袁天罡便找到了张屠夫的猪肉店,他瞥了一眼正在砍骨头的大胖子。道:“猪肉佬,你目测一下我肩膀上的这头猪,能卖多少两银子?”

    张屠夫可是在这市集里出了名的恶霸,平时只有他骂人的份。今天居然来个不知马王爷有几只眼睛的愣子,敢叫自己猪肉佬。嗯,猪肉佬是啥意思来着?

    他放下骨刀准备修理这个不带眼的愣子,突然看到愣子带来的野猪是头大野猪。野猪的肉价可比家猪的贵得多,两眼放光了一下。随即道:“三文一斤,你这头猪应该五百斤左右,总共是一千五百文,要银子还是要铜板?”

    “你傻叉啊?一两多银子就想买我这头野猪,你真当是萝卜青菜价啊?”袁天罡懒得跟他费口舌,转身走人。

    张屠夫掏出一两半碎银,往地上一丢。指着身后道:“小子,你耍老子是不?你以为在我张屠夫的地头想卖就卖,不想卖就走啊?趁我心情好,赶紧把猪撂里头的院子。”

    “喝,你丫的跟我比横是不?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袁无敌是谁,就敢跟我叫板。告诉你,你袁爷爷我便是……便是铜锣湾的扛把子,道上的人谁见着我,都会行礼叫声袁老大好。你别看本少爷长的文质彬彬、一表人才的,就以为我脾气好。袁力王我一出手,那是开山裂石都是轻的。”

    袁天罡扯犊子的工夫当真了得,一口气换了五个称呼。他从脾气一上来,完全把怪老头教诲抛到云霄上去了。二话不说卸下野猪,三步作一步冲过去,对着张屠夫的脸就是一拳。“今儿本力王就为民除害,弄残你这坑爹货。”

    “砰!”

    张屠夫两眼里只有大野猪,哪会想到这愣子敢对自己下黑手,被结实挨了一拳后,顿时满天星星。

    袁天罡一招得手,又是一脚踹过去,这一脚还没踢到张屠夫就被张屠夫挡下了。

    “我不弄死你我就不是张屠夫!”

    张屠夫开始反击了,他平时没少锻炼,虽然只是最低级的三流武者,但力量也比常人强横了数倍,几个照面袁天罡被揍的倒地不起。

    “看我废了你这不长眼的小王八羔子。”张屠夫拳拳相向,节奏越打越慢,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你这愣子还真是经打,这都快累死你张爷爷我了。”

    “可……呸。”

    袁天罡坐了起来,朝张屠夫脸上吐了一大口口水。张屠夫哪能受得住这种奇耻大辱,他暴怒后又是对袁天罡一顿爆打。

    半柱香过后,张屠夫累的连动得懒得动了,软瘫在地半死不活的样子。

    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袁大少爷发威了。

    “杀猪佬,怎么不得瑟了?现在知道本力王的厉害了吧?嘚嚰嘚嚰,啦啦啦!”袁天罡站在张屠夫大肚腩上玩金鸡独立,瞧他得瑟的都哼起小调来了呢!

    张屠夫累得懒得说话,更别提反击。他哼唧哼唧呻吟着,百思不得其解,为毛被打的一点事都没有,而打人的却越打越累。

    “丫的敢无视我的话,看招。”袁天罡一脚踏在张屠夫的丁丁上,碾转几下脚尖。问:“重新给你一次机会,那头野猪值多少两银子?”

    “三两,啊……”

    张屠夫的答案很令袁天罡不满意,结果疼的他冷汗直冒都快口吐白沫了。

    “那个谁,你在干什么?竟然敢在我们商家堡的地盘行凶,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这时几个身穿黑色劲装的汉子走了过来,这些人胸口清一色都绣着一个商字。为首的是位脸上被两条刀疤交叉在中间的青年,他瞥了一眼地下哀嚎不止的张屠夫,朝袁天罡道:“小子,你今儿死定了。”

    张屠夫声音打颤道:“贺大侠,您来得正是时候,快救救小的。”

    “救尼玛!”

    袁天罡狠狠的跺了跺脚,张屠夫顿时惨叫一声,口吐白沫晕死过去。

    贺青山扬起手掌,周身产生了一阵轻微的橙黄色的气体。

    袁天罡虽然不知道这刀疤脸会整什么幺蛾子出来,但自己肯定是妥妥扛不下的。见势头不对,他捞起地上的碎银撒腿就跑。

    贺青山是黄阶后期武者,速度和力量比张屠夫高几十几倍,随便挪挪脚步便挡在了袁天罡面前。快速起脚朝袁天罡的小腿踢去,顿时咔嚓一声骨裂声响起。

    袁天罡一脸痛苦的捂着腿,在地上惨叫打滚。这丫是装的,刚才那骨裂声,并非真是他腿骨碎裂所发出的声音,而是他嘴里发出来的。

    “哟,就这点能耐也敢来我们商家堡的地头耍横,今儿我就废了你双手双脚,让你明白耍横是要付出代价滴。”

    贺青山扬脚狠狠的跺向在地上打滚的袁天罡,一个驴打滚袁天罡避开了贺青山的一脚。看着数道龟裂的青砖,暗骂:握了棵草的,这得要多大的仇啊?至于几句不合就往死里下手么?

    冷静下来后,记起了怪老头告诫他的那些话:在这弱肉强食,以武为尊的乱世里。要想安身立命,要么成为最强的尊者,要么放下那一分不值的尊严。万物的强弱,自有其变化的规律。强者,不可能永远强横,只是一时称雄罢了。弱者,也不是一味的柔弱,只是在等待时机成熟。

    嗯,显然我是属于最强的尊者,不对,应该是圣者级别的。只是今儿没有接到地气发挥不好,要不然肯定把这刀疤脸的脚给掰断,然后杀到那什么商家堡去,把里头的人揍的直喊袁力王威武霸气。

    袁天罡腹诽一番后,觉得自己应该出绝招了。他双目冒火,一副要拼命的样子冲向贺青山。眼看就要到贺青山跟前时,节操全无的跪了下去。道:“英雄啊……好汉,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贺英雄。还望贺英雄这种世间少有的大侠,饶过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