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将错就错

    更新时间:2015-07-27 09:19:16本章字数:3201字

    清城千百年来只出了一个修炼天才,他便是青城县令袁矶之子袁天罡。袁天罡九岁筑基,十三岁修为就到了黄阶巅峰期,十五岁地阶中期,这种修为速度可说是千年难见。可惜好景不长,上天赐予他天赋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噩运。

    在他十六岁某一天,突然一夜之间修为尽失,人也变得疯疯癫癫。疯癫了两年,最后竟然敢调戏青城派掌教的小妾,事情败露后害怕受到惩罚跳下怒江,从此音信全无生死不明。当然,这跳怒江只是青城派掌教小妾的一面之词,具体实情恐怕难于取证。

    而此时,这位穿越过来的同音不同命的袁添刚,人不但长的跟那位已损的袁天罡一模一样,连名字也改成一样,看来帮他改名字的那位老头很不简单。

    “少爷,你不认识我得我吗?我是你的侍从阿牛。”阿牛再度抱住袁天罡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

    “打住。”袁天罡抬起脚一脚踹了过去,“你丫的,我衣服贵着呢,再把鼻涕抹在我裤子上,我削你个满脸开花信不?”

    阿牛愣了愣,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冲了出去。没一会儿,被一个肌肉精悍的中年汉子拎了回来,中年汉子盯着袁天罡看了几眼,然后二话不说起掌就是一掌过去。

    “靠哦!”袁天罡差点无缘无故被打了一掌,他怒火大起,扑上前去。骂道:“你奶奶腿的,敢偷袭袁力王我,看我不跟你死掐。”

    袁天罡说的死掐就是掐,他还真是双手朝中年汉子的脖子掐去。他觉得自己力量很大,就算会挨顿揍,起码可以换来掐断中年汉子的脖子。当然就这是他觉得的,事实他压根没摸着人家的脖子,就被揍了个天昏地暗、遍体鳞伤的。

    “停。”袁天罡纳闷了,奇怪为毛这神经质打自己时,自己不能吸收他的力量,这拳拳到肉的着实疼得要命。他求饶道:“好汉,我投降,别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打死活该,反正你活着也是个祸害,免得你出去再度四处祸害人,今儿我就替掌门夫人讨回公道,为那些曾经受牵连的人一个清白。”中年汉子再度动手。

    “六爷六爷,别再打我家少爷了,再打他真的会死的。”

    阿牛跪在司徒追风脚边,替自家少爷求饶。

    “等等,我不服。”袁天罡抗议道:“讲理不?你这个神经病,我压根不认识你,你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我,难道我长得帅就该打么?”

    “袁天罡你个下作的畜生,别以为装傻不认识我就可以蒙混过关,老子不吃你这套。去死吧!”司徒追风说罢又欲动手。

    袁天罡抱头缩地护住脑袋,突然瞅准个机会,掏出怀里的那包香粉朝司徒追风眼睛撒去。

    “次哦你大爷的,看打,小白瞅准机会回山。”袁天罡偷袭成功趁司徒追风揉眼那刻,一拳捣在他下阴上,然后头也不回破窗而出,跌跌撞撞的消失在人群中。

    ……

    “阿牛你的意思是罡儿还活着,但却神智不清认不出你是不?”袁府内,一个中年胖子在问着阿牛。

    阿牛唯唯诺诺的道:“是的老爷,那司徒老贼下手太狠了,好像少爷腿都被打断一条。本来我想偷偷出来告诉你的,但他们都对我很提防,见我跑的急促……”

    “知道了,先出去吧!”

    袁矶望了望一旁的义弟段豪,两人眼中流露出一副皆懂的意思。

    “大哥,我一直对罡儿当年的事抱有怀疑。罡儿一夜之间修为尽失,然后行为颠覆。我怀疑罡儿不是走火入魔,而是有人蓄意加害。”段豪呷了口茶接着道:“这几年来我一直再调查有关使人癫狂的丹药,终于在上个月查出点猫腻来。”

    “哦……”

    袁矶伸手示意段豪接着说。

    “自古巴蜀出毒物,有毒物便有炼毒之人。有个很隐秘的门派,他们炼制出一种丹药叫蛇蝎美人,服下之后能使人精神异常亢奋,而公孙问天的小妾唐芝便来自那隐秘门派。罡儿并非出自名门大派,他的崛起势必会对那些大派构成威胁。虽然当年商家堡的人也出来作证,但也不排除有作假的悬疑。”段豪长叹一声,“大哥,你我一文一武,一个是县令,一个是城主。两个官方的人中立在商家堡和青城派当中,说不好听就是帝国放在青城的眼线。这两方人对我们防范是必然的,你我平时处事谨慎,他们无从下手。”

    袁矶小眼睛半眯着,“义弟的意思是,罡儿当年走火入魔后的所做所为并非出自本意,而是受了药物的控制?”

    “十有八玖,当下最重要的是要先在这两方人之前找到罡儿。”

    段豪、袁矶静等了两个时辰也没有等到有人前来禀报消息。

    “啊……鬼呀……”

    一阵少女的尖叫声在袁府内响起。

    “别出声,不然我掐死你。”袁天罡扑上前去捂住袁仙仙的嘴,“我不是坏人,我莫名其妙的被青城派的人追杀,万不得已才藏于在你房中,等天黑我会自行离开。如果你发誓不会出声,我就放开你。”

    袁仙仙表情先是惊愕,然后是惊喜,最后哭了,泪珠子刷刷的往下掉。

    “别啊。”袁天罡不知所措的道:“我不就是捂了你的嘴吗,至于哭的跟被我咋了一样吗?算了,我走还不成么?”

    “哥。”

    就在袁天罡崴着脚转身准备从窗口逃离的时候,袁仙仙叫住了他。

    哥?袁天罡一副老子天下第一帅神情的自我陶醉着,哎哟喂,不得了啊不得了,这丫头眼睛真毒,虽然本公子鼻青脸肿的,但一脸的帅气还是没受到影响,原来长得帅也可以化解危机,不错不错。

    “嗯,乖。”袁天罡见有得商量,折了回来。不要脸的道:“妹子,哥肚子饿了,要不去弄些东西给哥填填肚皮?”

    “砰。”

    房门被人一脚踹开,段豪风一样冲进来提起袁天罡欲动手,可当他看清时松开了手。“罡儿,原来你回家来了啊?怎么回到家也不说,害我跟你爹都快急死了。”

    罡儿?我爹?你这愣货少占我便宜,我爹在千年后的现代呢!急屎了不会上茅坑啊?谁叫你们憋着,真是个傻愣货。

    “大哥,是罡儿,罡儿回来了。”段豪兴奋的拉着袁天罡往外拖。

    难道这货把我当是他家的儿子了?看这家人也是有钱的主,实力应该可以保我一时。能保命就成,别说是当儿子,当孙子也干。调整心态后,袁天罡道:“爹,你轻点,我受着伤呢!”

    此话一处,段豪像被雷劈了一样,同样袁矶也是。

    时间仿佛静止了似得,四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整的袁天罡冷汗直冒,敢情是叫错了啊,看来应该叫门口那个胖子爹才对。“哈哈……开玩笑闹着玩的,叔你别当真。”

    “我哥魔症病还没好,这又犯上了。”袁仙仙双手揉着太阳穴,一脸的无奈道。

    经过几天的了解,袁天罡总算明白个道道来。自己不但穿越到了大隋,而且长得跟袁胖子的儿子一模一样,不单如此连名字居然也是一样。归纳结论就是,那位袁天罡是天才少年,可惜生不逢时遭人嫉妒,被人下黑手,最后落个生死不明。不过这样也好,在正主没回来之前,自己可以过过正儿八经的官二代生活。

    “哥,你快起床,不说好去二叔家的吗?正好明珠姐姐也想见见你。”袁仙仙大咧咧冲着袁天罡的耳朵吹着气。

    袁天罡懒洋洋推开袁仙仙,“别闹,让哥再睡会儿,我腿还没好利索呢,老中医说要多睡觉多休息才能好得快。她要见我不会自己来啊,整的好像面子比我大一样,爱见不见。”

    “少来,你天天都是这么说的,我怎么没见过那位老中医?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腿早就好了。我不管,你要是不去,我就……我就……”袁仙仙就了老半天也没就出个子丑寅卯来。

    “想好了你就啥再叫我,让我睡会儿。”

    “我就……哭给你看。”

    “哭吧哭吧,到大门口去往死里哭,不哭你就是老王八生的。”

    “那我就跟爹说,你非礼我。”袁仙仙说这话时底气十足,看来这招她以前没少用过。

    袁天罡瞥了一眼袁仙仙那一马平川的胸,哈哈一笑。“得了吧你,就你这小身板谁会非礼你?除了屁股上有几两肉,还真没有可下手的地方。如果真有想非礼你的人,多半是瞎子或者是上了年纪的老光棍。换正常人,非礼你还不如找张屠夫要两坨猪油搓搓呢!”

    “讨厌,哥你坏死了,怎么这样说你妹,看我不咬死你。”

    惨叫声连连响起。

    “少爷,老爷知道你乱花钱的话,会骂你的。”

    阿牛小心的提醒着,现在少爷回来了,他的使命也完成了,所以他不用继续呆在青城派做内应了。

    “那胖子我老早就看他不爽了,什么事都要管,我又不是花他的钱,他敢叽歪的话我抽他,你信不?”袁天罡舒服的翘着二郎腿坐在二人抬轿子上,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官二代,既然是官二代,出门就得有轿子代步,没有轿子代步怎么能对得起这身份是不。

    阿牛低头不语,暗道少爷魔症又犯了。

    “停停停。”轿子经过张屠夫的猪肉铺时,袁天罡吩咐轿夫停轿。他半仰着头抖着肩走到张屠夫身旁,“杀猪的,还记得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