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索赔

    更新时间:2015-07-28 13:40:02本章字数:3565字

    段豪咧嘴大笑,他虽然被威胁了,但没有生气反而高兴。高兴罡儿能有如此的智慧,他日必成大器。道:“其它事先放一放,咱叔侄痛快喝酒去。”

    “二叔,我这人性子急,有仇不报心里憋的慌。待我去找司徒追风要了银两,咱叔俩就分钱。”袁天罡掰手指算着,“你一百两,我二百两。然后去商家堡,那个刀疤也踢了我一脚,我腿到现在还瘸子呢,这得赔一百两。还有公孙问天的那小娘皮,这小碧池敢诬蔑我调戏她,正好问问当时我是怎么调戏她的。虽然我记不起当时的情景,但我敢肯定这是有预谋的诬蔑,说不准我的修为尽废跟他们脱不了关系。”

    “罡儿你这话严重了,咱们到屋里边喝边说。”

    段豪搭着袁大少爷的肩膀,连拉带拖的朝正屋走去。人多眼杂,他清楚在自己府内的都是自己人,但谁又敢保证这中间没有对方的人,或者口误不小心传递出今天的话呢?

    “来来,走一个。”段豪端起大碗酒跟袁大少爷碰了碰。

    袁天罡闷闷不乐的放下酒碗。“二叔,咱们青城修为境界上玄阶的武者有多少人?”

    “不出五人。”段豪也放下酒碗,“青城派公孙问天兄弟两人他,商家堡堡主蓝尚阳也算一个,还有一个便是你二叔我。”

    “怎么才四个?”袁天罡继续追问着:“还有一个是谁?”

    段豪闭目不作答!

    “那三旬以下地阶境界的人有多少?”袁天罡也不去纠结还有一个是谁,反正是谁也与自己没半毛钱关系。

    “当年你是,现在没有一人。别说是三旬,全算上也不过十几个。当年你出了意外这事传到上古门派那里,结果上面派了数十个玄阶高手过来。青城派的几位长老修为被废,六侠也只剩其二。商家堡虽然没有参与追杀你,但也被废了几个。”段豪拍了拍袁大少爷的肩膀,“罡儿,你现在知道他们两方人有多恨你了吧?”

    “上古门派?怎么没听说过”袁天罡心里那个乐的,这又蹦出个那么牛叉的靠山来,嘿嘿……狐假虎威这招儿太适合我了,以后出门那还不横着走。

    “上古五大门派分别是:玄指门、南海神宫、西域不夜城的魔宗、慕容世家、神丹门,当年来青城的便是魔宗的高手。魔宗宗主外号血手阎君,听说修为已经到了天道后期境界的尊者。另外血手阎君靡下武者上万,光玄阶境界的就有几十人。”段豪干咳两声,“大家背后称其为魔头活阎罗。”

    “对了二叔,我怎么没见到我娘呢?”袁天罡故意这么问的,他知道这是他那便宜胖子老爹的逆鳞。

    “这个不能说,等你有实力了我再告诉你。”段豪哑哑喝光那大碗酒,“记住,以后别再你爹面前提这事,别问为什么。”

    切,不问就不问,又不是我亲娘,搞的好像关我事一样。袁天罡起身,“二叔,免死金牌是不是可以借我了?”

    “你这孩子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免死金牌只能保你不死,并不能给予你特殊的方便。”

    段豪最后还是那免死金牌给了袁大少爷,目的到达了袁大少爷便离开了段府,临走前还调侃了段明珠几句,气得段家千金要发疯了。

    “袁天罡,你给我站住。”段明珠越想越气不过,追了出来把话问清楚。“你说谁没品没下限,你是不是男人啊这么欺负我。”

    “走,甭不管这泼妇。”

    袁天罡示意轿夫无需停轿。

    “啊……”段明珠再度暴走,她指着袁大少爷的鼻子骂道:“袁天罡,你把话说清楚,你说谁是泼妇?”

    袁天罡耸了耸肩膀,“猪妹子,快别闹了,你看那几个说书的都在看着你呢!回去吧!别给二叔添堵。”

    “我跟你誓不两立。”段明珠吼道。

    “得,不立不立,我坐着呢!”袁天罡指着段明珠身后的道:“杀猪佬,还不滚过来把你婆娘牵回去。”

    额,怎么是牵呢?段明珠脑子再不好使也反应过来,原来这臭流氓管自己叫珠妹子是猪妹子,气死姑奶奶了。更气的是她身后压根就没有张屠夫,她面临崩溃边缘了。“袁天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可惜袁大少爷早开溜了,段明珠想拿轿子撒气,但看到周围上百只眼睛盯着她,她气的一跺脚跑回段府了。

    “古人云;唯有小人晕人难养也!这话对头,还真是宁可得罪小人也别得罪女人,尤其是猪一样的女人。唉,段叔一世英名就毁在这猪一样的女儿身上,造孽啊造孽。”

    袁大少爷没有按照特定的计划先去找司徒追风索取赔偿,他无意来到了商家堡门口。仰望着金碧辉煌高达数十丈商家堡,暗叹什么是土豪金,这就是土豪金。

    “干什么的?”大门前两位武者拦住袁大少爷,“进堡先叫十两定金。”

    袁天罡准备脱鞋,想用鞋底扇这两个武者。“瞎了你丫的狗眼,本少爷想进就进你管得着吗?”

    “找茬是吧?”

    武者磨刀霍霍的准备出手教训袁大少爷。

    “你动手试试?”袁天罡拿出免死金牌,“皇上御赐金牌,你丫的敢动我那就是藐视皇上的权威,罪等谋反。动手啊,你丫的倒是动手啊?”

    “你看着他,我去通报贺爷。”一个武者进堡通报去了。

    没一会儿,贺青山身后拥着一帮人走了出来。

    “你是?”贺青山不确定看到的是不是袁天罡,所以出言问道。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袁天罡。”袁大少爷晃着免死金牌戏谑道:“姓贺的,还记得几天前在张屠夫猪肉铺门口发生的事么?当时你不但踢断我的腿,还羞辱我若不钻你胯下就灭了我。今儿我是来找蓝尚阳讨个说法的,你现在可以对我动粗,但也得承担起灭堡之灾。”

    “去地狱找牛头马面讨说法去。”贺青山杀心顿起,从旁边的武者手中夺过大刀,劈头盖顶的劈向袁大少爷的天灵盖。

    “砰。”

    袁大少爷站在原地不动,中间多出个六旬老者,而贺青山向断了线的风筝笔直飞了出去。

    “你就是蓝尚阳?”袁天罡面对玄阶高手,面不改色从容的问道。

    蓝尚阳点了点头,“袁少爷定力了得,难道不惧老夫一掌灭了你?”

    “你敢吗?”袁天罡讥笑道。

    “有何不敢?”

    “因为你怕死,你也不想辛辛苦苦经营了大半辈子的商家堡付之东流。说直白一点,你玩不起。”袁天罡指着躺着地上半死不活的贺青山,“你的人几天前踢断我腿骨,还羞辱我钻他胯下才能活命。蓝堡主你觉得这事应当怎么处理?”

    “望袁少爷赏脸,到寒舍慢慢商量妥当的结果。”

    蓝尚阳作了个请的姿势,袁天罡哗的一声打开折扇。“正有此意,蓝堡主请。”

    袁大少爷故意绕道走到贺青山面前,然后跨着脚来回走了几趟。从他那得志便猖狂的神情,无不在挑衅贺青山,丫的你不是想让本少爷钻你裤裆么?你倒是起来让我钻啊?

    “啊……”

    贺青山惨叫一声晕死过去,袁天罡袁大少爷真是太坏了,走的时候,故意从贺青山那断了几根肋骨的胸前踩过去。

    来到聚贤阁,袁大少爷这方就他一人,而蓝尚阳身后足足有上百人。双方实力悬殊,商家堡这边明摆着,若是谈不恰就动武力围了。

    “天儿,款茶。”蓝尚阳介绍着站在他身后的那位,身披蓝袍的美少年,道:“犬儿蓝天,自小体弱多病,所以平时极少露面。”

    屁的体弱多病,我看是财多身子弱才对,那么有钱也不舍得分我一半身家,活该生了个病秧子。蓝尚阳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袁天罡当然能听明白。既然你这么给面子,我也不会令你太难堪。“蓝堡主是想先解决近来的恩怨,还是几年前的恩怨?”

    “不知袁少爷所说的几年前的恩怨是指什么?”

    蓝尚阳人老成精,岂会不明白袁天罡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是在装傻,心里盘算着如果真的提及当年自己下黑手的事,有必要的话大可以再动一次手,即便段老粗找上门来也奈何不了,到时随便找个替死鬼就成了。

    袁大少爷悠悠的呷了口茶,“几年前有三事需要今儿摊开来说!其一:联合多方废我修为之事。其二:伪证之事。其三:对我加害之事。”

    “有这等事?恕老夫孤陋寡闻,我没听过袁少爷所说的这三件事。”蓝尚阳问身后的那些手下,“你们可有听过袁少爷所说的这三件事?”

    “有。”蓝天走到蓝尚阳身旁,压低嗓子道:“爹,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袁少爷所说的伪证之事是说我们商家堡的人当年作假证,另外两件我也没听说过。袁少爷能否直言?”

    “当年的事也记不起来,我外公的人救起我的时候我心脉破碎、头颅内出血。这说明我不是自杀,而是他杀。蓝堡主应该能猜到为什么青城派六侠只剩其二,而你们商家堡的玄阶高手只是单单丹田被毁。”袁天罡把玩着手指,“反正我也没死,当年的事赔点银两就一笔揭过吧!近几天的事也赔偿吧!俗话说的好,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不能一直活在仇恨中是不?虽然我以后不能再习武了,但日子还得过,只要有足够的银两,照样天天能过好小日子是不?”

    “你外公?”

    蓝尚阳压根不相信袁天罡的话,这简直是乱弹琴,你丫的啥时候多了个外公出来?你蒙谁啊你。

    “难道蓝堡主还不知道这事?”

    袁大少爷修为菜的掉渣,但吊人胃口的本事那绝对一流,特么喜欢说一半掖一半。就是让你猜,让你大脑混乱,然后开始忽悠。

    蓝尚阳望了望身后,身后百人纷纷摇头,表示堡主您老都不知道有这事,我们这些小虾米怎么可能知道。您老别啥事都指望我们,我们就一压阵的。

    “额,老夫愚昧,袁少爷可否告知?”

    袁天罡作出一种很无奈的表情并摇着头,“蓝堡主难道不知道当年弄残你的人是谁吗?看来蓝堡主是时候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你整天窝在堡里非常不好。怎么不好呢?会导致信息闭塞,就好比井里的青蛙一样,没有跳出井之前,怎么可能知道天有多高多大是不?”

    你个滚犊子的,少拐弯抹角骂我是井底之蛙,这跟你外公有关系吗?蓝尚阳强行压住火气,“袁少爷还是说正事吧,直说你外公是谁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