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有苦衷

    更新时间:2015-08-01 10:49:35本章字数:3132字

    虽然袁大少爷的这次突破所散发出罡气,没有给公孙雄霸造成伤害,但也令他挣脱了公孙雄霸的爪子。

    说时迟那时快,袁大少爷光着身子冲进了一间优雅的房间了。

    “闭眼不许看,不然本少爷办了你。还有不管谁也别让他进来,这是警告,违之后果自负。”袁天罡一进门就看见一位长得清秀脱俗的妹子,但他没心情欣赏,得赶紧调节体内乱窜的玄气,别刚突破就整个走火入魔,那真叫比嫦娥她妹窦娥还冤呢!

    脱俗妹子微微侧脸,她没有多余的动作,也没有一句半言。

    “凌嫣,我是二叔,能进去聊聊吗?”

    “嘎吱。”公孙凌凌嫣打开一半的房门,“有事?”

    “刚才我看见袁天罡那疯子蹿进你闺房,我怕你出什么意外。”公孙雄霸好像对他这位侄女有些顾忌似的,说话也是很小心。

    “嘎吱。”公孙凌嫣关上房门,“死不了,别再来打扰我,不然你们就准备拿我的尸体嫁给唐家。”

    几个周天后,袁天罡体内的玄气总算得于平复回归到丹田了。他睁眼认真打量这妹子,漂亮的眼睛,那精致的五官犹如是精雕细琢出来的一样。不过就是眼神太幽冷了,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这样的妹子通常看看可以,想扑倒怕是不易。

    “多谢姑娘出手相助,我这就离去。”袁大少爷顺手拉出一张被子裹在身上,“在下袁天罡,倘若姑娘他日有事相求,我袁某定会万死不辞。”

    “你……不记得我了?”

    当公孙凌嫣得知这贸然闯进,自己闺房的陌生男子是袁天罡时,她内心的冰山开始融化了。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自己儿时的救命恩人当年遇害的原因。曾经她在一次和唐芝说话间,无意透露倾慕于武学奇才袁天罡。结果没多久,这位被誉为天纵奇才的少年修为尽失,人也变得行为颠覆,最后落个跳怒江。

    从此她变得沉默寡言,整天关在闺房中不与任何人攀聊。哪怕是她爹娘也是如此,她一直深深的活在自责中。若是不是自己无意透露,也不会害这位曾经救过自己一命的救命恩人,白白死于非命。

    “我们……以前认识?”

    袁天罡被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假装打量房间的布置。

    “我……”公孙凌焉本想说,我们岂止认识,小时候你还救过我一命。只是她怕唤起这位救命恩人的记忆,又将会给他带来灾难。“不认识。”

    “那个……姑娘,我肚子有点饿了,有没有吃的?”袁大少爷就是个吃货,除了吃就是讹,好像他的正经事都是围绕着这两样。他挠着头道:“待会出去肯定又得大逃亡,饿着肚子影响发挥。不然,也不会被这帮不讲理的蛮子撵的到处跑。”

    “有些糕点,饭菜那些要迟些才会送过来。”公孙凌嫣递给袁大少爷几块桂花糕,“公子为何而来?”

    “找公孙老狗讨公道,这老王八犊子太欺负人了。几年前暗杀我、诋毁我也就算了,没想到我前脚刚回青城,他的狗爪子司徒追风那恶棍就对我下黑手。居然还冠冕堂皇的说什么为民除害,我除他大爷的害。”

    说着说着袁天罡情绪有些激动起来,差点没被糕点噎死。他抓起桌上的茶壶灌了一通后,接着道:“这人呐,可以无耻,但不能这么无耻。无非是怕我的崛起会影响到他青城派的地位,竟然污蔑我轻薄他小妾的这种下作伎俩也屑一用。我呸他的,以本少爷我的才俊和身份,至于那么低端、下俗、没品位到去调戏被公孙老狗拱烂了的老白菜吗?若是要调戏,满大街的妹子随便找的年轻养眼的岂不更好?”

    公孙凌嫣搓着衣角,一时之间吧知该说什么好。她想埋汰袁大少爷几句的,但袁天罡所说的话虽粗俗了一点,却不能否认句句到坎。

    就在公孙凌嫣还处在发愣时,一阵狂风把她房门吹开。袁大少爷没反应过来啥回事,便被一股强劲的罡气压的心脏都快从嗓子里蹦出来了。

    “爹,请您住手,您已经毁过他一次了,难道真的要把他杀死才罢休吗?”公孙凌嫣脖子上悬着一把剪刀,冰冷的望着站在门口的公孙问天,“我明天就嫁给唐宏,但你们若敢伤害袁公子,我现在马上死在你面前。”

    公孙问天收回罡气,“袁天罡,你如果还觉得自己是个爷们,就出来吧!”

    “快挟持我。”公孙凌嫣小声说着。

    袁天罡向公孙凌嫣一个微笑,“公孙姑娘,虽然我确定我们曾经是否相识,但今日一见我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就为这一感觉,袁某今日哪怕命丧以此,也交你这朋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人死鸟朝天,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好有气概的一句诗啊!公孙凌嫣被袁大少爷随口而出的诗句所折服,孰不知这厮是借鉴文大官人的《过零丁洋》。这也说明了,他在图书馆五年的管理员没白瞎,了解历朝历代的大致,这可是逆天的金手指啊……

    “可是……”

    可是我不想你死,我喜欢你,本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有想到你还活着。你的出现让我已死多年的心又复苏了,我这辈子心里再也融不下第二个人了,你知道吗?公孙凌嫣恨不得把藏于心中多年的话表白出来,但由于她爹在场,她还是没说出口。

    此子当年是武学奇才,此番出现却是文韬大才,不能为我派所用实在可惜。公孙问天也对袁大少爷随口吟的诗句大为惊叹,他清楚伤害已造成,哪怕青城派的橄榄枝再粗再壮也招揽不了了。所以,他再杀之心又起。

    “师父!”袁天罡半跪下去,“虽然师父您当年嫌我资质甚差把我逐出师门,但毕竟我还是在青城派呆了一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个道理我懂。当年世人皆以为我袁某持才为傲、目中无人,其实又有几人能明白我的苦呢?唉……”

    有内幕不成?难道此子当年不肯回青城派是有苦衷?如果真是有莫大的苦衷,那我们岂不是错杀了?公孙问天想伸手去搀扶袁大少爷起来,但他又止住了。道:“随我到议事堂,今儿把话说清楚,我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苦衷。”

    袁大少爷这一出把杀气腾腾的公孙问天给唬住了,所以说古代人就是好唬弄。

    青城派的山钟敲响了五下,这是数年来的第一次敲响五下,如非大事此钟向来只响三下。

    “师父,出什么大事了?”青城派大弟子寇东第一时间冲到了议事堂。

    公孙问天道:“去把你师娘也请过来。”

    弹指间议事堂坐满了青城派的级别人物,公孙问天首先开腔。“袁天罡,你现在可以把你当年的苦衷说出来了。”

    袁大少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师父,哦不,应该叫公孙掌门才对,当真要说?”

    “说吧!”

    袁天罡闭目沉思,道:“当年贵派六侠只剩其二,玄阶境界的武者大多也损于当年。请问,是出自何人之手?”

    “你这疯癫下作之徒到底有什么居心?”青城派六侠之一的宋磊拍桌骂起!

    袁大少爷望着公孙问天,示意其让人肃静。

    “阿磊,先听此子说什么,其他人也莫出言。”公孙问天说完看向袁大少爷,“有什么话不妨直言,无须转弯抹角。”

    “贵派当年对我的所作所为我可以理解,因为我的崛起势必会影响到贵派的声誉。一个曾经被青城派嫌弃的废材却是一个武学奇才在,这话无论传到哪里,必将会成为调侃青城派的笑柄。所以,如果我死了,那么便会很少人知道这件事,久之则遗忘。可惜贵派忽略了世间除了各大派的存在,还有隐世五大派。”

    袁天罡说到这里觉得这吊胃口的手段得耍耍,于是,众人等了老半天也没见他又下文。但掌门没发话,谁也不敢乱开口,急的他们都要上前揍人了。

    公孙雄霸性子急,等的抓狂了。“日你仙人板板的,你倒是说下去啊!”

    “我肚子饿了,也渴了,还有刚才被贵派众弟子围殴,现在浑身上下又疼又饿还带渴。”

    什么叫秋后算账,这就叫秋后算账。袁大少爷岂会白挨是不,身上有筹码不用那是傻叉,粘毛赖四两也是他看家手段之一。

    “东儿,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拿些过……”

    没等公孙问天话说完,袁大少爷找了个空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伸着懒腰喃喃道:“真是舒服,要是来个小美人捶捶腿揉揉胳膊啥的那就更理想了。”

    “砰!”

    公孙雄霸一掌把桌子拍碎,“还想打小芝的注意,姓袁的,你这是在找死。”

    “傻叉!”

    袁天罡讥笑道:“公孙前辈,你是不是又想诋毁我了?我招你,还是惹你了?我不就是由感的自我安慰几句吗,你至于发狂拍桌子么?你口中所说的小芝可是掌门夫人?这辈份乱的真是没谱了,你再没礼貌或者再不服气也得称其为兄嫂是吧?你直呼其名而且还叫小芝,这称呼暧昧的,啧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你的夫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