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疾风狼

    更新时间:2015-08-01 23:00:00本章字数:3037字

    公孙雄霸暴跳如雷从椅子上跃向袁天罡,“你这满嘴胡言乱语的疯癫之人,看我撕烂你这张臭嘴。”

    “给我坐下!”公孙问天单掌一扬,一股气墙半空堵下了其弟。脸色发紫道:“都多大岁数的人了,做事还不经思考,青城派的脸面就是被你们这些人丢尽的。时里下山持强凌弱也就算了,在派里也是如此,难道我这个掌门在你们眼里还不如……”

    说最后一句时,公孙问天的眼睛是看着唐芝的,意思再不过明显了,难道我这掌门地位还不如她吗?可见这中间是有极大的隐情的!

    都一把年纪的老头了,居然还玩老夫少妻这玩意,你吃得消吗你?你那玩意还能雄起吗?不能的话,活该被戴绿帽子。

    袁大少爷是何等聪明之人,窥斑而知全豹便从公孙问天的言下之意听出个子丑寅卯来。此时他仿佛看到一头绿发的公孙问天,不,应该是拥有绿气光环的公孙问天,估计是头经不住上百顶绿帽的缘故,绿气外泄了这都。

    公孙问天脸色渐渐恢复了平和,“袁天罡,本掌门已经给足了你面子,可以说了吧?”

    “公孙掌门想让我说什么?是想知道当年谁救下了我,还是想知道我到底为何会回来?”

    袁大少爷扯犊子的功夫就是厉害,一桩扯一桩,到最后可能他都忘了扯了什么,这就是标准的只管放火不管灭火。

    “我想听的是重点,其它无关话就不用说了。”

    公孙问天的这话把袁天罡的阵脚打乱,袁大少爷本想越扯越远、越扯越多,再来个连蒙带坑浑水摸鱼捞好处。骗不下去了的他只好咂咂嘴道:“好吧,既然公孙掌门那么执着,我也只有如实相告了。当年我被公孙掌门逐出青城派后,我一气之下提了把破剑连夜出了清城。我这人从小就有个好习惯,每一次难过的时候,就会去看一看大海。谁知刚出清城,你们猜我遇到了谁?”

    尼玛你骗鬼啊?蜀州没有大海好不好?诸位内心抓狂咆哮着!

    “谁?”

    公孙雄霸想也不想就直接追问。

    袁天罡一脸膜拜的表情道:“玉面飞龙至尊宝!”

    “没听过!”

    堂内众人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这玉面飞龙至尊宝到底是谁。

    “土鳖!”袁大少爷鄙视完,庄重介绍道:“至尊宝便是洪荒时期大闹天空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转世,我允许你们没听过至尊宝,但绝不能容忍你们没有听过孙悟空。他是谁?他是修行修行界的传奇,他是修行界的典范。他从一个猴子开始修炼到人形,再到以一己之力闹天庭闯地府。啧啧,他太厉害没治了,一根金箍棒横扫六界……”

    众人正听的来劲个个吊着脖子,谁知这厮又中断了。这厮来了句:“咳,饭呢,咋还没整来,难道得下山去买不成?”

    众人抓狂了,尼玛说了就说完,这说一半掖一半的找死是不?

    “额,后来他被如来佛主灭了肉身,元神转世到五行山的一个老猎户家中,老猎户老来得子所以其儿取名为至尊宝。”袁大少爷掰的有板有眼的,就跟亲眼见证这一切似的,不知道他的人没准就会以为他就是那个至尊宝呢!

    “然后呢?”

    有人出言问道!

    “没然后了。”

    “擦哦,你这小子蒙谁啊?刚才你不是说遇见至尊宝吗?”

    袁大少爷憋了一口气,答道:“是啊,我是见到他本人,不过他朝我脑袋瓜子上按了一下就走了。第二天就筑基了,之后修为越来越高,越来越快,最后西域魔宗的人找上门来,让我十五岁前去一趟不夜城,结果我还没动身就被你们几方人马陷害加灭口。这就是你们青城派大部分武者修为尽废的原因。当初我不答应回青城派也正是这个原来,我若是回了青城派,你们说青城派的下场会是什么?”

    众人此时看待袁大少爷的眼神没那么不屑了,但掌门二夫人唐芝可没那么好唬弄。她娇怒道:“袁天罡,你少在蛊惑人心,若是当时你没有轻薄我之意,我们会做出此事吗?”

    “这只是掌门夫人的一面之词,当时谁看见我轻薄你了?我是怎么轻薄你的?”

    袁天罡本意只是来讹银子的,没想到被唐芝这小娘皮搅局了,这一搅无疑是把枪口重新指向他,再想开口要银子就没那么容易了。俗话说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所以他不讹银子了,他要新仇旧账一块算。“掌门夫人出自唐门是吧?我听说唐门有三宝,暗器、毒、情报!我一直纳闷掌门夫人年纪轻轻,是何原因会嫁给一位可以当你爷爷的老头?一见如故?这不可能,看你们这一老一少的肯定尿不到一个壶里去!门派联姻?这也没道理,就凭你们那野鸡小门派,我想公孙掌门还真看不入眼!那么剩下的就是情报了,掌门夫人,你来青城派是想控制整个青城的情报吧?”

    众人皆在腹诽野鸡小门派是什么意思,他们哪里能想到野鸡小门派,会是不入流门派的意思。

    “真是笑话,是什么原因我需要跟你汇报吗?袁少爷当真是伶牙俐齿,若去当讼师的话,乃为一方之福。”唐芝面不改色,从容的回应着!

    “谢谢夸奖,要不你现在就请我当你的讼师,我可以一边发问一边拆解,如何?”袁大少爷虽然不了解大隋时期的唐门实力如何,但向来是有仇必报死磕到底的他,肯定会一磕到底方休。“掌门夫人,貌似你还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吧?你说我轻薄你,证人是谁?我是怎么个轻薄法?”

    “问天,你相信我吗?”唐芝双眼看向公孙问天,但是那眼神是不带感情的,就跟关系比较疏浅的朋友似的。

    公孙问天似乎作出一个很艰难的决定一样,他眼扫堂中一遍。“来人,把此子关进无返洞,倘若他能活着出来,那就是他的造化,其青城派从此不再与其为难。”

    卧槽哦,尼玛咋会是这样?袁天罡吹了一声响哨。“哼哼,早料到你们会有此举,我早在山下安排了几位玄阶武者。跟我来硬的,我看谁硬过谁!”

    除了三两人比较镇定,剩余的人大汗淋漓,尼玛这是不是又要面临修为被废的节奏吗?

    “扯犊子。”公孙雄霸身影一闪,出现在袁天罡面前,他出手如风一把提住了袁大少爷。“走吧,就你那拉虎皮扯大旗的玩意,对我们不管用。”

    袁天罡眉头紧锁,他难于理解的是,公孙雄霸的玄气为毛是墨绿色的,地阶巅峰期,这不科学啊?玄阶武者的玄气不是应该蓝色的么?奇了怪了,难道二叔所述有误?

    “哐!”

    随着沉重井盖的关闭声,袁天罡笔直的往下掉,掉下不知底深的地洞。这是青城派的禁地,禁地之下封印着一头五阶的疾风狼,五阶妖兽的修为堪比人修玄阶初期的武者。怪不得公孙问天会说能活着出去那是造化,看来袁大少爷这回怕是小命悬着呢!

    “终于停下来了!”袁天罡在下掉的途中手脚撑住了两边,身体是停下来,问题这姿势勉强能撑住身子,上不了下不去的横在那里,久之也不是办法。他破口大骂:“太阳哦,这洞身是哪个王八犊子设计的,简直就是坑爹。要么小点,要么大一点,尼玛给人希望的同时也给人绝望,我哇擦你全家户口本的。”

    “吼……”

    狂骂声把疾风狼招惹了过来,疾风狼就在他身下不足五米的地方,那牛眼大小泛着碧绿光芒小灯,一眨一眨的把袁大少爷眨的心里瘆得慌。

    “兄弟,我路过的,这就上去。这黑灯瞎火的,你也快回去睡觉吧!咱俩非同类,你别这么看着我,你再看也不能把我看下去。”袁大少爷认定下面那畜生奈何不了自己,这不他起兴又贫上了。

    嗯,他这头中山狼较量疾风狼,也不知道谁更狂一点。

    “哎,别啊!”

    一股吸力把袁大少爷给吸了下去,疾风狼张开血盆大嘴,正等着饱餐一顿呢!

    “砰!”

    袁天罡在掉地前,借着下坠的力量一拳砸在疾风狼的鼻子上。狼和狗最软弱的部位便是在鼻子,哪怕它是五阶魔兽也不例外。

    被击中弱点的疾风狼低鸣几声后退了数步,看来这一拳着实打疼了它。

    筑基成功后的袁大少爷,夜视能力提高了不少,在漆黑的地洞里也大致可以看清周围的环境。他朝这只水牛大小却瘦的剩下皮包骨的绿毛狼说:“我带你出去,咱们休战如何?”袁天罡没有流露出一丝害怕的表情,他从疾风狼的那对碧绿的大眼中,可以看出它的贪婪和饥饿。面对狼时如果越是害怕,那么狼就会越快攻击。

    被打的鼻子贼疼的疾风狼心里也是没底,它不知道眼前的这位看起来弱爆了的人类,为何能把自己击伤。

    一人一狼就这么一直对持着,谁也没有后退和率先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