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妙龄女子

    更新时间:2015-08-04 23:00:00本章字数:3107字

    “罡儿我来看你……”

    袁玑与段豪两人一进密室见到眼前的一幕,老脸刷一下红到耳根。

    特别是多年未曾开荤的袁玑,那儿都雄起来了,他弓着腰干咳几声仓促的出去了。

    “待会儿再收拾你。”

    段豪摔下一句话后爷跟着出去了。

    袁大少爷表现出,完全不把他二叔的恐吓话当回事,继续我行我素。“诸位妹子千万别停下,我爹思想迂腐,别看他表现出尽是狗屁的文人气节,实质上他骨子里是闷骚货的那种人。说不定他此时此刻,满脑子尽是刚才春光无限的情景,咱不用理会。”

    袁天罡,你这么说你爹,你爹知道吗?段明珠听的汗颜了,这袁疯子当真什么话也敢说。

    被这么搅局,谁也不敢玩下去,除了段明珠没走,那几位丫鬟唯唯诺诺的出去等着挨骂了。

    “袁天罡,都是你这下流胚子干的好事。待会儿你跟我一块出去,你一定要当着我爹的面把话说清楚,不然他饶不了你。”

    袁大少爷纳闷了,又不是我逼你们脱衣服的,我怕个卵啊?“不去,我就呆这哪也不去。我那胖子爹还在等着修理我呢,虽然他打不过我,但我也不总忤逆他是不?咱各管各的事,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也亦如此。”

    “你敢。”

    段明珠可不放心袁天罡的这张嘴,若是让他背地里说自己,估计到时候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了。

    摊上这么桩子事,袁大少爷说不怕那是假的,他觉得应该去断风崖避避风头,等胖子爹和二叔气消了再回来。现在他俩估计已经给我打上淫.乱段府的标签了,胖子爹没啥杀伤力不足为惧,但那滚刀肉二叔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可是玄阶的武者,自己的抗打能力可不经他挨几拳。

    于是,果断扯呼。

    袁大少爷一路狂奔出城,而段明珠则一路狂追他出城,两人身形始终保持在十米开外。

    “袁天罡,你别以为能甩掉姑奶奶我,今儿哪怕你逃到天边我也要把你绑回去。”

    “何必……”

    袁天罡本想说何必呢的,突然从树上掉下一人半死不活的躺尸了。

    难道是滚刀肉二叔派来的追兵?没理由啊……就我这速度,没理由追兵能算准我会从这里经过。

    “哼哼……跑不动了吧?”段明珠一上来死死的扣住袁大少爷,见袁天罡不语,她好奇的也打量着躺尸的那人。一见是缺胳膊腿露白骨的人,这又是大晚上的,以为是鬼物,吓得赶紧藏到袁天罡身后。“姓袁的,快看看这是人是鬼。”

    萧震好不容易翻转过身体,断断续续道:“小兄弟,我叫萧震,乃龙威……镖……局的镖师。今儿行镖遇难,在临死之际拜托你……件……事。”萧震仿佛每说一个字都用尽了全力,他那抖的厉害的左手,艰难的把手中的东西扬了扬。“把这个交给……千万要……”

    “交给谁?要一千万两银子才给他是么?”袁天罡见这快死的人把话说到一半又不说了,“你可别死啊!我得告诉我交给谁,不然我帮不了你这忙。”

    “彭城……四……小心。”萧震终于支撑不住了,头一歪死了。

    “啥玩意啊这是?”袁大少爷想打开盒子看看里头是什么东西,这临死托付的东西,总得看上一眼是不。

    “你敢开试试?”段明珠一把拧住袁大少爷的耳朵,“你敢动盒子一下,我就把你耳朵揪下来。”

    靠哦,你作甚啊这是?袁天罡郁闷无比,我不就想看一眼么,你丫的管的事也太宽了吧?“好吧好吧,我不看,你撒手。”

    段明珠撒手后抢过盒子,“把他埋了吧,这荒郊野岭的野兽有不少,别死后连具尸身都不能保留。”

    谁啊你,凭什么对我施令,敢情你还真当我是你的谁啊?咱可是分了手的,你丫的别想借耍泼腻歪上我,本少爷可是万千妹子心中的白马王子,就你这棵歪脖子树想栓住我,做梦。

    不乐意归不乐意,最后袁天罡还是草草的埋了萧震的尸首。

    “喂,咱们现在去彭城寺找一个叫萧信的人。”段明珠继续施令着。

    袁大少爷白了她一眼,“你凭什么这么肯定那地方就叫彭城寺,那人就叫箫信?做事别那么武断好么?”

    “笨蛋,刚才那个死者叫萧震,彭城寺那个叫箫信的一定是他亲人,那么简单还需要肯定吗?少跟我扯没用的,咱们这就去彭城。”段明珠找了条草藤绑在袁大少爷的脖子上,想遛狗一样牵着袁天罡。

    袁大少爷一脸的不爽,“妹子,咱讲人权不?你这一行为严重的侵犯了我的人权,我可以告你的知道不?”

    ……

    “站住,干什么的?”

    中午时分,袁大少爷和段明珠来到了彭城周边,一股山贼打扮的队伍拦住了袁天罡他们的去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

    “嘿嘿……这词烂透了,不就是劫道的么,别整这些虚的。”袁大少爷对这电视剧中早已用烂的台词很是不满,“土鳖,普天之下莫非王,你说你想收过路费,你是皇帝?”

    “将来会是。我叫张子路,是张家军的首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留下买路钱!第二,跟我们一起干,等将来打了江山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就凭你们这些人就想打下江山当皇帝?”袁大少爷笑抽了,他印象当中可没见过那本史记有个叫张子路的叛军。“哥们儿,你快别逗了。本少爷一点也看不出来你们有起义的势气,倒是有点像土匪强盗。这么着吧,我给你们指点个明路,首先起义得站在百姓的立场才能得到百姓的拥护。你看看你们像什么样?拦路打劫这事也敢干,就凭你们手中的破锄头烂柴刀也学人打劫。这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点?”

    “你踏马少废话,你到底选哪样?”张子路扬了扬手中的柴刀,“快点选择,老子忙着呢!”

    “我数到十,在我数完十之后你们还没离开,我会让你们笑的跟哭一样!”袁大少爷给了一个眼色给段明珠,然后开始数数了。

    “不用数了,现在就当十了。”

    段明珠一贯是走彪悍路,她话说完了,张子路也飞出去了。

    “你们TMD瞎眼了吗?还不快去……”

    张子路想说你们还不快去把那小娘们给逮了,结果话没说完又是一阵哀嚎。

    没人看见段明珠是怎么做到,居然相隔几米能一念之间就到了首领面前,而且还把首领的手给踩断了。这些人,本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被逼急了才跟张子路一块反的。自成立张家军也不过两天,见碰上能耐的人,不跑才怪呢!

    不到几弹指工夫,几十号人惊鸟作散的全跑光了。

    “女侠饶命,我们也是被逼的,朝廷现在强行征兵。我们实在没办法才这么干的,我们也不想拦路打劫的,可是我们总得吃东西是不?”

    张子路一出口就抛出同情牌,而且还管段明珠女侠。何为侠?侠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于是段明珠把身上的所有银两都给了张子路,最值钱的无非是那两锭金锭。

    你个败家娘们,这可是我的金子啊?袁大少爷心疼的都要哭了。

    一路还在心疼不已的袁大少爷沉默无言,完全不像他往常话唠的性格。

    “什么人?今年几岁?家里有几人?”

    刚到彭城城门的袁天罡两额, 被一个留着两撇胡子的人喝住了。“叫你呢!还不滚过来回话。”

    这人一看就是奸角色,袁大少爷本来就心情不好,被人这么一呼喝岂能不发飙。“好你个不带眼的东西,小爷告诉你,我乃清城县令之子,我旁边的是清城城主千金。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喽啰敢对我呼喝,找死是不?”

    “就你这样还是清城县令之子呢,我看你就是突厥派来的细作。来人呐,把这俩细作给绑了。”八字胡大声囔囔之下,冲过来十几个官兵把袁大少爷他们围住。“把那男细作押回大牢,女的嘛!押我府上,我要亲自审问。”

    袁天罡好言相劝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我劝你还是给段小姐下跪道歉求饶吧!不然,你下一刻就是具尸体。”

    “大胆狂徒,竟敢口出狂言,羞辱本军长。来人,掌他嘴一百下。”八字胡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样,“掌到他说不出话为止。”

    “住手。”一个妙龄女子,下马喝住了那些准备掌嘴袁大少爷的的官兵。“岂有此理,竟敢光天化日欺压百姓!彭城的县令就是这么当官的?那个小胡子,马上去叫县令滚过来见我。”

    八字胡子一听别人说他小胡子马上不乐意了,但一看这女子长的貌如天仙,色心顿起。“大胆刁妇,竟敢戏骂本官!来人呐,也把这刁妇绑回我府上去,我今晚得好好盘查她一番。”

    随便一个普通人也能听明白,这八字胡所说的盘查是什么意思。

    “无耻之辈,受死吧!”妙龄女子走到八字胡子身边扬了扬手,然后回到马上!“下辈子投胎别做人了。”

    妙龄女子说完,在众目睽睽之下策马奔腾、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