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提亲

    更新时间:2015-08-05 14:30:00本章字数:3040字

    这妹子真漂亮,也够气质,绝不是段明珠这种女汉子中的战斗机能相比的,如果能搞到手那就太好了。袁天罡恋恋不舍的,目送渐行渐远的妙龄女子背影惆怅着。

    出了唐兴县官道的杨赛花,突然觉得后背一凉,有种被人偷窥的感觉。

    彭城原名叫唐兴县,隋炀帝是个比较迷信鬼神的帝君,他听信大法师说唐兴县这名字不好,容易出叛军,于是便根据城主彭得通的姓氏来命名为彭城。

    “好你个袁天罡,你是不是又在打什么下流主意?”

    段明珠见袁大少爷目不转睛,瞭望已经消失远去女子的地方一脸的不舍,女人的天性马上尽显出来,凭什么平时里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我跟你是有婚约的好么?哼哼,你越想解除这婚约,本姑奶奶就越不同意,只要一天这婚约还在,除了我之外,你就不许看别的姑娘。

    此时的八字胡军头,脖子处慢慢的出现一圈红线,接着渗出血水,最后噗一声整个头颅被鲜血冲了起来。

    好生厉害的杀招,竟然小爷我都没能看出那妹子是怎么出手的,难道那妹子的修为境界已经达到不能窥探的天道期吗?

    其实杨赛花并非是什么天道期武者,她只不过是用了法术。额,正确来说是妖法,她乃是狐妖所化,拜蜀州太守杨兴为义父。幸好她是只向善的狐妖,若是她心术不正的话,以她的身份地位,还真不知得有多少人命葬送再她腹中。

    “啊?你在跟我说话吗?”从惆怅中回过神来的袁天罡这才想起,刚才这猪妹子好像有哼唧了几句,只是没听到哼唧啥来着。

    段明珠暴走了,完全不顾周围有上百群众。“袁天罡,本姑奶奶在跟你说一遍,从今天起,除了我之外,你不得正眼看别的姑娘超过一弹指工夫。不然,我阉了你。”

    哎呦我去,开玩笑,除了你不能看别的姑娘?谁啊你?前些日子不老囔囔着要与我解除婚约么?哦,现在知道本少爷是块宝了就想极力挽留啊?想都别想,就你这贫乳货,有什么条件跟我谈条件?如果不是看在那滚刀肉二叔的面子上,丫的,我早就不鸟你了。

    “猪妹子,你听我说,咱可不能胡来。你想想啊,我管你爹叫二叔,你管我爹叫大伯,我们是一家人吧?咱大隋的律法上可有规定的,近亲不得成婚。额,咱先抛开律法不说,说说基因的问题。基因是什么知道不?基因就是遗传因子,它也是遗传的物质基础,在医学上统称DNA。详细一点来讲是脱氧核糖核酸分子上,具有遗传信息的特定核苷酸序列的总称。基因通过复制自身信息,把遗传信息传递给下一代,使后代出现与亲代相似的性状……”

    袁大少爷在现代不愧是图书馆管理员,这么复杂的林林总总也能记得住。他见猪妹子完全陷入一头雾水中,接着道:“妹子,刚才我的话,以你那稀缺脑细胞的脑袋是听不明白的。”

    “谁说我听不明白了,我告诉你,本姑奶奶也是上过私塾的,你绕了一大堆话来说我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你最好马上给我闭嘴,这东西也别送了,改天叫人送过来,我们现在马上回清城。”于是段明珠又像遛狗一样牵着袁大少爷回去。

    “妹子,你这脾气得改改。我这做兄长说句心里话,还真替你着急。这姑娘家家嘛,就得有姑娘家家的样,你说你整天喊打喊杀的图个啥?对,也许你觉得很过瘾,很有面子,可是这样的面子能伴你一辈子吗?不能,能陪伴你一辈子的是你的夫君。”袁天罡语气一变,“这话说到点上了,就你这脾气谁敢要你?我知道你腻歪上我是因为你缺少关爱,如果我没猜错,跟你正常方式说话的男性只有三个,一个是你爹,一个是我那胖子爹,还有一个就是我。妹子,我这做兄长的真心替你着急啊……

    你的火爆脾气虽然不完全是你的错,这多少遗传了二叔的滚刀肉基因,但你也得尽量克制一下。好比刚才,你朝我吼就吼,没必要带上姓名。这彭城跟清城也就是几百里的距离,总有人认识二叔的,你自报姓氏还当众耍泼,这传出去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俗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你刚才那么一闹,估计不用几天全蜀州的人民群众都知道你段明珠是什么样的人了。以后谁还敢娶你?哪怕二婶跪求上门女婿,恐怕也没人敢来。听哥的没错,这女孩子家家得矜持一点、大方得体一点、小鸟依人一点,别的我不敢要求你,这三点你能做到就不错了。”

    话唠不愧是话唠,袁大少爷一口气竟然没有停顿,就这么把一大堆话给说完了,而且还很有语言组织能力的那种。

    这疯子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虽然没听明白他说了一大堆话是什么意思,但总体上来讲,还是挺不错的。哼哼,想跟我解除婚约,做梦。本姑奶奶就腻歪上你,怎样?你有招儿么?你没有,你爹、仙仙不会站你那边,我爹娘也不会站你那边。嗯嗯,回去后我马上暗示仙仙让你爹我大伯跟我爹提亲,哈哈,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也许段明珠也不明白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真正的爱上了袁大少爷。以前她可是一见真主袁天罡就生厌,没疯之前是个闷油瓶,疯了之后是个下流胚子。而这穿越过来的袁大少爷虽然是嘴贱了点,但却能牢牢的拿捏住她的心。不见嘛,她又难受,见了面嘛,又被奚落一番。情窦初开的节凑啊……

    回清城的路上,两人一路无言,实际上各怀鬼胎。一个琢磨着怎么推掉这婚约,一个苦尽脑汁想怎么说动大家站她这边。

    袁大少爷本来就对段明珠不感冒,加上杨赛花的出现,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杨赛花的影子。

    这魂淡肿么就不先开口呢?难道他真的生我气了?是不是刚才我当着那么多人面骂他,真的过分了?切,以前当着更多人的面打他,也没见他生气。

    呜呜……现在的他可不同了,那么招人喜欢,连自家的丫鬟都争着要跟他说话,其她人就更不说了。我该肿么办?肿么办才好啊……

    哼,敢背着我跟别的姑娘说话,我就划破你的脸,看你敢不敢出门见人。

    这不妥吧?若是划破他的脸,他一定会恨上我一辈子的。

    “啊……”

    袁大少爷一脸的莫名其妙,他看着莫名其妙就抓狂的猪妹子。暗道这猪妹子该不会是想在这里灭口吧?刚才自己没少奚落她,以她的火爆脾气,秋后算账一点也不奇怪。怎么办?要不要亮底牌给她点颜色看看?额,听说再烈的女孩子只要办了她,她以后就老实了。

    段明珠回头,假装娇嗒嗒的望着袁大少爷。

    在袁天罡眼里,这怎么看都像陷阱,而且就这娇嗒嗒的表情,演技太次了,一看就不是由衷而发的。对,她想下手了,先绑了她再说。

    袁大少爷用劲一震,把身上捆绑的草藤震碎,然后绕到段明珠后背,一记手刀过去。

    段明珠也不是摆设的,人家可是如假包换的黄阶后期武者,轻而易举的就避开了袁大少爷的攻击。

    一柱香工夫过后,段明珠累倒在地,惊愕加震惊的看着一旁盘腿调气的袁天罡。

    没错,袁大少爷又突破了,段明珠的一阵攻击,令他瓶颈停滞不前的玄气冲破了经脉,他现在已经是地阶初期的武者了。

    次天早晨,袁大少爷还在梦中与那妙龄女子滚床单,刚打湿内裤就发觉有一道色眯眯的邪光在笼罩着自己。

    他睁眼一看是胖子爹,在看看自己胯下,白色的四分裤中间湿了大半。他很淡定的道:“胖子,你大清早不敲门就进我房间,你想干吗啊你?”

    “罡儿,爹有一事想跟你商量商量。”袁玑语气缓了很多,不像以前动不动叫带吼的那种,而且现在也不称呼畜生或者是龟儿子什么的了。

    不过这一转变倒令袁大少爷警惕起来,这胖子一脸的坏笑,准没好话。“爹,我这人性格比较直,不喜欢阴谋诡,说吧,你想干吗?”

    “你……”袁玑刚想骂你这不肖子的,但还是忍了下来。“罡儿,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谈婚论嫁了……”

    “打住,我都不急你急什么,我不介意您老纳个妾啥的。我知道你没啥银两,聘金我出,说吧,看上谁家的闺女了?”袁大少爷三两言就把话题转移掉,他心里清楚的很,这便宜胖子爹肯定是为猪妹子而来的。

    袁玑顿时发飙了,“你个混账东西,有你这么说爹的吗?我好声好气跟你说话,你却不领情。那我就来强势的,待会儿你跟我一块上你二叔家提亲,争取把这门婚事完了,这样我跟你二叔也可以早了了心愿。就这么着,马上起床洗漱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