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上门女婿

    更新时间:2015-08-07 13:00:00本章字数:3096字

    陆空空连招呼都不打,双掌推向袁天罡,他那掌风隐约可以看到浅绿色的雾气枭绕。这可是地阶中期的象征,懂得的人都暗暗为袁大少爷捏把汗,当然也有三两个巴不得袁天罡被打死最好。

    自知自己虽是地阶初期,但却没有武技的袁大少爷。心一横,死就死吧。双掌挡住了迎面而来的双掌,“这是寒冰掌么?那本少爷也让你尝尝烈火掌的厉害。”

    修为境界看似只差一个层次,但却相差天别。袁天罡体温急速下降,很快脸上出现了一层薄霜。

    就连台上的袁玑,段豪他们也看得一清二楚。

    “大哥,这下坏了,罡儿恐怕受不住了,我这就去终止掉这场比武。”段豪站了起来,想跃下台救人。

    袁玑压住了其弟,“贤弟莫急,比武就是比武,如果这畜生技不如人,死了也是活该,没这么大的头,就别扣那么大的屎盆子。”

    要是擂台上的袁大少爷听见这话,估计会咆哮了。袁胖子,尼玛这技不如人跟头扣屎盆子有关系么?

    随着时间的过去,两人对掌已经有半时辰了。

    路空空的灵气消耗速度越来越快了,从起初的细水长流到现在的开闸放水。

    而袁大少爷表面依然白霜如初,但体内却发生巨变。攻入其体内的冰属性玄气,竟然被吸收在百宝炉内,在疾风狼内丹旁边凝结出一颗相差大小的内丹。也就是说,袁天罡体内现在有三种属性了,天呐,三种属性意味着什么,意味这他今后可以用三种武技对敌,也意味着这三种属性的武者攻击他,只要是在同阶之内,对他有益无害。

    这是要逆天的节奏么?

    从凶猛攻击,到想收住玄气却收不回来的陆空空,急眼了。这可不是灵力透支,而是灵力被源源不断吸收走。

    此时满头大汗心急如焚的他,终于明白上一轮的马炎,为何最后会惨叫一声。原来那惨叫不是身痛所发,而是心痛所发。

    “我投降,我投降。”

    陆空空哭了,七岁开始修炼到现在,十来年的苦修眼看就要付之东流了。

    如果袁大少爷不是面挂白霜,所以的人肯定会以为这求饶声是由他所发。

    “城主救命啊……他是怪物,他是妖孽。”陆空空朝观望台求饶道。

    “哇……快看,有仙女。”

    这时天空中出现了一位脱俗的美妇,美妇脚踏雾气停在空中,所以众人误以为她是仙女下凡。

    美妇手一拨,一道雾气冲向擂台,然后把袁大少爷他们分了开来。

    还在处于惊慌之中的陆空空扬头一看,马上跪了下去。“弟……子……拜见师尊。”

    这位雪山派的掌教雪无霜由始至终有开口,她手一招,陆空空身体像钉子遇上磁铁一样,被吸了上去,然后飘走了。

    “靠,这袁疯子又走狗屎运了,明明输了的,现在成了赢家。真是岂有此理。”

    众人不明事曲缘由,皆在骂袁大少爷运气太好。

    袁大少爷人是僵住了,但能听不能言,所以他憋屈死了。

    段豪来到擂台上,颁发了前十选手的彩头,头彩当然是袁大少爷。

    袁大少爷的滚刀肉二叔,见其侄子眼珠子在咕噜乱转,但一句话也没说。他乐了,大声的宣布:“诸位父老乡亲们,我这侄儿侥幸赢了头彩。我段某身为城主,那么说的话就得算数。其实嘛!这比武招亲是我替我闺女设的擂,现在我宣布,从此我侄儿就是我女婿了。哈哈……真是亲上加亲呐……”

    你这滚刀肉太坏了,明明说是帮别人摆的擂,你这坑侄货啊……

    “哗啦……”

    袁大少爷身上的白霜碎裂了,他的身体终于适应了冰属性。

    “我抗议。”能言后的袁天罡,第一句就是抗议。“好你个滚刀肉的段豪,你坑我,你不是说替别人招亲吗?还有,放弃这婚约,你赶紧把剩下的那个宝贝一块给我。”

    “什么宝贝?”

    袁大少爷见其二叔装的跟真不知道一样,“别以为你是我二叔就可以赖账,比武前你明明说好头彩白银一万两加一个宝贝的,我记得很清楚呢!”

    “这个……罡儿啊,刚才你不是说放弃吗?放弃了你还想要头彩啊?这可说不通!”段豪挖好坑等袁大少爷钻了。

    袁天罡破口大骂,“滚刀肉,你要不要脸啊?还城主呢!我不管,这婚约不算,但白银和那宝贝我要。”

    “啧,罡儿啊,你这不为难二叔嘛!你都没见我说的那个宝贝,你就急着要。要不你看了过后在定夺要不要如何?”段豪峰回路转,“不过呢,看一眼那个宝贝的代价是白银一万两,你看不看?”

    我傻啊我,反正都是我的东西,我看不看都是我的,我才不会傻到尾了看一眼白白花上一万两银子。

    袁大少爷摊手道:“我不看,甭管喜不喜欢我都要了。”

    “你确定?”段豪故作奸笑。

    哼哼,想诈我,以为奸笑我就会相信那宝贝不是好东西么?你个滚刀肉跟我耍心眼,你还差千把年呢!“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别墨迹了,快给我,我还赶着去买把金扇子呢!”

    金扇子?尼玛敢再挥霍一点吗?我们这些小平民平日里连饭都不管够,你丫的扇子都想用金子打造的,袁疯子就是袁疯子。

    台下的众人皆腹诽骂着!

    “好,这可是你说的。罡儿,要不你在考虑一下?”

    袁大少爷啐了一口,“少跟娘们一样啰嗦不停,赶紧的。”

    “那好,诸位在场的父老乡亲,麻烦各位做的见证。如果我这侄儿不收下那宝贝,大家见他一次就用屎拨他一次。他要是敢还手,你们只管跟我说,我一定阉了他。”

    叔,你的语言逻辑能不能组织一下?靠哦,我还手你就阉我啊?貌似这两者不搭边好么?

    “等等,我考虑一下。”袁大少爷被吓住了,他犹豫该要不要这宝贝。

    “好,我侄儿说要放弃那宝贝,大家都听到了吧?”段豪继续使诈。

    袁大少爷一听急了,就知道你这货想蒙我放弃。说来说去无非是想哐我,我才不上当呢!

    “谁说我不要了?二叔你别那么武断好么?马上给我,我要了。”

    “你发誓。”

    袁大少爷伸出四指,“我袁天罡发四,我要那个宝贝,如果我不要,我爹就被雷劈死。”

    “噗……”

    正在呷茶的袁玑被呛的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好你个畜生,你发誓就发誓,你踏马的捎上我干吗?真踏马的坑爹啊……

    袁天罡提起那箱白银,“我要回家了,二叔,那个宝贝是不是可以拿出来了。”

    “我这就拿。”

    段豪装模装样的在怀里摸索一通,看的袁大少爷那个急的。

    你个滚刀肉的,墨迹你妹啊,要不要我来拿啊?从怀里拿个东西就有那么难吗?

    “呐,给你。”

    段豪假装很不舍的把手中的那张纸递给了袁大少爷。

    靠哦,就一张纸也叫宝贝?嗯,可能是藏宝图,怪不得这厮百般不舍。

    袁大少爷打开那张纸一看,怪叫一声,连银子都不要了,转身就跑。他哪里会想的到这张纸会是白纸黑字的婚据,他不跑才怪呢!

    “早就想到你有这么一招。”段豪轻而易举的把跑出几丈的袁大少爷逮了回来,“好女婿,以后你可别再叫我二叔,得叫岳父哈。啊哈哈……”

    “二叔,你听我说。强扭的瓜不甜,没有感情的结合,那是对婚姻二字的亵渎,我坚决抗议抵制这种要不得的粗暴包办婚姻行为。”

    袁天罡还想说些什么的,谁知一条迎亲大队敲锣打鼓的来了。日了狗了,原来早就挖好个巨坑等着自己。额?迎亲队伍不是该有男方家所派吗?咋是女方家所派呢?

    我的天呐……我不要当上门女婿……

    一切都明朗的袁大少爷,后悔已经迟了。

    晚上的婚宴上,好不热闹,光猪就宰了十头。上百围客人到场,这些平日里极少吃肉的平民,个个吆五喝六、大块朵颐的,无不畅言痛快。

    当然,这除袁大少爷例外。他依旧被绑着,此时的他穿上了煞是喜庆新郎服。

    “罡儿,今儿是你大喜之日,我就不骂你了。不是我说你什么,珠儿有什么不好你说说?爹说句不违心的话,论身手,她算清城第一,论身材,她也不差。你就知足吧你,就你这名声,能娶到珠儿那好好的妻子,你祖上积德了你。”

    袁玑在开解着袁大少爷,这语气咋听都觉得有种母亲嫁女时的那种调调。

    “胖子,你少来烦我。你不是我爹,天下哪有亲爹胳膊往外拐的。”袁天罡有气无力的说着,他不是怕结婚,而是怕打破这平衡。自己是千年后世穿越来的人,如果打破了平衡,会不会影响历史?

    这才是他苦恼的问题,妹子谁不爱啊是不。要是在现代,有这机会扑倒不要那是脑子有病。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袁大少爷灌下一壶酒,朝他胖子爹道:“汝非鱼安知鱼之乐,汝非吾安知吾不知鱼之乐 。”

    PS:这章应该会引来诸多争议,袁大少爷爷太把自己当回事吧?猜猜袁大少爷和他猪妹子之后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