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三丫夜叉

    更新时间:2015-08-08 21:00:00本章字数:3026字

    段豪纳闷了,心里嘀咕道,你们那里?你那里不就是我那里么?咋我没听过有这事?你这小子又在蒙我,不过这话说的有点道理。我是谁,我可是清城的城主,在清城我与大哥那就属土皇帝。什么青城派商家堡的,一切都是泥腿子小门小派。哼哼,平日里一点也不给我面子,好,我就给你们颜色瞧瞧,今后谁敢不把我当回事,我就治他个反叛罪。

    嗯嗯,罡儿太懂道了,得给他谋个差才行。只要他有差事在身,以他的聪明才智,定能恨快就爬上大位。现在举国上下不都在招兵么?嘿嘿,给他个军头当当,嗯,我段某真是太聪明了,啊哈哈哈……

    “二叔,口水流一地啦!”袁天罡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段豪敲定主意后,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罡儿,二叔现在就回城一趟,等把一切问题解决了你再回来。你现在伤还没愈,记得多休息,千万别露头,别被青城派那帮孙子发现你的踪迹,我怕他们会对你不利。”

    “知道了,走吧走吧!”哼哼,还回去呢,快别开玩笑了,一回去就烙上上门女婿的烙印了,我才不回去呢!

    夜深一更时分,廖家村的村道上出现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那女子脚步急促,时不时回头往身后看。

    吓死我了,幸好回到村了,以后再也不走夜路了。女子拍拍胸脯庆幸不已。

    而就在这女子回过头那刻,一个身形魁梧、头顶笠帽的人挡住了那女子的去路。那人身披一件长袍,把他的身形包裹在里面,那长袍上有一个大大骷髅头标准,令人有一种自然而然的畏惧之感。

    “啊……”女子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随后她埋汰道:“廖大兴,你个死鬼,又在老娘面前装神弄鬼了,回去看我不收拾你。”

    长袍人不语,也没任何动作。女子一把掀开那笠帽的盖头,当她看清楚长袍人的面相时,被吓的说不出话来了。

    “鬼啊……”

    这是女子的最后尖叫声!

    如此撕心裂肺的声音,很快传入廖家村每个村民的耳中。廖家村地理环境比较靠近十万大山的边陲地带,十万大山是妖族魔族的大本营。虽然大部分妖兽不会随便出来扰民,但那些级别低的魔兽可没那束缚,经常会有魔兽下山危害,。所以,廖家村的每个村民都有长年习武的习惯,特别是晚上,稍微有异样的动静,他们都能快速的进入作战状态。 

    “乡亲们,都到齐了吗?给家点点人数。”

    很快就发现了廖大兴家的婆娘不见了,村长伸手压了压手。施令道:“应该是魔兽把大兴家的婆娘掳走了,大家马上进山,应该能追上。”

    一家有难,各家支援,上百汉子带着武器进山追魔兽去了。

    次日,村民陆陆续续回来了,他们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空手而回,看来是没有把廖大兴的婆娘找回来。

    此时袁大少爷正在晒谷场悠哉悠哉的晒天阳,他的皮肤现在还是很白,所以他要多晒天阳恢复如初。

    “大家快看看那人是谁?好像挺眼生的,你们有谁见过他的?”廖大兴他娘吼着大嗓门,很快就招来了村民,个个纷纷摇头表示没见过这白人。

    一村民疑惑的道:“这个人我们都没见过,身体又是煞白煞白的。记得昨晚廖大兴的婆娘可是喊鬼啊的,大伙说会不会就是他抓走廖大兴婆娘的?”

    “有可能,这小子是眼生的很,以前也没见过他在这附近出现过,我估计八成是什么妖精所化。”另一村民头头是道的分析着!

    袁大少爷很快想国宝一样被围了。

    村民甲“嗯,我第一眼看出他就不是什么好人,你看看他,人模狗样,苍白的更死人一样。要我说嘛,这厮就算不是妖也是鬼,大家快放火烧死他。”

    太阳你大爷的,你才是非妖即鬼呢!袁大少爷站了起来,“好你个大胆刁民,真是瞎了你个狗眼,告诉你,小爷我可是清城县令袁矶之子。”

    “切,蒙谁呢,就你这瘦皮猴似的身板,一看就是长年吃不饱的,若真是县令之子会瘦成这样?别狡辩了,你就是妖所化的人,烧死他……”村民甲说罢要动手。

    村民乙啐了一口村民甲,“你在说你自己吧?他那样子还叫瘦的话,那你这骨头上贴着块皮就不知怎么形容了!”

    “你们一人少一句,吵还不如打,男人嘛就得有男人的样是不?手下见真章,说来说去有意思吗?那是娘们才干的事。”袁大少爷趁机调拨着。

    甲乙两人就要动手了,村长挡在村民甲乙中间。“你们俩就不能一人少一句吗?吵了十几年还不觉得累吗?要吵回家去吵,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你这个老东西,你看着我干吗?”村民甲眼睛瞪的老大,“哦,你的意思又是我的错了,本来就是这瘦皮猴的错,你看看那小子哪里瘦了?啥也甭说了,就知道你会向着那瘦皮猴的。敢情他是你儿子我就你是了?从小到大你这老王八都是这么偏心,以后你再敢上我家,我弄不死你我。哼!”

    村民乙一听马上不乐意了,“老家伙,谁要你帮了?别没事找事。”

    “你们两个畜生,是不是想气死我才安心啊?”村长被气的锤胸仰叹,“早完我都会给你这两个畜生给活活气死的,我廖洪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怎么生了这两个畜生啊……”

    “村长是吧?”袁天罡手搭在廖洪肩膀上,安慰道:“老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也老大不小了,您老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奚落他们是不。他们也是自尊的,你不给他们面子,他们自然也就不给你面子。和谐和谐,理解万岁。”

    “喂,小子,这又关你事?”村民甲拔开村长来到袁大少爷面前,“你到底是妖是鬼?”

    袁天罡白了一眼甲,“我昨天才来到这里的好不好?你不信可以问廖长青哥俩,他俩呢?”

    “唬弄谁啊你?我看你早就打探清楚长青兄弟俩还没回来,所以才这么说的。想骗我们,没那么容易。”村民乙一手搭在袁大少爷肩膀上,然后就这么一推一擒,袁大少爷就被摁倒在地了。

    “次噢你妹的,你没看到我伤还没好吗?你踏马的想死是不?信不信我让我二叔派兵灭了你们。”袁大少爷那个疼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村民乙不但不放手,而且还加重了几分力。“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二叔怎么把我们给灭了。”

    “好汉饶命啊……”袁大少爷学乖了,现在自己还有伤在身,不适合动气。“大侠,你看就我这弱不轻风的身子骨,怎么可能会是抓走那谁的人是不?我要是真抓了人,难道我还会傻到不走留在这里等你们抓吗?”

    “老头,你是村长,你说怎么办?”村民乙放开了袁天罡,“小子,别想开溜!我们廖家村个个都是武者,你要是想玩花样,我保证你会骨头散架的。”

    “有说咱好好说,别动手,我体弱多病经不起你折腾。我保证不跑,事情没搞清楚,你们赶我走,我也不会走的。”袁天罡目扫四周后,见有个妹子在。嬉皮笑脸的道:“来,妹子帮哥哥揉揉。”

    “放肆。”村民甲一手搭在袁大少爷肩膀上,“我看你活腻了,连我妹妹都敢调戏,找死吧你?”

    袁天罡一脸后悔的样子,“大侠,别啊!我哪有调戏她啊,我不就叫她帮我揉揉嘛!咋就成了调戏呢?”

    “先押回去!”村长放心话,便拽着王八步回家了。

    袁大少爷小声套近乎,“妹子,你长得那么漂亮,心地一定很好。你看我手都抬不起来了,待会没人的时候一定得帮我揉揉。”

    “是吗?我帮你看看!”

    “喀嚓。”一声过后,袁大少爷肩膀真的脱臼了。

    “三丫,不可放肆。”村民乙摇头帮袁大少爷把肩膀接回去,小声道:“小子,我三妹可是出了名的凶,她在我们村里外号三丫夜叉,你敢招惹她,小心体无完肤我告诉你。”

    “廖二逵,你说什么?信不信我撕烂你的狗嘴。”廖三丫双手叉腰眼睛瞪的跟铜铃似的,样子怪吓人的。

    “……”

    袁大少爷感觉头上有群乌云飘过,这三丫妹子太彪悍了,往常以为猪妹子是女汉子中的战斗机,现在才发觉,原来有比战斗机跟牛掰的存在,那就是航母。

    “二逵兄弟,我刚才也没说什么,你妹还会不会记恨上我?”袁大少爷怕了,他现在伤未好,也不想表露实力。

    廖二逵不语,只是嘿嘿直笑。

    这笑声袁大少爷怎么听都像是在暗示。

    日了狗了,小爷我该不会又摊上上门女婿的事儿吧?想我这么出色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都像照亮黑夜的明灯一样。

    唉,我该怎么办才好呢?万一她来个屈打逼婚我接受还是不接受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