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唐安郡太守杨义

    更新时间:2015-08-08 23:30:00本章字数:3038字

    袁大少爷被押会村长家后,廖二逵道:“老头,这小子要不要绑起来丢柴房?”

    “不用了,待会儿你跟乡亲们说一说,不管谁看到这小子离开我们大门,马上把他手脚给扭断。”

    村长不愧是村长,随便一句话无不尽显王八之气。

    “……”

    “苍天那个大地的,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袁天罡朝天咆哮着。

    廖三丫娇笑几声,把袁大少爷拉到闺房。“我看你还挺爷们的嘛!手刚接回去还能这般大声,要不要我把这只手也掰断?”

    “别……别啊大侠!哦不,女英雄,手下留情。”袁天罡被吓的一个踉跄差点跪了。

    堂堂地阶武者,竟然沦落到被一黄阶中期的妹子虐个半死,说出去不被人笑死才怪。

    “咯咯……看把你吓的,放心,本女侠不会随便动粗的。你以后就跟我了,刚好我缺个使唤的。现在把这木桶的水灌满,省的今晚要我自己动手。”

    额?是缺个使唤的还是缺个男宠?我现在是脸白了点,那是被水泡了几天的缘故,我不是小白脸好么?我也不是男仆,小爷我可是官二代。袁大少爷强烈抗议着!

    “怎么,看你一脸不乐意的样子,是不是觉得我很凶不好伺候?”廖三丫不容袁大少爷开口,咔嚓一声就把袁天罡的下巴给卸了。“既然你不想说,那就不用说了。”

    ……袁大少爷妖哭了,太欺负人了。

    “咔嚓。”

    袁天罡自己接好下巴,“三丫妹子,就你这剽悍样,我看这辈子注定独守空闺。我建议你要改,这女人家嘛!就得有女人的样,你说你成天动不动就卸人家的手,成何体统?不是我打不过你,而是好男不跟女斗。就你这身手,不是我吹牛,要收拾你,那跟玩一样。不信?”

    “要你管,你先顾好你自己再说,没人告诉你,你这么跟我说话会很危险吗?”

    “阿尼陀佛。贫道早看透了生死,正因为世人太冲动,所以佛主特派贫道下山来感化世人,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人入地狱。”

    袁大少爷真当三丫是傻妞,这又是佛主又是贫道的,貌似两者不是同一系别的好么。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你到底是和尚还是道士呢?道士不是该穿道袍的吗?”廖三丫被三两句忽悠的晕头转向,忘了袁大少爷是阶下囚了。

    袁天罡扯谈道:“天地阴阳,道法自然,万物不离其宗,道家也好,佛家也好,只要有这感化之心,有区别吗?”

    “我看你也不像妖怪所化,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廖家村。”廖三丫对有文才的人最有爱,所以现在她对眼前这个看起来很白,但却能说会道的男子很感兴趣。

    “瞧你这话说的,见外了是不。三丫妹子,我肚子有点饿了,介不介意整顿好的来招呼招呼我,我这人有个毛病,肚子一饿大脑就不灵活了。”袁大少爷向来是打蛇随棍上的主,一有机会肯定第一时间给自己谋福利。

    “吃吃吃,吃你的头,你说不说?不说我卸了你的手臂!”

    三丫欲出手教训袁大少爷,袁大少爷一个错步闪开了三丫的攻击。看似这一错步只是偶然,但是不是真的偶然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廖三丫见这厮不但躲过自己的攻击,而且既然躺在自己床上。她暴走了,“我要杀了你……”

    “你没这本事。”袁大少爷催动灵力,掌心顿时涌出淡绿色的玄气。“还来吗?”

    “地阶武者……你到底是谁?”廖三丫惊愕的问着,她想到头破都想不明白,为毛地阶武者会任由自己折磨不还手?难道他喜欢我,不想伤害我?

    这些话要是被袁大少爷听到,他肯定会说,妹子你想多了,我对女汉子木有爱。

    ……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知三丫妹子是否肯赏脸与我把酒长谈,聊聊天下苍生?”袁大少爷特么的让廖三丫把自己绑在柱子上,低调才是生存之道嘛!

    “再吵我把你的嘴巴给撕下来。”廖三丫一身劲装,准备到村口等待掳掠人口的魔兽。

    袁天罡咂咂嘴,“三姑娘,不是我说你什么,就你孤身一人前去的话,我看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我有个小小的建议,不知愿不愿意听详?”

    “有屁就放。”

    这么飙悍的豪语……

    “正所谓一根筷子易折断,十根筷子就难折断了!”袁大少爷暗示着!

    “筷子跟去抓魔兽有关系吗?我用的是双刀好不好,难道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用筷子去把魔兽的眼睛刺瞎?”

    这代沟……

    袁大少爷深深的叹了口气,面对这么头脑简单的妹子只能慢慢解释了!“我的意思是多一个人帮忙胜算大一点是不?你一个人去对付那魔兽有多少成把握?再说了,你怎么就肯定那是魔兽,有可能是妖怪也不一定。万一你遇上狐妖怎么办?听说狐妖会蛊惑人,男狐妖特喜欢蛊惑黄花闺女的,与其你让它糟蹋,还不如便宜我,好歹我也是个人是不?”

    “找死。”廖琪琪刷刷机下,双刀往袁大少爷往面门劈去。

    “有话好好说,咱不动手。”袁天罡从柱子上挣脱开来,闪开了双刀。“我说你一个姑娘家,成天动刀动枪的,成何体统?”

    “哼……我让你调戏我,看刀。”

    “唰唰……”

    剑花漫舞,廖三丫虽然没有武技,但耍起双刀来也是虎虎生风有毛有样的。

    “快来人啊……杀人啦!”袁大少爷抱头一边躲闪一边大喊,那样子十足像个贪生怕死之人!

    廖洪闻声从房里走了出来。“三丫,三更半夜的你这是干吗?”

    “爹,他出言轻薄女儿,我要剁了他!”廖三丫说完又要舞动那双刀了!

    “住手,爹的话你都不听了是不?难道你想学你那两个畜生哥哥?”

    廖三丫一脸的委屈,“爹,我说的是真的,而且他还是地阶初期的武者。”

    “冤枉啊……村长大人,就我这小胳膊小腿的,我像是武者吗?”袁天罡一手掩面一手锤胸,这演技太浮夸了。

    由于廖洪看不到袁天罡在奸笑,而这角度刚好让廖三丫看到了。

    “我要杀了你……”

    袁大少爷当即躲到廖洪身后,“村长大人,快保护我。”

    “胡闹。”廖洪夺过双刀,“你再胡闹的话,我就把你关了起来。”

    “村长大人,我知道你很宠你的女儿,这是人之常情,我能理解。但也不能任由着她胡来,这搞不好是会出人命的,还好我不会武功,这要是遇到比她厉害的人,她准吃亏。刚才我见她想去魔兽,我便出言相劝了她几句。谁知她不但不领情,还想要我的命。您老评评里,说一个姑娘家大半夜不在家里呆着,到处瞎疯,这像什么样是不?如果被大嘴巴的人看见,谁知道会不会乱嚼舌头,说是去找汉子是不。”

    “你……”廖三丫被气的咬牙切齿,狠狠的跺了跺脚!“等着,我跟你没完。”

    额,跟我没完是啥意思?腻歪上了?

    ……

    “报……”

    一个驿站士兵匆忙的冲进了唐安郡,“五百里加急。”

    “呈上来。”唐安郡太守杨义不由的眉头皱了皱,暗道‘这么急的公涵,难道想我发兵平乱?

    杨义看完公涵后命人安顿驿站士兵,随后把公涵给了师爷看。“师爷,你觉得我们该当如何?”

    师爷眉头皱成了个川字,“大人,我看这事不好办。现在到处都在闹旱灾,如果这时候在再加重征兵的话,搞不好会有很多人起义闹事。”

    “是啊!本来就在征兵,再定额征兵无疑是官逼民反啊……”杨义左右为难的说着,他既想不得罪朝廷,又不想摊这趟浑水。

    “大人,我倒有个办法。”师爷赵钱嘴角路露出奸诈的笑容。

    “快说。”杨义一听有办法了,两眼像青光眼一样发着光!

    “清城段豪,他不是二品武将吗?把这公函转递给他,那么这事不就跟大人没关系了嘛!”

    “你的意思是把这任务交给段豪?我看此事不妥,他是出了名的横,这事他肯定不会干的。赵师爷,想想看还有更妥当的办法!”杨义可不是傻子,段豪不但武功了得而且还是二品武将,万一惹恼了他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可是敢杀上门来的。

    “大人莫慌!段豪这人我对他还算有点了解,他虽然脾气横,但对帝国那是绝对的忠诚。君上的每一句话,他一定会遵从。所以,大人无需多虑。哦,对了,听眼线说,县令袁矶的儿子回来了,此子不但忤逆,而且极度狂妄,竟敢一个人杀上青城派,还有大闹商家堡。大人你想想,如果,咱们封他个八品武将当当,您说,袁矶和段豪还不乖乖就范?”

    杨义大笑道:“师爷这招果然高啊,那就交给你去办,我这就上报朝廷。”

    袁大少爷的仕途终于要开始了,原本这杨义只是想推卸责任,谁想到这一举动,竟造就了袁大少爷他日的丰功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