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被架空的公孙问天

    更新时间:2015-08-10 11:00:00本章字数:3097字

    时间过个很快,半个月转眼即到。这半个月来,袁大少爷每天都要出城,早出晚归,没人知道他去哪,哪怕是他那胖子爹问了也问个出果果来。

    “罡儿,半个月过的可真快。”

    段豪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无非是旁侧袁大少爷,你给你自己定的半个月期限已经到了,你的兵呢?快拉出来给二叔瞅瞅,我倒要看看你说的兵中战斗机有多能耐。

    “二叔,瞧你这德性,别高兴的太早。”袁大少爷微笑道:“二叔,要不加注。”

    “加什么注?”你这小子又想玩什么花花肠子,还加注呢,待会五十军棍招呼你时,看你还敢说加注么?

    袁天罡坏坏一笑,“我家太小了,容不下太多人。不久又要建练兵场什么的,直说吧!我想扩建袁府,但我没钱也没权,很多事情不能展开手脚来干。我是想用二叔你的名誉去征地去建那练兵场,还有就是所用的费用由二叔你包办。怎样?”

    呸,就知道你这小子没憋什么好尿。哦,钱我出,脸我出,力也我出,到头来什么都是你的,敢情我就是冤大头啊?不过你这小子若真有这本事赢我,你叔我推你一把爷无妨。

    “这个可以考虑,你先赢了我再说。”

    有了这句话,袁大少爷打了个响指。廖长青步伐规律整齐的跑出段府门口,把袁家军叫了进来。

    袁家军人数不多,武者级别的算上袁大少爷也就是五个。廖长青兄弟,廖三丫,还有一个就是当初在聚梦阁抽了那管事一巴掌的武者,剩余的三十人勉强比常人精壮一点。

    三十余人整齐的进了段府,来到练兵场。

    “全体都有,立正。”袁天罡很严肃的道:“袁家军的人给我听着,今儿是你们长脸的时候。城主大人说了,如果你们比他的军队好,他会给你们正式编制。也就是说,袁家军不在是默默无名的一支军队,而是清城第一军队。有没有信心?”

    “有。”

    声音整齐洪亮。

    “城主大人,在两队较量之前,我先让你看看什么叫军姿,什么叫军魂。”袁大少爷点名道:“左先锋廖长青出列,给城主以及县令展示军姿。”

    “是。”

    廖长青双手握拳以双腰,小跑出列。“全体都有,点报人数。”

    “一……三十三。”

    “向左……转。”

    “向右……转。”

    “向前……看。”

    “跨立。”

    额?这是闹哪出?在场的除了袁家军,没人见过这样怪异列兵的。

    不过,貌似很有意思的样子。

    “报告,列队完毕。”廖长青小跑到袁大少爷面前,而且还带敬礼的那种。

    “嗯,归队。”袁天罡面不露色的道:“城主,你刚才有没有计算,我袁家军完成这一系列用了多少工夫?”

    “啊?”

    段豪老脸一热,“这个……没留意。罡儿,这花哨的门面工夫有什么用,真上了战场这些能干什么?难道你整这一出就能吓退敌军,或者不战而屈人之兵?”

    “城主大人,请叫我袁将军。我说过,在训练期间没有叔侄关系,只有上下属关系。”袁大少爷望向他二叔的那些士兵。大声道,“第一项列队我想你们不用比也输了,那么,就直接跳过。接下来的是综合作战,双方分别派出两人、五人、十人,这些人中不得有武者,如有违规直接淘汰出局。”

    袁大少爷果真有领军能力,短短半个月,把这些大字不识几个的饥民硬是训练成有模有样的士兵。

    他之所以规定武者不得参加这次比试,是因为袁家军中确实没有几个武者,四大先锋当然不能出场,这是他的底牌。

    “好,这很公平。”段豪随便点了两个老油条出来,这两人虽然不是武者,但身板健壮,与袁家军的那些小胳膊小腿比起来,明显占了很大的优势。

    双方切磋,很快袁家军就胜了。这干架的方式可不讲道义,上场直接两人猛压着一个打,锁喉插眼撩下阴统统用上了。

    “罡儿,你这不是切磋,你这是耍流氓。有这么切磋的吗?”段豪有点哭笑不得的说着。

    “城主大人,战场作战讲求三个字,快、准、狠。做到这三个字一能保命,二能提高效率。上了战场,敌人会跟你讲规则吗?有这工夫还不如多杀一个,不是吗?”

    段豪无话反驳,气的粗脖子瞪眼的。

    第二场的五人战,袁家军用的还是同一方法,五个猛攻一个,一个一个撩倒。

    第三场,段豪那边的士兵学精了,也用这方法。可惜袁家军改变了作战计划,十人交错躲闪,一有机会就背后下黑手。

    只用了半炷香工夫,袁家军就完爆了对方。

    “兄弟们辛苦了,可以休息了,左先锋请随包管家去领取银两。”

    “哦耶……”

    这口号……

    袁家军个个乐开花同时也喜极而泣,他们这半个月的拼命训练没白练,虽然这次只是两队切磋,但足以证明了他们的存在感,他日成为一支作战有素军队并非天方夜谭。

    “罡儿,啧……咝……能不能帮二叔个忙?”段豪拉下了老脸,他也想把自己的军队打造成像袁家军一样花哨的军队。

    “二叔,是不是心动了?”袁天罡朝他胖子爹做了个得瑟的表情,“胖子爹,看到没有。我的袁家军厉害吧?其实不厉害,在我眼里,他们只能说是一支普通的队伍,离我心中的标准还有很大的距离。打造一支战无不胜、克无不破的全能军队很不容易,任重而道远吧!”

    装,你接着装。夸你几句你还真尾巴翘天上去了,不就是靠下三滥手段赢了我的士兵吗?有什么好得瑟的,我是你二叔我才没说你,还军魂呢。魂个鸡儿玩意,真是什么头就教出什么手下,一群上个了台面的流氓军队。别以为你袁家军能列什么狗屁的花哨队就很了不起,待会我让你看看什么叫训练。

    “弟兄们,袁家军在取笑我们不会那些花哨的列队。大家服不服?”

    “不服……”

    段家军参差不齐的答着。

    袁大少爷笑了,二叔,您想扳回一局,就你这些自傲清高的士兵能给你长脸?快别开玩笑了,小心没扳回反而搬起石头砸自个儿脚。

    “都给我长脸了,平日里我怎么训练你们的,现在就练给袁家军看看。”段豪得意的说着。

    “哈哈……”段豪望着自己那些两人一队正在对打的士兵,“罡儿,看到没有,是个爷们就得这么训练。”

    袁大少爷摆摆手指,“二叔,你看他们再对打过程中像是训练吗?我怎么觉得他们在玩耍?两人对打那就得把双方当做假想敌,这样才能起到效果。你看看他们,力度有所保留,还在聊天呢!每个人的潜能,没到极限那刻,是不能完全体现出来的。只有每天挑战自己的极限,才能每天在提升自己。可能我的话你听不明白,光动动嘴皮子谁不会啊是不。要不咱叔侄再打个赌,我赌三个月后,我的袁家军三十几人能灭了你五百士兵,赌不?”

    “罡儿,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如不能办到,还是老规矩,军法伺候。”袁大少爷突然峰回话转,“二叔,还记得上次你一掌把公孙雄霸震吐血么?”

    段豪说,“记得,我还纳闷着呢!我的修为境界跟他不分伯仲,但是为何他扛不了我那一掌呢?”

    “我之前见过他的玄气,是墨绿色的,说明他不是玄阶境界,而是地阶巅峰期。为什么他的修为境界不进反退呢?这是值得去研究的事情,好有,公孙老狗的婆娘玄气是黑色的,通常这种玄气不是天道巅峰期才有的吗?那晚她一掌就能把我打的差点挂了,按照我的推算,她的境界不在玄阶之下。”袁大少爷每每一想起自己被那老碧次一掌打伤的事就很纠结,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连的女的都打不过,真是丢脸。

    袁天罡推算的不错,唐芝的修为境界确实达到了玄阶。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娘们修为竟然到了玄阶境界,这是多么令人震惊不已的事啊是不。

    如果光靠自己不停的修炼,唐芝一辈子也达到不了玄阶境界。她之所以能快速的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那是因为她会一种大致跟吸星大法差不多的功法。她选择嫁给你自己父亲还老的公孙问天,恐怕是看中了青城派的实力。如果整个青城派的人都与她有染,那么,最后青城派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现在还能保持头脑清醒的也只有公孙问天一个了,他现在名为掌门,实则已经被架空了。他这个掌门的话,已经没有掌门夫人的话管用了。甚至他连自己女儿的婚姻大事都做主不鸟了,堂堂一个大派掌门,沦落到这地步,不知是造孽还是作孽。

    此时孤家寡人的公孙问天,还真得问问天,问问自己到底是造了孽还是作了孽。胞弟被自己的婆娘杀害,女儿被硬嫁给彭城县令唐仁义之子唐杰。如果,他要是知道了唐门自古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娶外姓女子为妻,不嫁外姓男子为夫,会不会引颈自刎以死谢天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