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病垂的段明珠

    更新时间:2015-08-13 10:00:00本章字数:3121字

    趁乱摸了一大堆兽丹回来的袁大少爷,正在房中研究着怎么处理这些兽丹。是卖了还是用来炼药?

    他翻阅着从蓝尚阳房中顺来的炼丹秘籍,什么金疮药、还魂丹、定神丹,九转大还丹等等几十种炼丹的材料和方法。

    这一颗七阶兽丹能卖上十万两银子,如果把这七阶兽丹加以其它材料炼制丹药,起码能炼出几十枚聚灵丹。一枚聚灵丹卖一万两银子,怎么着也得翻上几翻。只是,小爷我没炼过丹药。奶奶的,空有材料没有方法,真踏马的蛋疼。

    袁大少爷这回学精了,他不会再犯像上次那样,直接把疾风狼内丹放进百宝炉里的错误。他唤出百宝炉后,把存放火龙内丹的那盒子拿了出来,再把所有的兽丹放了进去。

    弥漫袁府几里的灵气终于消失了,幸亏这是晚上,若是在白天,如此浑厚的灵气外泄,不被人惦记才怪呢!

    以袁天罡目前的修为来讲,在清城能杀他的人没几个,因为他有阳遁这逆天功法。哪怕对上公孙问天或者蓝尚阳,他也能安然身退。

    一直在打坐修炼到日晒三竿的袁大少爷,他长长的舒了口气。现在,清城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悬念了,彻底掌控清城那是迟早的事。他留四神兽性命的原因,是想用这四人管理地下世界。

    他现在为官了,很多事情不能明着来干。比如拿下青城派,接手商家堡,这些只能在背后操控,明着来,就会遭人话柄了。

    作为精通各朝黑厚学的他,仕途之路肯定会是平步青云。

    “胖子爹,这几天我想了很久,是时候该有番作为了。”袁大少爷递了杯茶走到袁玑跟前说着。

    听到儿子的此番话,袁玑内心一阵莫名的欣慰。“罡儿,我知道你长大了,可是爹不想你走太远。太守只是让你去各地征兵,可没让你驻守哪地。”

    “爹,我知道你不放心我离你太远,你是怕我会遭到几年前那样被杀害。你儿我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其实我一直没说我被抛尸怒江的原因,是因为我不想你跟二叔背上复仇的枷锁。我的事,我可以解决。放心,不出一年,我会让清城正真属于袁段两家的。也许爹你会不认同我这说法,我看的太多了。这大隋帝国长不了,不出几年将会被新的朝代取而代之。一朝天子一朝臣,如果没有实力,新的朝代怎么可能会招安你跟二叔是不。”

    袁大少爷的话在他胖子爹心里震了一震,自己一直以为很了解儿子,没想到其实一点也不了解。打小自己就强制性逼他修炼,导致他童年在修炼中度过,出了阿牛这随从,连一个说得上话的朋友都没有。独孤的滋味自己未尝没试多,可相比之下,自己的孤独与儿子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

    长大后,就在万人瞩目的时候,突然修为丧失突然心性大变,在这种最需要亲人安慰的时候,自己非但没有去查寻原因,还每天对他大打出手,甚至恶语辱骂。

    直到听到他的噩耗,才明白,原来自己从未真正关心过儿子。这次大难不死回来的他,虽然心性依旧,但都是表面的。如果不是自己逼的他太紧,他应该还会继续装疯卖傻下去。说到底,还是自己逼他作出选择的。

    “罡儿,这些年你受苦了。爹没当好当爹的本分,爹这就给你道歉。”说罢,袁玑老泪纵横了。

    袁胖子,咱不带这么煽情的好么?不就是想去开疆扩土,又不是生死离别,整的人家心里酸酸的。

    袁大少爷别过脸,拭干两行泪。“胖子爹,您老慢慢哭,我去商家堡赢些生活费来,别我一走,你就天天过上啃馒头就咸菜的日子。您受得了,我妹子可受不了。你看看你把她养成什么样子了,本该发育健全的黄花闺女,现在瘦的身上没几两肉,更离谱的是胸围平的跟没有似的。这样的身子板,想找个好婆家可不容易。”

    “袁天罡,你竟敢当着咱爹的面说这些,你要不要脸了?”段明珠天天来找袁大少爷的晦气,原因很简单。虽然两人拜了堂,但之有夫妻之名,可没夫妻之实。这对于女孩子家家来说,那是耻辱,在人们面前抬不起头的耻辱。

    咱爹?那是我爹好不好,你爹是我滚刀肉二叔。袁大少爷瞄了瞄段明珠的胸围,“啧,又惹你了我?”

    “少废话,马上跟我回家行夫妻之实。”

    袁玑听的冷汗直冒,珠儿啊,我在着呢!你就不能避讳一点么?“珠儿,含蓄含蓄。”

    “爹,都是自家人,不用那么客套,随心就好,含蓄个屁。本姑奶奶向来就这德性,爹您就当没听到就好了。”说罢,段明珠揪着袁大少爷的耳朵出去了。

    唉,这门亲事会不会太过草率了,明显珠儿不是罡儿喜欢的类型。唉……

    望着两人的背影,袁玑无奈的摇头暗叹着。

    出了袁府,袁大少爷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揪着耳朵。道:“撒手。”

    “我就不,现在要脸了?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过我爹的感受?当初你如果不同意这门亲事,你就别同意啊!既然同意了就别再逃婚,你说逃就逃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你竟然在新婚之夜跑去睡别人的老婆,睡别人的老婆也就算了,你还行凶杀人,可真有你的。”

    由于段豪除了与袁玑说过那晚所发生的事,便没有再向任何人透露过此事。段明珠不明事情缘由,所以在当街大发雷霆。

    这一幕,被正好在不远处出来诳街的蓝天看到了,他那煞白的脸上莫名的闪过一丝阴靡。

    “猪妹子,我知道这件事对你造成极大的伤害,你想怎么惩罚我,我都绝无半点怨言。只是,你能不能顾及一下我爹和二叔的脸面?”

    说着话时,袁天罡是很诚恳的。他并非那种没心没肺的主,他能深深的体会到段明珠此时此刻的心情。只是,他真心没想过要与段明珠拜堂成亲。或许,他忽略了这是在大隋,而不是千年后的华夏。两个朝代的传统思想存在的差异还是很大的,后世结婚离婚那就跟玩似的,不合拍,结婚几天也可以离婚。

    而大隋,如果丈夫对妻子不理不睬,那是一种天大的侮辱。段明珠算是比较开朗的,换其她节烈一点女子,估计早已上吊了。

    “哼哼……现在知道我爹跟你爹的颜面了?反正我不管,你要是不把这事给妥了,我就天天闹,到最后看丢的是谁的脸。”此时钻进牛角尖里的段明珠,已经开始失控了。

    袁大少爷默默的看着段明珠,他知道若是再多说什么不随猪妹子之意的话,恐怕猪妹子就会彻底丧失理智了。爱,可以令人容光焕发,也可以令人堕入疯狂。

    许久之后,袁大少爷点了点头。“好吧,咱们现在就回家把正事给办了。”

    段明珠听到此话,马上阴转晴。小鸟依人的红着脸点头,“嗯,呃……”

    一把长剑从段明珠心脏处贯穿而出,段明珠的表情从微笑转为惊愕,再从惊愕转为不甘。“罡哥……我,噗……”

    那个得手后的杀手,没有逃走,而是迅速的咬碎牙齿上的剧毒,不一会儿便一命呜呼了。临死前,杀手的眼神是望向蓝天那位置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可没让你杀她,我只是让你掴她一巴掌的。”蓝天喃喃自语着。

    袁大少爷也看见了惊慌失措的蓝天,此时他的很平静的把段明珠抱回家。临走时,回望了蓝天一眼,眼中尽是冷漠很仇恨。

    “爹,爹你快来,猪妹子快要不行了。”

    袁玑闻声出厅房奔了出来,看到这幕心中大骇。“快,把珠儿慢慢的放好,快去叫你二叔,我试试能不能救回珠儿。”

    半个时辰内,清城所有的大夫都被请来了。个个摇头纷纷表示无力回天,一剑贯穿心室,在当时的医术造诣,是无人能救的。或许扁鹊、华佗这些神医会有可能救治,可惜,不是一个朝代的。

    “都给我滚出去。”袁大少爷咆哮了,他红着双眼,样子怪吓人的。

    “爹,二叔,你俩说说,能保珠儿多久不断气?”冷静下来的袁天罡萌生开膛缝合心脏的念头,现在,只要有一丝的机会,他断然不会放弃。

    “如果我跟你二叔轮番输送灵气给珠儿,可保两个时辰内不死。罡儿,爹跟你二叔知道你想救珠儿,只是……”

    袁玑没把话说完,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想说不管怎么努力,这一切都是徒劳。

    “阿牛何在?”袁大少爷凭着大脑的记忆,飞快的画出现代的那些手术刀什么的。“阿牛,马上去城内各炼兵坊走一趟,让他们按照图上的模型打造。”

    紧接着,他转头问段豪。“二叔,帮我把这些药材弄来,还有鼎炉。”

    “罡儿,你要这些药材干吗?”看着一系列药材的名字,段豪有些不解的问。

    “二叔,这是还魂丹的药方,当下之急,哪怕有一丝机会,我都不会放弃。”此时房中只有他爹、二叔以及昏迷不醒的段明珠,他也不忌讳什么。大喊一声;“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