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无法抗拒的表白

    更新时间:2015-08-14 14:30:00本章字数:3120字

    “蓝老头,你给我滚出来。”袁天罡人还没进聚贤阁,声音倒是先进了。

    此时蓝尚阳已经准备好了几大箱药材,一见袁大少爷进来马上拉了老脸笑呵呵的道:“哟,怪不得老夫昨晚梦见喜鹊在商家堡里筑窝,敢情今儿是有贵客来临啊!袁少爷请坐,天儿款茶。”

    这老王八羔子转性了?哼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别以为好言好语本少爷就会忘了来此的目的,想都别想。袁大少爷怒气滚滚的骂道:“蓝尚阳你个老王八羔子的,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对我身边的人下手算什么好汉?哦,对了,是好老汉。”

    “误会,误会。”蓝尚阳陪着笑脸,“袁少爷,我知道你来此的目的。我只能说这一切与我商家堡无关,是有人想陷害我,这样就能挑起蓝、段、袁三家的矛盾。到最后,你说谁是赢家?”

    袁天罡其实在炼药期间就想通了,他此时是来讹赔偿的,当然不能那么容易就妥协。“误会?那好,哪天你儿子不小心被人捅刀子的时候,希望你也能想到是误会哈。告辞。”

    “别,别走啊!”蓝尚阳拉住袁天罡,“袁少爷,这事真的与我商家堡无关。我儿也就凑巧在那,呃……好吧,其实天儿就是想让下人去教训几句段丫头的,谁知这下人竟然是奸细。他不但伤害了段丫头,还破坏了我们之前的和谐,遇人不淑啊天儿。”

    “说完了?”

    袁大少爷点了点头,“好了,我明白了,就此别过。嘿嘿……”

    这笑的太阴森了,蓝尚阳二话不说,指着那几大箱药材。“袁少爷,我听说你刚才在满城收罗药材,老夫多年来也囤积了不少珍稀药材,为表心意,这些药材都送给你了,希望笑纳。”

    “我笑你妹的纳,这药材能当饭吃吗?我饭都吃不饱拿这些药材有卵用,真有那份心意,就来点实惠点的。”

    粘毛赖四两的袁大少爷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次机会,药材是跑不了的,但银两也得哐,所以他直接开门见山说明来意,想和解是吧?那就赔钱,不赔钱,那就没得商量。

    蓝尚阳心猛抽搐了一下,知道这次不散些财是和谐不鸟了。“不知袁少爷想多少实惠才够开饭呢?”

    “嗯,你是知道的,现在我是个官了。手底下有几万士兵好几天米粒未进了,这再苦也不能苦士兵是不?人家个个都抛家弃子来从军,为的是什么?为的是一方安宁,为的是家里头的妻儿能过上太平日子。现在看来,连饭都吃不饱,谈个鬼的保家卫国。”

    靠哦,袁少爷你能整的再次一点么?什么叫抛家弃子来从军?好,就算这些士兵如此伟大,但这跟我有毛线关系啊?他们吃不饱那是你的事,我只是个商人好么。还有,你手下不就是几十人吗?还几万人呢,整个蜀州的士兵加一块也没几万,你蒙谁呢你。

    蓝尚阳仔细的默算了下这笔帐,按照人头算,几万两银子是跑不了的。“好吧,我蓝某虽然不是官场中人,但能为那些保家卫国的士兵出一份力,也是应该的。这么着吧,我无条件赞助三万两银子给袁少爷,不知袁少爷是否满意?”

    “随便,那就劳烦蓝堡主差人把这些药材送我府上。我现在还得去玫瑰阁一趟,啧,也不知这还魂丹能卖几两银子。”说罢袁天罡从怀里捎出一枚还魂丹,作出想丢又觉得丢了可惜的样子。“算了,还是丢了得了,这玩意应该不值钱。”

    “等等。”蓝尚阳伸出双手托在袁大少爷手掌下,生怕袁大少爷一不小心把还魂丹给摔没了。“我出二十两,给我给我。”

    袁天罡把还魂丹揣回怀里,充满疑惑的问:“能卖二十两这玩意?蓝堡主你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想刻意奉承我,但我也不是那种爱占便宜的人。这玩意真心不值二十两,还是扔了吧!啧,扔了也挺可惜的,还是留给我家旺财拌饭吃吧!这货最近呼哈呼哈的光留口水不带叫,可能上火嗓子痛,还魂丹应该能降火。”

    “你家旺财是狗?”蓝尚阳的印象当中,袁府可没有一个叫旺财的人,他琢磨着流口水不带叫的不就是狗吗?

    “呵呵……”袁大少爷只是笑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靠啊,你个败家玩意的东西,把这能起死回生的丹药当降火药,而且还给狗吃,你敢再败家一点么?蓝尚阳肉痛道:“一万两,袁少爷,把那还魂丹让给我,我出一万两。”

    “好吧!看你是老熟人了,朋友价,妥妥的朋友价,一般人多少钱我也不让。”袁天罡很随意的把还魂丹丢了过去。

    我的祖宗,不带你这样的。蓝尚阳用玄气托住还魂丹,等仔细观察一番,手一抖差点没把还魂丹掉地下。我的天呐,五品丹药,这可是近百年来第一枚上了五品的丹药。额?我靠,龙气息,这丹药竟然还有龙气息。天呐,闪道雷劈劈我,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蓝堡主,既然你那么喜欢,剩下一枚你也收了吧。总共十万两银子,十万两银子太搁地方了,折黄金吧!待会抬我府上去,我还得去一趟玫瑰阁卖聚灵丹。”

    这厮压根就没有什么聚灵丹,他见蓝老头上套了,不诈诈他那是对不起举国上下。

    “别,我要我要,都给我。”蓝尚阳不淡定了,死活拉着袁天罡不让走。“袁少爷,看你这身脏的,如不嫌弃,先到我堡内的冷泉泡个澡。老夫今儿要与袁少爷痛饮几杯,顺便商量一下我们的长远合作计划。”

    泡了老半天冷泉的袁大少爷,换上了上好的丝缎服,这衣光闪闪的煞是好看。

    本来斯文秀气的一身打扮,特么的脖子上挂着一串金锭,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这货当然不会介意这样,有便宜不占乌龟王八蛋。他是高兴了,蓝尚阳可要哭了,平白无故又被坑了二十锭金锭。这金锭他还不得不出,不给的话,袁大少爷就继续泡澡,死活不出来。

    风卷残云、鲸吞蚕食过后,桌上好吃的佳肴都已入袁天罡肚。他不客气的道:“蓝堡主,别客气,吃吃。”

    我吃你大爷的吃,都被你吃完了你让我吃毛啊?蓝尚阳内心咆哮了上百次,恢复平静后。道:“老夫不饿,袁少爷吃饱了吧?咱们是不是可以商量一下合作计划了?”

    “合作?什么合作?貌似咱不熟吧?少跟我套近乎,你派人暗杀猪妹子的那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袁大少爷咕噜咕噜的灌了几口酒,“啧啧,这酒太难喝了,我们那里八毛钱一斤的酒都比这玩意好喝多了。”

    蓝尚阳脸成了酱紫色,憋的差点没吐血。靠啊,我啥时候派人暗杀段丫头了?再说刚才不是误会解除了么?你丫的少跟我装疯卖傻,这回无论你说什么我也不会再赔一个子儿了。

    袁大少爷不是一般的坏,两个时辰间便黑了蓝尚阳十二万银子,抢钱也没有这么容易是不。

    接下来袁大少爷的话更让蓝尚阳吐血三两。

    “蓝堡主,你的家业在蜀州算属第一,只是你看看你儿子那娘们样,继承你家业怕是不可能。就算继承你家业也怕守不住是不?我琢磨着,咱们算是老交情了,我作为土生土长的清城人,当然不希望看到商家堡将来易主。这么着吧,我入股你商家堡,一来可以震住那些想打商家堡主意的人,二来嘛,以我的头脑把商家堡更上一层楼那跟玩一样……”

    “咝……我闹肚子,袁少爷你请便,我上趟茅房。”蓝尚阳果断暴走,这没法聊了,都聊到商家堡的未来了,估计再聊下去,商家堡以后就姓袁不姓蓝了。

    “罡哥,段小姐那事真不是我……”蓝尚阳一走,蓝天终于敢开口了。

    “蓝少爷太客气了,这罡哥罡哥的听着寒毛直竖,还是叫我袁少爷吧!”袁大少爷最拿手之一的是装疯卖傻,他继续卖傻道:“蓝少爷,我相信你没用,要我那滚刀肉二叔信你才成。相信你也有听闻我那滚刀肉二叔的脾气,说白了他就一缺根筋的货,他认准的事我可没本事改变。额,这天都快黑了,我得回去看看猪妹子活过来没有。”

    “罡哥你别走,我不介意当你的妾。”蓝天大胆的从后面抱住袁大少爷,“像罡哥这样世间少有的好男人,注定会妻妾成群的,芸儿认命了。”

    世间少有的好男人这话够诚实,小爷就喜欢听实在话。额?你认命了?你认毛线的命啊?我不就是戳了一下你的那里吗,至于这样就赖上我么?

    “那个……蓝少爷,别这样,被人看到会误以为我有龙阳之好呢!咱有话坐下来慢慢说。”袁天罡急了,耍嘴皮子他行,真要到扑倒的时候他就怂了。

    “罡哥,你可以假装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但我不能。我的身子都让你看光了,这辈子我就是你的人了。我可以不要名分,只希望你能经常来商家堡看看我。待会我就跟我爹爹说,把商家堡的产业给你一半,那样你就有理由经常来了。”

    日了狗了,这是要倒贴的节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