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百媚

    更新时间:2015-11-17 10:16:19本章字数:2918字

    第二天清晨,还没等千红来伺候,丝羽就早早的在院子里活动了,感觉就像睡了好几个世纪,浑身不舒服的,待千红走进院子定是一脸惊讶,丝羽自己梳洗完毕也换上一身干净衣裳便偷偷离开别院,当然是要四处走走了,这南宫府上上下下她可是非常熟悉的,她想知道过了十五年,这个她成长的地方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自己现在所住的地方是枫林别苑,坐北朝南的也隔绝一切嘈杂,住着特别舒服,这里也是自己小时候住的院子,一点都没变,院子周围依然种满了枫树,枫河喜欢枫树因为他的母亲喜欢,就连名字中都有一个枫字,据说枫树林便是枫河父母相识的地方,也是枫河最为留恋的地方,十五年前的自己了解枫河的一切,可是如今似乎有些东西正在慢慢改变吧。

    出了别院直接就到了枫河的住所,这里是丝羽出门的必经之路,穿过走廊,跨过院门右手边是枫河的书房,左手边便是枫河的房间,枫河有个大大的院子,平时都是练武用的,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接近辰时吧,估计现在的枫河正在梳洗,今天是八月十三,之前就有听千红说过,中秋节前的这十天整个南宫府是最忙的,枫河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丝羽也不想一大早的就去打扰他,便轻手轻脚的准备从枫河的房门口经过,却不料还是被枫河察觉到了。

    “羽儿,这么早你想干嘛去!”整个南宫府甚至整个天雷城任何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枫河的掌控之中,这座城本就是被南宫世家用结界包围着保护着的,所以在丝羽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枫河便知道,看样子她的身体是彻底恢复了,那么记忆呢,是否也一并恢复!

    “小河,我只是想看看,这里到底变了多少。”丝羽转身微笑着看着枫河。

    “你叫我什么!”听到丝羽叫自己,枫河满心欢喜走到丝羽面前再次确认。

    “小河啊,我不是一直都那么叫你的吗,小河!”自己失忆后与枫河相处的这几天,丝羽便能感觉到枫河在自己不在的这十五年过得并不好。

    “太好了,你记起来了,记起我了。”枫河一把将丝羽拥入怀中,这就足够了。

    “小河……”就因为丝羽叫了声小河,枫河的心便开始温暖,脸上也多了些许笑颜,爷爷不在了,干爹也不在了,现在小河身边的亲人也就只剩下了自己,小河孤寂了十五年,现如今,他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了。

    一夜之间变得活泼的丝羽蹦蹦跳跳的拉着枫河到位于府中东面靠南的厨房,小时候这也是他们常来的地方,饭厅与厨房相连,要说方位应该是东面靠北的样子,吃早餐的时候苍术进来跟枫河说了些话便出去了。

    “少主,那个人已经进了城里。”苍术说。

    “他果真还是来了,我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枫河看着正在用餐的丝羽若有所思,他来了,他来找你了,我该让他留在天雷城吗!

    羽儿,我不想让你恨我!

    南宫府的西边是守护天雷城的幻术师居住的地方,西南角是男子居住及修行之地,往北边是分隔男女居所的中花园,地牢正位于花园之下,再往北走便是女子修行居住之所,枫河居所靠南边的小道是通向那边的唯一路线,而枫河父母及爷爷则住在南宫府的西北角,丝羽疗伤的温泉石窟便在西北角正下方,正北边是南宫世家的祠堂,供奉着南宫世家先祖,是只有长子才能进入的地方,祠堂的正南边是北中堂,接待贵宾的,也是南宫府最大的院落,就这样的几间院落将丝羽居住的枫林别院团团围住。

    还有南宫府下人也有他们自己的厨房与饭厅,他们居住的地方在最东北角方向,制衣、洗衣、晾衣的地方将男女居所划分,南宫府的大门在正南边,一进门左手边的长廊是主人走的地方,通往客房院落,客房以北便是枫河的居所,进门的右手边则是下人出入的路线,会经过一个大花园,往北走便是下人的居所及厨房了,南宫府还有一个小后门在西南角,也就是男性幻术师院落的旁边。

    整个南宫府的院落分布也就大概如此了。

    早餐过后枫河便去处理中秋节仪式的事情了,丝羽只好在南宫府内四处走走,十五年了这里一点都没变,走累了就在中花园那边的凉亭休息,还记得以前枫河经常被爷爷罚站在荷花池水面上,为了减轻枫河的惩罚,自己也似乎做了很多傻事。

    “千红姐姐,我记得这天雷城之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现在需要结界的保护,还有爷爷和干爹,他们是怎么去世的,我记得我的母亲说过,他们是修仙得道之人,虽然还未到不老不死的境界,可也能长命千岁的。”丝羽有去过南宫家的祠堂看望爷爷和干爹,看着灵位上的离世之时,丝羽便开始有些疑惑了,甚至与有些不好的猜测,枫河的父亲和爷爷都是修行之人且道行颇深,为什么会在自己离开的那一刻突然离世!

    “小姐,这个我也不清楚,还是去问少主吧。”千红知道事情的经过,所有的一切,可是没有枫河的允许谁敢说呢。

    “确实是发生了什么对吗,是小河不让你告诉我的!”千红避而不答,更加笃定了这里发生过什么,而且绝对与自己有关,与魔医目录有关。

    “小姐,少主实在是吃了太多的苦,你与少主十五年未见,这十五年的时间空缺还需要小姐自己去找回来。”

    即使有千万个问题,千万种疑惑,千红她们是绝对不会说的,丝羽知道她的意思,她只是想让自己主动去了解现在的枫河,以前发生过什么现如今已然不重要。

    在这凉亭中也坐累了,四下也没什么人,那些幻术师大部分都跟着枫河出去了,雨下的估计是在各自的修行道场吧,需要幻术师一起大概也不是单纯的准备中秋节仪式,是加固这天雷城的结界吗,早上还听小河说外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蠢蠢欲动呢!

    “我们回去吧,现在这府里空荡荡的,哪里有过节的气氛。”府里下人侍婢虽多,可是总是缺点什么,一点都不热闹,丝羽也是无聊了,便离开了中花园往自己的别院走去。

    “这几天自然是这样,每年都是,少主总是先安定城里的人,自己家里倒是什么也顾不上了,这中秋团圆节,少主可是独自过了十五年,今年有小姐陪伴肯定会不一样的。”

    这一点丝羽也知道,以前是一个人,至少现在有自己能陪着他。

    “这些是什么?”走到枫河门前的时候丝羽看到阿绿在吩咐其他人在枫河的房里整理些什么东西,阿绿是制衣阁的负责人,是给枫河送衣物吗!

    “姑娘,”见丝羽过来,阿绿等人便停下了手头的事情,“这些本来是准备少主与姑娘大婚用的,现在也没用了,少主说这是为姑娘准备的,要我们小心收着。”这些衣物首饰是阿绿她们熬了几个通宵连夜赶制出来的,当时听说她们的少主要成亲,她们也是真心为枫河感到高兴的,可这喜服刚做好却又被告知婚事办不了了,当时所有人都是失落的。

    “这喜服真漂亮,尘封在仓库里岂不可惜,偌大的南宫府是时候该热闹一下了!”丝羽看着阿绿她们亲手打造的金钗步摇,甚是喜欢,她记起了十五年前的约定,虽是母亲许下的婚约,可自己何尝不想嫁给小河呢。

    “姑娘的意思是……”阿绿欣喜的看着丝羽,这意思不就在说婚礼要照常举办吗。

    “趁着小河不在,这些衣服首饰让我试试!”说着便拿起喜服往自己身上比划了。

    “是!”

    跟在丝羽身后的千红马上将房门掩上,自己和阿绿在房里伺候着,其他人全在外面守着,少主的房间要是没有少主本人的允许便是禁地,不允许任何人随便出入,这条禁令唯独对丝羽是无效的。

    丝羽这就在枫河的房间里穿起了婚礼礼服,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似乎有些低,玲珑剔透的诱人身姿尽显,外套绣花金丝红袍,颈套项圈天官锁,肩披霞帔,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晶莹剔透的倒坠耳环垂下,摇曳,散落肩旁的青丝用血红桔梗花的簪子挽起,斜插入流云似的乌发,配上些步摇金钗,稍显华贵,薄施粉黛,秀眉如柳弯,额间轻点朱红,却似娇媚动人。

    千娇百媚,一身火红,喜气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