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莲步

    更新时间:2015-11-20 12:30:00本章字数:3177字

    早上枫河带着幻术师们在天雷城的四个方位施法加固结界,虽用不了多长时间却是极度耗损精元的,枫河也答应了丝羽未时之前一定要回去的,不过丝羽似乎是被精致的礼服吸引以至于忘记了这个约定,在枫河的房间里千红和阿绿小心的为丝羽梳妆,就好像丝羽今天就要出嫁似的,待丝羽换好衣服准备照照镜子的时候就听到门外的侍女在敲门。

    门外的侍女远远的就看到枫河一行人,立马站的整整齐齐却也不忘通知房内的人,“姑娘,少主回来了。”

    “小河回来了?”丝羽问,算算时辰,好像也对,枫河一向守时,说好要一起吃午饭然后带我一起去城里逛逛的。

    “应该是的。”千红回答。

    “阿绿,这衣服实在是……总之,千红姐姐,千万不要让小河进来。”衣服领口这么低,自己一低头便什么都看见了,跟何况小河比自己高那么多,真不知道阿绿是怎么想的,做了一件这样的礼服,丝羽都有些怀疑,真的是在婚礼上穿的吗!

    “这……”阿绿和千红都犹豫了,在这南宫府里,还有谁敢去阻止他们的少主。

    就在千红她们犹豫的时候枫河已经走到了门口,“你们在干什么,谁在里面,羽儿吗?”枫河问,想想也就只有羽儿会毫无顾忌了,说着枫河已经进了屋子。

    “回少主,确实是林姑娘在里面。”千红与阿绿走过来回答,根本就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小河……”丝羽见千红和阿绿就那样让枫河进来也只好不再遮掩,看着他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

    枫河目不转睛的看着丝羽,这是第一次看她看得那么仔细,深棕色的眸清澈见底又不失明媚,却透着神秘,另人无法琢磨,如柳般的秀眉,眉宇眼角满是甜甜的笑,水灵得能捏出水来,小巧精致的鼻子,如樱桃般轻薄如翼的小嘴,荡漾在精致无暇的脸上的笑颜,妩媚动人,集万千风情与一身,诱惑着人心,白皙的皮肤有两团淡淡的红晕,婴儿般的皮肤吹弹及破,刹是可爱。

    “你们都退下吧。”枫河命令着千红等人离开,就在房门关上的一瞬间,枫河拥住丝羽深情的看着她。

    “小……”还未等丝羽开口,她的呼吸便被夺去,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着她,辗转厮磨寻找出口,丝羽完全被枫河的气势所惊扰,一急,她竟真是有些愣怔住了,等缓过神来,暗中挣扎使力,才知道枫河臂力吓人,一时竟也挣不脱了,但她似乎并不怎么讨厌这种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枫河离开丝羽的唇,一获得自由,丝羽当即大口呼吸,此时的丝羽面色通红,嘴唇鲜艳湿润,目不能视物,思维尽数化成一团浆糊,只听见耳边有一个几乎钻进心尖里的,微微低哑的声音在耳边道:“羽儿。”

    还没等丝羽缓过神来,枫河已经出了门,整个房间里就剩下丝羽呆呆的站着,没过多久千红进来了。

    “小姐……小姐……”千红进门便看到丝羽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神迷离,脸颊的红晕似乎在告诉千红,他们的少主对丝羽似乎做过什么。

    “小河……刚刚小河来过对吧!”丝羽僵站在那里,似乎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一睁开眼刚刚抱着自己,吻着自己的小河便不见了。

    “少主他刚走便让我进来伺候小姐更衣。”千红一边帮丝羽换衣服一边说。

    “刚刚是真的,小河他……吻我了!”丝羽回想着,小声嘀咕,“千红姐姐,你知道小河去哪儿了吗?”仔细想想,小河怎么可以占了自己便宜就消失的无隐无踪呢。

    “这个……千红不知!”只是看到少主匆匆离去也不允许其他人跟着,所有人都觉得奇怪。

    “算了,我饿了,咱们吃饭去。”枫河总归是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在去吃饭的路上,丝羽是想了一路,完全不明白枫河是怎么想的,到达饭厅,丝羽刚要跨进去便看到枫河在那里等她吃饭呢,此时丝羽的心情复杂也不大愿意理他。

    “千红姐姐,我们回去!”说着便转身离开。

    “羽儿,给我回来!”枫河温柔的命令到。

    “还请姑娘留步。”身边的冬凌也立马过去拦住丝羽。

    “小河,你什么意思!”丝羽问。

    “其他人退下,你跟我进来。”见丝羽不愿进来,自己便亲自到门口将丝羽拉过来。

    “你们不许走!”刚刚也是这样的,让其他人离开,然后被占便宜。

    “早上可是你说要我陪你一起吃饭,怎么一看到我就想走了!”见丝羽坐在自己身边一言不发便知道,肯定是刚刚把她给得罪了。

    “明知故问。”丝羽小声嘀咕,这是什么意思,刚刚的事情只字未提,就这么过去了?

    “来,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麒麟鱼,尝尝看。”枫河知道,刚刚自己失态了,在丝羽面前竟然会失去自控能力。

    “小河,八月十五的日子还算数吗!”呆坐在那里的丝羽终于还是开口了。

    “羽儿……”枫河看着丝羽,似乎在问‘你是认真的吗!’

    “我愿意嫁给你,可是现在,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娶我!”丝羽坚定的眼神是最好的回答。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枫河还是无法答应,还是有所顾忌。

    “我以为你会答应。”丝羽没想到自己主动向枫河求婚会被枫河拒绝,委屈的泪水顺势而下。

    “羽儿……”丝羽哭了让枫河有些措手不及,“不要哭了,好吗,我答应你就是了,你要知道我比谁都要更加疼惜你。”枫河没有哄人的经验,只好心疼的抱着丝羽,勉强的答应了婚事。

    “真的吗!”听到枫河答应,丝羽眼角的泪瞬间就没了。

    “什么时候练就的本事,变脸比翻书还快!”自己这是再一次的败给了丝羽吗。

    “我要不这样,你能答应吗!”

    南宫府上下可高兴坏了,当天下午便开始忙活,因为刚改好的喜服需要丝羽试试,所以枫河只能会自己房间休息,他也确实太累了,为了不让丝羽担心也是硬撑着,而且还打算陪丝羽去市集走走的,可是到了时间不见枫河来找自己,丝羽便主动去找枫河,到枫河房门口,冬凌与决明正守在那里。

    “冬凌姐姐,小河在里面吗!”丝羽问。

    “少主他实在太累了,好不容易才劝去休息的。”冬凌的意思是,既然少主已经睡下,就让他好好休息,最好不要打扰。

    “也是,我早应该看出来的,让他好好休息吧。”早上就听说小河出去是为了加固结界,肯定是很幸苦的,只是后来被枫河给亲晕了,忘了这些事情。

    夜晚,丝羽怎么也睡不着,他不知道现在枫河怎么样,也不好去打扰他,只好在自己的院子里坐着,还好枫河命人在院子里设了个秋千架,这东西就算是一个人也能玩,只是心里还是空落落的,丝羽记起了小时候学过的剑法,伸手向月借光辉,向自然借凝珠,将其汇聚成一把晶莹锋利的凝水宝剑,伴着月光起舞。

    足尖轻轻一点,挥剑在空中婀娜旋转,此时的她仿佛就是月殿飘落的素女,轻盈清新,月白色与淡粉红交杂的轻纱长裙随风舞动,裙摆与袖口银丝滚边反射着月色光辉,浅粉色纱衣披风披在肩上,裙面上绣着淡淡的紫鸯花,煞是好看;腰间扎着一根粉白色的腰带,突触匀称的身段,旋转后,水袖在虚空中浅浅的一抹,就像是要拨开这夜里的寒风,微抬俏颜,深棕色的眼眸摄人魂魄,灵动的眼波里透出灵慧而又妩媚的光泽,樱桃小嘴上抹上了蜜一样的淡粉,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仅戴几星乳白珍珠璎珞,映衬出云丝乌碧亮泽,斜斜一枝紫鸯花簪子垂着细细一缕银流苏,在空中踏着莲花碎步与手中之剑对舞。

    “水中莲步,与其说是剑法,还不如说是舞步更为合适,回眸一笑、步步莲花、惊鸿艳影、桃夭柳媚这四式剑招被你演绎的淋漓尽致。”在层层叠叠的裙尾纷纷垂下后,一切事物似乎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谁知她的裙角此时又悄悄扬起,不是风,轻巧的步伐却更甚风吹,她的每一个动作,带给人的并不是窒息的压迫,而是沁透心底的震撼,及到眼前才觉亦是误入红尘的仙子,更加另人目眩神迷,对其仰慕倾心。

    “没有杀气的剑招便更像舞步了。”丝羽练完,听到枫河的声音才知道他既然会过来,“小河,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呢!”

    “对不起,我答应陪你去市集的,结果却睡着了。”枫河一觉惊醒,他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到天雷城毁灭,梦到丝羽化为灰烬,醒来才发现额头满是汗水,看了看窗外,已经是深夜了,想起了答应丝羽的事情,也担心丝羽便过来看看,没想到能看到丝羽柔美魅惑至极的‘水中莲步’。

    “小河,你最近这么幸苦,我却什么都不知道,我应该知道的,可是我却……”丝羽低下头,小河处处为自己找想,可是自己却不曾为他想过,深感愧疚。

    枫河温柔的将丝羽揽入怀中,“小时候你为我做尽了傻事,现在我保护你就够了。”

    小时候的每一刻他从未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