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兄弟

    更新时间:2015-11-24 12:30:00本章字数:3268字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天雷城传遍了南宫府即将举办的喜事,当然,也传进了阎魔泣的耳朵里,他决定,在八月十五之前一定要设法潜入南宫府,那新娘十有八九就是林丝羽,天雷城整个都翻了个遍,唯独这南宫府结界重重,南宫枫河与林丝羽早有婚约,而这日子便是今年的八月十五。

    “暮辰,你真的要去吗!”听到南宫枫河要成亲的消息,阎魔泣都快疯了,紫菱怎么都拦不住。

    “难道要等到他们成亲?”南宫枫河这个人自己最为了解,在他的心里就只有丝羽,也就只愿意娶丝羽,毕竟自己曾与他们二人一同成长,就在那南宫府里。

    “南宫世家的结界太厉害,仅凭你我只会两败俱伤。”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先前也不是没有试过偷偷潜入南宫府,照样被结界挡在门外。

    “八月十五是什么日子你难道不知道吗!”也许林仙儿是故意的,婚约定在阎魔泣要变为人类的这一天,这一天他根本不是南宫枫河的对手,即使是南宫府随便一个低等的幻术师他都对付不了。

    “八月十五……你会……”紫菱回想,她知道在那一天暮辰的魔力会散尽,那么他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与另一个男人成亲,对于自己来说,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就只有今天。”阎魔泣思索着,南宫府是自己小时候住过的地方,只要能穿过结界一切都好办。

    房顶上偷听他们对话的决明知道了阎魔泣的计划,便马上回去告知南宫枫河,因为阎魔泣太过心急,以至于决明在房顶上许久也未曾发现。

    “打算今天吗!”枫河再次确认,也在思考应对之策。

    “确实如此。”决明回答。

    “他要来就让他来吧,不,我应该请他来,送张请帖过去!”这样他便是被动的,就好控制了。

    “少主要请他过来?”决明不明白。

    “让冬凌和萱草准备御魔结界,请君入瓮!”

    枫河说得清楚,决明便明白了,马上找来冬凌和萱草商讨此事,送请柬的人刚出门她们便开始在南边院落布下结界,那里是通往府中各处的必经之路,只等目标走进去。

    阎魔泣收到请柬二话不说便跟着送请柬的人来了,他知道这可能是个圈套,可还是义无反顾,这是唯一能进入南宫府的机会,紫菱也清楚,只要暮辰被南宫府的人控制住,那么林丝羽成为南宫枫河的女人便是板上钉钉的事,只是她想知道暮辰到底能承受多少,又有多大能耐。

    巳时已过临近午时,阎魔泣与紫菱邀约前来,虽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可这幻术确实无论如何难以控制的,走进御魔结界的一瞬,阎魔泣便知道,自己输了,这结界是专门为魔族人准备的。

    刚好此时丝羽跟枫河准备出门,丝羽也是缠着枫河撒娇好久才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她来这里几天了也没出去走走,实在闷得慌,前一天枫河也是答应过丝羽要带她出去的,枫河也实在拗不过丝羽便答应带她出门,只不过今天得早点回去,他们的婚礼在明天,明天一大早可有够忙的,要是丝羽今天不早点休息,恐怕明早是怎么都起不来的。

    在那条出门的必经之路上丝羽看到了冬凌和萱草在施展结界术法,一时好奇便跑了过去。

    “冬凌,萱草,你们这是练的什么功!”丝羽可以看到结界,却是看不到里面被困之人,还以为冬凌和萱草是在练功。

    “小姐最好不要靠近,以免误伤。”萱草的助手在一旁看着,见丝羽跑了过来,半路就给拦下了。

    “羽儿!不远处的枫河叫了声,他们大婚在即,他也不太愿意让丝羽看到些什么。

    “来了!”听到枫河在叫自己,马上要就离开。

    “丝羽……”结界内是可以看到外界的情况的,在被结界压制的同时阎魔泣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强忍住疼痛叫出了她的名字。

    丝羽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愣在了原地。

    “怎么了?”枫河见丝羽呆呆的站在那里,便问她,此时的枫河是紧张的,但愿羽儿没有听清。

    “好像有人在叫我,应该是我听错了。”丝羽如实告诉枫河,那声音并不陌生。

    “再不出发可就来不及了!”其实枫河也是听到了的,只是他比丝羽更清楚,是谁在叫她,如果在这里多留,恐怕丝羽会察觉,于是枫河便催着丝羽走了。

    “走吧,走吧。”丝羽拉着枫河高高兴兴的出门。

    这中秋节的日子就是与平常不一样,日子还没到呢,城中就热闹非凡,就算是这大中午的,街上也是人来人往。

    他们随意的在繁闹的大街上徜徉着,脚下一片轻盈,绚烂的阳光普洒在这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之间,那突兀横出的飞檐,那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那粼粼而来的车马,那川流不息的行人,那一张张恬淡惬意的笑脸,无一不反衬出城中百姓的自得其乐。

    百姓们十分尊敬南宫世家,见着枫河便是低头行礼,然后礼貌离去,枫河自然也是回礼,那些前来道贺的,更是跟枫河聊起家常,枫河确实是个温柔的人,百姓愿意与枫河亲近,愿意与枫河谈笑风生,只是对与下属严厉了些,谁叫他们的责任重大呢。

    这一路虽然枫河早已经习惯,可是初来乍到的丝羽可就累惨了,也不知道跟着枫河行了多少次礼,说好的出来感受天雷城的热闹,可这时间全花在行礼上了,也算是切身感受到了城中百姓的热情及尊敬,算是一种热闹吧。

    看来逛街也并不是一件趣事,一点都不好玩,丝羽这样想着,跟着枫河在说好的时间回来,这时候,冬凌与萱草早就将阎魔泣及紫菱送到了地牢,也加强了结界,外面有人看守,他们是怎么也逃不出来的。

    对于南宫枫河来说,这是一个不眠之夜,他一定要时刻防备着阎魔泣,他很清楚阎魔泣最弱之时是什么时候,子正一过他的魔力便会慢慢散尽,卯时便会彻底变成人类,到时专门对付妖魔的御魔结界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不过只要派些弟子守着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可是南宫枫河还是不放心,他看着丝羽睡下,确认她是真的睡着后便去了地牢。

    “南宫枫河,你不能娶她。”阎魔泣一见到南宫枫河便像发了疯似的,走到牢门前,结果被结界弹开。

    “我与她早有婚约,为什么不能娶。”南宫枫河是愤怒的,这些天他已经查了个清楚,而且丝羽的记忆也能说明一切,阎魔泣一直是在隐瞒,他很清楚在丝羽身上发生的一切,他很清楚自己跟丝羽的关系,可是他却只字未提,更是不愿丝羽来到天雷城,如果他可以自私,那么自己为何不能自私一回。

    “她根本就不认识你,怎么可能答应嫁给你!”阎魔泣一直相信,只要丝羽记忆深处的那道封印还没有解开,她便不会记起南宫府上下分毫。

    “我没有逼她,她记起了以前的事情,只是不记得你。”这些天丝羽从未提起过阎魔泣,就算是小时候的他,丝羽也未曾谈起,虽说有些奇怪,纵使枫河想要试探可也害怕,假如自己那么随便一问,丝羽便记起了阎魔泣那可怎么办。

    “不可能的,她不可能会记得,”阎魔泣想了想,只有一个可能,“难道你……”

    “暮辰,南宫暮辰,我的好弟弟,只要你安安心心的呆在这里,过了明晚我便放了你,最好不要做什么傻事。”说完南宫枫河便离开了,也吩咐值夜的守卫千万把人看紧,不能误他与丝羽的婚礼。

    待枫河走后,在阎魔泣身边的紫菱倒是被他们的对话弄得有些糊涂,看样子他们之前是认识的,包括林丝羽在内,他们三人很熟悉彼此。

    “怎么回事,他做了什么吗,还有他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你叫暮辰,却并不知你姓南宫,你跟南宫枫河是兄弟?”紫菱最好奇的仅仅只是阎魔泣,关于他的一切她都想知道,至于林丝羽,仅仅是听到名字她都觉得厌恶。

    “曾经是,”阎魔泣思考着,他也知道紫菱接下来要问什么便说,“我们并无血缘关系,南宫这个姓氏是南宫家赐给我母亲的。”现在他知道南宫枫河解开了丝羽的封印,他也知道一旦解开封印意味着什么,疯了,南宫枫河这是要将丝羽置于死地吗!

    “你对天雷城这么熟悉,你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吧!”紫菱并不知道阎魔泣在想什么,只知道自己心中有太多不解想要知道。

    “我们三个从小便在一起玩闹,习文练武,南宫世家我再熟悉不过,毕竟我在这里住了十四年,我知道丝羽与南宫枫河早有婚约,丝羽从小就喜欢南宫枫河,而我只能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当时我天真的以为因为他们是最先认识的,所以丝羽会选择南宫枫河,我希望有一个机会,如果丝羽第一眼见到的人是我,她一定不会选择南宫枫河,十五年后她再次回到了这里,什么都忘了,正如我所愿的,她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我,我便有了机会,我强忍着心中的欢喜,重头开始,可是这天雷城,我是最不愿她来的,因为这里有着她以往的记忆,因为这里有南宫枫河。”不,他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想办法出去,只有出了地牢,他就有机会能见到丝羽。

    “怪不得,你要避开天雷城。”原来,是为了不让林丝羽与南宫枫河相见,可是不凑巧的,他们还是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