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疼惜

    更新时间:2015-12-03 17:30:00本章字数:2262字

    怎么都不敢相信小河会跟别人打架,丝羽跟着冬凌急匆匆的往中花园那边赶,远远的丝羽便看到了站在阁楼顶端的人,此时月色正亮,那人的发迎微风而起,发丝渐渐渗出血色,“那个人,他的头发,”看着这熟悉的一幕,丝羽停了下来,回忆着,“似乎真的在哪里见过!”

    在丝羽发愣的时候,紫菱早已偷偷从地牢逃了出来,冬凌也只是区区人类,根本不是紫菱的对手,紫菱出来的目标本就是丝羽,现在阎魔泣与南宫枫河僵持着,现在正是下手除掉林丝羽的好机会。

    “林丝羽,你命真大,没想到你还活着。”在黑夜中,紫菱毫无遮掩的站在丝羽面前,手中的弯刀寒气凛冽。

    “你认识我,你是谁?”为什么只是看着她,自己的身体就会莫名的疼痛,丝羽有些慌张。

    “不记得了,我差点害死你,你怎么能不记得我!”紫菱直言不讳,还不等丝羽反应过来,紫菱的弯刀已经离手,径直朝丝羽而去。

    “你……”在弯刀飞来的那一刻,丝羽本能的往后一仰,这才躲过。

    丝羽起身,握着弯刀的紫菱已经站在丝羽面前,紫菱再一挥刀,丝羽只能躲闪,情急之下,念动咒语借自然之力汇聚凝水剑与之抗衡。

    “你会武功!”见丝羽拿出凝水短剑挡住自己的招式,紫菱是万万没想到的,之前她可从来不曾显露出自己的能力,一路上也都是暮辰在保护她,顶多也就是知道的事情多一些,没想到她还有些本事。

    “很惊讶吗?”见紫菱的表情,丝羽也疑惑了。

    “会武功又怎样,你的命我要定了。”紫菱知道丝羽会武功,也就没有想耍耍她的心思了,招招直击要害,女人的杀气实在太可怕,丝羽有些招架不住了。

    不远处一直僵持着的枫河与阎魔泣感觉到强烈的魔界杀气而休战,站在高处,自然看得也清楚,知道是紫菱在对付丝羽,两人不由分说的飞至丝羽身边,可是还是晚了一步,紫菱的弯刀已经划过丝羽的腰间,鲜血渗了出来,紫菱笑着想要再给丝羽一掌,还好被赶到的阎魔泣拦了下来。

    “紫菱,你在干什么?”阎魔泣抓住紫菱。

    “暮辰,她都嫁给别人了,你还想着她。”要不是阎魔泣拦着,丝羽早就没命了。

    “别以为你做过什么我会不知道。”当时丝羽失踪,一时之间理性全失,只想着怎样才能找到丝羽,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除了紫菱还会有谁。

    现在紫菱将丝羽打伤,弯刀上的毒引起了原本的旧伤,一旁的阎魔泣也只能看着丝羽被枫河抱走,他现在唯一能做的是让紫菱交出解药,只是紫菱不愿意,她宁愿离开阎魔泣也决不交出解药,就这样紫菱消失在夜幕之中,阎魔泣也没有心思跟去,只要丝羽有魔医目录,区区紫罗兰之毒应该很快会治愈的。

    枫河将丝羽抱回房里,叫来千红为丝羽更衣上药,枫河留在房里以屏风相隔,苍术、冬凌、决明及萱草四人在外守着,而阎魔泣则被请到南边的客房休息,阎魔泣也不再反抗,丝羽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他将紫菱带了过来,而现在唯一能帮上忙的就只有南宫枫河了。

    等千红为丝羽换了身干净衣裳,枫河便已坐在床边守着丝羽,她腰间的伤还不算太严重,只是那弯刀浸过毒,丝羽这身子可是一点毒物都不能沾染的,一旦沾染,哪怕一点也会引发她身上的残毒,那些红鲤之毒无法清理干净,只能随着时间而慢慢淡去,偏偏这些毒是招惹不得的,现在可好,残毒复发,丝羽这身子怎么承受得了。

    “小河,你说的有事情要处理就是去找人打架吗!”可能是因为《魔医目录》的力量被开启的缘故,丝羽的伤势得到了缓解,很快便醒了,见枫河坐在床边,眉头紧锁,是在为自己担心吧,可是如果你不走,自己又怎么能受伤。

    “羽儿……”见丝羽醒了,开口就是质问责备,看样子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既然你不愿要我,又何必答应娶我!”丝羽强撑着身体要坐起来,枫河倒是那她没办法了。

    “你失忆了。”枫河小心的扶着丝羽坐好,其实,对于丝羽的质问就连他自己都想知道,为什么,丝羽嫁给他,他并没有逼迫丝羽,是她心甘情愿,现在,就算阎魔泣在她面前她都无动于衷,就算日后她记起什么,是走是留也随她了,可是,为什么,自己明明是多想拥有她,为什么自己要逃避呢!

    “我知道。”对于过去的记忆,那段不太美好的记忆,既然忘掉了,那就忘掉吧,虽然自己曾试着去记起,可那段记忆所带来的痛苦深深的掩盖了所有,记不起,那就忘掉,岂不更好!

    “那个叫阎魔泣的男人,你是认识他的。”阎魔泣与丝羽的关系是枫河最担心丝羽知道的事情,他害怕,一旦丝羽知道他们曾相爱过,是不是就意味着丝羽要永远的离开!

    “小河,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认识他,认识一个人会怎样吗,那个人的名字、面容就连说话的声音确实都很熟悉,可是,看枫河的神情,好像不单单只是认识吧。

    “我不想你恨我,讨厌我,即便我是多想真正的拥有你,可是,我不能,正因为我爱你,疼惜你,所以我不能趁虚而入,不能伤害你,你有权知道所有的一切。”即便你会离开我。

    “我不想知道,小河,我照样有权不知道。”丝羽打断枫河即将要说出的一切,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那眼泪是几时流下的,枫河这是在跟她表白啊,她只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其他的再多一个字她都不想听。

    “羽儿!”丝羽的反应是枫河万万没想到的,他只知道丝羽流泪了,是感动或是其他,枫河也没有心思去猜,他要做的仅是拭去她眼角的泪,拥她入怀。

    “我不管阎魔泣是谁,不管我是否跟他有瓜葛,我现在只认识你,我嫁的人是你,南宫枫河!”

    “如果你失忆的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你还会说这些话吗!”

    “那又怎样,就像你说的,你爱我,疼惜我,即便是你造成的,我相信你是无心的。”

    “你不后悔?”

    “不后悔。”

    那晚,枫河将心中所有的顾忌说了出来,才知道,丝羽根本一点都不在乎,原来是自己想多了,压在心中的大石也算放下,那晚,他们同榻而卧,聊天至天亮。

    了解孤独的滋味,想要被人爱怜的你的悲伤,哪怕只有一点,我是否,帮你抹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