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一月后

    更新时间:2015-08-05 21:51:20本章字数:2352字

    “阎王,你没事吧。”安念担心的问道。

    阎王转身一笑,对安念说:“怎么样?刚才的样子足够他们琢磨一会儿了吧,这种人就应该这么对待,你看着吧,明天他们就会乖乖的,惟命是从。”

    “你为什么说你是我的未婚夫,你知道我们……”

    “你别说,我都懂,但是只有让他们知道我是你的未婚夫,以后我走了之后他们才不会欺负你,不是吗?”阎王知道安念要说什么,算算他们在地府和安念在仙界的时间,想来也有三千多年,她始终拒绝他的心意。

    可那又怎么样呢?谁让自己就爱上了这样一个女人?

    “我回去了,一个月后见。”

    送走了安念,阎王坐在安念办公的位置上,这个位置依旧存留着安念身上独有的茉莉香,清新淡雅。

    一个月都见不到安念,阎王心中不免有些不舍,可是想想安念在仙界与自己二千多年都未曾见面,这一个月对他来说也就不算什么了。

    “总裁,这是董事长在的时候让我查找的异心员工名单,若是没什么吩咐,我先下去办公了。”星月礼貌的说着。

    “麻烦你把这些员工的资料送到我这儿,我要所有的资料。另外,买张床放在办公室里。”

    “啊?不好意思总裁,你说买张床?”星月以为自己听错了,确认总裁说的话。

    “没错,这一个月我会在这儿办公,晚上在这儿住,有什么问题吗?给你一上午的时间,中午让员工全部出去,把床放在办公室里,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安念的办公室很大,放三张双人床都没问题。最初这间办公室是安念的父母用,所以很简洁,只有办公桌、沙发和卫生间,办公室的玻璃都是用特殊的材质制成,虽然是透明的玻璃,但是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的任何东西,反而在里面往外看却是清清楚楚。

    阎王看着办公桌上电脑里面的监控画面,笑了笑,自言自语说:“看来,首先要除掉的就是吴宇,这个人已经迫不及待了呢。”

    监控画面中,吴宇显得焦头烂额,急躁不安,不知在与谁打电话说些什么。

    看见吴宇如此,阎王心中自是有了对付他的计划,这样焦躁的人最容易露出马脚暴露自己的行踪。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安念一身清凉的装扮回到公司,又引来一阵关注。

    利落的马尾,配上一身白色精简的职业装,脚上穿着十公分的白色细跟高跟鞋,手中拿着黑色的手提包。

    这样的安念,员工还是第一次见。似乎一月见成熟了不少,最主要的是他们总觉得安念不仅仅是衣着上有了改变,还多了一种高贵的气质,和让人挪不开眼的魅力。

    这样被员工瞩目的安念,阎王看了很是不爽,这女人还真是会给人添堵。

    安念环顾四周,觉得公司略有不同,就知道阎王不会让自己失望。

    “好久不见,你怎么样?”安念进到自己的办公室,对着阎王问。

    “我的天,你别告诉我你这一个月都是在办公室里睡觉的。”安念刚进办公室就注意到多了一张床,还有一些床上用品,惊讶的看向阎王。

    阎王委屈的对着安念说:“为了早点儿解决公司的事情,另外还要在晚上确保没有魔灵来这里偷东西,不住这儿住哪儿。”

    “辛苦你了,阎王。”

    “不辛苦,现在我要告诉你个好消息,公司内部那些像吴宇这样的员工,都被开除了,换了一些值得信任的人才,而且不耽误公司的运作。魔灵已经被我消灭八个,以后晚上我可以封印公司,魔灵就进不来了。”

    看着阎王眼底的血丝,安念有些不忍,对他说:“真的谢谢你,阎王,你回去好好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哎呦,安念是在担心他么?阎王心里有些开心,表面上却没有动容。

    “先让我检验一下你这闭关的一个月法力进步了多少。”

    “要过几招吗?可别手软。来吧。”安念满是信心的对阎王说。

    几招过后,安念败下阵来,气呼呼的说:“怎么还是这么差?”

    “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将我的灵力融入了一大半,已经很不错了。若是一个月前的你,不到半招你就已经死了。”

    阎王总是这样,一到关于灵力法术的事情就特别认真,不苟言笑,这男人还真是没劲。

    安念撇了撇嘴说:“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

    “那我回去了,等再稳定些,我们就开始找人灵吧,他会祝我们一臂之力。”

    这下内忧解决了,就剩外患了。

    安念站在透明的玻璃门前,看着下面忙碌的员工,心中多了一丝愁绪,因为就连阎王爷不知道去哪儿找那个人灵。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就到了下班的时间,安念看着员工们一个个收拾东西离开公司,自己也呆不住往外走去。

    “喂,我们还有一件事情没做。”阎王一向神出鬼没,这不,突然出现在安念的面前。

    安念要是有心脏病早就被阎王吓死了,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来了?什么事情没做?”

    “等员工都走了,我会对公司封印,确保魔灵进不来,我白天说的你都忘了?”

    阎王说完,安念才恍然大悟。

    “哦,对,我忘了,这个封印能持续多久?”

    “一般来说是三个月。”

    “哦。”安念疲倦的应答了一声。

    “你怎么了?”阎王担心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安念,她看起来像是生病了。

    “我没事,快封印吧。”

    封印的过程只有几分钟,可这几分钟的时间,安念就倒在了阎王的身边。

    封印完成,阎王看见倒在身边的安念立即把她抱在怀中,手摸了摸她烧的发红的额头,低声怒吼:“该死,自己发烧了都不知道。”

    还好阎王是开车来的,这要是骑着哈雷还不知道怎么把这笨女人带回去。

    一辆黑色低调的玛莎拉蒂在车道上肆意奔驰,开往附近的私立医院。

    医生给安念开了最好的外国药品,本来是不用的,可是阎王坚持,医生也无奈,有人想当冤大头医生也拦不住啊。

    一个小时后,安念退烧了,却还在安静的熟睡着。

    偶尔会冒出几句胡话:“延一,不,不要……不,抓住……”

    阎王听着安念嘴中说出延一的名字时,整个人都抓狂了,这个笨女人,发烧还想着那个延一,她不知道自己会生气吗?

    阎王将安念的手紧紧攥在自己的手里,额头上青筋暴起,似是承诺又像是嫉妒的说:“以后,在你安念的世界里,就只有我阎王一个人。”

    安念仿佛听到了一般,不再继续说胡话,嘴角上扬,像是做了个好梦。

    阎王当然会注意到安念细微的变化,笑着摸了摸安念不再发烫的脸颊,等待这瓶盐水打完好带她回家。

    让阎王心心牵挂了三千多年的女人,此刻正安静的看着她熟睡,阎王心中满是满足。

    不过,这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