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浑身是血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5-08-11 23:26:03本章字数:2523字

    看着延一的背影离他们越来越远,安念对阎王说:“你说,刚才他说的话是真的吗?”

    “是不是真的总要试试才知道,本王可是地府之王,他小小一个魔灵怎么会是本王的对手。“阎王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心底也没有十足的底气。

    延一会这么正大光明的出现,足以见得他的伤早已痊愈,或者说他不仅仅痊愈……

    “安念,他刚才是不是说仙灵已经奈何不了他?我想我知道他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原因是什么了。”

    安念和阎王相视一眼,说:“人灵!”

    “既然我们知道了他的目的,那就好办了。”安念笑着看向阎王,并肩出洞。

    “嘿,你们去了好久,里面没有干草吗?”

    “没有,里面太黑连火都点不着,暖颜,你要是听我的我们早就下山了,现在应该在房间吃着火锅,呼呼大睡。等回去以后,我和相宜要好好的宰你一顿。”

    依暖颜听安念说要狠狠宰她一顿,立即堆笑着说:“哎呀,我错了还不行嘛,别这样啊,我很穷很穷很穷的。”

    “没事,你的背后不是有你的男朋友吗?他的都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所以……别哭穷!”

    “就是就是,这饭你们请定了。”

    六人说说笑笑打发雨水带来的空虚寂寞,时间倒是过的很快。

    “好,等我们出去,我一定请你们吃一顿大餐,地点时间你们随便挑,我依暖颜才不是小气的人呢。”

    “你们看,是不是雨停了,有彩虹有彩虹哎。”安念抬头望着天空出现的七色彩虹,心情大好。

    “既然放晴,我们还是先下去。”

    “安念,过来,小心点儿。”阎王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安念的关心,这可让其他两位女生对自己的男朋友引发不满。

    “暖颜,我发誓,这种户外运动我再也不会跟你来了。姐姐我恐高,对这种运动真是受不了了。”

    安念在下山的时候,差点儿滑落下去,吓得安念不敢再动,最后还是阎王想办法把她带下山的。

    “安念恐高,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暖颜。万一她有什么事,你可不愧疚一辈子?下次,乖乖的,别强人所难。”延一温柔的对着暖颜说,语气中听不出任何责怪。

    延一的温柔让安念想起自己前两世跟延一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是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现在想想,他就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不,说他是狼都侮辱了狼这个动物。

    几人历经周折终于回到房间,安念刚一进门,立刻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嘴中还发出嘤嘤的抱怨声。

    “太累了,腰痛,头痛,浑身都痛。”

    “暖颜,笑宜,我饿了……”安念撇撇嘴,不满的看着两人。

    “哈哈,看你的样子像个抱怨的老太婆一样。你赶紧洗了澡吧,然后我们一起去吃饭。”

    一听吃饭安念就顾不得形象了,冲了澡穿着桃红色的浴衣就出来了,头发都没擦干,戴着浴帽显得安念更加小巧玲珑,跟个精灵一般。

    “走吧走吧,我们去吃东西吧。”一提到吃,安念的眼睛都在发光。

    “你这个样子,你确定要出去吃东西?”笑宜满是不解的看着安念,吃个东西而已,用不着这么着急吧。

    “咚咚”

    “安念,要不要出来吃东西?”

    “爵翎?”安念听见爵翎的声音就像老鼠见了大米,亲切的很。

    安念立即开了门,说:“爵翎,我们去吃东西,吃什么?有什么好吃的?”

    爵翎本来听到安念这么兴奋的声音很高兴,可是当看见安念穿个浴衣就想出门可把他气个半死。

    这丫头是不是疯了,不说楼下有那么多男人,房间里还有两个女人呢,她怎么可以肆无忌惮的在房间里穿成这样!

    就算是女人也不可以看见安念这个样子,只有自己才可以!

    阎王没有回答安念的话,而是紧紧的关上门,大声说道:“赶紧给我换衣服,否则到明天中午都不许吃饭。”

    阎王发火了?

    安念模棱两可的看着被阎王死死关上的门,愣了好一会儿,问其他两个说:“他怎么了?为什么发火?”

    房间中的两个女人掩唇偷笑,这还看不出来?安念的情商真低。

    为了食物,安念连声抱怨都没有,赶紧找自己干净的衣服。

    哎?完了,自己竟然没带衣服!

    不带衣服带浴衣!安念对自己已经无话可说。

    趴在门上,敲敲门,冲着外面的阎王说:“我忘了带衣服了,可是我想吃饭。”

    阎王听到安念的敲门声以为她换好了,刚想开门,谁知听到后面的一句话,果断的收回了手。

    “等着,我去拿。”

    过了一会儿,阎王开了门,手中拿着安念的衣服,递给安念。

    安念嫌弃的对着门外的阎王说:“你怎么会有我的衣服?你不会有那种恶心的癖好吧……竟然偷拿我的衣服!”

    阎王真是黑线了,自己临走之前就怕安念不细心,自己特意去她的房间找了一套衣服,竟然被她说成是变态!

    阎王不多做解释,省的越描越黑,还好,明天就可以回去了。回家之后再和这个丫头算账。

    第二天回去的途中,阎王接了个电话,等到下车,阎王急匆匆的就走了,只跟安念说他过几天回来,有事情要处理。

    安念从来没见过阎王的表情如此急躁,已经晚上九点,什么事情非要这么晚去办,还要好几天?

    没等安念多说,阎王就已经不见踪影。

    她的心情很不好,跟暖颜和笑宜告了别,自己一个人走回家,算是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

    “喂,你撞到我了。这大半夜的吓唬谁呢?”安念本就生气阎王没有跟自己一起回来,这下可好,还被人撞到,手都磕破了,人家倒好,一句话抱歉的话也没有,跌跌撞撞的往前走。

    换做是平常,安念不会理会。这种人说的好听就是没素质,安念不愿意跟这种人多费唇舌。

    可是这一次,安念就想教训教训这个人。

    安念起身,一把拉住那人的衣服,拦住他的去路,刚想问问他为什么不看路撞了自己不道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我的天,这到底是怎么了?喂,你没事吧。”那男人终究抵不过血液过快的流失,倒在了安念的怀里。

    安念闻到这人身上的血,大惊:“人灵,你是人灵。”

    他不是普通的人灵,正是能威胁到延一的那个唯一可以与他抗衡的人灵。从他流出的血液中就能感受到他的灵力。

    “不能死,你不能死……”

    安念慌慌张张的拖着男人,费力的走回家。拿出药箱,先给他止血,再把自己身上的灵力注入给他。

    不能死,要活着,要活着!安念心里不断地说着这句话,这个男人若是死了,世界上恐怕再难找到这样的人灵了。

    “还好,注入灵力后倒是保住了性命。”安念顿时放心了不少。

    这男人身上全部都是鲜红的血液,不仅仅有他自己的,好像还有许多别人血液的味道,十分刺鼻。安念不喜欢这个味道,她可不想让自己的房间全部充满这种刺鼻恶心的气味,就将男子的衣服脱了,擦拭干净他的身体,又给他换上阎王的衣服,总算是大功告成。

    这男人的脸总算能够清晰的看清楚,一张细嫩白吹的脸,有着与阎王相反的面孔,他的五官很柔和,不似阎王那般棱角分明的冷峻。

    安念忽然发现这就是传说中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原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