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惊现转机

    更新时间:2015-08-02 23:14:32本章字数:2558字

    叶楚,十八年前,出生于阳市衡县的一个依山傍水,山清水秀,交通方便的一个叶姓居多的村庄里的一户朴素的穷苦人家。

    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叶楚的妈妈在怀着叶楚的时候还在烈日炎炎的农田里弯腰收割稻谷,导致了叶楚的妈妈在务农中中暑,突然晕倒在农田里,大腿边流出了血,后来一起在务农的乡亲们发现立刻叫车,送到了不远的县城的人民医院。立马送进产房,才有了叶楚。

    而因为母亲的出血,导致了早产,不满七个月的叶楚出生。也导致了后续十八年里,叶楚,体弱多病,因为病的原因,性格慢慢变得懦弱,自卑,说话都是细声细语,脸色苍白,也是同龄人取笑与欺负的目标。

    并被欺负他的人惯上了病秧子的别号。衡县洋塘大学,是衡县乃至全国远近闻名的大学,培养了许许多多为国家的栋梁之材。

    洋塘大学,坐落于有湖省母亲河之称的香江河边,交通方便,风景迷人。因为洋塘大学的教师及负责,学校设备条件齐全极好。吸引了远近乃至省外的大批寒门学子与富二代慕名而来。

    因为学校坐落于此的原因,周围是一栋栋高楼林立,酒店,酒吧,网吧,餐厅,等等应有尽有,繁华之处,县城也赶不及此处半分。

    而叶楚在洋塘大学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年,成绩一直是中下,因为不爱说话,在学校老师也对他的评价就是四个字,默默无闻。

    今天叶楚又来到了学校,新学期开学的第二天。也容升了大二三班,所处的班级是学校出了名的不服管教,顶撞老师,多数富二代云集此班之称的班级。

    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叶楚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糟糕,越来越无精打采,嗜睡。

    一大早来到了属于大二三班教室,就听到许多的同学聚在一起讨论,今年的班主任是谁,是男的还是女的,漂亮吗?无言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低头就躺课桌上睡着了。

    梦中有人在反问自己:“你的梦想是什么".叶楚回答说:“我的梦想是让爸妈过上好日子,做到世间巅峰,钱,富可敌国,权,权利通天,无所束缚,制定自己的规则。”那人说:"呵呵,瞧你这病秧子样子,你配有梦想,你有梦想,有什么用。你能去实现吗?你有能力实现吗?"

    梦中,叶楚激动的回答:"我能实现,我能实现,又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我能实现吗?能实现吗?"

    在叶楚梦中反问的时候,这个时候教室里也来了一位穿着全身白色衣服休闲装的漂亮女人微笑的对着全体学生走到讲台旁边。

    说:"同学们!大家好!新的学期又开始了,望大家在新的一学期里再接再厉,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做出一份好的成绩去回报爸妈,回报学校,回报社会。首先,我自我介绍,我这学期了是你们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

    叫苏然。这节课自由活动。望同学们相互认识。”接着说完就微笑的走了。

    老师走后,突然教室里集体男生尖叫了起来。哇,啊。爽呆了,有机会了。到处充满这种话语。一处脚落传来了声音,“叶楚,叶楚,不要睡了,醒醒,醒醒,好消息呀!”接着又推了推叶楚的手。

    而此刻的叶楚因为梦中的原因心情低落,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再叫自己,推自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缓缓的抬起了头,慢慢的转过头来,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一脸猥琐像的死党张强。

    对他打趣的说道:“强子,怎么了,一脸猪哥像,怎么,号称坐怀不乱的张真人,也发春了,是谁有那么大魅力。”

    张强说:“楚子,你知道我们班这学期的班主任老师是谁吗?是苏然,苏然。”激动的接连说了几声。叶楚:“哦,原来是她。”想到了自己在这学校的所闻。

    “苏然,二十三岁,湖省师大毕业,一米六八,性格温和,平易近人,来校一年,没有过不利的传闻。被学校全体男生作为娶老婆的第一人选。也是广大男生的梦中情人。”

    “她,她,叶楚嘀咕的说到,她再好,也与我无缘,我们不是一路人》”。死党张强听到了叶楚的嘀咕声,他知道叶楚的情况,只好安慰的说到:“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只要自己用心,努力。”

    一时间,教室里都是说着关于苏然有关的事情,混混沌沌过了一天,放学的时候,班主任来到了教室,对着同学们微笑的说放学,结果又导致了一群人的yy,有点脸皮后的就说,看到没,看到没,苏然,苏然单独对我笑了,说完又一脸猪哥像的yy意yin去了。

    老师宣布放学后,同学们陆续都走出了教室向校外走去。而叶楚也迷糊的走出了教室,来到了车棚,打开锁,骑着自己陪伴了三年之久的自行车也直奔回家之路而去。

    半路途中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病秧子,还不停下,找打呀!”一看前面拦着的也是同班的同学马欢,与刚刚出声的狗腿子猴子。

    听学校人说马欢家里是混黑社会的,相当的有地位。也导致马欢在学校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无法无天,老师,同学们都敢怒不敢言。都畏惧他家里的背景。

    叶楚此刻在想:“马欢一直都偶尔的喜欢欺负自己,前几天被他训了顿,今天又是怎么拉!”

    接着就对马欢说:“欢哥好!”马欢一听,神色一喜,他还是挺喜欢别人畏惧他,称他为欢哥。马欢道:“怎么,病秧子,知道我为什么拦着你吗?。”

    猴子,上,猴子一听,嘻嘻的一笑,好嘞!冲上前去就是对着叶楚一阵拳打脚踢,打的叶楚只好卷在一块,被打的直打哆嗦。

    期间传来了马欢的声音:“病秧子,知道我为什么今天要打你吗?有些人是你不能交谈的,惦记的,知道了吗?就比如苏然老师。否则下次就不是如此了,好了,猴子,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说完又喵了喵倒在地上的自行车:"猴子,这自行车我怎么看不顺眼呢?把它扔河里去吧!”

    说着猴子就把叶楚的自行车,提起,走到了河边,扔到了急流的河水里。猴子上来后路过叶楚身旁时又对着叶楚狠狠地踩了一脚才走开。

    马欢说:“猴子,走吧!”猴子屁颠屁颠的为他开开了车门,坐上车,猴子还狐假虎威的对卷在地上的叶楚说到:“小子,今天欢哥放过你,你要记得他的好,记住他的话,后果自负。”说完,车子启动,扬尘而去。

    留下了全身伤痕的叶楚。这个时候天空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暴雨,好像上天也在感叹为叶楚不公。

    叶楚慢慢的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暴雨打在叶楚身上,他感觉不到任何疼痛,擦了擦鼻子上的鼻血,看着身上到处的伤痕与脚印,叶楚跑到了河边。

    自行车沉下去的地方。突然忍不住吼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上天如此不公,让我受尽欺负,让我病魔缠身,为什么。”

    说着就一路奔跑,对着天空的闪电说道:“贼老天,既然老天没眼,不公,来吧!闪电来,往我身上招呼,来呀!”

    不知道过了多久,吼了多久,叶楚慢慢的感觉到了困了,筋疲力尽,晕倒在地。叶楚晕倒后不久,暴雨越下越大,闪电越打越响。突然从天空一束白光已急速的速度下坠而来,直坠叶楚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