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再遇

    更新时间:2015-08-16 18:24:56本章字数:3788字

    天色渐黑,赵家大汉与其妻子为了明早的拜谒,早已睡去。名为阿玲的少女吃完饭后,便再没有出现过,倒是那个唤作阿立的小孩,时不时地跑到后棚里来,躲在柱子后面,偷偷地看着正在打坐的叶梦,不过后来随着女主人的一声叫唤,也恋恋不舍地回屋睡觉去了。

    陪伴在叶梦身边的,只有蜷缩在一旁的小白。小白时不时地转过头来,看着正在修炼的叶梦,黑夜里显得特别明亮的那一双大眼睛,时不时的透着莫名的神采。

    此时的叶梦体内,情况却不是很好。在全身各处,都能发现一暗一透明两股灵力,正在疯狂的斗争。

    颜色较暗的灵力明显强大得多,将另外一股透明灵力团团围住,似乎是要将其一口吞掉。

    那股透明灵力正是叶梦在飞来峰顶上吸收的南海风灵力。

    叶梦此时正拼命的操控这风灵力,想将它彻底融入到自身的怨灵力中。

    这风灵力虽然已被叶梦操控,而且面对的是比自己强大多少倍的怨灵力,但仍然爆发出了极强的破坏力,拼命地想挣脱怨灵力的包围。

    洪荒灵力竟狂暴如此!

    叶梦原以为自己已将这风灵力收服,只是需要将它彻底吸收就行,没想到整个过程竟是如此艰难。

    小白看着一旁浑身汗如雨下的叶梦,眼里闪过一丝焦急,站起身来,不断围着叶梦转圈,却没有一点办法。

    整个大陆,融入第二种灵力修行的修士虽不少,但也不算不上多,一个是因为修炼多种灵力更为复杂,若天赋不够之人,反而会影响修炼时间,另一个原因便是,融合多种灵力极为困难,任何两种灵力,即使属性再相似,也总会有冲突的地方,更别提像怨灵力和风灵力这等完全不同的两种灵力。

    要将两种不同的力量融为一体,不仅需要对自身灵力极强的控制力,必须还有上佳的毅力。

    幸亏,叶梦这两点都不缺。

    这也是胡连三放心将大洪荒龙拳教给他的原因。

    叶梦紧咬住牙,操控怨灵力一次次地抵抗着风灵力,同时分出心思,尽力地控制住体内风灵力的破坏。

    灵力融合说起简单,却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即使南海风灵力已被叶梦收服多日。叶梦一点点地将两股灵力融合在一起,速度虽慢,但还是有所进展。

    天微微发亮,此时,叶梦已基本上要将风灵力全部融合。叶梦暗自高兴,心里微微发誓,要趁此机会,一鼓作气将这风灵力全部融合。

    没过多久,房屋主人也都起床了,四人来到后棚,看到盘坐着的叶梦,阿立正准备来唤叶梦,但是被大汉制止,“小兄弟估计累坏了,看他样子,应该也是修道之人。我们自己走吧,就不打扰他了。”

    叶梦虽在淬炼灵力的紧要关头,但也能洞悉外面的情况。不一会,男女主人便带着练歌孩子离开了,后棚再次剩下叶梦一人。

    叶梦凝聚心神,再次投入到融合风灵力过程中。

    ——————

    ——————

    时过午时,原本端坐的叶梦,突然间睁开了眼睛。

    “成功了!”叶梦欣喜地叫了出来。

    此时,他的体内再没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灵力,经过长时间的磨合,风灵力终于完全融入到叶梦的本源灵力中。

    随手打出一条灵力匹练,不再是以往的暗红色,而是泛着淡淡青光的淡红色,灵力之间,强度也明显提升不少,特别是其灵活性,在注入了南海风灵力之后,有了质的提升。流动之间,几乎让人扑捉不到踪迹。

    若说叶梦之前的怨灵力,是中等灵力中垫底的存在,那现在这蕴含了两种中等灵力的本源之力,已经可以媲美许多中等灵力了。

    “现在这灵力,我就将它取名‘暗风之力’吧!”叶梦想到。站起身,轻拍了一下旁边无精打采的小白,径直走出了房屋。

    正直中午,烈日当空,赵家庄里空无一人。就连平时小孩最喜欢聚集的广场上,也只是凌乱的散落着一些草垛子。“对了。”叶梦一拍脑门,“既然我昨天已经答应了赵大哥,现在趁他们还没回来,便去这乾坤正气门看看吧。”

    出了村口,直行两里地左右,便来到了昨日家里男主人所指的小良山。山间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似乎便是通向后山之路。

    这小良山近看,比之夜魇山还要高大一些,只是虽说密林遍布,但其中灵气极为稀薄。难怪,只有这等凡修境修士的小门派聚扎在这里。

    走到密林深处,叶梦随处可见一些野兽的粪便及爪印。“赵大哥昨日说,之前打猎为生,倒确实是危险不已。”

    只是这里的只是一些寻常野兽,一个凡修境修士便可以轻松击杀,叶梦虽是一个人走在森林之间,倒是不会有什么危险。

    叶梦加快脚步,过了半响,翻过一座山头,便可遥遥看见森林之间的一间规模颇大的大殿,房屋门口是片巨大空地,空地上,有将近两百多人聚集在那儿。叶梦视力惊人,一眼便看到站在人群最前列的赵家夫妇及幼童阿立,只是那少女阿玲却不知道在哪里。

    两旁站立着许多持刀的莽汉,却没有丝毫灵力修为,叶梦也是奇怪,难道这乾坤正气门,还需要请凡人侍卫吗?

    叶梦正欲过去给赵氏夫妇打声招呼,却听到赵家大汉恭敬又十分焦急地对着一个莽汉道:“各位仙师,小女已经进去一上午了,不知何时才能出来啊?”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在场众多莽汉的嗤笑声,其中一个领头模样之人冷冷道:“我们头领在里面商量大事,那几个女人在里边说不定多快活呢,一时半会儿出不来的。”

    赵家大汉并未听明白话里的意思,仙师之命难为,他也就不敢再多问什么。一旁叶梦感觉有一些不对,悄悄立在一颗大树之后,并未急着走出,

    不一会,一个村民似乎是想要小解,给旁边的莽汉告了个罪,向大殿后方的森林走去。

    “啊啊啊啊啊!”

    不多时,那个解手的村民突然发出一声惨叫,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死人了,死人了!”

    周围村名连忙跑到那人身边,连声问道:“赵四,怎么了?哪儿死人了?”

    那人畏畏缩缩的看了周围正在冷笑的莽汉们一眼,小声道:“是赵板家的姑娘,全身赤裸,死在后面的草丛里…”

    人群顿时炸开了锅,“怎么可能,丫头不是在里边帮仙师们做事吗,怎么可能死了?”

    终于,一个胆大的村民向周围莽汉问道:“仙…仙师,是怎么回事,赵四他说的是真的吗?”

    那莽汉扫了在场众人一眼,哈哈大笑道:“当然有可能,我们几个首领如此强悍,就是不小心弄死了那几个女人也是正常的。”

    赵家村村民听到这样一番言论,似乎一下子懵住了,尤其是那几个有女儿在里面的村民,一下子像不能动弹了一般。

    赵家大汉喃喃地道:“怎…怎么可能,阿玲是去帮仙师做事去了,不会出事的。”

    看到此时,叶梦哪里还不明白,这伙人哪里是什么修士,看这穿衣打扮,明显就是一群流寇!

    糟了,阿玲还在里面!叶梦想起了昨晚与那小女孩的见面,虽说两人交流不多,但是女孩那质朴的笑容,特别是想着要见到仙师时的喜悦之情,给叶梦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顿时,场地中间之人看到一股气息极强的声影从旁边森林里掠出,直接向大殿大门奔去。

    门口的守卫正欲开口,却一下子被一股淡红色气息贯穿全身,倒地之后,口吐白沫,眼见是不活了。

    叶梦并未停留,直接撞开了大门,向里边奔去。

    大厅外的众多莽汉好想懵住了一般,而赵家村的村民亲眼见到了杀人,顿时乱作一团。

    只有那赵家大汉感觉到这声影有些熟悉,细想之后,才想起是昨日在自己家借宿的少年。

    “快!是那位小兄弟,小兄弟也是一位仙师,快,快跟他到里面去看看。”

    赵家村众人听到大汉的呼喊,全部开始往大殿里面冲去,几位莽汉还欲阻拦,甚至都拔出了刀,只是一下子被焦急的人群冲翻在地。

    里面的那一幕,令所有人看了胆寒。这是一幅什么样的场景。

    四五个少女,身无片缕,周遭衣服被撕得粉碎,浑身上下到处是青紫伤痕,双手被绑在身后,被几个恶汉扑倒在草堆之上,眼里泪水早已哭干,满脸绝望地望着天上。其中就包括昨日大汉家里的阿玲!叶梦站在大门口,脸色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

    “呀呀呀呀呀!”双拳被捏成了紫红色,浑身上下咯咯发抖。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想着昨晚突破!

    为什么!

    要是我今早之时,言而守信,便不会出现这一幕!

    阿玲!我对不起你!

    叶梦身上,一阵红色气息不断向外翻滚,那本应该是淡红色的气息,竟再次变成了深深的暗红色!

    梦魇秘典!

    叶梦顿时化为一道极其凌冽的声影,几个腾罗之下,除了手上还提着一个人外,大殿内莽汉全部被吸成人干!

    旁边的赵家大汉等人,连忙冲到自己的女儿身旁:“阿玲,阿玲!你还好吗?爸爸对不起你,爸爸对不起你呀!”

    可是无论周围人怎么交换,少女却只是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眼神绝望的望着天空!

    “你们到底是谁!”

    叶梦手里的莽汉看到他的同伙这等惨状,早就吓破了胆,战战兢兢地说道:“大…大人,我们是附近的青鲨帮,因被官府通缉,便跑、跑、跑到了这里,知道这里以前的仙人门派与赵、赵家庄的村民有旧,便假扮了仙人,将、将他们引过来,准备收取些钱财。强、强暴少女之事是我们大头领临时起意的,不关我事啊!”

    “谁是你们大头领!”

    “大、大头领刚才去殿后解手去了…啊!”

    叶梦将手里已经化为人干的尸体扔在一旁,已经化作一道血色声影,朝大殿后面奔去。

    大殿后面早已空无一人,应该是那头领听着屋内动静,伺机逃命去了。

    丛林之间有一条斑驳的小道,道上花草偏倒在一旁,似是有人刚才慌不择路,勉强踩出的。

    就是这条路!

    叶梦声影再次掠出,顺着小路追去。

    只是那头领似乎极为熟悉小良山周围地形,叶梦虽是修为高强,但经验不足,几次差点被那人带偏了道路。

    终于,在叶梦几乎是要追到山脚的时候,才看到山下大道上,一个半身赤裸的大汉正在仓皇逃窜。

    叶梦目光发冷,身形一动之间,便已来到了山脚,手里暗红色劲气涌动,直奔那大汉而去。

    大汉回望一眼,看到了杀气腾腾的叶梦,顿时双眼间露出了绝望之色。

    不远处,一个身穿华服,后背大剑的俊朗少年正叼着一根草头,优哉游哉地顺着大道走来。

    大汉一看到那少年,牙齿一咬,几步之间便跑到那少年身前,忽然跪倒在少年身前,凄厉地哭道:“大人,救命啊!有一个恶贼闯入小人家里,不仅抢光了家里积蓄,更杀死了小人的妻儿。他马上就要追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