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真相

    更新时间:2015-08-18 18:57:49本章字数:3123字

    少年瞥了叶梦一眼,收回了顶在身前的长剑,傲然道:“若是真动起手来,你撑不过三秒。”

    叶梦沉默,他知道少年说的是实情,论修为,自己与他差上一个大阶段,论灵技,刚才少年使出来的二重剑至少是炼阶层次,也远胜自己。只有灵力上,自己再次进化的暗风之力,估计可以勉强抗衡一下了吧。

    少年身前的老者咳嗽两声,笑眯眯地看着叶梦,问道:“小兄弟天赋不错嘛,不知拜在哪个门下啊?”

    叶梦望向这老者,没有感觉到老者身上的恶意,便轻声道:“沧澜血蝠宫。”

    “血蝠宫呀…”老者摇头晃脑了一阵,暮然说道:“没听说过。”

    叶梦无言,这老儿也太能装了,明明就不知道,还装模作样地思考半天。

    老者似乎也看出了叶梦所想,尴尬地笑了笑,却突然指向叶梦肩膀上的小白,嬉皮笑脸地说道:“小兄弟,这只猫…”

    叶梦终于明白老者要表达的意思,原来一直再打小白的主意,眼神便渐渐冷了下来。小白是自己最好的伙伴,虽说今天的表现也吓自己一跳,这老者,多半比自己的师父胡连三修为更高,却抵挡不住小白的含怒一击,看来,小白身上也是有自己的秘密的。

    只是,不管小白怎样,叶梦都不会允许任何人打它的主意,要动小白,除非从自己身上跨过去!

    看见叶梦神态变化,老者语气一变,突然间又露出一脸严肃的表情,继续说道:“肯定是小兄弟的伙伴了,你放心,我们是绝对不会打它的主意的!”语气转换之快,让叶梦都有些嗔目结舌。

    老者转过头去,似乎对着那少年使了个颜色,然后转过头来,笑眯眯地对叶梦说道:“小兄弟,看你这装束,应该也是外出历练的吧。我们决定了,跟你一起历练!”

    “什么?”不禁叶梦没反应过来,那少年也是懵了,大声道:“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跟一个邪魔歪道一起历练。”

    老者见少年没明白自己刚才使的颜色,焦急地跺了跺脚,不断给少年眨巴眼睛。只是少年突然疑惑地道:“朱老,你是眼睛进沙子了吗?”

    “噗!”叶梦看得都噗嗤一笑,这两个人,一唱一和,倒是颇为有趣。只是想到虐待阿玲的凶手还逍遥法外,目光便再次凌冽起来。

    老者着急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无奈地道:“祝小子,你说你平时这么机灵,怎么现在突然脑子少了一根筋呢?你看这少年,眉清目秀,俊朗不凡,特别是那只猫,体态优美,毛发柔顺,一看就不是凡物…怎么可能是恶毒之人呢?”

    少年冷冷一笑,道:“怎么不可能,我可是亲眼所见。”

    叶梦眼神凌厉,直瞪瞪地看着那少年:“杀人的人不是我,是他,还有你!你可知道你放走了他,就会有多少无辜之人受害!”

    少年还欲说什么,被旁边老者不耐地强行打断:“祝小子,我给你说过多少次,要多思考,多动脑筋,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说的话。你看,你出来没多久,我便帮你擦了多少次屁股了!”

    说着,转过头来看着叶梦,又露出了一脸谄媚的笑容,说道:“这样,小兄弟。你也拿出点证据出来,让这臭小子明白自己刚才闯了多大的祸。等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你们再结伴而行,如何?”

    叶梦搞不明白,这少年明显出身比自己高太多,为什么老者还会有这样的请求。

    少年仔细想了想当时的情况,似乎终于意识到有一点不对,不过还是嘟囔了一句:“他怎么可能拿得出证据…”

    叶梦再次扫了面前二人一眼,冷冷说道:“跟我走吧。”

    赵家庄。

    远远地走来两人一猫,正是叶梦和那名叫祝成的少年,跟随少年的那老者却已不见踪影。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相聚却有四五米的距离,少年跟在叶梦身后,一脸戒备地望着叶梦的背影。

    叶梦并未多说什么,静静地走到赵家庄外,回头看了一眼少年,说道:“进来吧。”

    少年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赵家庄,你放走的那个人,今天早上祸害了庄里的不少少女!”叶梦回答道有些咬牙切齿。

    两人走进庄口,却发现全庄的人几乎都围聚在广场上,四散地坐着,有人发现了进来的叶梦,顿时大声喊道:“恩公回来了,恩公回来了!”

    众人一听,齐齐地站了起来立刻围聚上来。领头的,正是昨晚留叶梦借宿的赵家大汉。

    突然间,整个村庄之人齐齐地跪了下来,领头的赵家大汉更是眼含热泪:“谢恩公救了村里的少女,谢恩公救了我们赵家庄全庄!”

    叶梦心里一酸,连忙扶起了赵家汉子,对着众人深深一鞠躬,说道:“是我对不起大家,都怪我。”

    “不,要不是恩公今天出现,不仅我们闺女要被糟蹋,我们整个赵家庄都完了啊!”

    叶梦想起了那个无辜惨死的少女,想起了阿玲没有丝毫神采的双眼,心里愈发地酸楚,明明是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却仍然被善良的村民们当作救命恩人。自己问心有愧啊!

    叶梦轻声地向赵家大汉问道:“大哥,阿玲呢?我想去看看她。”

    听到阿玲的名字,赵家汉子的脸上再次闪过一丝痛苦,双眼紧闭,默默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孩子在屋里呢,她娘在陪着她。”

    叶梦点头,再次朝着村民们深深一鞠躬,道:“大家起来吧,我去看看阿玲。”说罢,突然间将双拳紧握:“大家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一个恶贼逃掉!”

    大汉家内。

    仍然是昨日的布置,只是现在再次进来,却多了无限哀伤。

    大汉轻轻一叹,说道:“阿玲那孩子在屋里,唉,自从中午回来便不吃不喝。”

    叶梦在大汉的带领下,来到了阿玲的茅屋之外,微微扣了扣门。不一会,一个中年农妇从屋里打开了房门。看见是叶梦,那农妇突然就准备跪下,只是这次,被叶梦眼疾手快地拦了下来。

    叶梦用手轻轻指了指屋内,示意想去看看少女,农妇点了点头,默然地退了出去。

    叶梦缓步走进屋内,屋里陈设虽朴实简单,但极为干净,空气中透着淡淡的清香,墙上还挂着几个用茅草编织成的小玩意,提示着屋内少女的心灵手巧。

    只是现在,少女却蜷缩在床角一端,双手紧紧地抓着围盖在身上的被子,两只本来空灵的眼睛完全失去了昨日的神采,犹如一只被困水中的蜻蜓,再也无法恢复往日的风景。

    看到叶梦进来,少女却没有丝毫反应,犹如叶梦是一团空气一般。

    叶梦知道,她是在恨自己。

    恨自己为什么不守信!

    纵是村里人再怎么感激自己,叶梦也知道,少女是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就是在这么短短半天的时间内,一个青葱少女,失去了太多太多!

    叶梦并未再靠近少女,在不远处默默地站着,似乎站了很久,方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轻步退出了房间。

    屋外,那唤作祝成的少年默默地站在一个角落。

    “现在,你满意了吧。”叶梦走上前去,冷冷地低声说道:“你放走的那人,正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少年默然,这还是他第一次受别人指责,自己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忽地,少年转过身去,疾步向门外走去。

    “你去哪儿?”

    “我去把那个人找出来!”

    傍晚,农妇简单做了几个小菜,唤来一个人独自坐在村外山坡上的叶梦。

    饭桌之上却有一大桌子菜,还不断有村中之人前来,端来一些家常小炒,放在桌上,再悄然离开。

    餐桌旁,除了叶梦外,便只有农妇与那唤作阿立的小孩。而赵家汉子,一个人屈坐在门槛上,不停地啄巴着手里的土烟,两眼空洞地望着前方。他维持这个姿势已经一下午之久。

    农妇本来准备唤大汉吃饭,看着汉子的背影,最终只微微叹了口气,拿着一个空碗,往碗里夹了些饭菜,往里屋走去。

    叶梦只是坐着,并没有动桌上的碗筷。旁边的小孩,似乎也没有吃食的欲望,低着头不断揉搓着自己的小手。

    从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渐渐由远及近,最后出现在门口。

    少年右手提着一个血淋淋地人头,正是白日叶梦追杀之人,背上的巨阙重剑还不断滴着鲜血。

    少年并未将人头带进屋内,随手扔在屋外,朝着门槛上发呆的汉子微微鞠躬,跨进屋内,来到叶梦面前,轻声说道:“白天青鲨帮还有一些余孽逃掉,流窜在附近的山林里,我已经让这里的官府全力追查了。”

    叶梦并没有回答,双眼微闭。

    两人陷入了一个短暂的沉默。

    良久,少年忽地伸出了右手,化成拳状,伸到叶梦面前。

    “对不起。”

    这竟是整个大陆,不管修士凡人,最为通用的结交之法!

    若两意气相投之人,一人伸出拳头,意为愿与你结交。若另一人同样伸拳,拳拳相碰,两人便能结成兄弟。

    叶梦抬起头,看着少年,摇了摇头,道:“你需要道歉的并不是我。”

    他并没有伸出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