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隐情

    更新时间:2015-08-06 15:18:30本章字数:3054字

    风平浪静,飞来峰顶上,和煦阳光洒下,似乎这阳光也不再被狂暴的风团撕得零碎,安安静静地铺洒满整个山峰。只有远处海岸传来的阵阵雷声,提醒着之前惨烈的景象。

    一块大石底下,忽然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此刻安静的峰顶却显得格外明显。

    一只岩鼠突地刨开硬脆的泥土,从地下窜地一下跑出。跑到一个空旷的位置,用两只前爪开始刨地上的黄土,不多时便刨出一个硕大的坚果。

    叶梦揉了揉被风刮得生疼的双耳,将凌乱的头发捋顺,缓缓站起来,看着面前微笑而立的胡连三。

    “师父。”叶梦话语中带着一丝喜悦。

    “恩。”胡连三笑得很畅快,也不管自身衣服被吹得乱糟糟,直接问道:“梦儿,你吸收了多少道风灵力?”

    “二百八十一道。”

    “哈哈,好,好个二百八十一道。”胡连三开怀大笑,“梦儿,你可知道当年为师吸收风灵力时,吸收了多少道吗?”

    说着,还没等叶梦回话,便继续说道:“为师当年吸收的是我沧澜省乱风窟内的狂风灵力,论品阶跟你这南海风灵力差不多。也是三天时间,为师也不过吸收了一百九十道而已。沧澜宫内,吸收风灵力的记录,也不过三百道。那吸收三百道之人吸收的不过是普通风灵力,根本比不上你这南海风灵力”

    看着师父这么高兴,叶梦也是开心不已。这些年来,师父为自己付出多少心血,叶梦深深知道,就说给自己的那瓶炼阶中级的炼灵丹,市面上至少也要数千灵钱。师父作为一派之主,又哪里能轻轻松松拿出这么大一笔钱。

    这些年来,自己无论取得多大进步,师父从不轻易赞赏自己。即使自己在门派大比中夺冠,也不过是得到一句“做的还不错”的评价。在生活中的细致入微的关心和修炼上严格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练成这风灵力,师父会开心成这样。

    “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叶梦暗自握紧了拳头。

    胡连三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不过脸上仍是遮挡不住的笑意。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空地处正在挖食的岩鼠:“梦儿,你试试这南海风灵力。”

    叶梦点了点头,轻运一口气,一道灵力匹练朝着岩鼠而去,瞬间便落到了岩鼠的背上。

    岩鼠背后的毛发就像被微风拂过一般,只是轻轻荡起了一层涟漪。这只岩鼠好像并没有察觉任何异常,仍然在那儿一心一意地刨着黄土。直到叶梦手里劲头增大一些,岩鼠才察觉到了不对,猛地朝前跑了两步,回过头来却没有看到任何攻击者,狐疑地摇了摇尾巴,却也不敢再留在原地,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开去。

    胡连三微微颔首,道:“风灵力,讲求无所不在,却又渺无踪迹。你现在乃是筑基大圆满,这段时间你需好好修炼,将这风灵力融合到你本身灵力中,聚元之时更会厉害几分。”

    “是,师父。”叶梦道:“弟子明白。”

    “这南海风灵力你已经汲取成功,剩下的火,水,土三种洪荒灵力,就要靠你自己了。切记,吸收之前先用秘法感知,感受到那洪荒灵劲,方可吸收。”

    叶梦点头。

    “好。”胡连三看了一眼叶梦,随即话锋一转,“梦儿,这次陆长老交给你的任务,你准备在哪儿完成?”

    叶梦略一思量,说道:“弟子想往北,想将庐州城作为第一站。”

    胡连三一愣,随即明白了叶梦的意思,“也好,你本就生于此地,要在这儿杀人,也是难为了你。庐州是我省南部最大凡人城镇,更离我沧澜巨擘幻宗所在的千霞山不足百里,龙蛇混杂,十分适合你这次的任务。你以前甚少离开山门,这次也算对你一个历练。不必急着返回,只需在万道大会开始前半年返回宫内即可。”

    叶梦点头道:“弟子明白了,师父。”。

    胡连三一挥手:“走吧,我们下山。你先随我到斜月城办点事情,我们在那分别。”

    ——————

    ——————

    斜月城本是一凡人小镇,离叶梦家乡的村庄不过二十余里。因地处落日山脉脚下,离大陆东部沿海也不过百里路程,交通倒也颇为发达,往来客商众多。数十年前,镇旁一小山上被发现特产一种“青蜂”,青蜂所酿的“青灵浆”口味清香,颇有安神蕴灵功效,是沧澜南部修士喜爱的一种饮品。

    “青蜂”被发现后,青峰山一度引起了一些修士门派的争夺,在这斜月城掀起了一番腥风血雨。到最后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青峰门给占据下来。

    这青峰门占据青峰山后,召集了不少斜月城凡人壮丁采取青蜂所酿灵液,直接成了这斜月城的土霸王,每月所收灵液便在这斜月城外拍卖。久而久之,在这斜月城外,便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坊市,供附近修士交易丹药、法器。

    这青峰门不过三流小派,派中弟子多还在凡修境,修为最高者也就筑基后期。那日叶梦所杀之人,正是这青峰门大长老,修为也是筑基后期。

    按理说,这青灵浆虽不算什么丰富资源,但好歹也是物以稀为贵,养活一个中等门派绰绰有余,却没人想到会落到一个不知名的小派手里。

    斜月城北面紧靠青峰山,城、山之间便是修士坊市。斜月城东南西三面城墙环绕,城墙算不上高,也就三丈有余,不过地处内陆,更有修士门派把持,强盗马贼万不会到此,固也未派壮丁守城,只是在城南门口安排几个守卫,维持简单秩序而已。

    此时的城南门口,立着两个人,正是胡连三和叶梦。

    斜月城南城门是整座城的主门,入城道路足有四架马车宽。此时正值月中,道路两旁商店林立,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然而叶梦此时却没有心思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凡人街景,一直盯着城楼上高悬的“斜月城”三个字,心里颇有感慨。

    旁边胡连三却也知道叶梦心情不好,并未说话,只是安静立在一旁。

    良久,叶梦轻声一叹,说道:“小时,我最期盼的事情,便是这斜月城附近十里八乡每月中旬的赶场节。每当赶场前天,爹娘便会带着家里当月的收成,携上我,到城外的陈姨家里住上一晚。等第二天早早的来到这城南门口支摊。那时,我就可以找爹支上几文钱,在这街上寻觅自己喜欢的吃食。”

    说罢,叶梦收回双目,紧紧地攥住自己双拳,牙齿紧咬:“青峰门,青峰门!我们还没完!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消失在这世界上!”

    胡连三自是知道叶梦的酸楚,轻轻说道:“梦儿,以你现在实力,自是可以灭这青峰门。只是你可知,为何我叫你单杀这颜一刀,而不是灭这青峰门满门。”

    叶梦其实早已想询问胡连三其中缘由。只是叶梦知道,师父为自己操劳奔波,定不会加害自己,这么做定有其道理。

    胡连三看着叶梦沉默不语,也是知道叶梦心中所想:“灭这青峰门不难。可是,青峰门以青灵浆与坊市收入为主营,青灵浆收入倒还罢了,这偌大个坊市,它一个连聚元境修士都无的小门派,又哪来这么大胃口吃下整个坊市。”

    叶梦惊道:“师父,难道他们背后,还有人撑腰?”

    胡连三微一点头:“当年,这坊市初成时,我血蝠宫也曾插手其中,上届掌门曾亲自出面干涉这坊市利益分配。不过就在我血蝠宫出手当晚,便有两个金丹境修士‘拜会’我夜魇山宫门,美其名曰商谈,几乎时直言这坊市不是我血蝠宫可以插手。据我猜想,当时沧澜东南部几乎所有门派,也都遇见了这样的‘商谈’吧。”

    叶梦听到胡连三言语,仔细一想,心中猛然划过一个念头,忽地咬牙:“师父,你记得,当日颜一刀曾说,我父母之事另有蹊跷。有没有可能是这青峰门背后之人指示?”

    胡连三肃然道:“极有可能,这颜一刀好歹筑基后期修士,又怎可专门跑到你父母村庄去屠村,其中定有隐情。你身上所带手链,我和吴长老反复研究,却也得不出是什么材质所制。我想,你身世之谜,定然与这手链息息相关。”

    叶梦伸出右手,缓缓抚摸着左手手腕上带着的手链。那一丝冰凉的感觉却使得叶梦心里一暖。随即双拳紧握,却又无奈地缓缓松开,看向胡连三,歉然问道:“师父,你明知青峰门背后定有大型门派撑腰,却仍然允许弟子去杀这颜一刀,会不会对我血蝠宫…”

    胡连三哈哈一笑,摆了摆手,打断叶梦的话语:“我血蝠宫好歹也是成名已久,怎可受这区区青峰门之气。再者,这青峰门背后门派,所在意不过是这青灵浆及坊市收益罢了。只要不动这两部分,即使杀他青峰门掌门,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