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往昔今朝情丝绕

    更新时间:2017-06-30 23:25:00本章字数:3316字

    除夕一日日临近,风雪一天天猛烈,漫天风雪掩去了太多苦闷、沉郁与污秽,以至于让所有人都信服整个金陵城是那样纯洁美好。南若素初愈,下面的人都仔细得紧。虽然只跟了这位主子半年,但她从未将他们视为奴仆,处处照应时时关怀,这份敬爱是实打实的。上上下下忙活了一大顿,燕山的人陆陆续续甩了探子进府,年味便更浓了。南若素迎来了重回金陵后的第一个新年。

    年轻的男女们在燕山历尽磨难,而南若素却从未对他们温言软语半分,今夜难得放肆一回。以刘明阳为首,任非和陆珲等人吃了饺子后硬是拉着南若素守夜,南若素一时有些推脱不得。霍长远刚从左相宋元府上回来,便听他们嚷着让南若素留下,想到她大病初愈,便唱了黑脸厉声呵斥。见年近古稀的宋濂也在一旁笑呵呵地饮酒,南若素也释然一笑,“自然是要守的。你那么凶,可没有红包咯。”一阵嬉闹过后,南若素命墨月启了存得最久的一坛桃嫣然,给每个人都斟得满满。

    南若素起身高举酒碗,神情肃穆,朗声道:“今夜的这杯酒,敬在座的你们。感谢你们陪着我闯出了一条路,也要感谢我们每一个人,终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今夜过后,你们便是金陵的商人、舞女、宫女、太医或是侍卫,定要护得自己周全。你们的第一个任务是——”她略微停顿,盈盈一笑,“把自己现下的生活过得舒心。新年快乐。”

    南若素一饮而尽,短暂的静谧后,小小的院落中回荡着坚定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墨月惊愕不已,旋即明白了这话中的意思,细来一想,若素姐姐是完完全全把自己当作亲人了。墨月默默品着这桃嫣然,桃花的香甜弥漫唇齿之间,她不觉展颜。是了,日子太苦,总要学会苦中作乐的。

    烛火摇曳,孤独的人聚在一起温暖彼此。突然,几点零星的烟火在深黛色的天空绽开,随即越来越多,五光十色,芳华刹那。南若素就那样静静望着已恢复宁静的夜空,眸中思绪如同夜空一般深不可测。轰轰烈烈的热闹与喧嚣中,终是迎来了曜熙三年。

    初三这日院子里迎来了意料之中的不速之客。

    传旨的公公一身内侍局的新官服,笑容满面作了个揖。“南姑娘过年好,接旨吧。”皇上的诏令字字句句很是恳切,用了那样婉转动听的词句无非就是命自己前去参加宫宴。如今,宁轩坊的酒在宫里也流传开来,自己也算是半个皇商了。此番相邀,合乎情理。

    “南姑娘,马车在府外已备好,咱家在这儿等你。”

    “劳烦大人严寒中跑这一趟,民女也在这儿祝大人新的一年幸福安康。”南若素大大方方递上了沉甸甸的红钱袋,笑得诚挚。

    传旨公公眸子一亮,满脸堆笑,“南姑娘有心了,同喜同贺,也不枉太后娘娘遣我走这一遭。”

    得了公公的暗示,南若素的心愈发平静。值此良机,不抓住岂不是辜负了上天的一番美意?由是笑得如花美誉,“多谢大人。”

    南若素随指引宫女入座,座位离大殿极远,心中默默祈愿能够本本分分安然度过今夜。周围大多都是皇商之女,本在三三两两闲谈,见南若素入座,一时间噤声。南若素无意与众人攀谈,只淡淡一笑以目视礼。

    酒宴正酣,几番精妙绝伦的歌舞让满座宾客无不沉醉。南若素瞧着这歌舞,不禁感慨世间皆因果。今年宫宴想来是要邀宫外的歌舞的,金陵城内各家歌舞坊绞尽脑汁要出奇制胜,而南若素早已遣了歌舞坊的人早些回去过年,等到礼部的大人有此意前来谁与共之时,只得了南若素无奈一笑,一脸叹惋之态。

    “宣谁与共南若素坊主觐见。”

    不知何时笙歌渐弱,主殿传来了内侍公公的声音,南若素微愣,刹那间几道灼灼目光从殿内传来。既然世间皆因果,那么,是否祸福躲不过呢?

    宋清歌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与南若素的重逢竟是在宫宴。他震惊了片刻便释然,只是一场宫宴。她定有自己的野心抱负,只是得等到羽翼丰满,才能承载起这份野心的重量。由是清酒独酌,眯着眼望着翩翩而来的身影。

    南若素走得端庄优雅,心中却泛起了波澜。太后想必已经忆起了自己,此番兴师动众怕是要探探自己的能耐与目的。至于皇帝,许是推波助澜,隔岸观望罢了。她平静且谦恭地一一回应老臣们满是打量和讶异的目光,于大殿中央直身而跪,不卑不亢,高唱万福。

    “民女南若素给皇上请安,给太后娘娘请安,恭祝陛下和太后娘娘洪福齐天。”

    这是南若素回京以后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许是今夜的月色过于迷醉,竟勾起了太多人的前尘回忆。不同身份的人用不同的目光望着她,个个心绪复杂。

    “平身,抬起头来。”

    南若素与皇帝四目相对,那位年轻有为、意气风发的皇帝眸中,有太多过于直接的询问与考究。她淡然对上那双眸,莞尔一笑颔首低眉恰到好处,“民女带了几坛宁轩坊的浊酒,斗胆请皇上和太后娘娘以及诸位大人一品。”

    宫宴过后,几位玲珑心思的贵夫人和宫妃伴着太后在芙蓉池漫步。妇人们聊着今夜的宫宴,不知不觉便将话头引到了谁与共坊主身上。太后停了步子,甫一思量,对身边的宫婢轻声道,“便去请那位南坊主过来一聚吧。”

    远处一抹明黄渐近,一行人纷纷福身行礼。

    太后方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今夜我皇儿也有兴致游湖?”

    景帝安奕轩淡然一笑,挥手示意众人免礼,径直来到太后身边,替了婢女搀扶着她。“难得正月里得空,理应该多陪陪太后。”

    宴席已散,这边正有几个皇商在与南若素攀谈,便有宫女拦住了南若素的去路。“南姑娘,皇上和太后娘娘邀了几位王爷一同夜游,命您也前往。”

    周遭人识趣作礼离开,南若素微微颔首,“有劳姑姑指引。”

    尚未离宫的老臣们神色凛然,若有所思地加快了步伐出宫。皇帝和太后并未点明她的身份,她亦未承认。可这个南若素,想必就是南若素了。当初只是流放,又未曾有谁下令南氏一族永不得回金陵,她回来了又如何?区区一弱女子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呢?南氏一族,终究是没落了。

    南若素游刃在太后皇帝与一众贵妇人之间,已有了倦意,可眸子仍旧清亮。一旁沉默已久的安奕轩住了步子,回首朗声相邀,“可否请南姑娘上前一叙?”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南若素唯唯诺诺跟了上去,二人渐行渐远,众人望着安奕轩和南若素的背影,思绪万千。

    南若素就这样默默陪他走着,不时聊聊民生,气氛很是融洽。南若素从容应答,愈发印证了安奕轩心中的想法。绕了芙蓉池半圈,安奕轩驻足侧目望着她,面上带一分笑意。“南姑娘,慧极必伤。”

    南若素微愣,垂眸轻语:“皇上您有所不知,伤极方慧。”

    安奕轩细细品着这四个字,半晌开口,“南若素,若你是寻常人家的姑娘,朕定会把你拘在这宫中。”

    南若素心中已是通透,“若民女只是普通姑娘,便也不是南若素了。”

    “夜深了,早些回去吧。下次进宫记得多带几坛桃嫣然。”皇帝只留了一句含混暧昧的话,一展衣袖便阔步离去。

    夜已深,南若素回了府便被墨月缠着陪她用膳。宫宴自是不能饱腹,南若素被墨月的体贴细致感动,卸下了这整整一日的防备,坐在藤椅上接受她的追问。墨月在府中闷了一天,终于听到了这么多的消息,当下激动难耐,拉着南若素说个不停。

    “在我们那里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妻子,如果有了第二个,哪怕是小妾也不可以,都是违反法律的。所以社会和平安定,家庭和睦幸福。你看现在这后宫,今天你压我一头,明天我踩你一脚,好好的闺阁少女一个个都成泼妇了。”墨月随口吐槽,南若素却是一怔。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是怎样的奢求?又有谁能承诺得起呢?

    墨月同南若素聒噪个不停,本来已有些醉意的南若素更为困倦。墨月知趣将她送回了屋,临了无比认真地对南若素说道:“若素姐姐,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能一生一世伴你到老的。”

    夜里南若素终又梦到了父亲,那个官场驰骋半生,终黯然陨落的英雄。梦中他仍是意气风发的模样,抱着自己在书房中读书,读到“匪我思存”时他突然来了兴致,不知不觉便提到了婚嫁。

    “素素,你看,京城中有这么多与你年龄相当的好儿郎,你中意哪一个?”

    “父亲!我才八岁,还没及笄呢。”

    “先定下婚事,免得被别人抢走啊。太子身份尊贵,为人性情也不错,只是你总是避之不及,我知道你是个通透的孩子,也罢。洛王文采斐然,定会与你琴瑟和谐。还有郭将军的大儿子,对你可是倾慕已久,入赘着做女婿也不错。就那翰王家的世子,似乎对你也有意思。我家素素太有魅力,好儿郎都喜欢素素呢!”

    “父亲!你再拿我说笑我就不理你了!” 

    “等我的宝贝女儿出嫁了,我该怎么办啊,到时候万一哭得比你娘凶,那可就让满朝文武百官笑话了。”

    “那我得早点出嫁,好让大家都笑话笑话你!”

    “……”

    那些画面太温情,是一想到就会热泪盈眶的美好。如今,不复存在。

    前尘往事,不提及,怕是都淡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