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踏酒当歌且珍行

    更新时间:2016-02-28 11:40:17本章字数:1691字

    这一步他们走得极稳。先是闭店了半月,潜心寻找原料,在地窖中酿藏,一次次地试验,让墨月和南若素自己也都险些成了酒鬼。终于宁轩坊重又开张,之前的老客人等了许久,自是赶忙前来欲再品这价廉之酒,却不料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先是先前的老酒不在招牌上出现,一打听却听掌柜言只有每月十六方才供应。倒是出了四款新酒,名字独特,价格比老酒略高些,众人也就当尝个鲜,便都要来尝尝。

    谁知不到三日,京城里便传开有家酒肆叫宁轩坊,酒取着诗情画意的名讳,味道却是连城中老人都从未尝过的。一时间宁轩坊来来往往客人不绝。但这十日之后,上门的客人却又吃了闭门羹。以后这每月初一和十五梨花白,每月初三和廿五碧落黄,每月初七和廿八桃嫣然,每月初十和二十离人愁,每月十六宁轩酒。每半年根据众人的建议出一款新酒,售卖时间另议。这其余的时间你若是想喝到酒啊,除非与这宁轩坊中的霍公子或是墨公子相识,不然只有每日回味。

    多半人还未尝到滋味,却只能听喝到的人将怎么怎么好。这老人喝了也好,就连女子喝了都不会伤身。于是城里的人都盼着每月那几日的到来,每逢卖酒日,宁轩坊门口从鸡啼破晓开始便排满了人,人人三罐五罐地买,谁却知没过多久宁轩坊又放出消息,道每人每次只许买一罐,又出现了全家老少仆人齐动员的场景。

    有老大爷朝门童抱怨,你们这多折腾人啊。不久听到了回话。

    我们宁轩坊的卖的不是酒,而是酒中的缘分与故事,如果你们只是这么成车成车地买,岂不是暴殄天物了?每一种酒都有它的故事,得看是否引得起饮酒人的共鸣了。

    一时间宁轩坊的雅苑门前也是络绎不绝,权贵纷纷遣人来递帖子,欲与两位公子相结识。而南若素也是笑笑,挑了些并不显眼的三四品小官,让霍长远去浅交。面对墨月的不解,她又是浅笑,酒要一口口喝,路要一步步走,棋要一步步下。墨月听得懵懂,便也无心再去因而烦心,倒是对酒起了兴趣,成日四处跑着去寻找原料,回来自己试着酿酒,好喝的给南姐姐和自己喝,不好喝的便赠与霍长远。

    酒肆满盈,南若素便瞅准了时机,盘下了城南的一处歌舞坊。这家歌舞坊原名天香坊,本来生意算是不错,但招惹了京中权贵,便得了个落魄下场,只好将店面让了出去。南若素找到卖主,是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名唤阮娘。请阮娘留下来继续打理生意,坊中的舞姬和乐师也都留了下来。南若素想了想换下了招牌,随意挥墨写下了三字,换作了新牌匾。“谁与共”三字本是浓浓愁绪,这字却是遒劲有力,好似在极力抑制愁绪的一股洒脱,倒是不像出自个姑娘之手。

    南若素让墨月教会了宁轩坊掌柜李叔列表记账,又欲把墨月带到谁与共。怎知墨月一百个不情愿,高声道着要与酒为生,才不去那烟花之地。这些时日的相处,两人早已情同姐妹 南若素只道好好好,不过这点子你可是得继续给我想的。

    墨月应承说好好好,你怎么不让那个榆木疙瘩去想。霍长远嘴角几阵抽搐,阴沉着脸到后院去。难为了霍大才子,竟辩不过一个小女子。墨月和霍长远的冤家路窄是从墨月第一日来这里便开始的。

    谁与共辜月开张,喜庆的歌舞引来了一批看客,生意勉勉强强。但未出十五,京城中又传来了消息,宁轩坊的老板和谁与共的老板关系甚好,现在去谁与共还能喝到梨花白、桃嫣然、碧落黄还有离人愁呢,这谁与共的生意便是这样红火起来。

    但众人未料到的是,谁与共竟有如此独特如此别出心裁的歌舞,从未见过的布景,从未见过的形式,让看官们喝着美酒拍手称绝。相比其他歌舞坊的富贵繁华,谁与共走的是淡雅的路子,极有故事性的歌舞,极动人的唯美故事,极起伏的波澜情节,众人看完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一个个都怅然若失了。

    紧接着,南若素又用了宁轩坊的路数,一月只三次,想看还是得等。紧接着又推出了新花样,诚邀京城文人墨客懂琴通律之人前来交流切磋,每日夺魁者便有资格见到谁与共的幕后老板,但条件却是要分享一个自己的故事,兴许会在明日台上被演绎出来。

    这一切并不只是墨月的功劳,在墨月的启发与开导下,若素倒也有了不少好的点子。两人时常因而争辩起来,不过最终的结果总是取各自一半来试,每次都有不错的成绩。自此两人的交流便更多了起来,南若素也因而在霍长远和墨月面前开朗了不少。

    南若素开朗,霍长远便欣喜,墨月则也跟着高兴。时光在欢愉的日子里过得飞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