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世间知音能几人

    更新时间:2016-03-02 11:40:26本章字数:1545字

    天气逐渐回暖,每个人都惬意得很。宁轩坊和谁与共的生意不分上下,都红火得很,算是赚回了二人刚回京城时投入的钱的两倍。霍长远去打听了下已落败的南家旧府,却得知有位老者将其买了下来。

    南若素一笑置之,兴许是哪个买下来看笑话的,抑或是之前朝中与父亲相好的旧臣罢。六年的时间,太多的变数,自己心中又能有几分权衡掂量呢。现在只是孤身奋战,怎得抵得上权贵利益的洪流?霍长远四处寻父亲生前所结识的官臣大人以门客身份结识,似乎也甚是顺利。一步一步来,前路漫漫。

    宁轩坊的市井消息多些,而谁与共朝中权贵客人居多,朝中事情若是悉心便也能得知一二。故而南若素时常待在这谁与共中,把宁轩坊安心地交给墨月和李叔打理。

    这一日谁与共收到了一份贵礼,却不报上来者身份。细问下去,这才得知是左丞相遣人送来的。这份贵礼名叫冰弦,琴身乃十年沉木所制,这琴弦却是空灵高贵的冰弦,在城中却不多见。南若素命人呈上,轻抚琴弦,倒真真是上乘之作。便起了兴致,素指轻挑复而勾托,琴声悠扬旷远。

    一青冠男子在婢子雅音的引领下与南若素相见。雅音轻声唤了声“坊主”欲通传,却被男子拦了下来,阔步入阁。南若素已有警觉,这旋律却未曾停下。正值曲之高潮,刚欲竖耳倾听,便又急急收起激荡渐入尾声,琴音渐沉,颇有沧桑之感。南若素自己也不记得这首曲子的名字,似乎在古乐谱上的旋律并非如此,这么多年来随着心境的改变这旋律倒也是跟着变了。她停了琴声,透过缦帘轻瞥,静待来人。

    室中一片寂静,突然男子抬手鼓掌,朗声道:“真是妙绝,方才这一首曲倒 是让人心生悲凉。”

    南若素唇角微扬,并不作声。

    男子见对方并未回应,倒也不恼。忽然风起,拂动着帘中女子的鬓角碎发,淡蓝裙摆轻扬。望着帘中的曼妙身影,心中多了番计较。“姑娘好才情,难怪谁与共和宁轩坊做得如此出色。女子从商,姑娘并非第一人,却是第一个做出成绩的人。”

    未几,但听一清爽伶俐之音传出。“起风了,烦劳公子阖窗。”

    “这风又何时停过?”男子挑眉,大步行至门口,看了眼门外的小厮和丫鬟,抬手将门关上。

    “这风起云涌,在风中的倒不畏寒了。”南若素理了理碎发,随意回道。

    男子轻笑,望着几上的热茶,转向南若素。“在下并无恶意,不过是想与南姑娘结识罢了。”

    南若素盈盈起身,掀开帘缦,朝男子行万福。男子急忙拱手回礼,朗声道。

    “在下宋清歌。”

    南若素引宋清歌入座,为其斟茶。茶香弥漫,南若素轻笑。

    “如此,便是宋公子了。宋公子应知我只与有价值的人结识。”

    宋清歌轻啜,唇齿留香。把玩着手中的杯盏,不经意答道。

    “当朝左丞相宋元嫡子。”

    莞尔举杯,“南若素。”

    宋清歌轻笑举杯回应。“南姑娘真是个特别的女子,也难为朝这飓风之地跻身了。”

    南若素放下杯盏,浅笑。“宋公子知道若素几分?”

    宋清歌定定地望着他,颇有深意道,“南姑娘的身世可是个迷。”

    “承蒙宋公子抬爱。若素父母已逝,孤女一人,这又有何身世可言?”

    宋清歌转眸望去帘缦后的琴,笑道:“冰弦赠佳人,倒是绝配。”

    南若素福身,“多谢宋公子。”

    “谢倒不必,只是在下好奇南姑娘的回礼。”言语间客气,但宋清歌的目光始终在南若素身上打转。

    “若素先前游历之时机遇下得了一本《九弦乐谱》,若宋公子喜欢,若素这就命人去拿。”

    “在下怎会忍痛割爱?只是想向南姑娘讨个指令。”

    “宋公子请讲。”

    宋清歌笑意更深,“每场歌舞都为在下留有雅间,允许在下随意出入这谁与共。”

    另一个雅间中,一华服年轻女子被众妇人拥簇着。

    “王妃娘娘,这平阳王约莫着快要回来了呢。王妃可想他?”

    “听说这平阳王首战告捷,随即又乘胜追击,仅用了两日便拿下了叛军。皇上龙颜大悦,这次少不了的封赏。平阳王妃,你可有福!”

    任凭周围贵妇的喋喋不休,中间的华服女子始终淡笑回应。半晌缓缓开口。“这些福分都是皇恩浩荡,全仰仗夫家了。”江琳琅在袖中握拳,随即掩去眸子的落寞、愤懑与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