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无邪一笑

    更新时间:2015-08-13 14:10:23本章字数:2147字

    千山的暖雪在刚刚挂在天上的月亮的映衬下折射出点点的微光。虽是已经入冬,又是晚上,但一临近千山,便感觉如春天一般。”姑娘,在下流桑。不知姑娘是谁,为何挡住去路?“通往千山的完结长梯前,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姑娘挡住了正要上千山的未央山掌门流桑和他的徒弟流火。

    “我叫千山槿。”拦住他们的女孩儿双手一指点燃了长梯前的两盏蜡烛,随后面带笑意的自报家门。她身穿一袭白裙,上边缀着几朵开得正好的木槿。挽起的发髻插着一支黑色的玉簪子,伴着月色映到流火的脸上。腰中别着一根乌黑发亮的羽毛,像是出自某种血统正宗的鸟儿,眉间也点着不仔细看就发觉不了的白槿。

    ”在下未央山掌门。千山槿,既然以千山为姓,那看来姑娘是千山人了。三百年前我与鬼擎火约好今日在此一战,不知鬼擎火身在何处?”四百年前的今天,千山擎火独自一人前往未央山,杀了千名未央山弟子。原因是因为千山擎火向未央山借灵气之花隐玉,而流桑誓死不让她带走隐玉花,她便杀害了未央山门下千名弟子。未央山弟子因其下手狠辣令人咂舌,出手之快如鬼影,称其鬼擎火。而那之后的一百年,千山擎火又来访未央山四次,次次未得隐玉花,次次杀千人。直到最后一次她走时,对流桑说:“三百年,三百年足够你修炼,足够你加强未央山的结界。三百年后的今天,要么你把隐玉花给我,要么你杀了我,或者我再杀你三千弟子。”说完那话之后的三百年,世间无人再见过鬼擎火一面。没人知道那之后的三百年间,鬼擎火为何不再上未央山,也没人知道为何她当初为何会说初那样的话。可是哪怕到了今天,流桑回想起来那时的场景仍是心有余悸,也仍对门中弟子怀有愧疚之意。

    “鬼擎火死了。”千山槿不紧不慢的从嘴里蹦出几个字,脸上还是挂着笑。月光映着千山上的暖雪,显得她格外天真无邪,一尘不染。看上去她根本就不是各大仙山长老弟子们口口相传杀人不眨眼的什么千山人,不过是人世间最最惹人怜爱的小姑娘。

    “死了?什么时候?尸首呢?尸首在哪儿?”流桑听到这个消息既高兴又遗憾,鬼擎火一死,仙派少了敌手,自是开心。可他修炼千年,虽不为和鬼擎火一争高低,却也希望可以亲手杀了鬼擎火为门中弟子报仇,鬼擎火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实属遗憾。但带给流桑的却是更多的疑惑。鬼擎火的身手这么好,天下只有西山血清,南山子谱,以及未央宫的浊音三位上仙仙术高她一筹。只是西山血清千百年来隐居西山,不曾插手江湖恩怨;南山子谱一直与千山交好,又怎么可能杀害鬼擎火;未央宫里的浊音上仙是流桑的师兄,已在未央宫闭关百年至今未曾出阁。可若非他们三人,谁又能动的了鬼擎火呢?

    “我已记不清她的死期,且千山人死后均是天葬,何来尸首?”千山槿把双手背在身后:”千山擎火已死,不管如何,你们的恩怨也算了了。我为局外人,流桑掌门也莫要为难我。只是鬼擎火生前一直求的隐玉花可否借来一用?“

    ”丫头,还说你是局外人。既是千山人,又要隐玉花,何来局外人一说?隐玉花我自然是不会给你。若你有能耐,真想要便自己来寻。鬼擎火虽死,可我门中弟子之仇不得不报。今日看在你年龄这么小的份儿上我不伤害你,只是千山上的木槿花今天是恐怕活不成了。“各个仙山都有结界,而这结界是由派中灵力最强之物支撑。正如隐玉花是未央山结界的根源,木槿花,铃兰花便是支撑千山结界的根源。千山由两样东西支撑,结界自然比未央山坚固。流桑今日要毁木槿,便是要破坏千山的结界。来日若有不测,也不至于千山与各派呈压倒势的实力悬殊。他一挥手,想将一束水仙移到千山上。

    水仙和木槿若相隔太近必定两败俱伤。他刚想出手,千山槿已经从他手中拿到了水仙。现在,他正被千山槿用玉簪子抵着喉咙。”不给我隐玉花,还想毁山上木槿。“她稍稍一用力,两滴血顺着簪子落在地上。流火刚想拔剑,千山槿已放开流桑。”今日你们是客,得罪了。我只是想借用隐玉而已,我不会杀人,也不会破坏你们的结界。只用三个时辰,如何?“自始至终,千山槿脸上天真无邪的笑容从未散去,哪怕是刚刚差点杀了流桑那一刻。

    ”不行。“流火抢在他师父前边,毅然决然的说。”我师父已说过,若有能耐,便自己来寻。“

    ”那,小女子先告辞了。隐玉我日后自会去取。“千山槿咧开嘴一笑。流火避开她的笑,摇了摇头,以清心智。

    千山槿转身上了千山,长梯前的两盏蜡烛已熄灭,一只乌鸦飞来落在了她弱小的肩头,同她一起消失在了千山深处。借着微弱的月光,流火可以肯定,千山槿腰中那根羽毛,正是她肩头那只乌鸦身上的。除了千山人,那是世间还未曾有人注意到,千山槿肩头的那只乌鸦,已是世间的最后一只。流火盯着她弱小的身躯,不知为何,生出一阵怜悯与爱惜,自言自语地说道:“她到底是何人?”

    ”走吧。“流桑叹了一口气,转身叫醒正在出神的流火:”是时候去一趟西山了。已是四更天,现在启程,辰时便可到西山。“二人左手食指中指并拢,用仙术飞离千山,朝西山方向飞去。他们二人刚一离开,千山槿又站在长梯前。她身旁多出一个看起来和她同样年岁的女孩,穿着同样的衣裳,只是身上缀的和眉间画的不是木槿,是铃兰。长相如千山槿一般甜美,脸上也挂着异常干净的笑,只是看起来比千山槿多了一份清傲。

    “改日再说吧。”那女孩瞥了一眼走远的流桑二人,笑着对千山槿说。天上忽的下起大雪,千山槿牵起那女孩的手,就像平常人家的姐妹那样走回千山。没人知道这两个姑娘的仙术有多高,也没人知道她们到底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