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西山书阁

    更新时间:2015-08-17 10:02:23本章字数:2684字

    天初亮,已是卯时,西山长梯前的松柏上结了一层薄薄得霜。一路上,流桑二人未曾歇息,加紧步子,倒是很快便到了西山。太阳还没有出来,再加上今年冬天分外的冷,流火不住的打寒颤。他的修行虽不低,却到底年轻,没能完全屏去凡心,所以身子虽比凡人耐得住冻,但还是不免会有病痛。

    “去叩山门。”流桑将一手背在身后,抬头看了看西山。流火走上前去,叩了三下,门打开了。一位男孩儿走出山门,他看起来比十六岁的流火还要小上一两岁的样子,却比流火看起来多了一份成熟稳重。“流桑掌门,流火师兄。”男孩儿拱手向二人行礼。“你就是血清的接门弟子血蕴吧?不知可否求见血清上仙?”流火拱手回礼。

    “自然,师父在卷亭,二位请随我走吧。”血蕴转身上了长梯,流桑二人尾随其后一直走到了西山卷亭外。“二位请进去吧,师父就在里边。”流火点头致谢,和流桑一起进入了卷亭。此时血清上仙正在借着微薄的月光和朦胧的晨光翻阅一本古书,听到他们来了,便转过身来点上了两盏蜡烛。

    “在下未央山流桑,这是未央山接门弟子流火。”流桑拱手行礼,血清上仙也拱手还礼。“我已隐居于此千百年,这千百年来未曾有人拜访过西山,我也早已不愿再踏进江湖。不知二位前来所为何事?”血清微微皱起眉头,得知了几个时辰前千山长梯发生的事,已大约估摸到了他们的来意。“上仙仙术非凡,虽不出山门但想必早已知道了刚刚千山之事。上仙修仙万年,这世间事没有不知道的,不知可否告知鬼擎火之死的缘由以及千山最初到现在的一切?千山,千山人,千百年来是世间最大的谜团,多少门派费力打听却不曾了解一丝一毫,血清上仙,既然你知道,那为何不能公布于众呢?他们的身世到底有什么不能说的呢?”流桑越说越激动。千百年来,千山上到底有谁,这些人仙术有多高只有西山血清和画堂南畔的子谱二位上仙知晓,就连未央山的浊音上仙也只是略知皮毛。子谱同千山交好,千山的事他自然不会泄露一句,只剩下血清上仙,可他却也守口如瓶,一句也不肯说。

    “你去千山无非是想亲手了结鬼擎火,为门中弟子报仇,现在鬼擎火已死,你也算大仇得报。不要再执着于此了,隐玉花你借给千山槿三个时辰又有什么呢?”血清转身面向流火。“隐玉花乃是未央山灵力之花,结界的源泉。一旦离开,后果不堪设想,别说是三个时辰,就是一个时辰,未央山结界便会大损,到时别说千山,就是魔教嗜血阁来攻恐怕我未央山也会死伤大半。更何况若将隐玉花交给千人中人,难保还会不会再还回来。”流桑此时一肚子怒气,没想到血清上仙竟然劝他将隐玉花交给千山人。“哈哈哈哈,千山中人,何为千山中人?流桑,你执意执着于此,恐怕最后错的是你自己。罢了,我和浊音有过几面之缘,今日就看在他的面子上。”血清听了流桑的话不禁的笑起来,随后摇了摇头:“随我来吧。”血清带着流桑和流火来到了西山书阁的密阁中。

    西山书阁是天下奇书古书最多的书阁,万事皆有记载。西山书阁中有一密阁唤作千山隐阁,里边的书全是关于千山的。千万年来,无数正派,魔教的高人均想一观,但这阁被设下结界,想偷都无从下手。

    “千山饮歌,千山沫,千山擎火,千山流花,千山暖雪,千山隐玉,鸦杀令,千山百誓,天葬,千山槿,千山铃兰......这近千本书,都是关于千山的啊!”流火看着这满阁的书,不禁讶异,千山到底存在了多久?千山上到底有些什么人?“这些书,就是我知道的关于千山的全部了。千山向来隐秘,若真有重要之事是万万不会流传出来的,这些书也不过是一些皮毛而已,不想公布于众是因不想徒惹事端。既然天下人非要知道,也无妨。你们就在西山暂且住下,三天时间,足够你们读完这些书了。”血清说完转身走了出去,流桑二人坐下来开始翻阅这近千本关于千山的古书。修仙之人,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阁中书虽多,三天记下却已绰绰有余,回去再细细参详便可。

    流火想起千山长梯前那姑娘,便翻开了较为崭新的那本《千山槿》:以槿为名,千山为姓。二月十二,子时三更。手执鸦羽,身染槿香。铃兰为伴,木槿为妆。绀香阁中,隐玉一方。“二月十二,子时三更所生啊,那怎么取名槿呢。木槿自六月开花,二月没有木槿啊。手执鸦羽,她腰中那根黑羽应该就是了吧。隐玉一方,隐玉,难道所指是隐玉花吗?她一心求隐玉花,应该就是了吧。可是这书中,怎么只写着这几句呢?”流火揣摩着这书上所记,回想着她的模样。流桑则是看到了“隐玉”二字,便翻开了沾满尘土的《千山隐玉》,可是上边只记载了两句话:千山有一隐,世人皆称玉。千年前隐印,至今未归山。“千年前隐印,至今未归山?”流桑摇了摇头,这些书不连贯,若不知晓千山历史,根本无法读懂,只得先把这些书熟记于心,回去再细细揣摩了。 

    已是傍晚,千山终年不化的暖雪在夕阳余晖的映衬下闪闪发光。千山槿和和千山铃兰在绀香阁中念书,千山铃兰便是那日长梯前站在千山槿旁边的那个小姑娘。“铃兰,咱们去采些松针吧。”千山槿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嗯。姐姐,隐玉花之事,你想好怎么办了吗?”铃兰也站起来,两人相伴着朝松林方向走去。千山槿还是那日长梯前那般温婉,千山铃兰也还是那么清冷,一点儿不像比千山槿小的样子。只是铃兰笑起来,却和千山槿一样天真无邪,一笑倾城。“若是硬取,必定会因打斗使隐玉破损,偷肯定是偷不来了,未央山结界重重,若不用仙术,恐怕连山都进不去。”千山槿采了几根松针放入一个小碗中:“再想想办法吧,无论是卑鄙或是正道,一定要把隐玉要过来。”千山槿突然站立,表情异常严肃。”嗯,回头再说吧。已经过了这么久,我们也不急于一时,姐姐虽性格温和,却向来不心慈手软,隐玉一定会要回来的。“铃兰端起盛满松针的小碗,挽起千山槿回了绀香阁。

    ”一股子清冽味儿。“二人用刚才的松针配上竹叶,取了一些千山上的雪,煮了一壶茶,坐在雪地里品。两人穿的都很单薄,虽已入冬,可千山上的雪不知道什么缘故是有温度的。千百年来,千山一年气候如春,但植物却按照四季自行生长,春夏秋冬四季的植物都有。因为天山上的雪如春天的阳光般和煦暖和,所以天山的雪被世人称为暖雪。虽说如此,但世上的人并未有人真正上过千山,也并未有人亲眼见过暖雪,只是这暖雪灵力充沛,致使千山周围都有些四季不分明,这才导致口口相传,世人也就知道了个大概。

    ”这次多谢血清上仙了,我们就告辞了。“三日期限已到,流桑带着流火与血清致谢道别。”掌门,原来您和师兄真的在西山,咱们快回去吧!“刚一下西山,未央山七名女弟子便拥了上来,急匆匆的拉着流桑二人就往回赶。”流莺师妹,怎么回事啊?“流火冲着那女子问到。”千山昨日夜袭未央,现在山中已乱作一团,弟子死伤不少。“”怎么可能?难道那丫头说要亲自去取隐玉花是真的?那,隐玉呢?“流桑皱起眉头,着急的问那女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