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与我何干

    更新时间:2015-08-26 14:24:16本章字数:3071字

    “她们的人曾试图盗走隐玉,但未央山毕竟有结界,所以还未能得手。”流莺一边着急的解释,一边招呼着六名女弟子和流桑流火一同赶回未央山。”从前没听说过千山上住着这么多人啊。哦对了,可曾看清来的那些人是男是女?她们又是因为什么撤退的?“流火想起来那日长梯前的温婉动心,不由得从内心为那女孩辩解了几句。”来的都是些大约十二三岁的女孩,她们人虽多,武功也不差,但未央山的女弟子也有三千,加上三千男弟子,自然能抵挡得住。但是门下弟子死伤不少,她们那边的人也死伤过半。“流莺一干人这是已经到了未央山长梯前,两名女弟子上前打开了山门。

    ”看起来必定是千山上的人做的了,那千山槿不就看起来十几岁的样子吗。走,先去看看隐玉花。“流桑皱着眉头不安的自言自语:”千山人不可不除,若今日心慈手软,日后必成大患啊!“流火跟在他后边,二人来到安溪湖旁,隐玉花还安然无恙的生长在安溪湖下,湖水清澈,一眼见底。”还好,还好。“流桑大叹了一口气,隐玉还好,那就得去了解该了解的事了。”流桑认定了这件事是千山人所为,加上新仇旧恨他已经再忍耐不了,况且千山乃是天下大患,当年鬼擎火就因为这隐玉花杀了多少天下人。他自负守护苍生,却连一个小小女子也奈何不得,实是惭愧啊。

    “师父,在我看了这未必是千山人所为啊,千百年来未曾听说千山上住着这么多人。不是口口相传说千山世世代代只容得下三人吗?”

    “你自己也说那是传说,没人上过千山,又有谁知道千山上是否有手下或者弟子呢?流火啊,师父从小就告诉过你,千山上的人底细不明,做事心狠手辣,不是友善之辈,莫要被她们迷了心智才好。好与坏你现在还分辨不清。”

    “只是若千山有行动,千山槿必定回来,听流莺所说,只是千名女孩们闯上山,又怎能断定就是千山人所为呢?”

    “流火,这世间人没有一个说千山上的人是好人,她们杀人无数。今日就算不是她们,也要替天行道灭了千山。你现在这个年龄,还分不清善恶。”

    “可是师父。。。。。。”

    “好了,不用说了,你去集结弟子,三天以后去千山。为师要去找一下浊音师兄,你去吧。”

    “师,是。”流火注视着远去的流桑,想着他说的:世人皆说千山十恶不赦。

    “浊音师兄。”流桑来到浊音阁旁,叩了三下门环,门缓缓的打开,流桑顺着屋子走到最里边。“师兄!”流桑拱手鞠躬,他虽是未央山的掌门,但浊音上仙却是未央山仙术最高,且是修行时间最长的,所以流桑见了他,也要行礼。“掌门。”浊音拱手还礼,缓缓地站了起来,他闭关千年,如今修行不知到了何种高度。“师兄,这次来找你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你修行最高,已是上仙,再加上这千年来你也一直闭关,修为不知已到了何种高度,三天之后,攻打千山,不知师兄可否助一臂之力?”流桑掌管未央山百年,凡事亲力亲为,勤奋努力,带人亲和,深得人心。只是天资不算聪颖,所以修习良久,仙术和武功长进也不算太多。

    “为何攻打千山?鬼擎火不是已经死了吗?”浊音有感观的能力,且对千山向来留意,前两日感到千山结界打开,便掐指算出了长梯前发生的事。“鬼擎火已死,只是千山一日不灭,对未央山就是一日的威胁,师兄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前几日未央山遭袭一事。不是我说,师兄你应该出手的。”流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前两日遭袭浊音为何不出手护住未央和未央那么多弟子。“我在闭关,今日见你,也是因为千年之限已到。流桑啊,血清已劝过你不要执意如此,可你偏偏不听。罢了,三日之后,我会到的。”浊音一挥手,流桑已站在未央阁外。他怎么也想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血清,浊音两位上仙都不愿意攻打千山。

    “师父,所有弟子集合完毕。”流火集合了所有弟子,在未央阁门外等待流桑。“前几日遭袭以后,门下弟子死伤多少?”流桑的弟子虽然只有流火一个,但他毕竟是未央山的掌门,门下弟子的一条条性命,叫他怎能忍心。。。。。。“女弟子只死了流琴一人,大多受了些皮肉之伤,男弟子死了八百多人,其余的也有一些受了伤。流莺说那日遭袭,男弟子的阵法被破,这才死伤较多。”“让受重伤的弟子留在山内养伤,只带男女弟子各一千。若不是千山不可不除,我实在是不愿门下弟子再冒险送命了啊。”流桑抬头看了看远处屹立着的千山山头,下定决心这次定要灭了千山。

    三日后。

    “山外来人了吗?这么大动静。”千山槿把刚沏好的松针茶分成两杯,递了一杯给铃兰。“来人了,好像是未央山。”铃兰掐指算出了未央山一干人等的动向。“可倒好,我们不去要隐玉,他们到来找我们的事了,不会是把隐玉送来了吧?”千山槿披上了薄薄的外套,带上那支玉簪子,准备独自下山。“姐姐不用我陪你去吗?”铃兰也披上了一件薄薄的衣裳。“想来便来吧”,千山槿挽起铃兰的手,向长梯走去。

    “流火,带五名弟子,打开结界。”流桑刚想强行冲破结界,千山槿就带着铃兰走下了长梯。

    “流桑掌门认为,我千山的结界仅凭你们下五名弟子就能强行冲破吗?”千山铃兰跟在千山槿后头,略带笑意的看着眼前这两千未央弟子。“你是谁?”流桑看到千山槿后边的女孩,更加确定千山上的人不只有世人说的三个了。“在下千山铃兰。”“她是我妹妹,流桑掌门,你这次来是把隐玉花带来了吗?”千山槿拱手行礼,铃兰跟着她行了个礼,两人脸上始终挂着甜美的笑容。“今日来不是为了隐玉之事。千山槿,鬼擎火已死,看来现在千山是你当家了,前几日未央山遭袭,今日来,是为了报你杀我门下弟子之仇。”流桑说着,右手已聚集真气,准备出手。

    千山槿瞥了一眼他聚满真气的右手,笑着问:”与我何干?“”哈哈哈哈,没想到你敢做不敢当,你没有亲自出手,可是你却派你的手下偷袭未央,且杀死了我八百多名弟子。“流桑从小听太多人说千山上没有一个好人,虽不曾了解,但这想法已经在心里根深蒂固。”铃兰,是你去未央了吗?“千山槿转头问站在她后边,正好奇的看着未央山弟子的千山铃兰。

    ”我没有啊,这些天我大多时间都待在季夏宫,要不然就是和你待你一起啊。“千山上有四座宫院,分别是:绀香阁,季夏宫,南宫,子春殿。千山槿生于二月十二,住在绀香阁,铃兰生于六月三十,住在季夏宫,鬼擎火生于八月十三,生前就住在南宫。“流桑掌门,我从没有攻过未央,我妹妹也一直与我待在一起,从未下山,流桑掌门恐怕误会什么了吧。”千山槿耐着性子对流桑解释。

    “流火,布寒雪阵。”流桑哪有耐心再听千山槿解释,况且她的解释在流桑眼里不过是狡辩和死不承认。“师父,她说不是她。”流火看着眼前这个干净的小女孩,心里对她倒是多了几分信任。“布寒雪阵。”流桑什么也没说,只是重复了刚才的命令。“是。”流火双手聚气,十名弟子上前,与他一起布下了寒雪阵。

    ”你叫流火?“千山槿想起来这个男孩是那日在千山长梯前和流桑一同前来的那个,只是当日并未注意他,刚才听到流桑叫他的名字,这才忽的想起来。只是流火并没有回答他,十名弟子正和他一起提着剑向千山槿刺过来。”姐姐。“铃兰手一挥,轻而易举破了寒雪阵,转身叫醒看着流火出神的千山槿。”无妨。“千山槿缓过神来,冲铃兰笑了一下,接着摊开右手,取出了一片木槿花瓣,转身对着流桑。她想杀了他。

    ”千山槿。“空中不知是谁用内力唤了千山槿的名字。千山槿握起右手,将双手背后。”千山槿。“原来是浊音上仙,他一袭长衣,落在了千山槿面前。”你就是浊音吧。“千山槿莞尔一笑,铃兰拱手行礼。”你就是千山槿吧。“浊音笑了一下算是回礼。“你既然唤我的名字,必然是知道我的,那还问什么?”千山槿瞥了一眼流桑,他显得比刚才放心多了。“你就是铃兰吧。”浊音又看了一眼铃兰,微微一笑。铃兰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你来是为未央山吗?“千山槿左手牵住铃兰的手。

    ”是。“千山槿和浊音相对而立,站了半个时辰,谁都没出手,也没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