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七月流火

    更新时间:2015-08-27 05:49:41本章字数:2510字

    已是戌时,再加上已过小寒,此时天已冷得很,但还好在千山外,有暖雪相护,再加上都是修习之人,所以谁也没什么不适。”与我何干。“千山槿先张嘴打破了这一沉寂。

    ”那日夜里,你手下夜袭我未央,抢夺隐玉不说,竟然还杀害我八百多名弟子。“流桑又把手上注满真气。”你言之凿凿的说我手下夜袭未央山,你可有见到我?你门下弟子可有见到我?若没有,何来我手下一说?“千山槿微微皱起眉头,脸上的笑一分不减。”那晚偷袭未央山的,是近千名大约十三四岁的女孩儿,世人皆说千山上的人都是女子,若不是千山,又有哪门哪派会夜袭未央抢夺隐玉,且派出来的是近千名女孩儿呢?“流桑心里认定了此是必是千山所为。”你既然这么相信世人,世人还说千山世世代代只容下三人,又何来近千名手下之说?“

    ”今日,就由我和姑娘你过过招如何?“浊音打断了她们二人的争吵,对着千山槿说道。”铃兰。“千山槿转身示意铃兰和浊音交手。二人腾到空中,短短几分钟,已经过了上百招。”不过十二三岁,你的修为到底到了何种高度。浊音勉强胜了铃兰,但他感觉得到,铃兰并没有用尽全身招数和他打。

    “七月流火,月半子夜。戚子夜?”千山槿指着流火问浊音。“不错,只是我没想到,你知道的竟然如此之多。”浊音听了千山槿所说,锁起眉头。“也只是书中所读,让他去千山待一段时间,我得告诉他一切。”千山槿转头看了一眼流火。“多久?”浊音转头也瞥了一眼流火。“五年。”

    “你可愿意?”浊音对千山槿点头表示同意,接着问流火愿不愿意。流火怔了一下,缓缓的点头表示同意,可心里却一直在想自己是谁,和千山又有什么关系。”那就回去收拾行囊,流桑,你若有什么话要嘱咐流火,便尽快说吧。“浊音丢下一句话,消失在千山外。”两天后,我会来叩山门。“流火对千山槿客气的一笑,转头看着师父。”回去吧。“流桑摇了摇头,带着弟子回了未央山。

    ”流火,你跟我过来。“刚一到未央山,流桑把流火叫到了书阁中:“十五年前,其实并非是我把你从山下捡来,而是师兄有一日突然把你带回来,那时你才三个月大。他让我把你收入门下,好好教导照顾,却从来没告诉过我你的身世来历,只说不要给你吃任何食物,只能给你安溪湖的湖水,没想到你竟然没被饿死。这十五年来我把你当成亲生儿子般教导,一刻不曾懈怠,希望你不要怪师父这些年来对你的隐瞒。千山上的人,看来知道你的来历,只是世人皆说千山上没一个好人,你务必小心。千山人修为极高,又一心想抢夺隐玉,不可不除,为师希望.....听明白了吗?.”流桑自顾自的说完,舒了一口气,这些年来所隐瞒的,终于说出口了。“师父,我,您对我有养育之恩,流火又怎敢怪您。只是师父......”流桑看出流火想要说什么,便说:“流火,别怪师傅卑鄙,现在实在应该以大局为重啊。好了,你去吧。“流火这一走,最少就是五年,未来会不会有更多的变数,谁也不知道。流桑实在不忍,便不愿再多见流火。

    流火跪下来向他师父磕了三个头,转身往未央阁走去。浊音已经猜到流火要来,便在未央阁前等候。”上仙,我......“浊音没容他说完,便开口道:”你想问的,想知道的,此行便会有结果。好了,你去向师兄妹们道别吧。“流火愣了一会儿,也跪下来向流火磕了三个头便走了。

    ”流火师兄,你此行要去多久啊?“流草是和千山槿差不多大小,只是她身上的担子没千山槿那么重罢了。流草是未央山所有女弟子中和流火感情最好的,流火平时也对她呵护有佳。”少则五年。“流火有些宠溺的握住她的手。”师兄你千万要小心,世人皆说千山上的人阴险狠辣,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流草扯了扯他的衣角。流火做了最后的道别,便回寝阁收拾行囊去了。第二天一早,便下山去了,走到山门前,他转身望了了一眼未央。孰不知,再次相见,已是六年后。

    千山长梯前,千山铃兰在等候流火这位山中客。午时,流火赶到了千山,铃兰打开结界,示意流火随她上山。”姐姐在薄槿阁备好了清茶,随我来吧。“薄槿阁中,千山槿将松针茶分成三杯。看见流火来了,便示意他坐下来。

    “五年,没想到你会上山来。 你想问的,想知道的,我会告诉你。”千山槿指了指流火面前的茶,示意他尝一尝。“你看起来比我小,”流火三俩下便喝完了那杯茶。“十三,“千山槿看着他面前的那杯茶,笑了笑。”你比我小,又如何知晓我的身世?莫不是把我骗来,好问我师父要隐玉?“临行时师父和师兄妹们的嘱托,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你若觉得千山没有你要知道的事情,你又怎么会来呢?“铃兰小啜了一口茶,笑着问流火。”我,我......“说实话,流火从心里相信她们是好人,可是那么多人皆说她们不是友善之辈,必定也有一定的原因。

    ”听说你去了西山,见了血清上仙,还读了密阁中的书?“千山槿看出了他的想法,便接着向他发问。”是。“”那看来你对千山,对我,对铃兰都有一定的了解了?“”是。“”西山密阁中的书不过是千山的万分之一,可是很多人连这万分之一也不曾知晓。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情,或许你不会相信,就连我有时也怀疑。这些事我也是从千山的古书上所了解,不过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你都要发誓你不能说出去。你师父一直疑惑血清上仙修仙千万年,对于千山的事一定知道不少,但为何一直不说出来。那是因为千山千百年来所发生的事,不论大小,都被下过缄代誓。就是对下一代的人,永远缄默。所以这些事,只有千山人说的出口,其他人,逃不过这一誓,你明白吗?“流火听着千山槿所说,想起西山密阁中那本《千山百誓》:千山万事,皆被缄代。若非门人,永远沉默。便点了点头,以示自己知晓一二。

    ”好,那你若想知道,你便要立誓。你自己选择吧。“铃兰喝完了杯中的茶,冲流火说到。”我愿意立誓。“流火坚定的望着面前的这两个姑娘,他必须要知道自己是谁。千山槿伸出左手,她的左手上出现一张白纸:”立誓吧。“

    流火点了点头,将白纸用内力立在左手上,右手对着白纸写下流火二字,接着按照《千山百誓》书中所记载,念到:未央流火,生辰不晓。立千山缄代,晓身世之惑。流火说完,千山槿向纸内注入了一缕自己的灵气,随后这张白纸化作一缕气,封印在流火体内。这缄代誓并非什么毒誓,可若违背此誓便将永远失声。

    ”明日,你想问什么,再来问我吧。你赶路必定劳累,千山只有四座宫室,你只能住在这薄槿阁了。”千山槿说完,牵着铃兰一起走了。流火低下头,发呆发了好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