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古书往事

    更新时间:2015-08-29 02:11:09本章字数:2225字

    “砰砰砰”还是子时,千山槿睡的正熟,便听见有人敲绀香阁的门。“铃兰,有事吗?”千山这么些年来只有铃兰和她,千山槿脱口而出。“我是流火。”

    “这么晚,怎么了?”千山槿随手披了件衣服,上边绣的,仍是木槿。“你不是说今天让我来问你吗?”流火映着雪光看到千山槿精致的皮肤,头发有些凌乱的散落在脸庞,流火稍稍低了低头。“现在才子时,你不用睡觉吗?”千山槿勉强着睁开眼睛。”那你告诉我吗?“流火从昨天傍晚到现在根本就没睡,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和千山会有什么关系,并且刚到千山,想到师傅的话,一直小心提防。这才到子时,流火就按捺不住,跑过来找千山槿想要问清一切了。

    ”嗯,走吧。去中亭坐坐。“千山槿揉了揉眼睛,对流火露出一个干净的微笑。流火和千山槿并排往中亭走着:”你那日为何叫我子夜?“流火耐不下心,开口问道。”七月流火,月半子夜。你是七月半子夜所生,“千山槿打了个哈欠。两人不再说话,一直走到中亭。千山槿让流火坐下。

    “七千五百年前,魔教嗜血阁盛极一时。当时嗜血阁没有领头人,只有弟子三千,且修为高强,但是如你所知,嗜血阁一直杀人如麻。当时能与嗜血阁对抗的只有未央,西山,和千山。这三山和魔教这么互相制约了三千年,直到四千五百年前的一次大战,嗜血阁毁于一旦。当时未央山的掌门还是浊音,西山掌门是血蕴,千山没有掌门,参战的是一位十三岁的女孩儿,叫千山秋。这一战只有他们三人对嗜血阁三千弟子,原因是未央不想无故牺牲门下弟子,西山和千山没有弟子。后来的结果是两败俱伤,浊音和血清毁掉了千年修行,千山秋灵力散尽,被天葬,嗜血阁则只剩下九十三名弟子。千山不处于五行中,所以没有什么正邪派别之分,也不受制于任何人或者门派。千山参战,并不是因为嗜血阁对天下人存在威胁,而是嗜血阁一直想夺千山上一个人的魂魄,她叫千山玉,就是现在未央山安溪湖中的隐玉花。千山玉与千山共存,是掌管鸦羽令的人。乌鸦是很聪明的动物,灵力也高,当时服属于千山,而若想调动乌鸦,则需要鸦羽令。只是鸦羽令被千山玉融合在了魂魄中,所以若想要鸦杀令,除非杀了千山玉,分离出她的魂魄。但千山玉仙术修为是任何人无法企及的,但是她从不插手天下事,也没有调集过鸦羽令,包括那次大战,千山玉也不曾插手。当时知道鸦羽令一事的,只有浊音,血清,嗜血阁弟子以及千山人,浊音为怕门下弟子被如此强大的力量迷了心智,也怕弟子无辜卷进这些纷争,所以一直没有说出去。浊音从那以后就闭关不出,将掌门传给了未央山接门弟子流堂。谁知道鸦羽令一事被一个修为很高的小弟子知道了,她就起了歹心,一心想拿到鸦羽令。她从未央古书中偷习了一种强行分离魂魄的禁术,但因为千山玉修行太高,她没能完全成功,自己却遭到禁术之噬死了。千山玉因为此事受了大伤,流堂知道这件事情后一方面好奇鸦羽令的威力,一方面因为千山人仙术极高却又不属于五行中难保日后不会与未央敌对,于是半夜带领未央山弟子打破结界带走了因禁术受重伤的千山玉。回到未央以后,流堂让千山玉把掌管乌鸦一族的鸦羽令从魂魄中取出,千山玉不肯,便用尽最后的灵力杀了流堂,然后化作了一枝花。未央弟子没有把她天葬,而是放在了安溪湖里,希望有一天可以得到鸦羽令。世世代代,这些事慢慢被淹没,现在的未央山弟子包括流桑在内,只知道安溪湖内那朵灵力极强的花叫隐玉,其他的却一概不知,一是因为本身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就少得很,二是这些事中有关千山的部分被下了缄代誓,所以几乎没有人可以完全的说出这些事。千山玉虽化成花,但因灵力还在,慢慢的,成了未央山灵力的来源。虽然没了鸦羽令,但乌鸦一族仍然忠心于千山。那段时间千山上只剩下两个小婴儿,是。。。“千山槿正说着,铃兰变着急忙慌的跑过来,大声喊着:”姐姐,姐姐。“

    铃兰看了一眼流火,本想等他们二人说完再插嘴,但因为此事当误不得,变故不得这么多了。”姐姐,是嗜血阁。“

    “你怎么知道的?”自从上次流桑把夜袭未央山一事怪罪在千山头上后,千山槿就一直让铃兰打听着,也不是因为害怕未央山或者什么天下人误会,只是她不希望流火知道后为难,而且现在千山由她掌管,她不可能就这样纵容嗜血阁。

    “敢夜袭未央并且能杀掉那么多未央弟子的,只有千山,西山,嗜血阁,还有画堂南畔的子谱。我们没去,子谱和西山的血清还有嗜血阁便都有可能。我去找了子谱,他一直待在画堂南畔。嗜血阁虽然最有可能,但血清武功高强,有时性格不定,所以我也并不确定。那天晚上下了大雪,西山地处南边,并且阴凉的很,雪要化得花上好几天,昨天夜里我去西山长梯前看了一眼,没有脚印。血清虽然可以御剑,但要出西山只能靠走的,剩下来,只有嗜血阁了。他们本来就想抢隐玉,又不想和未央山发生冲突,想来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铃兰武功仙术虽不如千山槿,但思维缜密,心思细腻。

    ”那便去一趟嗜血阁吧,这么多年了,嗜血阁做的事不少了。“铃兰点点头,左手唤出一把剑,准备和千山槿一起去嗜血阁,”那他呢?“铃兰站在剑上,瞥了一眼流火。

    ”没讲完,你若愿意听,去书阁等我吧。我和铃兰有些事。“千山槿本想把她知道的都告诉流火,但是嗜血阁实在让她忍不了,若流火愿意,她只好回来再继续说完。说着,她将腰间的羽毛放在左手心,灌入灵力,千山槿站在羽毛上,和铃兰一起去了嗜血阁。

    又是晚上,千山槿将星光披在肩上,腰间的那根黑羽毛油光发亮。她承载着千山,承载着对乌鸦一族的愧疚和感恩,承载着对流火的亏欠,承载着十四岁,承载着绝世的武功仙术和绝世的孤独。风一吹,雪打在她身上,和流火刚看见她那天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