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暗生情愫

    更新时间:2015-10-01 11:34:26本章字数:2088字

    清晨,万物还睡着,铃兰和千山槿已经到了嗜血阁。千山槿将羽毛收在腰间,将左手灌满内力,一掌击开了嗜血阁结界。嗜血阁的大门随着结界的破损自动打开,千山槿和铃兰二人并排走进了嗜血阁。

    “千山槿,你来干什么?”嗜血阁武功最高的弟子,手中执着一把剑,从内阁走出来。他知道一定是千山槿,不然没人有这个能耐一掌便破了嗜血阁的结界。“是你们夜袭了未央?”千山槿开门见山,一句废话也不愿多说。“哈哈哈哈哈,我说你今日为何来找我们的麻烦,原来是兴师问罪来了。我有没有夜袭未央,你千山还管不着。千山槿,千山可不是什么所谓的名门正派,我们不敢惹你,你也别多管闲事。”那名弟子抬起剑指着千山槿,示意她出去。千山槿低下头拔出那只玉簪子,“说有或者没有,不然就算我留你一命,其他弟子恐怕也活不成吧。”“你为何非要多管闲事?未央这几年没少为难你们,现在反倒你还帮着他们了?”那名弟子看到千山槿的玉簪子有些害怕,但嗜血阁弟子没有后退这一说,他硬着头皮,想拖延时间。千山槿没有回答他,右手一指,那只玉簪子已经穿过了一名弟子的胸膛。”有没有去?“她将簪子唤回来,又问。不带一丝生气,不耐烦,又或者是残忍。那名弟子没有回答,千山槿又提起右手准备杀另一名弟子。

    ”姐姐!“她还没提起手,不知是谁从背后给了她一掌,这一掌不带一丝余地,似乎出招之人想要置千山槿于死地。千山槿吐了一口血,染红了衣裳上的白槿。她一句话没说,提起右手汇聚真气贯入丹田,这才稍稍好些。她转头,是流火。铃兰想出手杀了流火,千山槿将她拦下。转过头,她继续问:”是不是你们?”流火站在她身后,不只是准备再给她一掌,还是想上前扶住她。刚才千山槿他们二人出来时,流火变不放心。不是不放心有人会伤害千山槿,而是不放心千山槿会伤害别人。一路跟着,这才到了嗜血阁,嗜血阁虽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但千山槿不应该肆意杀人。流火毕竟在未央长大,看到千山的人出手杀人,心里便认为是千不该万不该。所以刚才那一掌,他不留余地,想杀了千山槿。那名嗜血阁弟子看了这般情况,冲千山槿一笑,说:“不是。”千山槿提起右手,用鬼影般得速度又杀了一名弟子,接着又吐了一口血。是流火,他又给了她一掌。千山槿左手握住铃兰,弯下腰,流火这两掌她不曾防备,他有出手狠毒,千山槿有些支撑不住,她全身都在发抖。

    流火皱了皱眉,走到千山槿跟前,铃兰拿剑指着他。千山槿转过来,示意铃兰收起剑,然后将玉簪子放回头上,又弯下了腰。流火看着面前这个被自己打伤的女子,一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千山槿已经晕倒了,流火带着她御剑飞回了千山。

    绀香阁中,铃兰将真气传给千山槿,千山槿马上就醒了。以她的修为,若不是没有防备,那两掌根本伤不了她。她没再说什么,从床上坐起来对着床边的流火说,“出去说吧。”她披上衣裳,拽着流火的衣袖走了出来。

    “那两个小婴儿,是乌鸦抚养她们长大,一个叫千山擎火,一个叫千山南花。千山南花十岁那年,冒着生命危险闯入未央山,想把千山玉的魂魄从安溪湖中拿出来,后来死在未央,但把鸦羽令分离了出来,乌鸦为了保护南花,也全部死在了未央,只剩下当年把鸦羽令从未央衔到千山那一只。千山擎火因此恨死了未央,便去找刚当上掌门的流桑,但流桑什么都不知道。千山擎火以为流桑装糊涂,便以杀人性命作为威胁,流桑从那时便把千山当作邪派。后来千山擎火死期将至,便把鸦羽令封印在了千山,到天葬谷自行了断了。鸦羽令不但可以行令于乌鸦一族,也可以救活它们性命,但是鸦羽令终年被千山玉封印在魂魄内,已经成了她魂魄的一部分,所以若想救活乌鸦一族,必须先拿到隐玉花,将她的魂魄和你的魂魄灌入鸦羽令中,只有她才能救活乌鸦一族。十五年前的七月半,鬼门开,你就是那时出生的,是乌鸦一族用尽最后的灵力将你的魂魄聚起,这也是为什么要将你的魂魄灌入鸦羽令中。你命不属五行,后来被那唯一一只乌鸦带到了千山,乌鸦用灵力在你脖子后面刻上子夜二字。在你三个月大的时候,浊音出关,算出你的魂魄乃是乌鸦一族死前用灵力所聚,不知是觉得愧疚还是对千山和鸦羽令的忌惮,便将你带去未央,改名流火。两年后我和铃兰相继出生,那只乌鸦抚育我们长大,因为我比铃兰大一些,并且仙术高一些,我一直保管着鸦羽令。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了。“千山槿转头看着流火,等着他做出接下来的决定。流火一时不知说什么,他无法接受自己竟然是乌鸦一族的后人,而抚养他长大的未央山又是杀害他整个族人的凶手,他曾经一心想除掉的千山,和他竟有如此深的渊源。他不知道是该回未央山报答养育之恩,还是和千山槿一起救活族人承担自己的使命。千山槿笑了笑,”只报今世的恩和今世的怨吧。你能活下来已经是对你族人最好的回馈了,就他们不是你的使命,是我的。我对浊音说要留你五年,只是我又怎么可能那么做呢?!你自己决定是走是留吧。“千山槿说完,转身回了绀香阁。流火呆呆的在原地立了好久,他想回去,但是他刚才出手伤了千山槿,他更想看她好起来。叹了一口气,他转身走回了书阁。

    他一路上想着这个比他小两岁的女孩儿,他想杀了她,为世人,为未央;他又想守护她,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是今晚的流火还不知道,日后关于千山槿,还有更多痛苦的无法挣扎的抉择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