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苏醒过来的信王是特种兵

    更新时间:2015-08-14 11:31:17本章字数:5245字

    春天的北方依然寒风凛冽,在狂风呼啸的夜晚,庆源附近的一条官道上,一群服侍布料精美华丽却又污秽破碎的囚徒,正在金兵军队的严密监视看管下休息睡觉。

    官道的道路不是很平整,到处都是金兵的甲卒,还有不少金兵的骑兵来回奔跑巡视着。周围都是金兵,显然对于这群囚徒,金兵可是非常的重视。

    金兵除了要看押这些与众不同地囚徒们,远处还有好多马车拉着很多箱子。从车轮碾压地深深的印子来看,这些箱子里面装的都是瓷实地财宝。

    在这支金兵军队押解的犯人们正在休息睡觉,对于这群俘虏,金兵暂时还是比较优待的。不像金国最底下的奴隶一样,不让休息还只能吃猪食。

    一个少年突然醒了过来,可眼里的景象叫他迷糊了。他回忆着自己醒来以前的一幕幕••••••

    “轰隆隆!”一声巨响!巨大的冲击波和火焰,让少年在最后的一幕中看着那巨大的爆炸力,脑海中却依然是一片浆糊。

    而后,少年只感觉自己的脑海中一半水和一半面一直搅动了起来,他觉得浑身疲倦周身虚弱乏力,而大脑内则是一片混乱,一切都糟糕透了。简直仿佛久远的一种难受,好像自己多少年前感受到的生死重伤并大病了一场一般。

    突然场景改变了,四周一片混沌,有温热粘稠的什么东西好似包裹着自己的身体。虽然当时自己脑子里很是糊涂,但是少年清楚的记得,自己的身体早就在那火焰的力量冲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就化为粉碎。

    可是现在,赵榛还是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完整的身躯。动动腿,动动手,一切都完好。虽然没有什么力气,动作的幅度不是很大,同时感觉到张不开的眼睛也看不清眼前到底有什么。身体突然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和难受,那种感觉好像很沉重似的,虽然感觉自己无法动弹,但是自己的身躯还存在,这是无庸置疑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的好转了起来,他身体所处的环境一阵剧烈的抖动,嘴角有很好味道的稀饭喂到他的嘴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有力气睁开了。周围的环境嘈杂的很,在惶恐中,他猛力的睁开了双眼,眼前自己的身躯还在。第一印象是自己身处一个树林之中,周围山峦起伏。然后就是那到处策马游荡的身穿古代军甲服侍的士兵和军将。耳边,还传来了呼啸的风声。

    看到四处的情景,赵榛突然感觉到一种久违的熟悉感觉。看着面前的环境,少年呆呆的看着周围,此时此刻就算他再怎么迟钝也该明白了。因为他看到了一群人,当然,如果说是一群古代人更贴切一点。

    结合前因后果,自己为了完成国家任务,引发大规模爆炸毁灭敌国研制的违禁超级武器的事情。和这里的一切情景对照,少年已经可以肯定自己死了,但是又重生而且穿越了。

    通常意义上来说人生是不能重来一次,可是没想到自己居然发生了重生?还发生了穿越。就算再怎么不可能,可是当一切都已经真实的发生后任何的质疑都已经没有意义了,事实胜于雄辩!

    当然,少年此时最兴奋的是,自己拥有了前世的所有记忆,就等于在玩游戏中拥有了金手指。这一世,少年不知道拥有非常恐怖实力的自己是不是可以立刻在这个古代的环境中风光起来呢?一切都是未知的,但是只要自己努力就有可能达到。事在人为,少年深深的知道这一点。

    但是随着神智的渐渐清醒,少年也发现他现在恐怕是俘虏。而且看到处游荡的士兵,越看越像是古代女真金兵军将的装束。

    少年的眼前,是一位衣衫还算整齐,年龄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女。少女面庞清秀,虽然在她的脸上有好多尘土和黑灰,但是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黑灰和尘土依然掩饰不住她那面庞的娇美容颜。而俩人的周围,则是一群愁眉苦脸却又大多富态的人。

    这个少年的脸上,还有少许的稚气,但同样的,更有一种英气在其中。看到少年醒来了,小美人焦急的说道:“王爷,您醒了,可吓坏我了。”

    对于小美人的话,少年还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想知道自己这是在那儿的问题。正在这时,他似乎觉得他脑中有一个弱小的声音在对他说:“你是谁?为什么控制了我的身体?”

    随着这种奇怪的声音,少年感觉到他脑子中多了一个人的记忆,他翻开了这个身体的记忆后,发现了一个非常狗血的事情。我穿越了,这是他第一个想法。

    通过莫明其妙多起来的记忆,他了解到自己在为国家与敌人作战死后,竟然还没有死去。或者说他身体已经死去,可灵魂却穿越了时间的长河,来到距离二十一世纪近九百年以前的北宋灭亡,南宋建立的靖康之祸地时代。

    到了这个时代还不是少年最难以接受的事情,让少年难以接受的事情是他附身在的这个少年,竟然是赵家皇族的一员。

    现在是靖康元年的第二年,宋高宗建炎元年,也就是公元1127年的四月。他附身的这个少年叫赵榛,是北宋朝第八代皇帝宋徽宗赵佶的第十八子,今年只有十七岁。

    赵榛生母刘贵妃,政和元年(1111年)八月出生,十一月赐名赵榛,授建雄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封福国公。政和三年(1113年)正月,正三公官名,改授检校太保。宣和七年(1125年)二月,改安远军节度使,加开府仪同三司,进封平阳郡王。靖康元年四月,改庆阳、昭化军,迁检校太傅,进封信王。随宋徽宗、宋钦宗被金兵所虏,北行至庆源,逃亡藏匿真定境内。这些就是关于赵榛的信息,也是现在来自未来赵榛关于历史上的宋朝信王地记忆。

    就在这一年的三月底,女真贵族将赵佶、赵桓及在开封的北宋皇族尽数押解北去,赵榛也跟随在其中。除了赵榛外,赵榛的生母刘贵妃以及赵榛的妻子信王妃也被押解北上。

    信王赵榛的身体缺乏煅练,加上这两年生活不好,营养跟不上来,才造成身体虚弱。前几天他染上风寒,就是伤风,差点要了性命,也因为他身体在最虚弱的时候,被穿越了九百多年时间的中华国超级幽灵特种兵赵榛的灵魂乘机上了身。赵榛明显感到现在身体里还有另外一种思想,想来这个思想就是那个信王本来的灵魂,只是这个灵魂能量很小,又十分虚弱,才让特种兵赵榛占据了主体。

    随着特种兵赵榛的强壮灵魂附体,信王赵榛那弱小的灵魂开始消逝,但是信王赵榛那灵魂似乎不甘愿什么似的,依然顽强的不愿意消散。

    “以后,我就是你了,你赵家的血海深仇,我会为您报的。我将会驱逐金兵还我河山,救出赵家的每一个人。我保证!”特种兵赵榛对那将要消逝的信王灵魂传去了自己的意思,那将要消逝的信王灵魂似乎点了点头,传过来一丝感激和认可的信念,随后从赵榛的体内消散了。

    赵榛将记忆融合,抬起头来,望着周围漫山遍野的黄土风尘,一片萧瑟,黯然魂伤。以后,他就是信王赵榛了。

    这时,那位美丽的少女深情的摸了摸赵榛的额头,说道:“王爷,您好些了么?臣妾明天就不能侍奉您了。蛮横的女真人下了命令,让我们赵家所有女眷都分别另外押解,到时候只有到金国皇帝献俘仪式上你我才能见面,王爷,臣妾不在您身边服侍您了,您可要好生活下去啊!”

    美丽的少女说罢,两行泪珠滚落了下来。晶莹的泪珠在娇颜的脸庞上滚落了下来,让赵榛怜惜。

    赵榛知道,赵家的女眷被分别关押可不是什么好事!在几个月内,赵家的女眷将被陆续被金兵中的各个贵族霸占或残害,重要的女眷将会被坦露胸部披着羊皮为金国皇帝表演耻辱的献俘仪式。再往后,她们中的大部分将被送入洗衣院去人尽可夫,悲惨的命运就此开始。

    其实在此之前,嘉德帝姬赵玉盘、荣德帝姬赵金奴、安德帝姬赵金罗、茂德帝姬赵福金、洵德帝姬赵富金、顺德帝姬赵缨络、仪福帝姬赵圆珠、柔福帝姬赵多富、惠福帝姬赵珠珠、宁福帝姬赵串珠以及一大批赵家女眷被霸占了。

    还有命运更加悲惨的保福帝姬赵仙郎、仁福帝姬赵香云和贤福帝姬赵金儿在二三月期间,都被折磨死于刘家寺。在刘家寺被折磨死的其他赵家女眷更是多不胜数。

    而信王妃由于本人不出名,而且她满脸涂抹了黑灰和泥土,没有女真贵族霸占而去,所以暂时还算安全。

    赵榛看着那黑灰掩面的少女,心中揪心般的疼痛。无论如何,自己绝对不能让信王妃被金狗欺辱,而自己,也必须逃出去。

    根据赵榛的记忆,就是在庆源附近,信王赵榛才逃出去的。至于如何逃出去,赵榛也没有什么办法。

    前世的赵榛是一个强大的战士,但是这一辈子的身躯太弱了,恐怕他未必能使用出多少前世的本事。

    这时,周围传来哭泣和叫骂的声音,仔细一听,竟然是赵佶和赵桓父子俩叫骂的声音。这个时候了,徽、钦二帝不反思自己的过失,竟然在金兵面前互相指着对方,也实在有失体统了。

    叫骂与哭泣声,让赵榛更加的烦恼了起来。徽、钦二帝其实都不是什么好皇帝,俩人都很软弱,自私自利,鱼肉百姓。要是俩人坚持奋战,压制投降派而启用能臣抗金的话,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靖康之祸。结果俩人害怕金兵,一味的求和,反而灭了大宋子民的士气,涨了金兵的威风。重用奸臣,不用能臣,而导致靖康之祸。靖康之祸,俩人其实都是罪魁祸首。

    关于他们被俘虏前的这段历史,赵榛也心中有数。辽国因为大臣们与皇帝之间为了皇统之争,被崛起的女真人打的溃不成军。金天辅四年(1120年),金与宋缔盟,共同灭辽。金天会三年1125年二月,金军俘辽天祚帝,辽亡。

    金灭辽后,即将进攻矛头指向中原,宋金战争遂起。金在与宋联合灭辽过程中,洞知宋朝政腐败,军队战斗力低下,遂于天会三年十月,发兵l0余万,分两路南下攻宋。西路由左副元帅完颜宗翰率领,自金国的西京攻太原。东路由南京路都统完颜宗望率领,自金国的南京攻燕山府,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法,企图夺取东京开封,灭亡北宋。

    在金军的强大攻势下,软弱的赵桓遣使乞和,许割太原、中山、河间三镇与金。金军亦恐孤军深入久战不利,遂许和北撤。翌年八月,金廷以宋不履行割让三镇和约为借口,再次分两路攻宋。完颜宗翰率西路军出西京南攻太原。九月,攻陷太原后,转兵东向,攻东京。金东路军在完颜宗望率领下,自保州出师,在井陉击败种师道军抵抗后,攻克重镇真定府等地。

    十一月,金东西两路军进至东京城下,对东京形成合围之势。宋钦宗急遣康王赵构赴金营乞和,许以黄河为界,金军不允,向东京发起猛攻。闰十一月,东京城破,宋钦宗降金。五年四月,金军掳徽、钦二帝及后妃、宗室等数千人北归,北宋遂亡。

    如果说,北宋之亡,徽钦两人之间的内讧,是产生靖康之耻一大原因,那么,赵构之非法夺位也应该说是一种内讧。赵桓在东京被围的紧急时刻,若不是委托赵构为河北兵马大元帅,要他起兵勤王,来救东京,北宋也就不会灭亡。任何一名军将都比赵构强,任何大宋将领受君主之托,总会忠人之事,为解东京之围尽力立功。

    如果此人是李纲、宗泽一流人物,忠勇奋发,一往无前,击退金兵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金兵两次南下,都不过是欺“南朝无人”,来进行一次大掠夺而已,完全没有灭宋的条件与信心。如果经过一次苦战,金兵退了,宋王朝就能得到胜利。但是一切都晚了,赵桓可想不到赵构有陷害他们全都被金兵俘虏自己当皇帝的心思。

    北宋被灭亡之后,唯一幸存的康王赵构在大宋南京立刻称帝。但是这个家伙是个怕死、自私而且还有可能在靖康之祸前勾结金人的家伙。他是一心有着皇帝欲•望的人,而且还一味逃跑求和,想当金国的儿皇帝。指望他来抗金,无异于痴人说梦。

    在这时,一个高大健硕的中年人的影子出现在赵榛的脑海中。赵榛的脑海中,中年人长着一脸浓密的胡须,浓眉下有一双像鹰一般锐利的眼睛,而他的眼角斜到额头还有一道伤疤,显露出他经历过铁血征战生死之间的证据。

    “对了,真的是他!”赵榛凭借着记忆,想到了前天碰到的一个中年汉子真是自己信王府的侍卫长王劲。

    王劲是信王赵榛的侍卫长,一直对赵榛忠心耿耿,这次赵家全族被金兵押解北上,王劲就混杂在拉金银财宝的苦力之中,显然是来救王劲的。

    看到赵榛发呆,此时的信王妃实在不理解,王爷在突然病倒高烧昏迷了好几天,就在自己以为他要高烧昏迷过世而极度的伤心时刻,王爷竟然奇迹般地突然醒来了。

    但是王爷醒来后,却又为何如此木讷,看到自己与其将要分别,一丝痛苦和愤怒之情都没有,只是苦着脸发愣。难道他是恨天道不公,让赵家全家都被可恶的金人俘虏而去?赵家全家将遭遇到的苦难可折磨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信王妃伸出右手轻轻搭上赵榛的肩膀,低声安慰道:“王爷,不要为二帝和天家族人们伤心了,也不要为臣妾伤心。臣妾虽然离开王爷,但生是王爷的人,死是王爷的鬼。如果金兵要侮辱臣妾,臣妾将追随保福帝姬赵仙郎、仁福帝姬赵香云和贤福帝姬赵金儿三位公主而去,绝对不给殿下脸上抹黑。为今之计,只有您活下去才能为我大宋报仇!为天家雪恨!”

    听着信王妃子的话,赵榛心里感动,他两眼盯着远方,心里想道:我又不是悲伤便宜老子大哥和一帮家人被俘虏了,我是悲伤我为什么如此倒霉遇到了破任务,还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失去生命也就算了,可是竟然穿越到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信王赵榛身上,自己的运气也太差了吧。信王赵榛的这具身体简直太软弱了,让他根本无法发挥自己强大的武力。他心里如此想着,但是却无法说出来。

    赵榛本来是一名华夏国家的特种部队人员,在一次执行夺回或毁灭超级武器地任务的行动中牺牲了。但是赵榛没有想到的是,他如同狗血小说一般的穿越了。也许是巧合,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赵榛,而且是宋朝抗金信王赵榛。

    在被金兵押解中,没有受过苦难的赵榛在风雨苦难身心疲惫下病倒了。他连续几天都昏迷不醒,在衰弱的少年重病的时刻,他的身躯被未来穿越过来的赵榛占据后,又苏醒了过来。只不过,苏醒过来的是那个未来威名赫赫的超级战士赵榛。

    此时的赵榛心中却是心潮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