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女匪?

    更新时间:2015-08-14 11:31:56本章字数:5073字

    到了凌晨,这队金人马走进了一个幽暗的大树林里面准备休息。经过了长时间的掠夺和战斗,金兵终于支撑不住了,就地宿营。奔波了一天,不管是兴高采烈的金人,还是惊恐万分的被抓捕的汉人,体力都已到了极限,一个个躺倒在地,马上就进入了梦乡。

    只有几个金兵还警觉的观察四周,但是经过了几天的抢掠和杀人,他们也消耗了不少的体力,此时几名金兵警卫们也都困乏的很,时而打着瞌睡。

    赵榛和王劲都惦记着逃跑的事,努力睁大眼睛驱赶浓浓睡意,俩人耐心地等了一段时间,看到巡哨的金兵靠在树干上迷迷糊糊地也睡着了,马上开始行动。

    王劲虽然是个健壮的中年人,但是由于满头是血,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所以金兵在他身上捆的绳结不是很精细。此时王劲虽然根本动不了,但是金兵捆他的时候比较随意,绳结很大,容易解开。王劲之所以有把握逃跑,原因正在如此。

    至于赵榛双手反转在后,皮索扎紧了手腕,但十个指头还能动,只要他能解开捆绑王劲的绳子,后面的事就简单了。赵榛现在虽然身体不成,但是他依然拥有强者的思维。在他的大脑指挥下,他的手指动作很灵巧,很快就凭借技巧顺利的解开了那个一般人没有束缚都很难解开的绳结。

    不过轮到王劲给赵榛解开绳结的时候,就有困难了,他没有赵榛的能力,要想解开捆扎赵榛的绳子,他除了两只手外,还需要牙齿的帮忙。而且加上牙齿的帮忙,费了半天事还是解不开。至于信王妃,更是直接瘫软在了赵榛的身边,一点忙都帮不上。

    此时赵榛趴伏在地,贴在地上听异常声音的耳朵里,忽然传来了异常的声音。听声音好象是脚步声,而且还是一群人的脚步声,虽然脚步又慢又轻,但赵榛凭借自己过人的能力,在黑夜里听起来非常清晰。

    月黑风高,此刻在老林中出现的人,非盗即贼,要么就是宋国的逃兵。因为义军不在这片地区活动,所以总之来的没有好人。他们一来,也会阻碍自己的逃跑,就算是他们能杀了这些金人,自己弄不好还会他们杀掉。不如叫醒金兵,让他们狗咬狗去,自己和王劲也好乘机逃亡。

    “啊………”一声凄厉的惨嚎突然划空而起,霎时刺破了黑夜的寂静。听到赵榛的叫喊声,王劲骇然心惊,冷汗“唰”地一下就出来了,他趴在赵榛的背上象泥塑一般一动不动。他完全搞不清状况,更不知道赵榛为什么会突然高声惨叫。

    十几个金兵从梦中惊醒,各自一跃而起,拿着武器就冲向战马。战马就是金人的第二生命,进可攻退可快。

    “嗖嗖嗖……”突然无数的长箭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至,密集而刺耳的啸叫声让人魂飞魄散。

    惨叫声此起彼伏,几个金兵措手不及,中箭倒地,接着战马惊嘶,士卒喝骂,俘虏哭号,树林里象炸了锅一般混乱不已。

    “杀呀!”“杀啊!”突然杀声四起。一群黑影从树林深处冲了出来,他们就象黑夜里的鬼魅,围着金兵蜂拥而上,肆意砍杀着这十几个金士兵。

    天赐良机,快逃。此时王劲蓦然醒悟,赵榛发出惨叫声原来是想给金兵报警,让双方打起来,以便乘乱逃命。

    王劲心中虽然暗暗奇怪,赵榛是如何听到有情况的,为什么自己却一点也没有察觉。但是现在非常时刻,他也顾不上多想什么,便立刻继续解赵榛背后的绳索。

    然而,此时受惊的俘虏们也想乘乱逃亡,但大家除了两手被捆外,还被一根长长地绳子串在了一起,二十多个人象没头苍蝇一般四下拉扯,反而动弹不得,更多的人挣扎几下后,便无奈地放弃了逃亡,双手抱头趴在了地上,听天由命了。

    混乱增加了王劲解绳子的困难,他越急越乱,越乱越解不开。赵榛看到树林里的偷袭者太多,几个人围杀一个金兵,金兵在开始的时候就被射伤了好几个,就算是再厉害也不是来者的对手。看情形要不了多长时间,这帮金兵就要死光了,心里不由地大为着急。

    对于王劲这个一直照顾自己的人,赵榛还是很感激的,在这个乱世,王劲这样的人太少了。这样的真汉子不能死在这里,不能让他连累到王劲。他连声催促道:“王劲,不要管我了,快逃吧。”

    眼前的逃亡机会转瞬即逝,容不得半丝犹豫,赵榛也是杀伐果断的人,现在他不愿意拖累对自己一直照顾有加的王劲,能逃出一个是一个。

    此时的王劲愈发着急了,他可没有赵榛的两下子技巧,加上头上伤口疼痛,做这种细巧活儿的确有难度。不过时间不等人,最好的办法还是尽快找把刀,把绳子砍断。

    想到这里,王劲忽然丢下赵榛,冲进了打斗人群,迎面撞上了一个灰衣大汉。那大汉被金兵砍伤,正踉跄后退,手里还拿着一把长枪。王劲毕竟是通过武功选拔进入王宫保护王爷的皇家侍卫,他身高体壮,速度又快,这一撞之下,灰衣大汉承受不住,当即倒地。

    王劲不愧是大宋拥有最强功夫的殿前侍卫,就算是受伤了,依然还是有两下真功夫的。只见他眼明手快,双手夺过那灰衣大汉的长枪,象猛虎一般杀进战圈。那金兵被两人围杀,但是凭借着那金兵强大的战斗力,本已占据了上风。谁知眨眼功夫又冲进来一个,而且还是从村落抓来的那个被自己砍了一刀背的大汉。手下俘虏也敢过来?找死啊?

    看到是手下俘虏,这名金兵未免有些大意,但稍一疏忽便送了性命。瞬间一杆长枪呼啸着带着残影,就已经刺入了躲闪不及的金兵胸膛。

    王劲一枪穿透了金兵,接着弃枪夺刀,然后掉头就跑。赵榛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不逃跑,反而与敌人厮杀的王劲,他知道王劲是为了解救自己才杀人夺刀的,心中不由感激万分。

    王劲迅速赶到赵榛的面前,赵榛背过身去,王劲一刀砍断了长绳,接着又拿刀割他手腕上的皮索。就在这时,赵榛用尽全身力气撞到他身上,喊道:“快躲!”

    一支长枪破空而至,擦着他的肩胛飞了过去。王劲骇然回头,只见一个金兵首领飞奔而来,嘴里还疯狂地吼叫着。

    “跑,快跑……”王劲一把推开赵榛,举刀迎上。今天不把这个追他的金兵首领杀掉,看样子是走不掉了。

    赵榛拉着瘫软的信王妃转头跑了几步,便回头观察战况,以防王劲不测。他知道自己瘦弱而没有多少力气的身体没有多少战斗力,直接对敌不如暗中相助。

    追过来的金兵首领异常悍勇,舍命进攻,好象不把王劲杀了誓不罢休,看上去他和那个死去的金兵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也不知道是兄弟还是朋友。此时王劲无心恋战,赵榛已经逃了几步,自己也可以走了,但越想走被对方纠缠的越走不掉。

    此时两名埋伏金兵的人冲上来帮助王劲对战金兵首领,但是和他一起围杀这名金兵首领的两个人武力很一般,很难找到脱身的机会。正当他心急如焚的时候,只见其中一人仰身栽倒,脖子大动脉鲜血喷射,被金兵首领一刀砍中了脖子死了。

    王劲叫苦不迭,逃跑的念头更加强烈,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扫到了赵榛。赵榛竟然又回来了,此时赵榛的双手还拖着一支长枪,显然就是刚才扔了的那杆长枪。

    王劲知道赵榛手无缚鸡之力,自己拼命救他,这个王爷竟然还返回来。看到赵榛回来,王劲又急又怒,生怕自己拼命解救出来的信王死在这里,那么自己的一番心血就白费了。想到这里,心中焦急的他手上随即慢了半分,露出了破绽。

    那名金兵首领眼明手快,右手弯刀挡住了对面埋伏者的战刀,左手圆盾对准他的胸口就砸了上去。此时王劲躲闪不及,被盾牌砸得横空飞了出去。剩下一人根本不是那个金兵首领的对手,险象环生,危在旦夕。

    “王劲……”赵榛跑到王劲身边,连声呼叫。王劲挣扎着抬起上身,奋力对赵榛说道“主公!您快跑,快……”但是感觉到胸口疼痛难忍,然后又无力的倒下了。

    赵榛俯身抓住他的手臂,想把他扶起来一起离开,这时就听到一声惨呼。赵榛骇然抬头,只见那个金兵已经打倒了对手,正想举刀砍下对方的头颅,而那人的几个同伴虽然飞奔而来,却已救援不及。

    赵榛不加思索,抓起长枪就投了出去,可惜准头虽然准,却没有多少力量。那金兵首领反应也是极快,一刀砍飞长枪,然后狂吼一声,丢下那人,举刀杀来。

    赵榛一看对方竟然跑了过来,一下子有些怒火冲天。“玛德,你等我打练好身体后,你丫的一百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前世的强大,今生的弱小,让赵榛不禁感到悲哀。

    虽然赵榛对于来的这个武功不错的金兵首领很是气恼和无奈,但是依然捡起王劲的刀来,准备抵挡。

    “当……”火星四射。急切间,赵榛用尽全身力气使用四两拨千斤的巧劲,挡下了这一刀。随即赵榛脑中一片空白,耳畔那声巨响让他浑身发麻,那金兵首领巨大的力量让他支撑不住,倒撞于地。

    眼看金兵首领惊奇的看了一下赵榛,他可是金兵中有名的高手,力大无穷。他如此大的力气竟然能让弱小的小孩拨开一刀,简直匪夷所思。

    金兵首领也不多加思索,以为是自己脱力了,所以接着就又要砍一刀。而此时赵榛已经半身发麻,四两拨千斤也需要四两的力气,现在他连一两的力气也没有,手臂都发麻的抬不起来了。

    赵榛眼看自己穿越后就要再次命丧,突然,金兵首领的吼声嘎然而止。他那高速移动的身形蓦然静止,高举的战刀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垂下。夜风吹过,掀起点点衣袂,一声痛楚的哀鸣从金兵首领的嘴里冒了出来,然后他手中的弯刀和圆盾都掉到了地上,整个人直挺挺地栽倒在地,死了。

    此时躺在地下的王劲瞪大双眼,匪夷所思地望着地上的尸体。赵榛也感觉自己要窒息了,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片刻后,两人抬头前望,一个青衣红袍大汉正疾步而来,此人身高体壮,膀阔腰圆。一脸虬髯,一双虎目不怒而威,剑眉倒竖,颇有一番宏伟的气概。

    青衣红袍的大汉右手拎着一把血淋淋战刀,左手拿着一张宋军军用弩弓,看得出来,凶悍的金兵首领就是被他射死的。

    “你怎么样?伤了没有?”红袍大汉匆忙扶起刚才被金兵打倒在地的人,连声追问。

    “我没事……”那人艰难站起,四下看了看,竟然发现战斗结束了,树林里已经看不到一个站着的金兵了。“结束了?这么快就杀光他们了?”随即又看到惨死的同伴尸体,声音马上又黯淡了下去,说道:“可惜一帮兄弟死了不少。”

    红袍大汉从鼻子里挤出几声冷笑,恨恨地说道:“孩子,金人都是一群狼,鼻子灵,爪子利,能杀光他们就算不错了。”接着他冲着远处大声叫道,“收拾一下,马上离开这里。”

    王劲虽然受伤,但头脑还清醒,乘着战斗刚刚结束,土匪还在喘气的时候,能逃多远逃多远。现在无论是什么土匪、山贼、金兵或是金国其他民族的士兵,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现在不逃跑,被土匪反应过来,恐怕他们就跑不了了。

    王劲立刻对赵榛和信王妃说道:“快跑,快……”赵榛和信王妃迅速的用尽全力扶起王劲,三人蹑手蹑脚地刚刚走出十几步,身后就传来了青衣红袍大汉冰冷的声音,“再走一步,我就杀了你们。”

    赵榛、王妃和王劲霍然止步,三人面面相觑。王劲的心里一时绝望到了极点。昨天一不小心被金兵抓住了,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个逃跑的机会,却又错过了,这脑袋想留住太难了。而赵榛则盘算着如何能够在对方的刀下活命,正思索着。

    两人缓缓转过身来,那青衣红袍大汉神情冷肃,杀气腾腾,喝道:“给我把他们捆起来,带走。”几个人冲上来,不由分说,拿绳子就捆。

    “不要这样。那位大叔刚才杀死了一个金狗,那小子还救了我一命。”站在他身后的人一手指着赵榛和王劲,一手拉着红袍大汉急忙劝阻道:“你既然要招募他们做手下,那就客气一点嘛。”

    “我救了他们。”红袍大汉冷哼一声,愤然说道,“哼!但这三个家伙不但不道谢,竟然还想偷偷逃掉,分明心中有鬼。而且小家伙虽然没有力气,但是投飞枪的准头极好。老家伙武功却是不差,俩人肯定不是一般人。弄不好是金国的奸细,现在世道太乱人心险恶,完了我要好好的盘查一番。都给我捆了。”

    说完话后,他掉头就走,走了两步又回头叫道:“你还磨蹭什么?还不快走。”那人不敢再劝,匆忙跟上。

    而赵榛和王劲却也松了口气,这群土匪看来还算是有点仗义之情,还留了俩人活口。毕竟现在这个世道太乱了,一个个山贼土匪杀人就和碾死一只蚂蚁似的,人命不值钱啊。

    清晨,土匪的队伍到了一个小山谷,停下休息。此时赵榛倒头便睡,他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骑着一匹马,正走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突然草原上大风云变色,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自己掉进了沼泽,越陷越深,很快就要死了,为了活命赵榛发疯一般地叫喊着,却越陷越深······

    “啊!”赵榛蓦然惊醒。却看到阳光普照,绿草茵茵,眼前还有一张如花一般娇嫩漂亮的笑脸。

    看到突然一张脸,虽然是美女的脸,但是不是信王妃,是个陌生女人的脸庞,所以赵榛被吓了一跳。“你是谁?”赵榛问道。

    “我叫赵青儿。”接着是悦耳的笑声道:“昨晚你救了我的命,我来谢谢你。”赵榛还沉浸在刚才那个可怕的噩梦里,半天没回过神来。

    赵榛看了看周围,王妃此时不在自己身边。此时他脑子一片雾水,过了片刻,他才想起昨晚的事,自己情急之下随手投的一枪,竟然救了她?不可能吧?虽然昨夜天黑,自己没有看清对方的脸,但也不会是个女人吧?这个乱世中,竟然还有女土匪?

    在这个世道,女人都是男人的附庸,女土匪更是少得如同大熊猫一般。简直太凑巧了吧!赵榛将信将疑,上下打量着,说了一句很白痴的话道:“你是女的?”

    赵青儿愣了一下,觉得这少年很奇怪,然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赵榛意识到自己说了白痴的话,神情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