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竖信王旗帜

    更新时间:2015-08-14 11:33:04本章字数:5044字

    走出山涧小路后,赵青儿去队伍的前面策马奔驰去了,而信王妃则拉着赵榛进入了自己的马车里面,对着赵榛撅着嘴,一副苦脸。

    “王爷,您是想纳赵青儿么?”信王妃一副吃醋的样子,询问道。赵榛笑着捏了捏信王妃的脸说道:“我的好王妃,你想什么呢?我只是和那小姑娘逗着玩罢了。现在我想的都是如何驱逐金兵救出我赵家宗亲,为我赵家洗刷耻辱,至于那小姑娘,我必须要笼络。笼络好她,五马山义军才能当我是自己人。”

    信王妃听后,显然有些释怀了,本来她就是一个对信王十分忠贞而贤惠的小王妃,对于王爷的花心,她也是很大度的。

    “王爷,你以后做事要有王爷的样子,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磨难,现在的你实在没有以前王爷时候的气势了,我怕下面的人会不服你的。还有······殿下好久没有叫双儿的小名了······”信王妃含羞说道。

    赵榛连忙抱住信王妃说道:“我的好双儿,我会记住你的话的。现在国破家毁,但是我依然不放弃。因为我知道只有你在背后支持我,爱护我,我的宝贝双儿······”

    几天后,队伍进入大山,在大山中又转了两天,终于走进了一座山谷。在队伍进入山谷谷口的时候,渐渐有了人气,周围都是陷坑和拒马,还有些岗哨。此时赵榛远远就看到一群人从山谷里迎了出来。当前一人是个白瘦的中年人,身材消瘦,皮肤白净,长相倒是颇为俊俏,很像赵青儿。赵榛马上就意识到,这个人恐怕就是武翼大夫赵邦杰了。

    在赵邦杰的身后,是一个高大威猛的壮汉,壮汉比较年轻,二十多岁,身材高大健壮,足有一米九五高。高个壮汉浑身肌肉鼓鼓的,皮肤黝黑,脸上的杂乱胡须又浓又密,半张脸发红半张脸发黑,走近了再看,这家伙脸上竟然还有满脸的青春疙瘩美丽痘,壮汉长相虽然不算难看,但是这两样缺点让他的相貌实在有些不敢恭维。

    “信王千岁,我跟你说,中年英雄是我爹,是我们五马山义军现在的副帅,也是马扩叔叔最好的兄弟。”赵青儿看到赵榛还在东张西望的看着周围的防备力量,气恼地用手指点了他一下,示意他注意一点自己讲话和介绍。

    赵青儿点了赵榛的背一下后,赵榛的注意力马上注意到了她的话语当中。赵青儿说道:“后面那位高大威猛的是我哥,赵宋勇,他是五马山义军里武技最高的勇士,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力大无比,武功高强,超级高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赵榛对于赵青儿对哥哥的吹嘘倒是没有多少反映,但是他吃惊一件事情。便瞪大了眼睛,盯着赵青儿上上下下地打量着。

    “哎,你干什么?这几天还没看够啊?”赵青儿娇声骂道:“臭信王,没看过美女啊?”“他是你哥?”赵榛指指赵宋勇,又指指赵青儿,说道:“你们俩的样子相差也太大点了吧?他到底是不是你亲哥?”

    “当然是我亲哥了。”赵青儿对赵榛的质疑大为不满,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说道:“我们是一个爹和娘生的。怎么了?他长得不好看吗?”赵青儿扭头望向自己的哥哥,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觉得他长得很英俊嘛,高大威猛武功又高。”接着她猛地一回头,瞪着赵榛叫道,“你说!我说的是不是?”

    赵榛连忙陪着笑意,眯着眼睛,连忙点了点头,说道:“很英俊,很英俊,简直奇美男子是也。”

    此时马扩与武翼大夫赵邦杰寒暄了两句后,马上望向赵宋勇,问道:“你前几天南下,可有什么收获?”

    “打听到河北招抚司都统制王彦将军联合两河忠义民兵首领傅选、孟德、刘泽、焦文通等所部19寨10余万人,打得金狗很是狼狈。但是朝廷天使数次下旨不准主动进攻,固守等待与金狗要签订合约。”说到这里,赵宋勇看了一眼面色铁青的父亲和马扩,压低声音说道,“有关其他各地义军的消息也打听了一些,但无法证实消息是否准确。”

    “有消息就好,说明没有被金军灭掉。”听到赵宋勇的话,马扩淡淡地说道。

    “你可有什么消息?”赵邦杰问马扩道。马扩点点头,说道:“已经证实了天家皇族被金狗俘虏全部押运北上的消息了。赵构皇帝老儿不思北伐,据说要迁都临安,临安临安!显然要常驻临安了。”他说罢,几人互相看看,神情显得很凝重。

    “父亲……哥……”赵青儿连蹦带跳地跑了过来。“哎唷,是咱家的宝贝闺女青儿,快给爹看看,瘦了没有……”赵邦杰张开双臂,把赵青儿搂进了怀里,喜笑颜开,“哎哟,瘦了,下巴都尖了,下山受苦了吧?是不是有人欺负你?要是有的话,爹爹给你做主收拾他!”

    “哈哈……”显得很憨厚的赵宋勇哈哈一笑,用他那洪亮的嗓音说道:“她这个鬼丫头,要是不欺负人,咱家就拜菩萨烧高香了。”听到赵宋勇的话,众人顿时哄堂大笑,欢欢喜喜地走进了山谷。

    一路走去,赵榛看到周围布置的岗哨以及明暗桩等预警哨位越来越多,也许普通人看不出来,但是特种兵出身的他一眼就能看出什么地方与大自然是不相同的,有暗桩。大约走了数百步,众人在山谷转了个弯,然后就出现了山寨的门楼。山寨的门楼不算高,大约四五米的样子。而那墙体也不够高,大约三米左后。而此时,有几百名士卒和壮丁正在热火朝天的修筑完善着。

    走入门楼里面,赵榛顿时感觉自己眼前霍然开朗。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天然山谷,山谷中鲜花盛开、青草茵茵,还有树林、溪流。天上飞鸟飞舞鸣叫,站在地面一股花草清新的气味,整个山谷美不胜收。在山谷的西北靠山体处,帐篷林立,连绵不绝。在山谷的深处,隐约传来雄浑的战鼓声,奔腾的马蹄声,激烈的呐喊声,好象有军队在演练战阵。

    赵榛和王劲以为马扩赵邦杰的军队不多,大概也就千八百人。但现在看来远远不止,仅从谷地帐篷的数量上就能看出,这里生活着非常多的人,可能超过了数万之数。

    看到那密密麻麻的帐篷,王劲和赵榛都惊讶于马扩与赵邦杰的实力,而赵榛看到马扩的军队数量之后,更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马扩与赵邦杰和赵宋勇交谈着,带着赵榛和王劲走进了五马山义军的中军大帐。此刻大帐内已经聚集了包括赵邦杰和赵宋勇等五马山义军的几十位将领,他们都惊讶地看着赵榛和王劲,不知道这是何方神圣。

    “各位,我在此有幸能介绍这位贵人,乃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信王千岁,这位是信王千岁座下四品带刀护卫王劲,诸位快来拜见信王千岁。”扫了一眼众人,马扩郑重介绍道。

    马扩的话刚说出口,本来很吵嚷的大帐内霎时一片寂静。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盯在了赵榛的身上。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几个月前,靖康之祸发生,大宋皇室纷纷被金狗俘虏而去。几个月后,信王就来了,大家还是有些不信。

    众人看着赵榛那瘦弱的身材和幼小的年纪,有凝神沉思的,有交头接耳的,有指指点点的,还有人叫叫嚷嚷,大声质疑真假。

    义军的起点,就是河东和河北的义军为主力的。河东河北的义军浪潮是从金兵第一次大举南侵就开始壮大发展起来的。大家舍命与金兵血战,就是为了赵家的朝廷而战,为了自己的家园而战,为了汉人不被番邦蛮夷占领而战。只要一个真正的直系皇室宗亲在,就是一杆反金大义的旗帜。此刻信王突然横空出世,其产生的影响可想而知。

    武翼大夫赵邦杰挥挥手,示意众人少安毋躁,然后对马扩说道:“马帅,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啊,这位·····真的是信王千岁么?”

    听到赵邦杰的询问,大帐内再度寂静无声。此时的赵邦杰也是满脸疑色,他实在不明白,这种关系到皇室血统和义军前途的事情,马扩为什么不先和自己商量就擅自做主公之于众了。

    “我有先皇御赐信王玉佩一只,我真的是信王赵榛。”赵榛微笑着,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信王玉佩。

    对比一千年后的后世那造假手段的层出不穷,这个时代还是很少有造假的。更何况是对皇家之物的造假,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看到了精雕细琢的信王龙虎玉佩之后,众人便相信了赵榛是徽宗之子信王了。至于武翼大夫赵邦杰是不是相信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为了五马山义军的发展,他们就是知道赵榛不是信王也会说他是。

    众位义军首领纷纷倒头便拜,“愿意追随信王殿下共讨金贼!”马扩更是对义军众位将领大声说道:“遍告各营将士,信王在我们营中,我们举起信王大旗,讨伐金狗。”

    此时马扩拍了拍手,诸将立时安静了下来,关于义军前途与信王殿下来到义军的军议正式开始。

    此时的大帐气氛肃穆,此时,马扩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自从靖康之祸赵家宗室一股脑的被金兵俘虏北上之后,北方大地上风云变幻,英雄豪杰们高举着反金大旗,前赴后继,誓死奋战。

    此刻,在各地义军中,规模最大的,便是号称数十万众的太行山王彦地八字军。剩下的,就属五马山义军和忠义社义军还比较强了。至于其它一些义军都规模很小,实力很小,影响力都不大。

    现在守卫汴梁的宗泽正在积极联系北方各路义军,杨进、李贵、王善、丁进等部也在积极抗金,现在抗金形式一片大好。

    “此次我原本打算向北前进,试图联系解救被金狗押运地天朝皇家的,但因为有一路金军正在从北向南围剿义军,并且押运皇家的金狗部队众多,加上消息不灵通,所以未能成功。不过,我在途中碰到了不少流民和溃兵,从他们的嘴里得知,金兵在南下攻打汴梁的时候,被我大宋的宗泽老帅带领军队击败,暂时撤退了。”

    马扩此时的神情肃穆,他环视看了看诸将。然后手指着赵宋勇继续说道:“他到南边转了一圈,听说河北招抚司都统制王彦率领太行山区义军正在与金兵作战,还试图收复太原。”

    “但是金兵也对我们重视起来了,听说金兵已经调集重兵准备围剿我们。宋军不北上的话,不但八字军现在很危险,现在我们自己也是自身难保。”马扩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去年,我马扩在西山和尚祠被金兵俘虏,完颜宗望为了招降我,准我开酒店过活,我假意开店,实际一直在与义军联系。随后又在寒食节的时候找借口来到五马山抵抗金军。这次,金军显然已经对我恨之入骨,准备对我们发动新的围剿了。”

    马扩说着越来越激动,便站了起来,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很困难,非常困难,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现在要想扭转目前的被动局面,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各地的义军聚集到一杆大旗下。否则,我们必死无疑。”马扩的口气很凝重。

    坐在他对面的王劲愁云满面,他没有想到现在北方抗金义军的形势如此恶劣,照此发展下去,马扩的这支义军估计支撑不了几个月。

    此时,营帐中的众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赵榛。这个信王千岁的前来,能给大家带来奇迹吗?

    “你有几分把握?”王劲问道。对于义军能够打败金军的念头,王劲已经完全没有信心了。随着金军的屠刀,赵家皇家全部蒙受耻辱苦难,天朝的神话已经破灭。现在即便是信王本人,在义军将士的心里还有多少份量都不得而知,加上各路义军首领心思各异,现在凭借信王就想把各地的义军全部聚集到一起,无异痴人说梦。

    “没有把握。”马扩毫不避讳,实话实说道:“我是汉人,我只知道绝对不能让金人占领我汉人的天下。为此就是死了也无怨无悔。现在形式艰难,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死马当活马医了。”

    听到对方的话,此时的王劲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苦着一张脸半晌无语。从全局上看,在现在没有南宋军队北上的支持,把各路的义军集结到一杆大旗下,的确是个好办法,但问题是,谁有这个能力?年龄只有十六七岁的信王赵榛行吗?

    此时的赵榛一直安静地听着,他前一世是一个坚强而不怕死的人,不然的话如何能进入超级特种部队与敌人拼死作战?目前的困难,都不是阻碍他决心的问题。赵榛此时想着,是如何将一块块绊脚石踢掉。

    赵榛的出神,让马扩以为赵榛在担心眼前的局势而气颓绝望。马扩急忙安慰道:“殿下不要担心,抗金义军的大旗不会倒,北方的汉人也不会死绝。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在,势必杀虏北伐,还我河山。总有一天,我们会收复整个北方,会打下一片大大的大宋疆土。”说完之后,他还拍了拍赵榛的后背以示安慰。

    大帐中,五马山的各位义军将领们开始商讨义军以后的征伐之策。王者的突然降临,也让义军将士们很兴奋,但这种兴奋很短暂,很快便被残酷的现实淡化了。

    强大的大宋军被打败了,连徽宗和钦宗以及赵家全家都被俘虏了,一个信王又能干什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王爷能创造什么奇迹?人们之所以还在注视他,不过是对昔日皇家的一种追忆、一种尊崇而已。相比起来,英勇救主的王劲更让底层将领们敬重,他有传奇般的救主故事,现在依旧还能杀敌。人们需要的是实力,是英雄,而不是虚无缥缈的皇家神话。

    无数期盼着摆脱金狗侵袭侵占家园的义军将士在靖康之耻之后,都明白了一个真理,要想好好活着,靠别人不行,靠皇家更不行,只能靠自己。太平盛世需要无数的英雄豪杰抛头颅洒热血,一刀一刀砍出来的。不是一两个王爷就能办到的,除了对金的热血战争,以暴制暴外没有捷径可走。

    这群拥有着满腔热血的大宋子民们,爆发出了无穷的力量,无畏无惧,与天斗,与地斗,绝地反击,置之死地而后生。金军没有被宋军击退,却被层出不穷的无数义军打退了。

    可是,虽然大宋子民们彪悍的打击着金兵,但依然太过分散了,不能聚集成一股力量。而竖起信王的旗帜后,大家就能很好的凝聚成一股力量消灭金兵。就是经过一番激烈争论之后,马扩的结盟共举之策得到大家的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