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10)

    更新时间:2015-09-10 10:08:59本章字数:4942字

    就在商成脑子里各种念头生消沉浮之际,忽然听得一阵马蹄声响从城墙后面远远传来,偏了头看时,只见两个兵执着长矛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人还没钻出城门洞,声音先递过来。XX网站。一个粗嗓子吼的话听不清楚,另外一个细尖嗓子喊的却是上京平原府官话:“督帅出来了!”

    其实不用这两人嚷嚷,只听那阵急促的马蹄声,城门口的军官士兵还有被阻在城外的百姓就知道大官要来了,也没见三个军官作过什么手势,转眼间士兵就在城门口道路两边列成两行队列,一个个挺胸叠肚持矛肃立目不斜视。那个把商成带来的军官自站在右列最前端,两个同僚各自站在一队的位,都是一手按着刀柄一手半捏作空拳压着大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时间原本被衙门差役驱到官道两旁的人群反倒不再象刚才那样安静,你推我拥地争相朝官道上挤,人人探头探脑地朝城门口方向张望。赶了这头又撵那头的差役已经忙得个个脸上见汗,原本虚空挥舞啪啪作响的鞭子也收了梢尾,没头没脑地就朝靠前的人身上抽。一时间呵斥怒骂哀鸣告饶声此起彼伏,其间还夹杂着马嘶骡叫驴鸣以及众人乱哄哄的议论。

    城门外的官道上还是一片纷乱时,十余匹健马已经蹿出城门,在众人眼前一掠而过。

    这就是大官?大官就是这么个模样?就这么几个人?不单是勾头偻腰站在告示牌下的商成满肚子疑惑,连拥挤在道路两旁看热闹的百姓也是一脸惊讶一一差役官兵阻塞了官道忙碌半天,就是为了这寥寥数人?冥冥中象有什么人在暗中指挥一样,本来喧嚣的人群突然就沉寂得些微声气都没有一一只有一匹驮马不耐烦地打了个响鼻。

    门口站立的士兵也有些迷惘的样子,俯身弯腰地朝城门洞里张望,又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还是那个尖细嗓子嚷嚷了一嗓子:“督帅已经出了县衙,马上就到!”

    话音未落,城里又是一阵马蹄声。这一回声响比上刚才更急更密,直如闷雷一般卷地而来……

    眨眼间两匹健马就钻出城门。马上两名健儿各执一面青色旗帜,近一面旗帜上绣着一行小字“燕山提督府”和一个大大的“李”字,远一面旗帜却是迎风招展猎猎作响,一行小字倏隐倏现。商成的目光追着那面旗帜辨认良久,也只勉强看出“将军”两字,再回头时一大队鲜衣怒马的骑兵已经如同急涌动的潮流般,从城门洞里鱼贯而出。

    这队骑兵足有二三百人,马蹄踏地翻腾起的尘土扑扑漫漫随风飘转。土烟尘雾中,商成也看不清楚到底谁是督帅谁是将军谁是士兵,只望见这队骑兵的穿戴不仅有盔有甲,还有人披着肩甲袖着臂甲,晃眼间仿佛还看见有人连大腿两侧都有黑色甲片护着……再凝神想仔细端详时,健马驰骋人影憧憧,哪里还能分得清到底是哪个军将,整队人就象一团移动中的黑云,又象一条蜿蜒曲折的黑烟,沿着官道呼啸而过,瞬息之间便消逝在掩蔽官道的树影中;再移时就看见远处城墙拐角处的官道上涌过一条黑线……

    人群还在瞠目结舌地望着马队消逝的方向,城门口的士兵已经收起队列不知去向,只留下两个兵一左一右执着长矛站在门洞两旁。XX网站。那个军官脚步曩曩地走过来。这一回他的神情倒不象刚才那样严肃,先是合十朝商成做个礼,才用生疏的官话说道:“让和尚受委屈了。”

    商成赶忙合十回礼,嘴里嗫嗫地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不是和尚,也说不上受了委屈,可他还不能解释说自己其实并不是和尚。最倒霉的是,他分明看见军官过来之前,先招呼了一个士兵去找那个站在官道上领头指挥交通的衙门差役一一这才真正是要他的命!

    军官笑了笑,示意他可以从告示栏下站出来了,再说道:“我已经让人去找衙门里的人了,说话就能过来。公事不敢懈怠,和尚要体谅我们这些吃粮当兵的人啊一一”他盯着商成看了两眼,笑了笑,安慰一般的口气说道,“和尚别怕,只是让衙门里录个口供作个留底,何时何地遇见土匪,土匪有几人,匪的相貌年龄如何,匪众又如何一一不用慌张,你只用照实说……”

    商成僵着脸勉强挤出一抹笑容。照实说?他敢照实说么?话说回来,即便他照实说了,衙门里的人能信他的话?他们敢信他的话?他脑子里拼命转着念头,想把眼前的危机化解掉,可脑子里乱糟糟得就象一团麻,再也找不出一条好借口。

    和尚!都是这和尚的身份把自己给害死了!

    那军官却是好整以暇地站着陪他说话:“和尚从嘉州来,自然是见过大佛的。我听说那尊佛像有百丈多高,每天早晚佛光笼罩宝相庄严,说得有鼻子有眼,不会是真的吧?”说话时他脸上带着笑,就象是在和商成聊天,眼睛却象把刀子一样盯着商成看。

    “佛光?”商成一楞。他瞻仰过乐山大佛,也没见过什么佛光,倒是因为年深时久大佛被雨水浸蚀风吹石打,留下一道道黑黝黝的风化痕迹,佛像和山壁接缝处更是泥沙堆积绿苔茂盛,有些地方还有崩塌的迹象,到处都是用着钢筋水泥修补固定。不过他马上明白过来,军官这样说其实是在盘问自己,因顺着话说道:“早晚确实都有佛光普照。我佛依山临江,宝相庄严慈悲,佑护我朝百业兴盛百姓安居乐业。一一阿弥陀佛。”

    军官笑笑,并不搭话。

    商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只好站着虚笑。

    军官冷不丁地又问道:“和尚到过上京平原府?”

    “……去过。”商成咽口唾沫说道,“在上京平原府甘露寺学佛两年。”他急中生智,信口就把三国演义里的寺院名称搬过来糊弄眼前的军官。他想,一个边疆地区的小军官,应该不会把上京平原府的座座的寺院都了解得那么清楚吧?要是军官再问他学的是哪门佛,他就说是小乘密宗,拜的是地藏王菩萨,追求的目标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可要是军官再问甘露寺在上京哪块区域,他又该怎么办?他心头着急上火,嘴里还得小心应付军官东一句西一句的盘问,额头上已然渗出一圈细细密密的汗水。

    更糟糕的是,他眼角的余光已经看见那个衙门差役的头领随着士兵过来了!

    眼看着那人越走越近,商成的心也越揪越紧,连带着说话也有些磕磕巴巴夹缠不清:“……是地藏王菩萨,地藏王菩萨的道场在江南的九华山,……我们这一宗是小乘……小乘密宗。我来燕山……其实也是为了学佛……求证佛法。……”

    军官脸上还有笑容,手却已经攥上刀柄,目光越来越凌厉。不仅这军官对他起了疑心,两个坐在城墙根下条凳上喝水的士兵也觉察到这边的情形不对劲,端着长矛走过来,虽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可他们站立的位置却隐隐把守住商成可能的逃跑路线。

    这时候城里又走出来一人,左右逡巡顾盼一下,就迎住了那个差役头领,低低地说了两句话,差役头领朝商成这边指了指,就带人径直进了城。那人便沉着一张脸跟着士兵走过来。

    “管校尉。”那人走近,先朝军官拱拱手,又冷着眼睛商成上下打量一番,这才问道,“这和尚是怎么回事?”

    姓管的校尉已经知道商成听不懂本地话,就也不避他,叽里咕噜地和那人譬说一回。那人乜商成一眼,嘴角带着冷笑点点头,就挑着眼皮用熟捻的官话问道:“你是嘉州来的和尚?”

    事已至此,商成也只能硬着头皮点头应承下自己和尚的身份。

    “哪家寺院出家的?”

    “……嘉州大佛寺。”

    “有度牒没有?”

    “前两日在山里遇了匪,行李包裹都被抢了,度牒也在包裹里……”

    “在上京平原府呆过?”看商成点头,那人沉吟着又问道,“在那里呆了多久?”

    “两年。”商成面无表情地说道。这都是方才军官刚问过的问题,他不用思忖就能回答。接下来就该问他在哪座庙里学佛,学的都是什么佛了……

    那人果然就问道:“你在上京时,驻在哪座庙?”

    “甘露寺。”

    那人皱起眉头没说话,只是唆着嘴唇眯缝起眼睛细细地打量商成,半晌才问道:“是上京城西那座‘槐抱李’的甘露寺?”

    商成脑袋里嗡地一声,不知道该如何答话。天!他信口胡诌的寺院,谁知道那个上京平原府竟然真有一座甘露寺?不但有这么一座寺院,而且听面前的人说话,这甘露寺的名气还不小!这……这怎么可能!

    管校尉在旁边插话道:“什么‘槐抱李’?”

    “在上京平原府,甘露寺不过是座小寺院,可庙小名气却大,就是因为他们后院有棵槐树。这大槐树据说是汉时武帝亲手栽种,到前朝光宗年间已历千年,依然是生机蓬勃绿意昂然。光宗末年甘露寺迭遭火灾,那棵槐树也被烧得七零八落,后来又被天雷劈成两半,渐渐地就枯死了。谁知道本朝太祖建元立国那年四月,人们现槐树树身被雷火劈开截断的缝隙里,竟然新长出一棵李树,未几连槐树也枯枝吐绿,故此得名‘槐抱李’,甘露寺也名声大振。前月工部燕渤司有人来咱们屹县公干,我还曾特意找他打听过这棵树,他说那两棵树至今还在,甘露寺的香火也是日盛一日……”

    管校尉张大了嘴,听他把“槐抱李”的故事娓娓道来,待他说完,才咂舌摇头道:“天下间竟然有如此奇事奇树,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那人也是一付悠然神往的表情,说道:“是啊,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可惟独这‘槐抱李’的神奇景象教人心向往之。有找一日我若是能到上京平原府,一定要去城西甘露寺焚香礼佛,虔诚叩拜……”

    管校尉使劲点头,一脸“本当如此”的神情,要不是有商成在旁边碍眼,他或许马上就要拉着那人仔细打听这“槐抱李”的事情。

    那人又把目光转过来,再盘问时语气已经不象刚才那样咄咄逼人了:“你年纪轻轻,不在上京寺院里潜心学佛修行,跑来燕山作什么?”

    商成听他这样问,支吾了两三声,才说道:“……家师说,读万卷经不如……不如行万里路,所以让小僧出门游历天下名寺古刹,增长见识,广结佛缘。”既然上京真有这么一座甘露寺,那他的和尚身份也就暂时无虞,心情一放松,后面的几句话自然就说得流畅周密。

    那人抿着嘴唇点点头,说道:“读万卷经不如行万里路一一你师傅果然有大智慧大见地。”又轻轻一笑,说,“你既然丢失了度牒,依律法,本该先引你去县衙签字画押立底存案,交有司羁押,等衙门行文核定之后才能放行。”看商成神色有些紧张仓皇,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好在县城里灵台寺的住持和尚就是你们嘉州人,他理当能证明你的身份,让你免去这几个月的牢狱之苦。这样,你随我去走一趟……”说完朝管校尉拱拱手,客气两句,领着商成就要走。

    管校尉低低地声音问了一句,那人就笑起来:“校尉多心了。他一个吃素的出家和尚,还会在县城里伤人?再说,他连上京甘露寺也知道,怎么可能是突竭茨人的奸细?”说着又把商成上下打量一回,摇头道,“看这个和尚举止得体言辞便给,也不象是个作奸犯科的逃犯。”

    商成立着一旁看他们说话,连半个字都不敢多说。

    那人再朝管校尉拱手作别,就引着商成进了县城。走出一段路回头张望已经看不见城门,那人就领着商成踅进一条偏僻背街,看看左右没有什么人,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停下脚步时,商成已经心生警觉,再听这样问,更是眼前一黑,嗫嚅半天才吐出几个字来:“……嘉州……和尚。”

    那人咬着牙笑起来,说道:“嘉州也许可能,和尚未必是真。”围着商成踱了半圈,忽然又问道:“你真在上京甘露寺呆过?”

    商成被这话问得莫名其妙,却又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是上京那座有棵‘槐抱李’的甘露寺?”那人眼神里带着几分戏谑,追问了一句。

    “……是。”虽然商成也知道这样回答多半会坏事,可事到如今他还能说什么?而且他心里还抱着一线期望一一既然这人刚才能把“槐抱李”的故事说得活灵活现,至少说明真有这么这座甘露寺……

    “我要是现在就告诉你,槐抱李和甘露寺,都是我凭空杜撰出来的鬼话,你还会咬死你在甘露寺里呆过?”

    商成心里惊讶莫名,嘴里却咬紧牙关丝毫不敢松口,就象认命一般狠狠地点了点头。

    那人眯缝着俩眼盯着他看了半晌,突然扑地一笑,说:“你先回去吧。一一县城里灵台寺的住持和尚就是自小在嘉州出家,只是这两天去端州府拜谒惠林大和尚,我现在带你过去,你也见不到他……你知道惠林大和尚是什么人不?”见商成嘴唇蠕动却偏偏又不言不语,就笑着摇摇头,挥了挥手,背转身脚步曩曩走了。走出去几步,忽然又立住脚步,转过身说道,“以后别再说自己是和尚了。天下百行千业,惟独这和尚冒充不得……你去吧,柳老柱还在前街上等你。”

    商成傻呆呆地站着,直到那人的背影消失在小街拐角处,他依然没有挪动脚步。

    这一切实在是太奇怪。这人既然早就知道自己是个假和尚,为什么偏偏又不揭穿自己?而且他临走时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天下百行千业,惟独这和尚冒充不得”,这是在提示警告自己么?还是在点醒自己,要重新换一个身份?

    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那条小街的,也没注意到身边来来去去的人,他的全部心思,都停留在那个衙门里的神秘人身上。他是谁?他凭什么要来帮自己渡过一场劫难?他这样做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答案……

    迷迷糊糊中他觉得有什么人在牵扯他的衣袖,同时他还听到一声低低的惊喜欢呼声:“可算是把你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