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01)

    更新时间:2015-08-14 14:52:38本章字数:4514字

    我这是在哪里?

    两天里,商成已经无数遍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但是从来就没有一个准确清晰的答案。

    他现在站在一处山梁上,举目四望,视线所及的地方,都是高高低低错落的山峦;山都不是高崖陡壁,也算不上巍峨奇峻,然而层峦叠嶂接地连天,蔼蔼白雾沉浮袅绕,在晨曦的映射下,一股沛沛然的苍莽气息扑面而来,由不得让人感到胸闷气紧。漫山遍野都是黑压压的树,松柏槐杨橡都有,纷致错乱,不象是刻意种下的经济林。不时有山风掠起,夹雾带烟地呼啸而来,此时就看见松涛如潮柏冠似浪,远远近近山上山下都是呼哗哗地响作一片。山风里似乎夹带着霜,吹到人身上就教人手僵脚硬寒彻肺腑……

    他禁不住在风中打了个机灵,赶紧转到一棵松树背后避风头。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他又一次在心里问自己。虽然明知道没有答案,可他依旧忍不住要问。

    他不敢在树后耽搁太久,风势稍微小了些,他就踩着拖鞋步履艰难朝山下走。他不敢走得太快,还得留神脚下的状况,枯枝断桩要小心绕过,因为他的泡沫拖鞋经过两天两夜的跋涉,已经破烂得不成模样。说是拖鞋,其实现在两只鞋都只剩一张鞋底;鞋底被他用几道布条硬生生地绑在脚上,这样他的脚才不至于受伤;而布条则是从他球衣上扯下来的。至于拖鞋的鞋面,早就不知道被他扔到什么地方了。

    他现在已经不是在走了,而是在挪;几乎每挪出几步,他都要扶着一棵树喘上半天气。

    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饥饿,焦渴,还有疲惫和困倦,无时无刻不在他身边盘旋,它们就象四头凶残的猛兽,在幽暗中奔腾着,咆哮着,等待着。

    可他不敢睡觉。他害怕自己睡着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这山里竟然还有野兽!狼嗷豹吼豺哭鹿鸣,他几乎都听了一个遍。昨天晚上甚至听到了虎啸!他发誓,绝对是虎啸!因为那声音刚从遥远的地方拔地而起穿林而至,周围远近的所有声响就乍然而息一一连通宵达旦的虫鸣都似乎消逝了……

    他不敢睡觉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害怕这会让他失去被救援的机会。虽然他也知道,有人来搭救他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他是从宿舍里陡然间“转”到这里来的,除了他自己,还有谁能想到他竟然会来到这么个渺无人烟的荒凉地方?

    这里到底是他娘的什么地方?!

    他现在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深山老林里。他前一秒钟还坐在床边伸手拿自己的手机一一因为手机在响,可后一时刻他抓在手里的竟然是根树杈。谢天谢地,他幸好抓住了那棵树杈,不然他就得从三米多高的地方直挺挺地摔下去,虽然树下大多是拳头厚的落叶和齐膝高的野草,可难保不会摔在盘须错节的树根上……

    他已经很多次试图理解自己从宿舍到这里的缘由,UFO外星人时空裂缝或者别的神秘现象都有可能,他甚至记起高中时曾经在杂志上看见过,阿根廷的一对夫妇开车回家,从公路上一团莫可名状的雾中出来时,竟然到了大西洋另外一边的比利时。他或许就是遭遇到阿根廷夫妇俩曾经遇见的状况。可别人是“偷渡”到了比利时,他这是到了哪里?更让他无法理解的是,前一刻在宿舍里时间还是下午,再眨眼到这里就是清晨;前一刻季节还是初冬,转眼间就是春天。现在是春天,这一点他仔细留意过,树梢上全是刚刚见绿还不饱满的嫩叶,这也是他两天里唯一敢吃的东西,就是不顶饿……

    他的肚子又叽里咕噜地提出抗议。

    他在身边的榆树枝头摘了一把新叶子,一张张地慢慢塞进嘴里,艰难地咀嚼着。树叶苦涩的滋味立刻从舌头传递到全身;口腔里酸闷的气息直冲鼻端,让他几乎无法呼吸;饱受折磨的胃更是条件反射一般地痉挛抽搐起来一一它还是不能适应这种“食物”。

    他命令自己:把它们都吞下去!

    他的肠胃拒绝树叶这种粗糙得过分的“食物”,但是理智告诉他,他必须吃,他现在需要补充体力,更需要补充水分,在没找到可靠的水源之前,吃榆树叶多少能弥补一些身体缺失的水分,至少这东西没有毒素,而且营养丰富,起码比松针营养丰富。而野草根……掘草根和清理草根都不是件简单事,消耗的体力也要比摘树叶多,他现在需要尽量节省体力。

    他不能不这样做,在无法知晓自己所处的地理位置之前,他得努力地保持体力。

    他知道,要是他依旧不依不饶地追问这里到底什么地方的话,也许他还没能走到有人烟的地方就会倒下去。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让自己不去想它,它就象无色无味又无处不在的空气一样,会随时随地地从脑海里冒出来。唉,这又再一次证明了“对未知的恐惧才是人类最大的敌人”这一说法的正确性。

    好在他知道,他还是在地球上,他至今还能呼吸到空气就是证明,夜晚能看见一轮满月更是证明;而且他是在北半球的温带一一连续两个凌晨,他都在东方的夜空中找到了启明星!也许是启明星吧,他不是太肯定,不过在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它最明亮耀眼……他记得在什么书上看见过,只有北半球才能看见这颗星。地球上的北半球,这两点认知多少能让他忐忑畏惧的心情好受一些。

    仅仅是好受一些而已。

    关键是两天两夜里他没有看见人烟!

    翻过一座山又是一座山,越过一道梁又是一道梁,山连着山,山接着山,四周除了风声和树林的摇曳声,就只有鸟鸣虫叫还有野兽的嘶吼,什么声音都没有,单调得让人不由自主地惊惶畏缩。他现在最渴望的就是能听到人的说话声,能不能听懂都没关系,是人就行!中国人、朝鲜人、韩国人、俄罗斯人或者蒙古人甚至爱斯基摩人,只要是人就行,哪怕是野人都好!即便他们把他当强盗抓起来,当偷渡客关起来,甚至当小偷打死都行,至少他能听到人的声气,能死个明明白白,总比不清不楚地死在这里强……

    有一次他就清楚地听见有人在自己耳畔呢喃,声音细微无可辨认,就象有僧侣在远处面佛念经,又象有人在朝自己倾诉。他发疯一般地围着几棵树来回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才发现是一种蟋蟀般模样的昆虫在鸣唱,这时他才发现,他满脸都糊满了泪水……

    他清楚地意识到,也许他会在苍莽山野中精神错乱,直到癫狂而死。

    让他自己都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大胆的预测竟然没让他感到惊讶和悲哀。他还能笑着告诉自己:哈!鲁滨逊也只是个作家虚构出来的人物而已,要是真有其人,他多半还不如你,至少他知道自己的大致位置,还从沉船上捞了那么多好处,可看看你呢?你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哩,能捞到的好处就是半件球衣一条裤衩还有两只没鞋面的拖鞋……

    这么一比较,他就又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似乎连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疲惫都削减去不少,步履也轻松了许多,连苦涩得难以下咽的榆树叶,嚼起来也有了一股甘甜的滋味……

    两天两夜里,他就一直在绝望和求生的渴望之间来回徘徊,直到他眼前骤然一亮。

    溪流!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走出了山林,他的眼前出现一条溪流!

    是的,不是河,是溪流。

    潺潺流水声就象天籁一般悦耳动听,清澈见底的流水就象少女的双眸一样洁净无暇,连凸显在水面上的山石都从来没那么秀气挺拔过……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扑到溪流畔,跪倒在一块被流水冲刷得无楞无沿的圆石上,匍匐下身子,贪婪地痛饮着溪水。

    清亮甘甜的溪水呀!

    他并不是那么焦渴,喝水也不全是为了补充水分,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对溪流的感激和虔诚,才无比激动地去亲吻她吸吮她一一她就是他的路标,他的方向,他的希望;顺着她走下去,重新回到人群中间的希望就会放大无数倍……

    直到他喝得满肚子都是水,再也喝不下去了,他才舒畅地长叹一口气,满足地摇摇头,蹒跚着脚步在溪水边找了个向阳的石头坐下来。

    他现在才开始懒洋洋地打量着这条溪流,并且盘算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做。

    可身心放松之后,他几乎在呼吸之间就靠着石壁睡着了。他实在是太疲惫了,所以这一觉连梦也没做一个。

    他自己都不知道睡了多少时间,可当溪流对岸的树林里虫鸣鸟叫安静的一刹那,他立刻就清醒过来,并且就象被谁掀动了机簧一般,楞噌就跳起身来。

    他马上就发现溪流对面的一壁山石边转出一只豹子。

    豹子佝偻着长长的脖子,拖着细细的尾巴,鼓着厥厥亢亢的肚子,欠欠仄仄地在溪流边的石头挪动着。这畜生在上风处,根本就没察觉到周围竟然还有活人,直到快走到流水边,才警觉地站住,把一双既黄且绿的眼珠子死盯着商成。

    商成浑身僵直地和豹子对峙而视。他两条腿上的肌肉一条一棱地鼓起,却偏偏动都不能一动;满手满把都攥着汗水,却又不敢松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豹子示威般地呼噜了一声,爬下前半截身子,慢慢地挪到溪水边,探了头伸出舌头舔水。商成动也不敢动,他觉得豹子即使是在喝水的时候,眼珠子也一直在监视着他,直到豹子喝足水又慢慢地倒退到石壁边,他才觉得心里绷紧的那根弦略微地放松了一些。

    豹子又呼噜了一声,这才掉转身连蹿带跳地跃上山石,眨眼之间就消失在树林深处。

    这场不期而至的遭遇让商成睡意全消。他马上拿定主意,立刻离开这里,要顺着溪流向下游走一一顺着流水走遇见人烟的可能性更大。而且,当务之急是他还需要准备一件防身的东西。

    走出没多远他就在草丛里看到一截木棍。木棍不长,大约比他胳膊伸直了略短,可这样更容易使上劲,而且棍子的一头顺溜圆润,握在手里挥舞也方便,尤其是他觉得这棍子很趁手,简直就象是特意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

    他把木棍舞得呼呼风响,同时在心里对自己说:嘿!你小子很有运气哩!刚说想找东西防身,就有根棍子在这里等你!

    挥了几下,他突然警觉到棍子不大对劲。

    棍子的首尾看着虽然不是一般的粗细,可和树上的枝杈比较起来,就显得粗细很均匀,而且笔直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不象是树上自然掉落的东西!仔细看的话,棍身上还有斧刨刀削的痕迹;只有刀斧砍削才会在木头上留下这左一块右一块的狭长平面,只有人手经常摩挲才会让这棱棱角角的地方也变得圆润光滑……

    这棍子是人工做出来的!

    他立刻为自己的发现而激动得全身颤抖!天啊,这说明这里已经有人烟了!是的,可能棍子的主人离这里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也许要走上一两天甚至两三天才能再遇见人,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又能看见人了,又能听见人说话了,他很快就能回到自己熟悉的生活中去了!

    他兴奋地手舞足蹈,并且大声嚎叫了无数声!

    就连起伏的群山都在积极地回应他的呐喊一一我要回去了要回去了回去了去了……

    当兴奋的激情释放之后,他又有了更加重大的发现!

    他脚下踩着的就是一条羊肠小道!只是因为他刚才太过激动,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其实他不是没注意到,而是他过去两天里已经留意过很多次也失望过许多次,人都已经麻木了,以至于他连仔细观察周围环境寻找蛛丝马迹的愿望都丧失了……

    他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赶路。越走他的发现就越多。他高兴地发现,这条最多只能容纳两个人并行的尺径小道最近还有人走过,因为道路上残留着许多人踩出的脚印一一他知道,只有雨后的泥泞被人踩过再被太阳晒干,才会留下这样的脚印!不仅有人的脚印,还有马和驴这种大牲畜的脚印!他甚至在道路中间看见了牲畜的粪便!哈呀,这群不讲卫生的家伙,竟然不知道“此处不许随地大小便”吗……

    他沿着蜿蜒在山谷中的小道疾步前行,绕过一道山又绕过一道岭,再绕过一道山又绕过一道岭,直到日头走当头顶,他也走得浑身是汗累得体力不支,才不得不放慢脚步。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有人高声的呼喊一一

    “秋龄!秋龄呵!秋龄一一”

    他蓦然停了脚步,仔细聆听辨别着呼喊声传来的方向。他不明白“秋龄”是人的名字还是别的意思,但是他能听出来声音里的焦急和惶恐,还有绝望和挣扎!

    一定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

    这个念头几乎是在他听到呼喊声的同时就闪现在脑海里。他立刻想到自己的溪流边遇见的豹子,还有前一晚听到的虎啸,不由得攥紧了手里的木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