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02)

    更新时间:2015-08-14 14:52:51本章字数:3646字

    商成顺着声音的方向急赶几步,转过兀立在径尺小道边一块赭褐色大山石,便看见前面不远地方的惊险一幕。

    这是一块山脚下的缓坡地,漫地都是齐踝深的青草和说不上名字的野花,一棵胳膊粗细的小杂树顶着零零落落的绿叶立在坡地中央;靠山的地方有一截两米来宽四五米高的断崖,就象在漫山遍野的葱绿中划出一道不大不小的黑色伤痕。一个人站在半崖间的凹陷处,拼命挥舞手里砍刀,来回应付着左右两边的两头野兽,嘴里还不停地呼喊着:

    “秋龄!秋龄呵……”

    那两头野兽是两只狼。小的一只狼体型比成年狼狗略大,毛色青灰,塌着腰,鼓鼓囊囊的肚子几乎压着草尖,站在崖壁的一边,不时低沉地咆哮一声,偶尔也会两蹦两跳地蹿上崖壁,只要那人手里的砍刀一挥过来,它就又跳下断岩。就这样稍一耽搁,断崖另外一边那头刚刚被撵下去的狼马上就抓着机会重新纵上断岩,前扑后抓地和人周旋。这头狼体型要大得多,几乎能赶上一头小牛犊,身上的皮毛一块黄一块青,一团深一团浅,有些地方厚毛褪掉新毛还没长齐整,纵跳腾挪之间,惨白色的狼皮就在中午的阳光下不时闪烁起几点渗人的光斑。它虽然也畏惧锋利的砍刀,但躲闪时会抓着时机地扑咬一下,让持刀的人手忙脚乱一回;即使它被砍刀逼下崖,也会不慌不忙地重新寻着合适的位置窜上来。这个时候,它的同伴就会再蹿上断岩佯扑一回,给它创造机会。

    半崖间的人也看见了商成,急挥了两刀把那只小一些的狼赶下石岩,立刻惊喜交加地大了嗓门再喊一声:

    “……秋龄!……商,秋龄!”

    就这么一恍神的时间,大的一头狼又跳上石崖,不仅躲过迎头剁来的砍刀,还扭头一口差点咬住那人的手臂。不过这只扯下半截衣袖的一咬也让那人不得不后退一步,紧紧地贴到石壁上;它也在第一次在断岩上站稳了脚跟。

    听见那人喊自己的姓,商成禁不住楞了一下。他真没想到在这崇山峻岭中竟然还有人认识自己!刹那间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搜救队的队员遇险?但是眼看着那人在两头狼的来回侵扰下已经渐见不支,他也顾不上再考虑许多,拎着手里的木棍就冲过去。

    拖着鼓囊囊肚子的狼掉转头,拦在商成和石崖之间,腰俯腿踞,掀唇龇牙,阴森森的黄眼珠里闪着凶光,喉咙里滚过一阵威胁般的低沉咆哮。

    商成直端端就对着狼冲过去。他的眼睛死盯着狼的眼珠,手紧紧地攥着木棍,脚步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一一他在农村里长大,自小就有对付野狗的经验,只要人不露怯,野狗根本就没有和人纠缠的胆量,想来狼也应该差不多的反应,毕竟狗和狼都是犬科动物……

    他愈冲愈近,在几乎能闻到狼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浓稠得呛人的臭味时,狼的目光再不和他相峙对视,前半截身子也越趴越低,爪子还抠着泥地向后退缩了两下一一然后它就倏然蹿起来,张了大嘴露出黄褐色的尖牙咬向商成的脖颈!

    商成一棍子就抽在狼的鼻尖上!同时他偏过身想躲开狼爪一一闪过第一只没能避过第二只,坚硬的狼爪在他右上臂挠了一把,几股鲜血立刻从三四道长短不一的伤口里冒出来。

    不过狼也没能咬到他。不仅没有咬到,这只怀崽的母狼还被棍子敲得钻在草稞里喑喑痛鸣,用两只前爪不停地来回拂扫自己的鼻端。

    商成不想理会这只母狼一一断崖上的人狼搏杀已经到了图穷见匕的时刻,救援队的队员如今只能疲于防守,双手攥着刀拼死命不让公狼靠近……

    可母狼显然也不愿意放商成过去帮忙,它马上就绕着路在崖壁前截住他,并且再次做出凶狠的威胁模样。这是个聪明的家伙,在吸取了失败的教训后,它没有再一次悍然地扑向商成的喉咙,而是蹿向他的大腿!它甚至还能在商成把那条腿向后蜷缩之后,双爪在草地上一按,借势改变方向扑向另外一条腿……

    “滚!”

    商成大喝一声,一脚就踹在母狼软绵绵鼓囊囊的肚子上!

    母狼被踢得在草地上接连打几个滚,一头撞在崖前石壁上。它嗷嗷嗷地惨嚎着,前后脚爪胡乱扑腾着,不停想重新站起来,可每一次都只能勉勉强强地撑起半截身体,然后就无力地匍匐下去……

    断岩上搏斗也接近尾声,公狼成功地在救援队队员的一只手腕连皮带肉撕扯下好大一块,顺带着也让对手抛弃了手里的砍刀;而且它还把筋疲力尽的对手逼迫进了崖壁的最深处,再也没有躲闪的余地,它现在只需要再来一次简单的扑咬,一顿丰盛的大餐就到手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母狼悲哀地嚎叫起来……

    公狼显然犹豫了。它盯着已经完全放弃抵抗的猎物看了一眼,又掉头低低地咆哮了一声;母狼的嚎叫声更短促也更大了,似乎还包含着催促和警告的意思;公狼又转过头盯着猎物看了两眼,才极不情愿地转身蹿下石崖。

    公狼在依旧匍伏在草丛里的母狼身边只打了个旋,就闪电般凶狠地扑向商成一一俩前爪奔着商成的肩膀,一口就咬向他的喉咙!

    棍子没能抽到它的鼻子!

    棍子即将打到之前的一刹那公狼偏过头,棍子只抽到它的一侧脸颊;它的尖牙利爪也没能给商成造成太大的伤害,只是在另外一只胳膊上留下几道不深的血痕。

    第一回合只能算是平手,公狼略占上风。

    人和狼隔着六七步的距离短暂地对峙了一下,然后就又撞到一起。

    蹿跳扑咬躲闪腾挪……

    第二回合瞬息之间就结束了。人身上篮球运动背心的一条肩带被扯断,小半边背心松松垮垮地耷拉下来,右手小臂上鲜血淋漓,木棍也甩到了地上;公狼却看不出什么损伤,退了几步,鼻子嘴里喷着腥臊臭气,一面喘息一面不停地摔头。

    商成攥紧拳头立在那里,两眼死盯着公狼,眨也不敢眨一下。他清楚,胳膊上的几处伤并不严重,关键是他的左手兴许逆了筋,现在酸软得几乎使不上力气。他现在才相信狼是“铜头铁尾麻腰杆”,刚才擂在狼头上那两拳好象没什么作用,自己却连手指也几乎要折断了。唉,要是当时能使上右手的话,兴许比现在的情况要好些……

    他还没来得及分辨出拳头对狼到底有没有起作用,公狼已经蹿过来,这一回它没再选择商成的上半身作目标,而是直端端冲向他的腿脚;当商成蜷缩起一条腿时,它两只前爪在地上一蹬一刨就奔向另外一条腿一一这才是它真正的目标!

    喀哒一声,它上下牙就重重地撞在一起一一什么都没咬到!在咬到人之前,它也象母狼一样被商成狠狠地踹了一脚。

    可公狼在地上打了个滚就又扑上来,并且在即将接近商成那一刻霍然人立而起,两只前爪立刻搭在商成的肩膀上……

    猝不及防的商成只来得及伸出双手钳住公狼的脖子!下一时刻,他就被公狼借着冲劲还有体重撞倒在草丛里!

    他死死地钳住公狼的脖子,不敢有稍微的懈怠!狼头就在他眼前,他可以清楚地看见狼脸上那几道灰色的疤痕;凶残暴戾的本性与死亡的火花交织在一起,在那双黄湛湛的眼珠里闪耀着;从狼嘴里喷出来的腥臊臭气直扑到他脸上,几乎令他窒息……

    公狼扑腾着,前后爪一起使力,拼命把利齿探向他的面孔!他甚至都能看到狼牙根上焦黑赭黄的牙垢!他浑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疼痛,胳膊和肩膀既滚烫又清凉,沉重得就象灌了铅,酸楚得就象随时都会断掉。他觉得,死神从来都没有象现在这样近距离地观察自己,死亡的阴影也从来没象现在这般清晰,当狼牙轻轻地触到他脸颊的那一刻,一种解脱般的轻松从他心底里油然而生。他放弃了抵抗。他不能不承认,自己在骨子里还是一个胆小的人,在面对无法逆转的命运时,他并没有如自己希望的那样选择反抗,而是选择了遵从。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在心里对自己笑着说一一瞧,一切都结束了,胆小鬼。然后他就闭上眼睛,安静地等待死亡的降临……

    狼嘴里四颗锋利的犬齿几乎在同一时间撞到他脸颊上,可疼痛的感觉并不明显,看来在他放弃生命之后,任何痛苦都是可以忍受的。但是狼嘴里喷出的恶臭却让他几欲呕吐,他忍不住推了一把……

    只是轻轻一推,扑在他身上的狼就软绵绵地斜到一边!

    怎么回事?!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就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神智还是清醒的,几乎就在公狼歪倒的瞬间,他手撑脚蹬就急忙滚到旁边,顺手抓着手边的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就站起来。勇气和胆气似乎立刻就回到他的身体里。他面孔狰狞地望着那头几乎淹没在草丛中的公狼一一嘿!谁先倒下还说不清啦!

    等了半天,公狼还是一动也不动。

    他犹豫片刻,还是走过去用脚尖轻轻地推了推公狼。狼尸都已经半硬了。他再转头瞄了眼窝在石崖下的母狼。母狼的头软软地耷在草丛里,眼珠里也没有方才凶狠残忍的神采,显见是奄奄一息了。再瞄一眼被自己从狼口里救出来的救护队队员,那家伙就象个庙里的泥塑木雕一般呆立在断岩边,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傻乎乎地张着嘴却不说话……

    见他娘的鬼!自己竟然赤手空拳干翻了两头野狼!想想都后怕呀!

    直到这时,他才蓦然觉得浑身的精气神都消逝得无影无踪,两条胳膊钻心价地疼痛,两条腿更是绵软得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身体……他顺势就坐在草丛里。

    山风顺着河谷忽忽扬扬地吹过来,满地的青草在风中摇曳着,灿烂的野花在一碧绿浪中若隐若现;青草气息和着郁郁的清淡花香在身边缭绕,随着呼吸直沁入人的五脏六腑……回想起过去两天里的翻山越龄艰难跋涉身疲心苦,再看眼前一派春光烂漫景色,恍惚就是做了一场梦;两天里经历的诸般苦难千种煎熬,也都在一声悠长叹息中消弭无形。

    “商。商……”

    他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救援队的队员。商?这是哪里的风俗,怎么只称姓而不喊名呢?他笑眯眯地扭过脸来,准备和那人拉拉话一一虽然最后是自己救了他,可怎么说别人也是为了援救自己才遇的险啊……

    他的笑容瞬间就凝固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