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流年如花

    更新时间:2017-06-20 21:42:25本章字数:1174字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醒时花溅泪,梦里独憔悴。

    一世情缘一世魂,隔世情缘隔世魂,情深缘浅是何意,执手相握离别伤。

    万卷诗书难写相思意,千言难尽刻骨铭心情,朝朝暮暮盼相逢,只愿长相依,天地之间共你我。

    曾记否,坐听风起,笑看云涌,闲庭信步处,两心情起时。

    阿青,是他的名字,只因漫天飞沙中,他与她同时回眸,不经意间彼此的一瞥,却是情缘开始,世上女子何其多,唯独记住了她。

    妖没有来世,却永记前世今生。

    传说世上难舍执念的痴男怨女,皆化为妖,妖心如火,妖情如炽,妖之苦,苦于情,情难已。

    红尘不尽,天地不老,情根难断。

    世人畏惧妖,妖在世人心中是狰狞的,可怕的。

    妖是很苦的,妖心如火,妖情如炽,世上草木一落一秋,人便又重新开始了生命,可是,妖却跟着所痴念的人与事一起轮回,穿越过岁月的结界永远与痴念一起,不灭不休。

    阿青是一只风妖。

    无形的风妖,他还是妖界的一个幼妖,他只有两千岁,两千年的岁月中,他随着那个叫冰儿的女人穿梭在轮回的路途上。

    累世的情缘,也只不过一世的记忆,没有了阿青的世间,阿冰轮回转世,生儿育女,继续着她的情缘,夜色中,黑暗中,睡梦中,风妖都曾出现在过她的梦中,她梦中的阿青永远一身黑衣,看不清面容。隔阴之迷,总能让人忘记以往的旧事。

    往事如风,消散在恒远的岁月中,湮没在凡尘的烟雨中,风妖便在这累世的遗忘中执著着,直到天荒地老。

    卧听窗前雨,细观灯下人,风妖伴着细雨出现在阿冰的面前,他轻轻的吹着灯笼里的灯心,阿冰会轻轻的来到灯前,摘下头上的花钗,挑一下被风吹歪的灯心,弱柳拂风般的走到一边,安静的绣着花,阿冰总是这样的好看,虽然容颜变了无数次,可是,风妖的心不会随着阿冰的容颜变化而改变。

    初识阿冰时,还是两千年前,那时,阿青还不是一只妖。

    “冰儿,冰儿。”风妖呼唤着。

    “满儿。你可听到有声音么?”阿冰叫道。

    “大小姐,这除了风声雨声声声不息,再没有人的声音了。”满儿是个俏皮的小丫环,是这一世阿冰的贴身侍女。

    “小姐。端木公子快要从军回来了,小姐就不会这样幻听了。”满儿抿嘴一笑。

    阿冰面上一红,随手拍了一下满儿,道:“胡说什么?”

    端木公子是阿冰这一世的心上人,是端木将军的大公子,端木宏。风妖心中叹息了一声,阿冰终究是将自己忘记了。

    阿冰抬起头四下望了一下,心情不由得沉重起来了。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啊。”满儿不解的问。

    “不知道,没来由的,心里难受。”阿冰起身推开了窗户,窗外的斜雨打进屋子里,泥土和雨水的气息扑面而来。

    阿冰,这一世是史官高进的女儿,高晓玉。

    “晓玉啊。快把窗子关了,小心着凉。”进来的是晓玉的乳母,芳娘。

    “开着吧,开着心里舒服些。”高晓玉淡淡地说。

    高晓玉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雨滴打在手上的清凉,风妖轻轻的吻上了高晓玉的唇,高晓玉微微一笑,好像感知了一样,风妖不禁又吻了吻高晓玉的面颊,额头,他喜欢这样的陪着她,只要她安好,便是每一个痴念的开花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