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远古混沌 情之所始

    更新时间:2018-03-18 09:54:51本章字数:2125字

    洗心现了真身,一个带着帽子的年轻后生,身长竟然长着翅膀,白猫喵的睁大了眼睛,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长翅膀的人,这就是传说的天星使者么?

    ”隐仙人,历经数十万年的岁月,红颜美色,七情欲,万般诱惑皆不为所动,任谁也没想到,你的劫数竟在一只猫身上。“洗心拍了拍翅膀。

    ”劫数?苍生有何罪,只因你我自心而动,就要牵怒苍生?不可为,不可为,想不么你等修仙如此岁月,竟也进入魔障之地,可叹可叹。“隐仙人说罢,一挥手,冲破净心城的结界,怀抱白猫离去,留下众仙错愕。

    刚才隐仙人说什么?”我等已入魔障,那此不是也要去历劫。“洗心不悦道。

    ”历劫倒不可怕,只是因为我等修行不圆满,再接着修行罢了,终有一日会回来的,只是,因历劫的苦难的记忆,不会随着我们修行圆满而消失,哪怕我们与天地同寿,永生不老,从前的一切都不会忘记。“

    这才是历劫最可怕事情,总有一些人和事你永远在心间,提醒着你的过去,喜乐安康还好,倘若人间有太多的难舍,即便是回来后,世间的牵绊一样与你有着不可名说的联系,夜深人静之时,你会回到过去,你的过去也会入你梦来,要耗费法力来维持心境的平衡,这也是诸仙不敢动妄念的缘由。

    ”我倒不怕这些,倒是隐仙人,令人担忧啊,你说这只猫是不是曾经和隐仙人有什么瓜葛?“女人轻轻地说,脸上明显的不悦。

    “紫恒,世上恐怕唯有情,让神仙也无可奈何,你对隐仙人之情,就到此打住吧,我想,那只猫才有可能是隐仙人的劫数。”洗心笑着说。

    混沌宫中,一个身影慢慢站起来,叹息道:“远古,你成功了。”

    一个悦耳的女人声音传来:“不,这才是个开始。”

    “远古,混沌已开,各界已立,恒远岁月,有些事,有些人,忘了吧。”身影对着空气轻轻地说道。

    “我远古,只要还有一丝气息尚存,定要教世间人知道情为何物,也要让这混沌之气的层界知情为何处,说什么仙不能有情,无情何来天地。”女人借着飘浮不定的青气,慢慢的显形,犹如水中之月般,皎洁明亮,带给周围一种淡淡的暖光,说不出的温暖让这冰冷的混沌宫中瞬间充满了明媚之色。

    “是我混沌负你,你何必执念?”身影慢慢的转过来,一团紫气围线,看不见真容。

    “混沌,你我初始时,也不过是一团气罢了,只不过,我们不知道是谁将你我这团气注入了元气与生生不息的力量,你我有了思想,有了情义,才有这天地,才有了那天地初生时的样子。”远古说道。

    “隐仙人也是一团气,这团气是不能离开这里的,一旦离开,将万劫不复。”混沌叹息着说。

    “心疼了,当年你可为了那个隐仙人,趁我睡着之时,将我的元气偷偷抽走,注入到隐仙人身上,只可惜那隐仙人为了躲你,化为男身,断了你的念想罢了。”远古忧伤着说。

    “你怪我,我知道。”混沌轻轻地说,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混沌初始时,你爱过我,也爱过别人,你爱过的人很多,我也一样,我也爱过你,我也爱过别人,我爱过的人也很多,那时开天辟地之时,只有爱,还没有情,爱如风,爱时便爱,不爱时便不爱,但情不一样,有情爱才长久,你对隐仙人有情,我不怪你。但,你不该偷走我的元气,害我重修了八百万年的岁月。“远古有些生气。

    ”是呀,是呀,像东皇与凤九的情,恐怕仙界也是唯一的了。“混沌仿佛陷入回忆,感慨着说。

    “我不知道隐仙人在那只猫和你之间他会选择谁?”远古笑嘻嘻地说。

    “你对隐仙人做了什么?”混沌吃惊的睁开了眼睛,紫气也抖了抖。

    “害怕了,恐惧了,心惊了?这便是情之开始,与爱不同。”远古轻笑着说。

    “你有情么?”混沌问,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平静。

    “我不知道,所以我想一试。”远古垂下眼帘。

    “你到底做了什么?”混沌问。

    “我不会告诉你的,我们拭目以待。”远古飘然而去。

    “远古,远古。”混沌叫道,但回答他的只是虚无空间的无声无息。

    “远古,你会后悔的。你知道么,你知道么。”混沌轻声说道。

    但是,远古已经走远了。

    远古宫中。

    “师父,回来了。”青鹤和仙鹤二童子跑了过来。

    “师父,愿谅弟子,借用你残存的一丝仙气,弟子定为你讨回公道。“说罢女子跪在一拜。

    空中,远古的身影出现了,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

    ”紫娟,你不该用我之身去混沌宫中,扰他清静,乱他心神,也不该惊扰隐仙人。混沌宫与远古宫生死相依,唇亡齿寒,两宫相依,才能保环宇各界平衡安康。耐何我气息渐弱,才让你钻了空子。你走吧。“远古说完就消失了。

    ”师姐,你做了什么?“青鹤与仙鹤二童子惊异不止。

    刚才听师父这番话,这是师姐犯了错,师父赶师姐走呢。

    “师父,我只想帮你出口气。”紫娟哭道。

    “不必多说了。从今后,远古宫中不会有紫娟这个人,我不再是你师父,你也不再是我宫中弟子。”远古说完关门而去。

    紫娟站在远古宫外,百思不得其解。

    师父不是平日里最不喜的就是隐仙人么,意最不能平的就是混沌么,为何此时倒护着混沌了呢,想来师父对混沌宫的人还是有情义的,不忍伤了他们,我紫娟虽不是远古宫的人了,那我就做什么都可以了。

    “仙鹤,你去通知混沌宫的人吧。”远古现身道。

    “罢了,不要去了,事已至此,听天由命吧。”远古又阻扯了仙鹤童子。

    ”师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青鹤童子问道。

    “你知道,我们到底是谁么,你知道你为何身为鹤身,却有着人的思维,这便是渡化。看样子,混沌与隐仙人之间注定有一场渡化之缘啊。”远古轻叹了一声。

    “紫娟便是这渡化之缘的系铃人,但却不是解铃人。”远古叹了一口气,妖娆美丽中渐渐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