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八十五章 老神棍

    更新时间:2015-08-26 16:44:42本章字数:4239字

    牛前方刚刚来到老神棍的旁边,就看到老神棍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盯着自己,人畜无害的,牛前方懒得和他废话,直接道:“你不是说我有什么劫难吗?我现在想听你说说,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

    “年轻人不要不相信,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刚刚贫道掐指一算,发现今天晚上你的劫难就是与那幽冥鬼王有关系,你也真是够大胆的,连幽冥府的人都敢惹。” 

    “不是我惹他们!”牛前方解释道:“而是他们惹我,你想想一个人都欺负到你的家门口了,你还不反击,我这也只能算是正当防卫,管他幽冥不幽冥的,我也不怕。”

    “有这种魄力还是好的,不过年少轻狂就不好了!你能杀了一个幽冥鬼王只能说你比较幸运,但是你想与整个幽冥府斗,那就是胳膊拧大腿了,你知不知道幽冥府的实力,这是个与地府不分上下的地下势力。除了十大鬼王,还有众多高管名将聚集。”

    “听你的意思,我就是没有办法解决了,只能任凭他们幽冥府欺凌?是么?”牛前方见这老头不停的夸高幽冥府,不禁在想此人是不是与幽冥府有什么联系。

    “办法也并不是没有,你如果不想受到幽冥府的欺辱或者纠缠,必须要去一个地方,只有去了那个地方,你才能彻底安全!”老神棍终于说出了一句大实话。

    “哦?去哪里?”牛前方好奇了,看来这老头不是骗人的,倒像是招人的。

    “天玑阁!”

    “天玑阁!”牛前方愣了愣,在上下打量了一下这老神棍的装扮和刘绍天的装扮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难不成这老神棍也是天玑阁的弟子!

    “对,天玑阁,可能年轻人你还不知道吧,这天玑阁是阳世也是整个人间最大的道家门派,他们是维护阴阳和平的重要推动手,每年都会有其他,如茅山,龙虎山门派里面的精良弟子送至天玑阁,又或者是各种奇材的招收,可谓是高手如云,人才济济,想加入天玑阁的人已经可以组成一个加强军了。” 

    如果刚刚牛前方还怀疑,这老神棍是不是天玑阁的弟子,目前看来就不假了,能知道天玑阁这么详细的情况,除了门派弟子,其他人是绝对不可能知道那么多的。

    “哦,听你这么说,加入天玑阁是很难得一件事了,我又没什么奇材之处,怎么可能会被人家看上呢,还是算了吧!”牛前方摆了摆手,转身就想走。

    可老神棍却又一下子拦住了他:“话不能这么说,你虽然的确是没有比常人奇特之处,但我既然想挖你就不可能没有理由,而且你也可以大可放心,只要你去报名,提我的名号,在提你的名号就直接过,不需要考验。”

    “我的名字?那么好使。”牛前方指了指自己,差点没把下巴给惊掉,自己的名字有那么好使吗?他可是知道,刘绍天所说的,不知有多少人想走后门不惜拿百万千万的钱让自己或者自己的下一辈加入天玑阁,可到了自己这直接是人家请,这一个刘绍天就算了,又来了这么一个老神棍,难不成自己和天玑阁还真有某些渊源。

    见牛前方沉默了,老神棍继续问道:“怎么样,年轻人,要不要加入?”

    “行吧,我考虑考虑!”听着天玑阁倒是廷好的,牛前方也对其很感兴趣,不过他现在还不能马上同意,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听到希望很大,老神棍的那双眼立刻笑成了弯月的样子:“成,你什么时候想加入告诉一声就可以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家里就有一个我天玑阁的弟子,你直接跟着他来就可以了!”

    “这你都知道,还有什么你不知道!”现在牛前方是真的相信这老神棍是有些道行的了,自己的名字他可能能猜对,可是自己家里有天玑阁的弟子这个他可没有提过,没有一点道行是不可能能猜到的。

    “哈哈,不知道的东西多了,比如你,贫道观察了半天了,都没有看出来你那真正的实力和潜力!”老神棍莫着自己下巴上的一缕白胡子哈哈大笑。

    牛前方却是撇了撇嘴,心里道,如果你要是能看透人的实力那才是见鬼了呢,刚想要回答,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那老神棍便跟鬼一样的消失不见了,等到他从惊讶中回过神,再去找的时候,整个街道再也找不到老神棍的身影。

    “还真的是高手啊,说不见,就不见!”牛前方又忽然想到刘绍天的实力,在与这个老神棍的实力一比,随即惊诧道:“这天玑阁简直是一群变‘’态‘’啊!”

    “果然是天玑阁的弟子!”在牛前方不禁的感叹的时候,炎龙将军突然从旁边插了一句。

    牛前方不由得撇了撇嘴:“炎龙将军啊,你反应是不是太慢了点,现在鬼都知道他是天玑阁的弟子,这天玑阁三番两次的想各种方法让我加入,他们到底是看上我什么东西了呢?莫非是肾!”

    “陛下,您是不是脑子被踹了,如果他们要是想要您的肾,一个刘绍天也把您给按住了,还用得着让这个老道士来,再说了陛下的肾又没什么特别之处,相反还有些虚,他们犯不着这样的,虽然老臣不太熟悉这天玑阁,不过却知道他们选拔弟子的刁钻程度,看来陛下你是被他们盯上了。”

    “哎,名人效应就是不好,连这么大的门派都得请我去!真是不去都不行啊,”牛前方装装逼,突然发觉自己刚刚露了一句话:“哎,你什么意思啊,谁肾虚,谁肾虚!”

    “谁肾虚谁知道,反正老臣是不虚!”炎龙将军突然傲慢了一句。

    “你……”

    和炎龙将军又纠缠了几句肾虚的事,牛前方自认这么吵下去对自己没什么好处,万一这家伙一生气。按倒自己揍一顿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于是牛前方主动承受自己肾虚,炎龙将军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回到家的时候,刘绍天,老神经病,喂奶大姐和婉儿四个人正在沙发上斗地主,看到牛前方来了,一个个的打了个招呼,早就等候多时的小丫头,莹莹见牛前方回来了,立刻腾腾腾的跑了过来:“叔叔有没有给莹莹买棒棒糖呀!”

    “当然,没买啦!吃糖容易坏牙,你这么小小的年纪,如果牙齿全坏了,以后可怎么办。” 

    “啊!”小丫头眼角立刻浸满了泪,嘴角嘟着,模样要多委屈。“哇,妈妈,叔叔是大骗子,大骗子,以后莹莹再也不要理牛叔叔了,呜呜呜!”

    本来牛前方是想逗逗小丫头的,谁知竟然逗哭了,他一时间尴尬到不行,急忙将口袋里一把棒棒糖拿了出来:“叔叔没给你买棒棒糖,这是什么!”

    “是棒棒糖!”小丫头立刻破涕为笑,接过就吃。

    牛前方长舒了一口气。小孩子还真的是很难伺候啊:“刘兄弟,你过来一下,我找你有点事。”

    “等会,等会,我马上要赢了。对二。有没有人管,有没有管!”

    牛前方顿时就不开心了,一把抢过刘绍天手里的牌。全都与桌子上的牌糊弄到了一起:“好了,你赢了,现在可以谈话了吧?”

    “卧槽!”刘绍天刚想要发怒,被牛前方一指,立刻老实了,跟着牛前方来到大门口,牛前方也不再扯,而是直接道:“刘兄,我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穿着很破烂,邋里邋遢,留着白胡子,一笑起来就跟车祸现场一样的老头!”

    “这种老头,去大街一找都能弄一个加强连,你这描述太抽象了,我哪里知道你说的哪个。”

    感觉到自己的描述有点问题,牛前方又解释道:“是你们天玑阁的。”

    “天玑阁?哈哈哈!”刘绍天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牛兄弟,你就别逗我了,我们天玑阁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呢。别忘了,我们可是大门派。你知道我们最不缺的是什么吗?”

    “什么!”

    “钱啊!”刘绍天很自豪的说:“你可以去看看。我们哪一个天玑阁的弟子不是穿的绫罗绸缎,锦服华裳的。”

    看刘绍天这一副财大气粗,土豪的样子,牛前方不由得摇了摇头,看来从这家伙的嘴里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了!

    刘绍天继续去斗他的地主的时候,牛前方本想回去睡觉的。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他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接通,那边很快传来一个男声:“您好。请问您是牛前方牛大师吗?”

    “我是,您是?”

    “哦,瞧我这记性,我是马健林啊,呵呵,突然给牛大师打电话,牛大师不会怪我吧!”马健林那颇有商业头脑的话语立刻让牛前方堵的有点不满也不好意思说了。

    “怎么会呢,马总可就是见外了,怎么样,我让您开的天窗怎么样,弄好了吗?”

    提起这个,马健林的心里那就是满满的感激:“不满牛大师说。那天窗昨天就已经开好了,今天值班的保安都说晚上的时候,21楼再也听不到哭声了,也没有太冷的感觉了,这一切可都是牛大师的功劳啊!”马健林笑呵呵的道。

    “哪里哪里!”牛前方惭愧的摆了摆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马总就不要在客气了,那样倒是显得见外了,”

    “那就听牛大师的,呵呵,对了牛大师今天有没有时间。我想请牛大师吃个饭。”

    这不是感激就是吃饭的,牛前方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吃饭就不必了吧,马总的好意的我心领了!”

    “牛大师这次请您吃饭不是为了感谢您帮我们公司,解决了一个大问题,而是我的一个朋友,最近生意上出了点问题,想请您帮解决解决。事成之后,愿意给牛大师两百万!”

    “咳咳!”牛前方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这大老板一个个的可真是财大气粗,动不动不是一百万,就是两百万的,正所谓有钱不赚是王八蛋,牛前方才不会放弃这么好的赚钱机会的。

    “既然是马总的朋友出了点问题,那我必须要去看看的,马总约个地点,我马上赶过去!”

    “不用了!”马健林却婉拒了,接着他又道:“我已经到了牛大师的家门口了。牛大师只要一出来就能见到我了!”

    牛前方一愣,连忙走出客厅,往大门口看去,还真是,只见一辆大排量的黑色路虎正停在自己家门口,车上的马健林正在做嘿嘿笑着:“牛大师,没有打声招呼,就擅自来到您的家里,希望您不要生气呀!”

    “马总这是说哪里话,马总能来我这小寨子,我这可是蓬荜生辉的,呵呵,马总如果不嫌弃的话进来坐坐!”牛前方挂了电话,走上前,心里却是在纳闷,这马健林怎么知道自己的家住在这里呢,不过一想到是有钱人打听一个人还不容易,牛前方就释然了!

    “坐就不坐了,牛大师不要介意,实在我朋友这件事相当的邪乎,他已经等候多时了,如果牛大师没什么别的事的话,尽量现在就去,他日,等牛大师有时间了,我一定来这里登门坐坐!”

    马健林都这样说了,牛前方还能说什么呢,他让马健林稍等,自己则去收拾一些东西了,等他收拾完东西出来的时候,早就发现马健林的老神经病立刻上前将他拦了下来,好奇到不行的问道:“大哥,你要跟着那个人去干啥?”

    “不干嘛啊,出去办点事。”牛前方没有多言,敷衍了两句,就主动的绕过了老神经病朝院子外走去。

    可老神经病哪里愿意放弃这个外出的机会,他都在这间房间经常憋了不少天了,早就想出去了,只是一直没机会:“大哥您出去还需要带法器吗?一定是出去做法事,我也要去。”

    “我这是去办事又不是出去玩,你跟着干嘛!”

    “我帮你忙呀,万一你要是遇到什么没办法解决的鬼怪,那不就可悲了!有我在就会好很多了。”

    牛前方本来想训斥两句老神经病的,可却突然听到外边的马健林那很开明的声音:“牛大师,既然你这位朋友想来您就带上他把,反正倒也不多这一个人两个人的。”

    “那好吧!”牛前方看着不靠谱的老神经病,只能默认,再看看刘绍天。这一次刘绍天倒是没有要去的意思,在想想自己目前的杀手锏牛前方也就放心了,没在叫上刘绍天,而是和老神经病两个人跟着马健林一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