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八十七章 梦中斩鬼

    更新时间:2015-08-26 16:47:41本章字数:2878字

    牛前方知道张朝阳所说的是镜子来回的跑,接过镜子,他仔细的打量了两眼,发现镜子从外观来看。是真的看不出一点所以然的,他又打开天眼瞟了两眼,依旧是什么都没有显露,因为早在之前就意识到了这个,倒是没有太在意。

    牛前方把镜子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叹了一口气:“那些大师所说的不假,这个镜子从外观来看,还真的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啊,那怎么办啊!”张朝阳听到这个要比其他的人反应更为‘’激‘’烈,今天如果牛前方要是不能把里面的东西给弄出来,他可就惨了,要知道可是他找来的人对付的这女人,如果这女人因此动怒,加则自己可就惨了!

    “目前来说,还没有太好的办法,因为镜子本身找不到猫腻,也就从上面找不到破绽,唯一的也就是那女人了,可是那女人听张总所说只有晚上在梦里才会出现,咱们这么去看,也看不到女人的样子,所以有些棘手!”

    “那听牛大师的意思。是必须要等到晚上了?”马健林在旁边走过来,递给了牛前方一根烟,细心的说道。

    牛前方婉拒,点了点头:“唯一的办法就是要等到晚上,但是晚上能不能成功还是一个问题,毕竟这女人现实中不会出现,一直都是在梦中,这梦中不相同于其他地方,实在是不好进去。”

    “牛大师啊,您可千万帮我把这个镜子给弄干净呀,不然我们这一家老小可就没有活头了!”如果牛前方再说说,他的小心脏一受不了,就彻底的要被吓死了!

    “张总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的。”牛前方心里也是相当的没底的。因为这种事他也没有遇到过,目前来看,又要劳烦炎龙将军了。

    不知不觉中,牛前方和老神经病就在张朝阳的别墅里待了有四个多小时,眼看着太阳下山,夜幕降临,牛前方才想起问炎龙将军:“张总,麻烦请问一下洗手间再哪里?”

    张朝阳扶着脑袋,在沙发上和马健林两个人扶着头,坐了四个多小时,一个个的昏昏欲睡的,直到牛前方这么说。才把两个人从梦神的手里面给拉回来。

    “洗手间,我的卧室里就有洗手间,牛大师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去用!”张朝阳指了指在大床头旁边的一个小门说道。

    “张总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太习惯在别人的洗手间上厕所。如果张总不在意的话,麻烦告诉我一下公共的!”牛前方当然是没有这种奇怪的洁癖的,只不过他如果在这里的话,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被那么多双耳朵听着还怎么跟炎龙将军说话。

    “牛大师客气了,公共的也就是下人们用的,在楼下。牛大师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去下面找!”张朝阳朝楼下指了指。

    牛前方道了声谢,接着便主动下了楼,来到楼下,找一名下人询问了一下便找到了厕所,这有钱人还是有钱人,连下人的厕所,都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光是里面那干净到一尘不染的白瓷砖就让牛前方整个醉了。

    也怪不得有那么多的人挤破脑袋想要成为富人了。

    顾不得多做评价,牛前方连忙掏出了手上的戒指,这枚戒指自从从古墓里回来之后,牛前方就一直戴着了。从来没有放下来过,不是他不想,而是摘不下,这戒指就像是长在了肉上了一样。怎么弄都弄不掉,索性牛前方也就不再管他了。

    “陛下,麻烦您能不能每次找老臣的时候不要选在厕所里面,这里面很好吗?老臣就长的那么不受待见吗。”

    牛前方刚刚伸出手指头上的戒指,还没说话呢,炎龙将军那略有些不满的话语就传了出去。

    “挖槽,炎龙将军你属蛔虫的呀,你怎么知道我找你有事啊,这两天没见,没想到你都这么聪明了!”牛前方略有些调侃的说道。

    “陛下,不是臣聪明,而是您选择的这厕所的味道让臣不得不佩服啊!”

    牛前方闻了闻,嘿嘿笑道:“炎龙将军,您就别挑东捡西了,能找个这地方就不错了,今天的事情恐怕您应该已经知道了,那铜镜的确问题很严重啊,朕仔细的看了几下,都没有看出来个所以然,所以朕断定要想解决,必须要靠梦中的那个神秘女人。”

    “这个镜子是比较奇怪,从外边看却看不出来个所以然,老臣也尝试着看了一下,结果也甚微,只能看到里面略有些模糊的残影具体的也是看不太清楚。”

    “啊!炎龙将军,您可别吓唬我呀,我可不经吓的,您都看不出来是有什么问题,完了完了,这次是丢人要丢大发了,二百万块钱没有不说,名声也彻底的臭了,炎龙将军您怎么不早说啊!这下可被你害惨了!”牛前方一张嘴尽是埋怨的声音。

    “这也不能怪老臣啊。是陛下自己接的,老臣都不知情,要不是刚刚看到那镜子,老臣也不知道,这铜镜竟然那么奇怪!”炎龙将军反驳了一句,接着话音一转,继续道:“不过正所谓任何事都有解决的方法,这么一个小小的铜镜还是难不倒老臣的。”

    牛前方听到立刻一喜:“就知道你有办法,天底下就没有炎龙将军解决不了的事,不过麻烦您以后说话不要大喘气好不好,直接告诉我不就行了,还扯了那么多,把朕的小心肝都给吓得扑腾扑腾快不跳了!”

    炎龙将军瞪了一眼:“那是老臣想让陛下不要那么拜金,因为钱,具体的连问都不问,就这么急着同意了!”

    “嘿嘿,这不是数量高嘛!都说有钱不赚的都是王八蛋,肥水哪能流到外人田,这一次做完,我保证以后几天都不做了,勤勤恳恳的在家做事总行。”

    “就以后几天?”

    “那您还想多久呢!再怎么说朕也得吃喝拉撒把,不靠这的话,那朕总不能去打工,如果真那样,将军的魂魄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了。”牛前方一副反正看你的意思,你让我做我就做,不让我做就不做,但是你的魂魄就等着吧。

    “哼!行了,陛下按老臣说的做……”接着炎龙将军的声音传到了牛前方的耳朵里,牛前方一边点头,一边面带微笑的,等炎龙将军把话说完了之后,牛前方立刻竖起来一个大拇指夸赞道:“不愧是两千年的将军,心机够深的,连这种事都能做到,佩服,佩服!”

    “陛下,您这是夸老臣的,还是在损老臣的,行了。老臣也不和你废话了,赶紧回去,以免被人家起疑心!”

    牛前方点了点头,和炎龙将军约定好时间之后,走了出来,直接来到了二楼的房间里面,此时的老神经病,马健林,张朝阳三个人并做一排,面无表情的盯着那无聊的电视。

    见牛前方回来了,三个人无力的看了牛前方一眼:“牛大师您回来了!”

    牛前方点了点头看三个人那一副恨不得坐着都能睡着得样子,好心吩咐道:“好了,既然张总,马总都困了就去休息吧,正好我也困了!”说完牛前方还打了个哈欠,主动朝张朝阳的床走了去。

    张朝阳一愣,连忙打断道:“牛大师。我们铜镜的问题还没有解除呢,不能睡呢?”

    牛前方摆了摆手:“张总,这捉鬼之事实话跟您说吧,必须要等到睡完觉之后才能解决,如果咱们这么坐着的话。才是耽误了这解决铜镜的时间了。”

    牛前方这一段话,彻底把张朝阳给弄懵了,别说张朝阳,就连马健林也给弄糊涂了,他也站了起来,疑惑的问道:“牛大师,恕我多嘴一句,这铜镜睡觉怎么解决了,我还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

    “这就是你不懂了!”牛前方解释道:“刚刚不是说了嘛,这幽灵只有在梦中的时候,才会出现,那我们这么干坐着大眼瞪小眼,她是不可能出现的。必须要在梦里解决她,我之所以说是晚上就是这个原因!”

    “梦中杀鬼,牛大师还可以在梦中杀鬼?”张朝阳投来了欣喜的目光。

    “略知一二,也是从师父那里学到的一些皮毛,张总敬请放心,牛某保证二位一觉醒来。一切都恢复了平淡,铜镜也会恢复到正常,里面的东西不会在出现!”

    张朝阳和马健林对视一眼,虽然从对方的眼中还是看到了不可思议,但专家都这么说了,他们两个外行又能说什么呢,只好乖乖的去床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