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中春计

    更新时间:2015-08-26 16:48:13本章字数:4291字

    虽然这个时候睡觉,对于张朝阳而言,还真的不容易睡着,毕竟这么大一件事在心里隔着,换谁也不可能这么神经大条的去休息。

    而且牛前方说的话,虽然是有些道理,但总得来说他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得。

    牛前方当然也知道自己这么说少不了要被怀疑,不过他一时间也顾不得解释了,只要到时候把那女人给解决了,自然就会得到众人的敬重,所以他果断躺在了张朝阳的床上。

    他一躺,张朝阳和马健林也都随着上了床,一个个的干闭眼,牛前方是睡得最快的,很快他就进了梦境之中。

    从梦境醒来,先是掐了一下自己,发现并不疼,牛前方才最终确认这里就是梦境,他从床上跳了下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摆在桌子上的铜镜,牛前方盯着这个铜镜看了一会,发现里面并没有女人的浮现,只好暂时先放弃。

    就在这时,从床上又醒来了一个人,不是马健林也不是张朝阳,而是老神经病,老神经病从床上坐了起来之后,第一眼见到牛前方的时候,不由得一愣:“奇怪,我刚刚不是在睡觉的吗?怎么又醒了!?”他还以为已经醒了呢? 

    “老神经病!”牛前方也把他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老神经病都已经被搞糊涂了,他摇了摇头:“大哥这是梦里面,还是现实啊!”

    牛前方瞪了他一眼:“你说是梦还是现实,如果是现实你能看到这把铜镜。”

    老神经病看了一眼铜镜,相信这是梦了,因为在现实中,那铜镜是没有放在这里的,但是牛前方被老神经病的突然到访,彻底的搞不明白了,难道梦还能穿在一起吗?不然自己的梦境里面,怎么可能会进来别人呢?

    “牛大师!”牛前方和老神经病正在此纠结为什么梦境会在一起的时候,突然又传来了两声惊诧的声音,牛前方仔细看去,只见马健林和张朝阳两个人也来了,他俩这一来,别说牛前方了,连他俩也都吓了一跳。 

    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是不是已经醒了,可是不对啊,牛大师说的要在睡梦中解决,为什么他又起来了呢,想起老一辈人所说的,梦中掐自己是不疼的,两个人也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可是却不疼,在看眼前的一幕,并不如现实中清晰,给人一种雾蒙蒙的感觉,他俩也彻底的相信这里是梦境了。

    张朝阳首先从床上坐了起来,盯着牛前方相当不解的问道:“牛大师,为什么我们几个会在一个梦里面?”

    牛前方哪里知道,他也在相当的纳闷中,被张朝阳这么一问,更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好在炎龙将军救场救的及时,告诉了牛前方,牛前方才解释道:“张总,您不要害怕。这是我故意而为之的,是我把你们的灵魂给聚集在了一个空间,所以大家才会在一起的,这样也是怕你们万一在遭到那镜中女人的算计。”

    张朝阳和马健林对这些灵魂,鬼怪的方面也不太懂,既然牛前方这么说了,他们也就这样相信了,张朝阳盯着那桌子上的铜镜看了两眼,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女人的身影,不由得疑惑了起来:“牛大师。那女鬼呢,怎么不见其出来?” 

    牛前方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连忙解释道:“现在仅仅才十点,相信如果那真的是女鬼的话,不到十二点是不可能出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张总做梦的时候也并不是一进梦中就能看到那女鬼的。也是等了很长时间才碰到的。”

    牛前方的这一个猜测,得到了张朝阳的证实,他说他每次碰到女人的时候,窗外给人的感觉就已经到达深夜了。

    牛前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来到那铜镜的旁边,此时的铜镜里面已经不在倒映人影,而是倒映着一团黑气,那黑气仿佛是被困在了镜子里,在镜子里面那狭小的空间里,来回的翻腾,显得相当的焦躁不安。

    张朝阳和马健林也注意到了这团黑气,两个人看了看牛前方虽然没有问,不过眼神中还是充满了让牛前方解释一下的意思。

    “这黑气不是那女鬼的怨气,就是怒气,这女鬼的幽怨还是不小的,真的不明白是经历了什么样子的事情才变成了这个样子!”牛前方感叹了一句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铜镜牛前方尝试着贴了一张符纸,然而贴上后基本上与他心里面所想的差别不大,并没有什么卵用,黑气依旧是在镜子中暴怒的来回走动,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看来,真的只能在那宫廷女人的身上找到答案了,一时间找不到解决的好办法,牛前方索性也就不找了,等到十二点那女鬼顿行的时候答案自会清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几个人坐着坐着一个个的也都昏昏欲睡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架,在梦中竟然也可以昏昏欲睡,牛前方感觉到了事情有点蹊跷,连忙让自己镇静一点。

    接着再去看的时候,就发现那女人终于出现了,女人就待在镜子里,镜子里有一个古代的那种常有的梳妆台,梳妆台上摆放的就是这个镜子,女人坐在镜子前正在梳妆,看样子相当的安静,美艳,和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鬼物完全没有什么联系。

    可是那只是对于没怎么注意的人来看的,牛前方仔细看下去,却从那铜镜里面的铜镜反射出的女人的脸上发现了蹊跷,那女人根本就没有脸,她的脸皮就跟被什么利器给割开了一样,整整齐齐的一个四方形的伤口,整张脸皮不知去向。

    牛前方分几个方向盯着看了几眼,那女人却突然转过了身,让牛前方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印象里女人一定是相当的恐怖的。但是等女人转过来的时候,却是一张娇媚动人的瓜子脸,精致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材,那身姿,完全就是一个娇艳的美娇娘啊。

    女人似乎看到了牛前方,突然款款而笑抚袖遮面,一副羞答答的样子:“陛下,为何如此看奴家,是不是奴家的脸上有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额……”牛前方忍不住愣了一下,同样是叫陛下,那炎龙将军的声音和这女人的声音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没有,没有,姑娘不要误会!”牛前方急忙摇了摇头解释,这么一个娇美的美人,是个男人都不会大声说话的

    女人突然轻轻一笑:“瞅瞅陛下那风尘露宿的样子,一定是没休息好吧。快来,让奴家好好侍奉侍奉您。”正在女人说话的时候,身上的衣服突然脱落,露出了那如婴儿般水润的皮肤,而那红色的兜兜想要遮蔽全身却仅仅遮住了一个前面。

    这么一个女人,让牛前方“噗”的一声鼻血横流,直接是喷出来的。

    “陛下最近火气好像很大呦,让臣妾为陛下降降火。”女人的‘勾’引正在一步一步的,牛前方脑海里一时间一片空白,一双脚却像是被控制了一样,一步一步的朝镜子里面去。

    “来呀!快来呀!陛下!”女人一边扒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朝牛前方抛着媚眼,牛前方只感觉浑身像是煮开的水一样,都沸腾了,脸上的笑容更大,脚下的脚步不停。

    “陛下!陛下!”突然从牛前方的耳朵里传来了一声犹如洪钟一样的厚实男声。 

    牛前方前进的脚步不由得一停,炎龙将军?:“炎龙将军,你怎么又来了?”

    牛前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来这么一句话,他这么说炎龙将军当场就不开心了。什么叫做自己又来了,明明是他让自己来的:“陛下,是您让老臣助您一臂之力的好不好?还有您刚刚被控制了,若不是老臣发现的及时,你就进去跟那女鬼一起被封印把。”

    “女鬼?”牛前方愣了愣:“炎龙将军您是不是弄错了,刚刚那不是一个美人吗?怎么成女鬼了?”

    “陛下,麻烦您看清楚,您确定这是美人?”炎龙将军一提示,牛前方连忙朝镜子里看。却看到了一张没有脸,里面还钻满了虫子的女人,那女人的牙齿露在外,参差不齐的,鼻子上露出了两个孔,里面塞满了蛆,眼睛里也是来回蠕动的。

    倒是女人却在舞姿弄SAO,那如鬼一般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半点兴趣,整个人就如一个恶心的代名词。

    牛前方一时间忍不住,直接吐了起来,许久才从中回过味来:“炎龙将军,这,这女人是谁啊,怎么,怎么那么恶心!”

    “这就是陛下刚刚眼中的美人!”炎龙将军好心的提醒道。

    “卧槽!我牛前方竟然对这么一个怪物喷出了鼻血!”牛前方一想起刚刚自己一副想上人家的想法,感觉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控制不住的打寒颤。

    “陛下,别着急,后面还有三个男性同胞等着您去救呢!”炎龙将军不提醒还好,炎龙将军这么一提醒,牛前方立刻往后边看去,就见到马健林跑的最快,张朝阳排名第二,却是老神经病跑到了最后,这还是让牛前方很诧异的,没想到老神经病的定力这么好!

    “美人,美人!别走,我来了!嘻嘻嘻!”马健林就跟丢了魂一样,嘴里不停的说着美人美人,整个身子也扑了过来,牛前方还没来得及反应,立刻就被马健林抱住了,马健林紧闭着双眼,脸上带着春笑。嘴撅着冲着牛前方就来了。

    “喂!马总,你醒醒!醒醒。我牛前方,牛大师啊!”牛前方连忙反抗,这要是被那马健林亲到,可就晚节不保了啊。

    但是牛前方的反抗,在马健林的眼里,就变成了一个美人那柔弱的反抗:“讨厌,你把人家弄疼了,快松开!松开嘛!”

    越是这样,越能刺激人内部的雄性荷尔蒙的激发,马健林的攻势开始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牛前方一时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这马健林也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劲,力气可不是一般的大。

    “你这女人,别让我逮到你!马总别怪我了!”牛前方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抽出了一只手“啪”的一声给了马健林一巴掌。直接把马健林给打的坐了下去。

    等马健林捂着脸从地上坐起来的时候,眼神已经恢复了有神,不在像刚刚那样空洞了,他看到牛前方愣了一下:“牛大师?是您?”

    “马总是我!刚刚不好意思,如果我不给你一巴掌,我估计就被你给合法侵害了,相信您也不愿意看到吧。”牛前方解释了一句,还没说完,就见到张朝阳又朝他扑了过来,随即暗骂一声卧槽。

    “小娘子,你哪里跑,哪里跑,嘿嘿,被我抓到了吧!”这张朝阳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一个闷,他扑到牛前方的时候,接着就是一愣:“小娘子,你怎么用背对着我呀!”

    接着把牛前方又给转了一圈。莫了下牛前方的背:“怎么还是背?”

    “啪!”果断的一巴掌,而且这一次,牛前方使出了不小的力气,不能怪他,任哪个男人被一个男人这么莫还这么调侃都会生气的。

    这一巴掌也把张朝阳给打醒了,他怔怔的盯着牛前方,牛前方还以为是自己下手太重了,张朝阳生气了,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不是,那张朝阳反应之后开口就问:“牛大师,您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娘子啊!”

    牛前方在心里立刻跑了一群草泥马,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找小娘子,点了点头:“看到了!”

    张朝阳一喜:“在哪?”

    马健林突然从中插了一句:“这不在你面前站着的吗?”指了指牛前方。

    “别闹!牛大师这么爷们,怎么可能会是小美人呢?”

    马健林和张朝阳一时间因为牛前方是不是小美人而也纠缠在一起的时候,老神经病也已经扑了过来,有了上两次的经验,牛前方这一次可不会再被抱住了,等老神经病扑过来的时候,牛前方往旁边一躲,接着脚一伸,老神经病“扑腾”一声被绊倒在地。

    直到这个时候,牛前方才发现了男人疯狂起来,可真是要人命啊。

    把三个老爷们算是弄清醒了,可是牛前方再去找镜子里面的女人算账的时候,里面又恢复了刚刚的样子,而那如粪坑一样的女人却又是不见了。

    这一下,牛前方就怒不可遏了,因为这女人自己差点被三个男人给那啥了,而这女人犯过事,就想拍屁‘股’走人,哪有那么容易,他上前一步,本想用杀手锏把女人给逼出来,但是脚突然被谁给拽住了,扭头一看,是趴在地上的老神经病……